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过宽

第九十一章 豆芽菜的美梦

    (7斤重的狗鱼就能长到1米,请勿将鲤鱼经验套用。)

    两人现在一共30美元,到后天领到奖金之前,还有4顿饭要解决,所以,他们除了西红柿炒鸡蛋,也就吃得起鸡蛋葱花汤了,葱还是吕晓明从阳台上偷隔壁邻居种在盆里的……

    反正只要不是西餐,纪安都不挑。倒是吕晓明说应该带一条鲈鱼回来清蒸的。

    纪安附议,他下午把这事给忘了,到超市买菜的时候才想起来。钓鱼证上也说鲈鱼超过一定尺寸可以带走,老米之所以不吃,他们不会除去淡水鱼的腥味。

    饿死纪安和吕晓明,也不会饿到胖虎,小胖子饱饱一顿狗粮吃完,悠闲趴到纪安脚边打瞌睡。

    等到两人放下筷子,纪安提议剪刀石头布,输的人洗碗。

    吕晓明严词拒绝,这孩子从小霉运附体,猜拳很少赢过,于是要求说赢的人洗碗。

    纪安一个不查,不小心中了招,比输,地球上估计没几个人能比过吕晓明。

    愿赌服输,纪安收拾桌上碗筷。其实他一直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因为洗碗这种小事吵架离婚,大家玩次猜拳,输赢几率50%,不可能老输下去,今天轮到你,明天轮到我,有什么好吵的?

    吕晓明这种大霉神有且只有一个。

    不久后,纪安甩干手走出厨房,吕晓明突然大呼小叫道:“卧槽!懒贱,快过来看,粗大事了!”

    听他语气,纪安以为地球要爆炸了,跑过去一看,上传渔具店网站的视频里面,老约翰也搞了一条16斤重的狗鱼。

    纪安道:“那不是跟我们一样?如果明天没有人钓到更大的,奖金怎么算?”

    “按比赛规定,同重量情况下,误差1斤以内,双方平分奖金。

    妈蛋,要分出去1000多美元啊,懒贱,我们明天再去搞条更大的!”事关两人生计,吕晓明道。

    纪安也不喜欢跟人分钱,点头同意。随后,吕晓明开始编辑今天拍摄的视频,准备晚上新开一个油管频道,把视频上传。

    纪安则拿着手机搜索网上钓狗鱼的经验。

    另一边某处农场里,纪安他们需要钱,老约翰同样需要,看到渔具店网站上纪安他们也钓了条16斤重的,老头重重拍了下桌,再次破口大骂:“fxxk-it!”

    晚上8点,吕晓明编辑完视频,跟纪安商量油管频道的名称。

    “华国第一?不行啊,换个劲爆点的。”吕晓明驳了纪安提议。

    “那世界第一?”

    “还是不行,有人取了。”

    纪安吐槽:“怎么现在取个名字都这么麻烦?靠,宇宙第一,这总没人了吧?”

    吕晓明试了下,发现可以,然后,两个内心狂野的男人决定油管频道就叫“宇宙第一”。吕晓明先将纪安钓到鳄鱼的那一段5分钟左右的视频取了个了吸引眼球的标题,附上鳄鱼标签。再将剪辑过,纪安今天钓获总计19条鱼的过程发布到第二部视频里。

    纪安道:“我刚查了一下,早晚5点是钓狗鱼的最佳时间,我们明天早起再去干它一次。”

    急着吃饭的吕晓明当然没有意见。

    纪安和豆芽菜都没有跟男人一起睡觉的习惯,吕晓明从床底下抽出一张床垫,抱来被子枕头,纪安睡在床边地上,胖虎则趴在他旁边,等明早手机铃声一响,小胖子妥妥尽忠职守过来舔醒纪安,不怕起不来。

    为了这个月能不饿肚子,两穷哔不到10点就早早上床酝酿睡意。

    转天清晨4点50,手机铃声一响,还受时差影响的纪安马上起来按掉。起床后,发现豆芽菜还睡得死沉,一头鸡窝的纪安贱笑,把胖虎抱上了床。

    小胖子当仁不让,伸出舌头热情往吕晓明脸上舔去。

    大概时间太早,胖虎都没能舔醒他,反手一把抱住小胖子,呓语道:“琼琼,别闹。”

    “卧槽?这么说豆芽菜已经开过荤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从纪安心头升起。

    胖虎是一条炒鸡固执的胖狗,见没弄醒吕晓明,它表示不服。被一条胳膊盖住,刚好和吕晓明脸对脸,小胖子继续舔去。

    “琼琼……”豆芽菜还在呓语,许是梦到了什么,这孩子噘起嘴……

    纪安捂嘴使劲憋笑,用手机录下,然后抱走胖虎,敛去笑意,唤道:“豆芽菜,豆芽菜~起床了,我们得去钓鱼。”

    又是推,又是摇,吕晓明睁眼,缓了一会才从美梦中清醒过来,一下坐起,问道:“几点了?”

    “马上5点,我们得抓紧时间出门了。我先去刷牙洗脸,你快点起来,把我们午饭装饭盒里带上。”纪安走进卫生间。

    清早,外面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两人各穿了件雨衣,骑上自行车。

    路上,吕晓明道:“懒贱,我早上梦见琼琼了。”

    纪安用力咬了下嘴唇,一本正经询问梦境细节,豆芽菜嘚瑟道:“大人的事,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汪~”背后被罩在雨衣里的胖虎不满吠叫,表示豆芽菜梦到的其实是它,无奈吕晓明不懂狗语,鼻孔张开,骑在车上一脸猪哥相回味梦境。

    见状,纪安死死捏住车把,好险没漏出声。

    由于时间早,加上又下雨,两人一直骑到昨天那片湖泊,除了他们,一个人也没有。

    可互为竞争关系,他们想到要早起来钓鱼,好独占奖金,老约翰怎么会想不到?

    纪安穿着雨衣开始抛竿,发动机声传来,老头开着小艇驶近。

    路过时,老头有意加速,小艇一个急转弯,荡起的波浪涌上岸边,纪安往后退了好几步才避免鞋子被打湿。

    老头招摇大笑远去,纪安挑了下眉,继续朝芦苇丛附近抛竿,只要再上条大鱼,一会哭死老头。

    报应来的很快,早上7点10分,小雨初歇,太阳升起,纪安脱掉雨衣后不久,鱼线那一头传来惊人拉扯力。

    一番搏斗之后,体长1米3,肚子鼓鼓囊囊的硕大狗鱼出水,都不用称,绝对比老头昨天的大。

    眼下这片湖泊就老约翰和纪安、吕晓明三人,纪安小心抠住鳃盖,托起,朝远处水面上的老头比去。

    老头那里爆出一阵米国国骂,纪安不理他,对吕晓明道:“我昨天看过,听说狗鱼不好吃,刺太多,另一种狗鱼的变种鲈梭鱼味道不错,而且几乎没刺,很多当地人都推荐带回去吃。

    反正钓法一样的,我试试搞到一条再走,晚上回家来一锅水煮鱼片。”

    纪安新钓到的狗鱼重达21斤,已经破了当地渔具店年度记录,等于奖金已经揣在兜里,不用担心饿死的吕晓明当场点头。

    不多时,寂静水面上忽然传来老柯基声嘶力竭的吠叫,纪安看去,小艇上老头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