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穿历史 梦中捉刀人

第五十一章 无敌多寂寞

    日本的名城。

    也就是东京,京东,大阪这些。

    东京,原名江户。

    但是明治维新成功以来,就把这里改成东京,把都城定在这里。

    何玄负手立在东京城外。

    一路过来,都没有碰到日本军队。

    在经过了大阪,本来以为大阪好歹也是日本名城,多多少少也会有几千的日本守军吧。结果,一个日本守兵也没有碰到。

    看样子,日本官方,是打算和自己玩游击战,不和自己正面打。

    不过,东京,好歹也是明治新政府的都城,不可能没有人吧。

    何玄握着剑进城。

    来来往往,有大把的日本民众。

    但真的是一个兵也没有见到。

    漫天枫叶,樱花。

    何玄也不由的嘴角一抽,日本那边真狠,居然连东京都可以放弃。明治三杰,还真是不能小瞧啊,能下这样狠的心。

    比起清廷的那一群蠢货,要强得太多太多。

    如果他们不退,自己这一路杀过来,可以把日本给杀得崩溃。

    正好走了半天,到也累了,饿了。

    何玄就找了一间酒楼,要了些吃的。

    酒,是日本的清酒。

    菜,是一条鱼干,一只大虾,一盘咸菜。

    饭,到是白米饭。

    汤,是味蹭汤。

    典型的日式饮食。

    不过,似乎有些不对。

    何玄闻得到微微的气味差别。因为体质是正常人的十倍的原因,相对应的,鼻子的嗅觉,也是正常人的十倍。对于气味的分辨也远强于一般人。

    这玩意里面,难不成是有毒?

    对于毒,何玄可不敢轻视。

    虽然一般的毒素,在自己的十倍体质面前是渣。

    但是,这个世界有些毒素相当可怕。比如说亚马逊森林的毒箭蛙,它的毒液,仅仅是一克的十万分之一,就可以要一个人的性命。

    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菜,就不吃了。

    看来,日本人是不想与自己正面交战,想的是用毒,毒死自己。

    何玄笑了笑,用日语说道:“老板,你们这些菜,很有意思。”

    精神力到达了五之后,学习一些东西就很快了,日语并不算太复杂,一学就会。

    那老板哇哇的用着日语叫了几句,意思明摆着,他们也不知道。

    呵呵!

    看着这个老板的表情,何玄就明白,这老板绝对是知情的。

    刷!

    一剑下去,就杀了这老板。

    旁边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杀人了,杀人了。”

    “快来警察,杀人了。”

    一个个的都跳了起来,用惊恐的目光看向何玄。

    何玄以日语淡定的说道:“你们惊什么惊,叫什么警察,我被称为太平军的幼天王,想来你们应当也听说过我的名字。警察是万万不会来的。”

    正好肚子也饿了,也就顺手在后厨,拿了一份饭菜,吃喝了起来。

    而旁边的人,都吓到了。

    是啊!

    前不久,东京的军队全部撤离。

    活在东京的都是消息灵通的,很多都问什么原因。

    结果搞了半天,是中华那边太平军的幼天王要来,据说那太平军的幼天王,是一个这神人。刀枪不入,子弹也打不进去,一个人可以格杀几千人。

    千军万马避天王!

    一个个用看怪物的目光,看向何玄。

    但何玄也不在乎,安然的吃完,喝完。

    帐也不用结,走人。

    走在东京的樱花树下,想着接下来怎么办?是继续的找日本兵杀?但是,日本这样的玩法,和自己玩游击,很烦躁啊。

    正在此时,却见前方出现了一个风姿不错,身材瘦削,双目有神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手中拿着一柄折扇:“桂小五郎见过当世神人,幼天王陛下。”

    “桂小五郎?明治三杰吗。”何玄笑了笑:“想不到你居然会出现。你是日本明治维新的三个巨头。不怕我在这里把你给斩了,居然敢出来见我,很有胆量。”

    “那到不怕。我本身就身有重病,就算是幼天王陛下不斩我,我也活不了二三年了。而且,日本的明治维新,不是已经完成了吗?我无憾了。”桂小五郎轻笑着一声说道。

    何玄一怔,搜索着脑海当中的内容,好像,在原来的历史当中,桂小五郎,确实是在数年后病死的。

    “而且,能死在天下闻名,当世神人的手中,也是我桂小五郎的一种荣幸。”

    “你这样的人,让人连想杀你的心思都起不来,真是厉害啊。相比起来,慈禧这种人,真是一个大蠢货。”何玄摇了摇头。

    “我等是由着无数人当中杀出来的,自然不是慈禧这种蠢货可以比得了的。”桂小五郎很同意何玄对于慈禧的评价。

    “你来找我是为什么?不会是想请我喝酒,还想继续毒杀我?”

    “刚才想试一下能不能毒杀陛下,但陛下只是闻一口就发现不对,这样的辩毒功力,再想用毒对付陛下,岂不是自不量力。”桂小五郎笑了笑:“我只是想请陛下回呆湾。”

    何玄也不由的笑了:“我来日本还没有逛够,现在暂时还不想回去。说不定等我杀了五,六万的日本兵,就想回了。”

    “陛下不想回去,但是呆湾未必能守得住。”桂小五郎微笑着说道:“之前,陛下大杀清廷精兵,让清廷感觉不可力敌。清廷便想委托西洋诸国的人,对付陛下。”

    “但是西洋诸国,却要价一亿白银。清廷一年的年收入,也就是二三千万两白银,如何肯,谈判就陷入了僵局当中。”

    “陛下此番进攻我们日本,我们日本自忖不是陛下的对手。也就与清廷合伙,把这一亿白银给付了。谈判已经谈妥了。西洋诸国的舰队,只怕已经冲着呆湾去了。”

    “西洋诸国的舰队之利,陛下想必也是知道的。”

    “想来,陛下还是要早些回呆湾。”

    “不然,那里的几万太平军,只怕,已经完全的成了飞灰。”桂小五郎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温和的笑容。

    “原来如此。看来我真要回去了。可惜了,杀不成五,六万的日本兵。”何玄摇了摇头:“不过,我还是好奇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