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过宽

第十八章 忍无可忍

    “飞喽~”

    娄开阳对女儿的声音很敏感,放下筷子走到后院,正好看见琪琪天真烂漫,仰头望向天空。

    见此,娄开阳嘴角不觉扬起弧度,为了女儿那一抹难得的笑容,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舒静跟出,问道:“怎么了?琪琪这么高兴?”

    严立伟偷瞄娄开阳脸色,只好强撑起胖脸,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笑道:“没事,飞了只鸟。”

    严胖子留恋看了眼天空,点头哈腰伸手将娄开阳引回餐厅。

    见人都走了,戚倚嘉蹲下,正色看向小丫头。

    宠爱归宠爱,但做错事必须教育,有些话严立伟不方便说,戚倚嘉这个当姐姐的却一定得说。

    那只飞掉的鹦鹉看品相就知道值不少钱,戚倚嘉道:“琪琪,为什么要放走鹦鹉?那是你大姐夫养的,是他的东西。如果有人拿走你的大白抱枕,你愿意吗?”

    小丫头简直就是戚倚嘉小时候的翻版,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低着头不说话。

    戚倚嘉不舍得对她说重话,点到即止:“琪琪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好吗?”

    看在是二姐的份上,琪琪微微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戚倚嘉进屋找表姐,对她来说,严立伟至今还只是个外人,别人的鸟被琪琪放走了,事情得向表姐说清楚。

    纪安见丫头小脸又失去了温度,轻笑踢了一脚正趴地上消食的浩克:“大块头,吃饱了没有?吃饱了起来干活。”

    …………

    琪琪再次骑到浩克背上,纪安牵着狗来到大门外的草坪上。

    7点还差5分,外面天还亮着。

    走了一会,纪安问道:“小姐姐,咱们现在可是一起吃过大虾,喝过果汁的交情,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我先说,我叫纪安。”

    “贱。”小丫头重复道。

    纪安脸一黑,重新拉长声音道:“不是贱,是纪~,安~”

    “贱。”琪琪再次认真重复道。

    “好吧,随便了,贱就贱吧。”纪安放弃抵抗,不再试图纠正,他继续道:“那你呢?你叫什么?”

    有了一起吃大虾喝果汁的交情,小丫头这回肯说了:“我叫娄诗琪。”

    开了话匣子,后面就好办了,纪安问:“琪琪,你刚才为什么放走鹦鹉。”

    “它想飞。”娄诗琪直白道。

    “呃……”这个理由纪安无从反驳,这个理由比天都大。

    不过纪安觉得还是得把鹦鹉找回来,它从小养在笼子里,就这样放归野外,活不了几天。

    “娄诗琪,你想不想鹦鹉回来?”纪安问。

    许是先前戚倚嘉的说教起了作用,小丫头点了点头,可随后她又摇头。

    见她拿不定主意,纪安道:“还是回来吧,外面没吃的,肚子会饿的。到时候可以教会它怎么回家,平时让它自己去外面飞。”

    一双黑白分明的灵动眼睛看向纪安,点头道:“嗯。”

    纪安笑道:“那好,我把它叫回来,你捂住耳朵。”

    小丫头不疑有他,双手盖住耳朵。

    纪安拿出刚得到的蚩笛,大约手指长,木质笛身刻着古朴铭文,纪安用力吹响,意外发觉声音并不尖锐,反而柔和悠扬,猛禽呼唤伴随笛声向四周扩散。

    以现在纪安约等于0的野性等级,他能召来的猛禽只能是宠物鹦鹉。

    鹦鹉属于攀禽,相比燕雀,飞行不是它的强项,加之今天第一次出笼展翅,跌跌撞撞没飞出多远。

    很快,纪安指向天际:“琪琪,看那,鹦鹉回来了。”

    白色鹦鹉飞的并不高,展开双翼在空气中滑翔,一圈一圈盘旋接近。等差不多近身,纪安伸出手指,皇冠葵凤呼扇翅膀,生疏落下。

    一记摸头杀跟上,对鸟类同样有效,皇冠葵凤舒服得闭起眼睛,完全没有怕人逃跑的意思。

    把鹦鹉放到浩克脑袋上,纪安道:“琪琪,你可以摸下它的头。”

    小丫头伸出手指,轻轻拂过鹦鹉的冠羽,“唰”一头漂亮的皇冠炸开,逗得她咯咯直笑。

    纪安:“琪琪,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可以告诉别人。”

    “嗯!”琪琪用力点头。

    …………

    鹦鹉站在浩克脑袋上,用黑喙薅浩克的长毛。浩克对头上这只鸟很不满,却又不能发作,纪安给了它一记摸头杀当作补偿。

    两人一狗一鸟返回别墅,严立伟一下站起,直愣愣看向刚飞走的皇冠葵凤:“它……它怎么回来了?”

