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奇遇无限 龙鳞道V

第二百五十五章:难以置信

    带着滔天的怒火和杀意,项杨将自己的肉体潜力发挥到了极限。

    他也知道,和那天对上封梧、封桐时相比,这次没有了阵法的帮助,他再想一棍击杀九转期高手已是千难万难。

    他完全可以凭借云舟的灵巧和速度直接逃离,但是,为了那些无辜死去的浮玉宗弟子,这一棍不得不发!

    如意棍器灵感受到了他的心意,在他手掌所执之处,一道金丝微微一动,无夜正抬头看着,召回了飞剑便想迎上,却感觉浑身猛的一沉,直直的往下坠去。

    “十倍重力?”只是瞬间,他便反应了过来,嘴角顿时挂上了一丝冷笑,浑身一层薄薄的黄光一闪一敛,那种肉体被套上了枷锁的感觉已然不见。

    土系修士,九转巅峰修为,又怎会在意这区区十倍的重力……

    见他如此快便反应了过来,项杨心中也是一凌,这老家伙比封梧、封桐难对付了太多。

    不过,这又如何?十山之力加上半步仙器,就算自己发挥不出如意棍最大的威力,你一个尚未踏入九劫的修士,就算挡得住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无夜活了数千年,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他召回了飞剑,却并未让其和如意棍纠缠,而是直接朝着项杨的肉身电射而去,随后才一缩身躲在了那土系屏障之下。

    就算面对的只是一个结丹期的修士,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依旧没有掉以轻心。

    这一下倒是有些出乎项杨的意料之外,这算是要和自己以命博命嘛?

    那便来吧!

    他眼神炽热,目光所至,似乎能将空气都灼出一个空洞来,浑身的肌肉块块崩起,裂山罡所化的战衣随风鼓荡,散发着幽幽的黄芒,朝霞洒落,和那黄芒纠缠在了一起,似乎给他披上了一件血色的战衣……

    这一击,已经不仅仅是肉身之力,他的灵魂都已被怒火和杀意点燃,额头那淡淡的血色龙影越来越浓,最终几乎化成了实质,他的肉体也在刹那发生了一种奇妙的改变,右手食指的指尖处,一点细小的金光炸开……

    猛然之间,项杨只觉得自己的右手之上涌来了一股热流,瞬间在全身滚动了一圈,随后,原本已经用足的力量忽然间猛增,让他差点将手中的如意棍都崩了出去。

    就在这一刹那,无夜心中忽然泛起一丝突兀而来的浓厚寒意,浑身的汗毛根根竖立,骇然之间,他双手弹动不休,身旁又是一个个护罩凭空生成,一件褐色、带着斑斑锈迹的古朴战甲也已浮现。

    披上了这件凌天剑宗的传宗之宝,他才稍稍苏了口气,双目犹疑的四处张望着,这感觉自然不可能是上方那结丹期的小修士所带来的,难道说,九鼎仙门的哪位真人得到了消息,已然来袭?

    但很快,他便发现自己的判断完全错了……

    ‘轰’的一声,厚厚的土系屏障四分五裂,空中,一点棍影来势丝毫不减,棍身已有磨盘粗细,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继续砸落。

    “这棍子……”无夜骇然的看着,一时间都忘记了闪避,等到反应过来,那棍影已经直接扫破了数道法术护罩,触到了最后一件护甲之上。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他宛如被一座巨山猛砸了一下,那护甲不愧为玄器级别,在他全力催动之下,竟然还未被破,但无夜整个人都被那巨力砸成了弓形,朝着下方直坠而下,速度之快,直接在空中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残影,宛如流星一般砸在了下方数百丈处的山峰之上。

    直到此时,无夜召出的飞剑才堪堪刺破了裂山罡的防御,但没了主人的操控,对着项杨那坚韧到极点的肉体却是无从下手,悲鸣了一声,便被弹开,随后,项杨回手一扫,如意棍被带回,直接扫在了剑身最薄弱处,这件巅峰宝器的飞剑,直接被一扫二断。

    无论是正在加速远遁的浮玉宗修士还是后方赶来的凌天剑宗高手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一位九转巅峰的大能,和一位结丹期的小修士正面扛上,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空中,项杨凌空而立,目光凌然,他自然能感觉得到,那九转巅峰的修士这下虽然肯定受伤不轻,但还要不了命。

    他倒是没想到,这一个凌天剑宗,竟然也有件玄器存在,而且是最难得的护甲。

    不过此时远处的那些修士已然接近,想要再下去取他性命已是不及,他一个人再强悍,也不可能顶得住这么多九转高手和上万名修士的围攻。

    热血不代表无脑,此仇,容后再报!

    冷冷的朝那些已然接近自己十里之内的九转修士看了一眼,项杨再次召出了涟漪,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朝着和浮玉宗众人相反的方向直射而去。

    虽然被刚才的战况震惊了一下,但那些九转修士反应也算快,分出了两人朝下掠去,随后又有两个带着身后一小批云舟继续朝着浮玉宗修士的方向赶去,而绝大部分的主力则直追项杨而去。

    他们可都是看见的,方才那玄武麝蛙的本源可是落在了这小子的身上,刚才和自家太上长老这一击,估计都有这本源之力在内。

    凌天剑宗数百年的谋划,自然不能落空,如今的重中之重便是要将这小子抓获,至于前方那些浮玉宗修士,两位九转中期的剑阁长老再加上百艘云舟的修士已然足够有余。

    项杨所去的东方,乃是凌天剑宗宗门所在,已有人传讯了回去,留守宗门的那批弟子也已迎出,而北方,那里有个小宗门,乃是剑宗的附庸,自然也有人通知。

    那本源之力定然不能多用,在这天罗地网之下,那小子又从何而逃?

    不过那云舟还真是快啊……

    项杨可没管他们的心思如何,驾着涟漪朝着东方直射而去,他自然也知道那个方向乃是凌天剑宗的宗门所在,但是,如今的目标是先将他们的战线拉长,否则的话,几百条云舟、上万名修士的集火攻击,任凭他脚下的这艘云舟再强、口袋里的阵盘再多,被动挨打之下总是结局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