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过宽

第七十五章 借口

    周二下午

    “妈,今天晚上我不回家睡了。”

    “反了你!敢夜不归宿?晚上不回家睡觉你去干什么?!”

    “我去做头发。”

    冯淑怔了一下:“哦。”

    …………

    刀具厂工作室

    纪安心里有事,不敢分神操作冲床等危险机器,今天打铁干脆停了,坐在工作台前,脑海里盘算着事情。

    傍晚6点左右,胡艾和庄颖一起返回,同行的当然还有橘猫。

    “你们晚饭吃了吗?没吃的话我叫外卖,今天我请客。”纪安走出工作室道。

    “小哥请客?好啊,我去打电话。”好汉子一点不跟纪安见外,咚咚咚跑进屋里放下背包,嗓门洪亮开始点菜。

    晚上三人吃饱,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地上正在进行猫狗大战第二回合。

    猫骄傲而又固执,从来不会轻易认输,小虎子又是一只时常欺负狗的悍猫,对于笨狗,橘猫决定非得揍的它嗷嗷叫,夹起尾巴逃跑,才能让笨狗明白究竟谁是老大。

    胖虎自由散漫惯了,除非纪安给了口令,通常想去哪就去哪,它自信不管到哪都人见人爱。

    橘猫对此非常不满,就是看不惯。于是,房间、厨房、卫生间,还有屋门,发现胖虎想往哪走,橘猫先一步跳到门口,蹲下扬起爪子。等胖虎路过,猫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啪啪”拍向狗头。

    这招对别的狗很管用,拍上两巴掌,“哈”上两嗓子,笨狗们一准害怕,往后退去,不敢强闯猫大爷看守的地盘。

    无奈用到胖虎身上就无效了。橘猫骄傲固执,它胖虎还霸道倔强呢,反正小猫咪的爪子挨着不疼,它胖虎一身圆滚滚的肥膘不是假的,故意挑衅进进出出,就是要告诉橘猫,“你的地盘我做主。”

    不过每次进出门口扁脸上就要挨三巴掌,几天下来胖虎也恼了,纪安说不许龇牙,小胖子用它的方式解决战斗。

    晚上,胖虎到院子里遛了自己一圈,回来的时候又碰到橘猫蹲在门口:“Grr……”

    低吼声刚响起,沙发上纪安一眼看去,胖虎收敛凶相。

    然后,“汪~”小胖子朝橘猫吠叫一声,扑了上去。

    不能咬?那它就用舔的,50斤的体重死死把橘猫压在身下,沾着口水的舌头一下下往橘猫脸上舔去。

    橘猫反抗不能,喵呜喵呜喊叫。

    沙发上三人看去,好汉子笑道:“胖虎啊,你不可以这样,小虎子也是男生,你压错猫了。”

    小胖子不理会,继续舔,管你男的女的,先睡服了再说。

    数分钟后,“喵呜”,橘猫丧气猫叫,一副被凌l辱l玷l污过后,猫生了无生趣的绝望神情,躺在地上,任由笨狗把口水涂到它脸上。

    猫狗战争第二回合,还是胖虎获胜。

    像借酒装醉,然后死皮赖脸赖在别人家里的事情纪安干得出来。

    知道冰箱里有啤酒,纪安主动要了一瓶,仗着自己对酒精过敏,喝完后不久,他面红耳赤起身,走路东倒西歪说要回家。

    胡艾当然不会让他就这样骑小电驴回家,问他要不要在她哥房间里休息一会再走,纪安顺势点头。

    胡艾抱来被子铺好床,纪安一头栽倒。

    晚上10点,好汉子已经离开,胡艾洗漱完,打开门见纪安睡得死沉,便没叫他。

    其实就算胡艾叫,她也叫不醒一个装醉的人。把胖虎领到自己房间,胡艾熄灯睡觉。

    凌晨点,手机闹铃响起,纪安睁眼,打开窗户,宝蟹飞出。

    晚上不用担心宝蟹被鸟叼走,也不用担心被人看见,宝蟹飞往江边码头,老许和几个纯净水厂的“员工”已经在那等待。

    不到10分钟,一艘小船停靠码头,船舱里走出一高个年轻人,将6个飘散惨白味痕的大包一一抛到岸上,他自己同样跳上岸。

    送走小船后,加上高个年轻人,一共六人各背着沉重大包返回纯净水厂。

    …………

    早上,纪安听到敲门声,睁开眼,就见胡艾扬着两小酒窝站在房门口,甜笑道:“小哥,起来吃早饭了。我下面。”

    冯淑从来都是直接冲进来掀被子,纪安刚在想安安静静的早晨就该这样安安静静地被叫醒,恶形恶状的胖虎飞扑上床。

    呼噜噜吃完西红柿鸡蛋面,纪安去动物园上班。

    周三凌晨点进货,隔天,也就是周四中午才被运走,中间这段时间不用纪安操心,就是得想个合情合理的借口通知李婧。

    这是个难题,纪安一直到直播结束下班也没琢磨出来。

    本来胖虎可以是个很好的托词,无奈纪安无法解释胖虎怎么认识“货物”的味道。

    再次返回刀具厂,宝蟹留在纯净水厂围墙上。

    纪安一边看着厂里情形,一边皱眉思忖,毫无头绪之际,凌晨见到的高个年轻人出现,往外走去,他口袋里溢出惨白味痕。

    宝蟹一路小心尾随,不敢飞高。高个年轻人先去了附近一家汽修厂,然后转道五金加工铺在里面待了一会,伙同另外三个年轻人提着管制刀具走出。

    纪安还在好奇一行四人准备去哪找事,看着看着,意外发现他们的目标好像是刀具厂。

    “呯呯呯……开门!”外面响起喊门声。

    …………

    高个年轻人叫小五,出去大半个月,帮老板弄回了一大批货,凌晨刚回来。

    下午睡醒后,他先到附近汽修厂找相熟的哥们聊了几句,顺便问起胡艾的情况。

    得知最近有一个不长眼的小子老去胡艾家,小五震怒。

    “五哥,我刚又见那小子骑过,胡艾肯定还没回来,要不要找几个人去修理修理他?”汽修厂磊子提议道。

    小五:“走,叫上小苏他们一起。”

    四人拿着家伙从隔壁五金加工铺走出,嫌一条蜷在外面睡觉的土狗碍事,小五一脚把土狗蹦开。

    土狗吃痛,嗷嗷叫着躲到角落。

    不一会来到刀具厂门口,小五用刀把砸门,喊道:“开门!知道你在里面,艹XX,快开门!”

    里面纪安眨眼挠了挠头,乐道:“真是瞌睡遇到枕头啊……这下哥有借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