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驿路羁旅

33.脚帮的消息

    “啪”

    冰冷的皮鞭划过空气,在眼前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鲜红色的伤痕,让那被吊起来的女人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但她强忍着痛苦没有发出声音,这让手持长鞭的凯瑟琳非常不满意,于是她又转动手腕,又是一鞭抽在了卡莱的腰部,这一次她加重了力道,如毒蛇一样的鞭梢,直接撕破了卡莱的皮肤,顷刻间,鲜血滴落在地面上。

    但她小看了忍者的意志,卡莱依然紧闭着嘴,一声不吭。

    “你竟敢骗我!”

    凯瑟琳就像是炸毛的小猫一样,对着被吊在空中的卡莱张牙舞爪,后者不愿意看到凯瑟琳的脸,因为没看一次,都像是在提醒她她的失败,对于她这样骄傲的人来说,失败是可耻的。

    “说话!道歉啊!”

    凯瑟琳伸出手,在卡莱已经满是淤青的身体上拧了一下,在她耳边低声说,

    “你道歉我就饶了你!”

    “休想!你只是有个好哥哥而已!如果没有那些多管闲事的乌龟!”

    卡莱终于出声了,但却让小丫头更加暴跳如雷,她从椅子上跳下来,一挥手,长鞭抽动空气的声音再次响起。

    “啪”

    地下室的动静根本瞒不过赛伯和罗宾,前者一脸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后者则有些担忧,罗宾犹豫了一下,说,

    “要不要我去把她带过来?她可还没成年呢。”

    “好了,那只是孩子心性而已,被欺骗了自然会暴跳如雷,借着这个机会让她重温一下这个世界的黑暗也是好事。”

    赛伯挥了挥手,无所谓的说,“就让她玩吧,反正接下来她一步都别想出哥谭,除非她向我证明她已经可以保护自己了。”

    说到这里,赛伯耸了耸肩,

    “我不能总是给她当保姆,对吧?”

    他看着罗宾,“说说你吧,下定决心了?”

    听到这问题,罗宾沉默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在衣服的遮盖下,那里串着一个特殊的金属手环,

    “是的,大概几天之后,我就要跟着田去昆仑了,据说得等到下个十年,圣地再次开启的时候才能回来。所以,我不在的时间里,你要每年替我去给老爹送一束花,他喜欢白色的玫瑰,还有”

    罗宾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如果女猎手遇到了麻烦,请你帮她一把,看在我的份上。”

    “哦?哥谭的那个女猎手?”

    赛伯的眼睛眯了起来,里面露出了一丝男人都理解的笑容,他夸张的摊开双手,“瞧瞧,瞧瞧,我们的罗宾长大了,都知道谈恋爱了,上过床了吗?”

    这直白的问题让罗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最后他点了点头,脸上有了一丝释然,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她,但我们之间更多的可能是一种相互之间的需求,总之,不要多想,如果她选择和你敌对,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办吧。”

    罗宾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走出客厅,

    “在个人和家庭之间,我选错过一次,我不会再错第二次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赛伯摇了摇头,他低头开始看报纸,嘴角也有了一丝难得的平和笑容。

    而就在他脚下的地下室里,凯瑟琳已经停下了让她气喘吁吁的鞭刑,她发现,不管她再怎么努力,都无法用痛苦让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折服,于是她眼睛一转,放下长鞭,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伸出手指,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一团灰色的暗影出现在她脚下,就像是一只小奶狗一样,抱着她的脚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看上去可爱极了,凯瑟琳将它抱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一脸坏笑的朝着卡莱走了过去,后者在看到那趴在凯瑟琳肩膀上,一脸好奇的看着她的灰色小奶狗的时候,带着鞭痕,但却从未屈服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恐。

    显然,她知道那是什么。

    “嘘”

    凯瑟琳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她摸着不断吐舌头的小狗的脑袋,对卡莱说,

    “你知道这是什么,对吧?这可是手合会的宝物哦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能控制一点点,但没关系!”

    凯瑟琳的手指在一起摩擦着,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这一点点就够了,来,乖一点,让它咬你一口!不会很疼的。”

    卡莱张开嘴就要喊出来,结果就在她张开嘴的时候,凯瑟琳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而她肩膀上的小奶狗也感觉到了来自主人的意志,顷刻间就从那种可爱的姿态变得狰狞起来,从凯瑟琳的肩膀上起跳,跃到了卡莱的肩膀上,对准了她雪白的脖子,一口就咬了上去。

    “咔”

    咬痕处没有留下一丝伤口,但卡莱却痛苦的蜷缩起身体,她被凯瑟琳贴心的抱着,从锁链上解下来,赤裸的身体上还被贴心的放上了一张床单,凯瑟琳伸出手,将卡莱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摆好,她盘腿坐在地上,让卡莱的脑袋枕在她腿上,

    “你看,我回哥谭之后肯定会被禁足,很惨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所以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要替我管理好脚帮哦”

    凯瑟琳可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胜券在握的表情,她挥了挥小拳头,

    “你刚才不是说我只是依靠一个好哥哥嘛,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就算没有赛伯,我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恩!就从收复脚帮开始!”