    纪安:“我也不知道,我和琪琪在外面玩,鹦鹉自己飞到了浩克头上。”

    “这也行?”严胖子眨巴小眼睛,后道:“对了,我记得鹦鹉是会自己回家,可我没训练过它啊。

    算了,不管了,回来就好。”

    严立伟双手小心捧着他四年心血,走入花房。

    见严胖子没有起疑,纪安朝琪琪挑了挑眉,小丫头有样学样,也生硬抖了抖眉毛,然后咯咯捂嘴偷笑。

    两人小动作被戚倚嘉发现,她朝琪琪问道:“你们刚在外面干什么了?”

    纪安脸色一下子沉下。

    琪琪摇头,然后道:“不能说,贱哥哥说是秘密。”

    “贱哥哥?”戚倚嘉很快反应过来是在说纪安,抿嘴向他看去。

    纪安一转头,拿后脑勺对准人家。

    7点半左右。

    一直候在外面车里的助理一路小跑进别墅,附耳在娄开阳耳边说了两句。

    有事得早走,娄开阳想要抱走浩克背上的琪琪,小丫头一头扎进蓬松软毛里,两手抓紧浩克颈毛,说什么也不松开。

    娄开阳不忍心,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舒静道:“既然琪琪喜欢,娄叔,你干脆把狗牵回去。”

    “立伟,这……”娄开阳看向严立伟。

    130万说送人就送人,严胖子疼在心里,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强撑道:“没事,琪琪喜欢,这狗送给她了,就当见面礼。”

    “不行。”纪安突然开口:“我一松手,就没人治得住它了。”

    闻言,众人看向一副苦瓜脸的浩克,这么蠢萌一张脸,怎么看也不像会咬人。

    严立伟走到纪安身边,小声道:“真不行?”

    纪安:“不行,现在它连你都咬,何况别人?怎么着也得等到两个星期以后。”

    浩克疯起来有多凶残,严立伟比谁都清楚,本着小心为上,安全第一,他想了想,忍痛道:“琪琪,浩克暂时不能给你。

    大黑是我从小养大的,绝对不会咬人,而且比浩克听话。

    你要喜欢,把它牵走怎么样?”

    小丫头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搂紧浩克,态度非常坚决。

    众人为难,这时戚倚嘉说道:“娄叔,要不这样。反正琪琪放暑假了,不用回美国,最近先让她住我家。”

    随后她指了指纪安:“他在老街动物园做遛狗直播,浩克这段时间寄养在他那。我平时有空就带琪琪去动物园找浩克玩。

    娄叔你要是想琪琪了,每天打开直播就能看到她。”

    一听戚倚嘉说要去动物园,纪安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可他暂时不想得罪舒静,发财大计还得靠她帮忙宣传,只得咬牙暗道:“妈蛋,为了动物园,哥忍了!

    唉?不对,她怎么知道我在做遛狗直播?”

    而见纪安憋屈默认,没有反对,戚倚嘉暗笑,趁热打铁道:“琪琪,最近先住二姐家好不好?”

    “嗯,好!”

    …………

    娄开阳离开后不久,今天的寿星舒静准备切蛋糕。

    西边彤红即将下山,外面草坪树下,纪安背靠树干而坐,浩克躺在地上,琪琪则抱着她心爱的长毛“抱枕”。

    戚倚嘉走来,抱走琪琪,对纪安道:“马上要切蛋糕了,你要不要进去吃一块?”

    “不用。”纪安看着远方,冷漠道。

    戚倚嘉:“客气什么?你以前不是最喜欢……”

    很反感戚倚嘉说以前的事,纪安站起,牵狗走远。

    戚倚嘉在背后皱眉道:“纪安,你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纪安一忍再忍,可毕竟少年心性,只差了那么一点点,最后终究没有忍住,一下转身,面朝戚倚嘉。

    琪琪就在旁边,纪安压低声音,走近直视,反问道:“我怎么回事?”

    他抬手指向别墅内:“刚你男朋友已经在质问我之前和你说了什么,你还问我怎么回事?!”

    戚倚嘉怔了一下:“我男朋友?”

    一个欠抽的身影闪过脑海,戚倚嘉板着脸,紧咬了一下嘴唇。

    “你在这等我。”留下一句,戚倚嘉憋着怒气,抱起琪琪快步返回别墅。

    她也是真急了,回到屋内,把琪琪交给妈妈,戚倚嘉直指某王八蛋:“周柏桐!你给我出来!”

    一把揪住周柏桐耳朵拖出屋外,剩下亲戚面面相觑:“倚嘉这是怎么了?”

    “疼、疼,掉了!你轻点,真掉了!”

    一路拽着周柏桐耳朵走向纪安,把他扔到纪安面前,戚倚嘉气红了脸:“你自己告诉他,你是我什么人!”

    周柏桐捂着发疼耳朵,看清面前纪安,脸色瞬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