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过宽

第三十四章 聚势2

    纪安一早就打开直播间,从早上8点15到现在,除去之前的几位常驻粉丝,一共有50几人在线,还在逐渐上涨,大多应该是昨晚看了新闻来的。不过几乎没有人说话,全在观望。

    见胖虎蹲在陈大妈面前卖萌,小手牵大手:“哈哈哈,小哥,你家胖虎又在拦路打劫了。”

    “原来它叫胖虎啊。”一位陌生观众发送弹幕,ID八十七个汉字。

    很快,胖虎用它那张丑萌胖脸跟陈大妈换了3个零食,纪安朝它示意了一下金毛。

    吃了人东西总得干活不是?小胖子可不认生,狗之间也没那么多客套防备,转眼就跟金毛、西施、京巴玩到了一起。

    上午十点20分左右,昨天发帖的在水一方和老公骑了两辆电动车,带着他们的吉娃娃前来。

    他们家就住在附近,小夫妻俩都是上班族,早上一个懒觉睡到9点半,磨磨蹭蹭洗漱吃好早饭,十分钟前刚刚出门。

    老远便看见动物园门口聚了十来个人,在水一方道:“应该就是那了。”

    两人找了个地方停车,她老公牵下一只黑色吉娃娃,刚放到地上:“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吉娃娃还没一只猫大,不过小东西异常狂躁,龇牙咧嘴挣着牵引绳,不断发出尖细吠叫。

    动物园门口众人闻声看去。

    直播间里,刚刚发言的“八十七个汉字”学着小手牵大手的口吻道:“小哥,这下看你怎么办。

    吉娃娃不是一般难伺候,你要是能搞定它,我立马穿衣服出门,带着我家旺财去你那。”

    等他说完,本在观望的几人跳出来附和:“+1”

    “+1”

    “我2”

    “我也是。”

    毕竟是自家宝贝宠物,到底需要眼见为实。

    “几位准备穿衣服吧,我在这等你们。”纪安一点不虚。

    小手牵大手:“小哥就是这么自信。”

    吉娃娃不断向后挣着牵引绳,几乎是被在水一方拖来,等靠近了,吉娃娃看见不远处玩闹的胖虎、金毛几只狗,又一下往前冲去,挑衅吠叫。

    狗有群T效应,换句话说就是“人来疯”,一只狗激动,会带动一群狗激动起来。

    胖虎、金毛已经注意到吉娃娃,纪安向在水一方两人道:“两位在那等一下,先别过来。”

    纪安转向因为躁动吠叫声,逐渐翘起尾巴的四条狗。

    都市里的宠物狗不可能像浩克那样野性难驯,一般都有及格线50的服从度,纪安用摸头杀一一安抚下四条狗,让它们趴在一边。

    众大妈围观下,纪安走向吉娃娃,蹲在它面前。

    狗在极惧或者极怒状态下都有可能咬人,恐惧很容易转化成狂乱怒火。

    小东西发疯一样乱叫,张嘴扑向纪安。

    在水一方拉紧牵引绳:“你小心,它急起来连我们俩都咬。”

    纪安笑着说没事,趁吉娃娃不备,大手盖住它整个脑袋。

    渐渐安静下来,纪安抬手,吉娃娃刚刚稳定下来的小红点又开始异常,先朝左侧“惧”的地方移动,接着急速飙向右侧。

    它再次发疯龇牙:“Grrrrrrr……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这狗怎么这么凶的?小伙子都制不住它。”

    “还是我们家龙龙乖。”

    “看它样子,吓人的了。”

    大妈们议论纷纷。

    直播间

    八十七个汉字:“小哥,我还用换衣服吗?”

    纪安肯定道:“换。”

    说完,他中指扣住食指。

    纪安可不是只有摸头杀,应对疯狗,他还有一招点穴一般的惩戒技。疯狂如当初的浩克,都被他一下点住,何况眼前这只小东西?

    食指蜻蜓点水弹了下吉娃娃脑门,小疯子瞬间僵住,攻击状态下扩散的瞳孔一点点收缩。

    纪安托着吉娃娃肚子将它抱起,轻轻摸了两下圆脑袋,安静下来的吉娃娃瑟瑟发抖,“呜呜”往纪安怀里钻,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完全无法想象这和十几秒钟前是同一只狗。

    胡子很浓:“厉害,小哥这一手神乎其技。我都开始有点崇拜你了。”

    小手牵大手:“你才开始崇拜?小哥又暖又帅,我前两天就把桌面TFBOYS里最丑的那个P掉,用小哥替换进去了。”

    纪安摸着吉娃娃脑袋的手突然顿住……

    而见小哥对一条发疯的吉娃娃都这样,还需要担心自己的狗么?

    八十七个汉字:“我马上出门,小哥别走啊,20分钟后到。”

    “我10分钟。”

    “+1”

    ……

    观望团里,十来只铲屎官纷纷浮出水面。

    动物园门口,纪安疑惑看着怀里的吉娃娃,他的手每次一离开狗脑袋,小红点就会往左移去,身体随之发抖,继而狂乱,只有再次发动摸头杀,这才回归原点。

    在水一方道:“它叫芝麻, 7个月大,之前我在家带孩子的时候可乖了,还总喜欢坐在我脚面上。直到我重新开始上班,不知道什么原因,它就完全变了个模样……”

    纪安挑了下眉,不是因为在水一方说了什么,而是吉娃娃头上的小红点始终稳定不下来,他也来了脾气。

    “我就不信了!”

    手离开狗头,纪安眼看着小红点左移,接近最左侧的时候,恐惧转化为狂乱怒火,芝麻刚露了点犬齿,一个弹指嘣弹它脑门上。

    过程重复三次后,纪安看着吉娃娃脑袋上终于暂时消停下来的小红点,得意轻笑:“这下老实了吧?”

    在水一方:“……昨天看帖子上说可以代为调教,你有办法让它回到原来的样子吗?”

    纪安刚才几乎全在走神,可最后一句他听见了:“回到原来的样子?”

    他弯腰放下芝麻,问道:“是这样吗?”

    豆丁似的黑色吉娃娃跑到在水一方跟前,一屁股坐她脚面上。

    在水一方:“这……”

    她老公同样一脸懵逼:“芝麻算是正常了?”

    纪安:“只是暂时,你们……”

    不等纪安说完,在水一方被她老公一把拉走。

    在水一方被拖了几步,甩开手问:“你干什么?”

    她老公:“你傻啊,芝麻都正常了,还浪费600块钱干嘛?”

    在水一方:“那也不能就这样说走就走啊。”

    “为什么不能?他还能把芝麻再变回去?”

    目送小夫妻俩远去,纪安牵了下嘴角。

    二十分钟后,当八十七个汉字带着他家旺财来到动物园门口,向脸色尴尬的小夫妻问道:“咦?你们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