    她的手指转动了一下,那重新变得可爱起来的小奶狗朝着她跑过来,凯瑟琳逗了逗它,然后对一脸面若死灰的卡莱说,

    “别这么伤心嘛,来笑一笑,你以后就是凯瑟琳大人的首席大将,就像是谢尔盖在赛伯那里的位置一样,看我对你多好的。”

    她自顾自的说,“呐,现在呢,我就放你回去,虽然纽约的脚帮忍者被赛伯杀了一大半,但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招募嘛,至于目标的话”

    凯瑟琳挠了挠头,她举着下巴考虑了好几分钟,才有些不确定的说,

    “我已经好久没有收到来自泽维尔学院的信了,也不知道我以前那些小弟们怎么样了,他们似乎失踪了,这样吧,你就先帮我找到他们,这是你的恩,你的入职测试!”

    说完,她老气横秋的拍了拍卡莱的肩膀,

    “别让凯瑟琳大人失望哦~”

    卡莱根本不想理会一个人在做着属于少女的美梦的凯瑟琳,但来自灵魂里的压迫,让她不得不艰难的从地面上翻转过来,非常屈辱的单膝跪在凯瑟琳面前,

    “是!大人,请静候佳音。”

    就在卡莱对凯瑟琳俯首称臣的同一时刻,在遥远的东方,如今已经变得满目全非的东瀛岛上,一处隐秘的宅邸里,脚帮的真正统治者施莱德正在研究属于大妖怪的秘密,他全身都穿着厚重而精致的铁甲,仅仅是坐在那里,就犹如一头猛兽一般。

    这也是个神秘人物,根据大老鼠忍者普林斯特的说法,施莱德如今已经活过了200岁,来自某个异世界的强大灵魂寄居在他的身体里,赋予了他难以想象的力量和长寿,而现在,施莱德正在沿着这股力量继续深入,他是对于力量及其渴求的人,他并不会满足于现有的一切。

    在他的手边,一个精致而古朴的木头架子上,摆放着一把特殊的直刃剑,或者叫直刃刀更合适,典型的日式双手剑,造型完美,在手柄上绘刻着神秘的图案,每过几分钟,就会有一道紫色的闪电在剑刃上跳跃,然后转变为金色,让这把直刃刀看上去充满了某种神秘的力量感。

    腾古剑,一把据说是来自遥远的战国时代铸造的名刃,可以切开世界万物,同时本体不可撼动,这也是让施莱德命运扭转的一把武器,在得到这把剑之后,他才真正踏上了属于自己的霸者之路。

    “恩?”

    正在研习古籍的施莱德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心神不宁,在他这个力量层次里,能引起他心神不宁的事情已经很少了,他对于这种自我本能的预警也非常在意,于是,他放下手里用竹片书写的古籍,从椅子上站起身,身上的钢铁盔甲伴随着他的移动,发出了咔咔的声音,看上去充满了特殊的威势。

    他走到窗户边,伸手将窗户推开,看着远方越发死寂的山林,片刻之后,他轻咳了一声。

    “唰唰”

    两道黑色的人影如凭空出现一般,出现在了他身后的地面上,单膝跪在那里,就如同两座石像一样。

    “水野,古贺,将还存在的忍者们召集回来!”

    施莱德的声音并不难听,坦白说,还有一丝成熟的磁性,他轻声说,

    “我预感到了,在更东方的地方,有些不利于我们的事情发生了,那应该是纽约的方向,看来我们的先头部队出现了纰漏。”

    “主上,需要把那些抓获的妖怪一起带走吗?”

    左边的忍者出声问到,“还是将它们就地杀死?”

    “腾古剑很饥饿了。”

    施莱德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但他的下属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站起身,后退了一步,身影如同出现时一样,消失在了房间当中。

    “真是残忍啊,施莱德。”

    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在房间里,它的语调古怪,就像是在诵念一首诗一样说着话,“如果你的下属们知道你在用他们的灵魂和血肉养育百鬼,你说,他们会不会立刻掀起一场暴动呢?”

    “呵呵”

    施莱德笑了,他摊开双手,用那磁性的声音说,“谁敢来?谁敢来挑战我?”

    “我让他们拥有了力量,至于百鬼,那只是力量应有的代价再说了,我难道不是用自己的血肉在养育你吗?天狗你看,只要我足够强大,你就只能为我所用,不是吗?”

    “是啊是啊。”

    那个被称为天狗的声音又继续说,“又不是每个人都疯狂到像你一样,想要成为魔界的控制者,但他们也许并不知道,在百鬼夜行的那一天,他们就会为他们的主上,一个残忍的刽子手付出自己的一切,你亲手毁了你的脚帮,然后你似乎还要亲手毁了你的世界!”

    “啧啧,你可真残忍!”

    施莱德不为所动,他在面甲之下的鼻子动了动,似乎嗅到了更清新的风,他轻声说,

    “但是乱世要来了呀一个真正的乱世,以人间诸界作为棋盘,我们皆为棋子,谁又会甘心呢?”

    “呵呵谁又能确定,我不能成为其中的棋手之一呢?你看,东瀛的这一切,我不就做的很好吗?五龙守护忍到现在还在盲目的试图驱逐东瀛的鬼神,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是我亲手策划了这一切我既然能成功第一次,为什么不能成功第二次呢?”

    施莱德覆盖着厚重铁甲的双手,撑在眼前的窗框上,他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里只有一片失去了所有生机,死寂的山林,但在他的眼里,那里却像是整个世界的风景一样美好。

    “我的霸业这才是刚刚开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