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过宽

第三百八十章 当盗猎遇见网逃1

    看到纪安又跑了起来,直播间

    “不是吧,还来?”

    “主播,我晚上还要交公粮啊,你这样,让我怎么做人?”

    “小哥,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观察团:“啧啧啧,这就是5个小时和5分钟的差距。”

    其实纪安也累,今天的运动量已经超出他平时负荷,每天限量3颗的体力人参果也已经吃完,可这时候他急啊,孙恺他们探险队还在秦岭另一侧,既然升起的炊烟不是探险队的,那吃饱了没事干,跑深山老林里来的还能是谁?

    “咦?那里怎么有烟?”

    “不会是着火了吧?”

    “山里有人?”

    纪安没功夫解释,只是杀气腾腾提着血槽深邃的大宝剑在密林里奔跑。半路,他突然想起什么事情,直播关闭。

    看到屏幕黑掉,直播间2600多万观众开始骂娘,平时一到下班时间就关直播,他们已经不计较了,可今天还没到点,纪安就关直播,这观众能忍?

    屏幕虽然黑了,可旁边弹幕对话框里,观众们还在表达不满。

    纪安不去管他们,直播他必须关,就是因为直播间人多,而他又不知道炊烟处那伙人有没有卫星电话。

    望山跑死马,半小时后,纪安趴在山坡上,开启录像往下望去,脏话脱口而出:“**你们祖宗十八代!”

    下面是一个山坡合围的避风小山谷,很适合扎营,从帐篷周围瓶瓶罐罐,估计这伙人进山有段时间了,其中两顶帐篷外斜靠着两把枪,都是自动武器,这个纪安在游戏里见过。有没有其他武器或者卫星电话,暂时还不知道。

    而让他火大想砍人的是,就在营地边沿,竹子制成的担架上横躺着一只斑斓老虎,肚皮上凸起的奶嘴说明是只正在哺乳期的母虎,四肢都没有捆绑,只有脖子上有深邃勒痕,带着血迹,显然是被陷阱锁套勒死的。

    不用问,这只老虎绝对是秦岭里抓来的,华国腹地就剩这么一……四只野生花南虎了,结果还叫他们弄死一只。

    想到这只野生花南虎的死,他也有锅,当初就不应该把坐标给关城那帮狗日的,否则下面那些狗日的不可能知道这里有老虎,纪安当时就想冲下去砍他个稀巴烂,他们的枪有卵用,貔貅部队,加空中部队,加码头区七孩儿,再加不间断夜间骚扰偷袭,但凡这10个人有一个能活着走出秦岭,纪安把脑袋割下来给他们当马桶坐。

    可终究也只能想想,纪安转过身,背靠坡地,愤懑对着空气冲拳。

    见他生气,小胖子跑过来呜咽开舔,纪安撸着狗头,缓下心绪,开始考虑下一步怎么办。

    没多久,他冷哼轻牵嘴角:“有人要倒大霉了。”

    纪安给局座和李婧都发送平台私信,说有重要事情,让老李凌晨3点半在线等他消息,不等回复,他直接下线。

    山谷里那些人不可能走夜路,纪安绕道小山谷出口,顺着明黄色味痕反向找去。

    傍晚6点15,在一棵粗壮山毛榉下,他找到了还没被撤去,挂在树上的钢丝。纪安走向山毛榉,抬手抚向树干,龙宫里,六孽菩提树上的梦幻泡影胀大,破裂。

    这里就是花南虎被套住的地方,野生老虎野性难寻,拼死挣扎的时候,脖子上钢丝越嵌越深,直到把自己勒死。

    呼出口郁气,纪安继续追踪黄黑相间的虎斑色味痕,往树林里深入。

    晚上7点半,他在草稞子里找到嗷嗷叫的两只绝版生物。

    毕竟是老虎,凶得很,纪安让大禹和胖虎在远处等待,他走近,想伸手去抱,其中一只雌性小虎给他猫爪上狠狠来了一爪子,张开虎口“哈”两脚兽。

    纪安缩回猫爪,冲两只张牙舞爪的小家伙无奈笑,他原地打开野性之书,先将地上投食过来的奶盆收回月亮产房,然后把大崽二崽过去用的瓶瓶奶拿来。

    两只小脑斧都刚睁眼,相比成年老虎的招风耳,它们耳朵才一点点大,和初生小猫一样。公的大一点,母的小一点,纪安就随口大花、小花这么叫了。

    大花小花闻到奶味,颤颤巍巍抬起脑袋,含向纪安左右手拿着,送过去的奶嘴,用力嘬了起来。虽然不是妈妈的味道,但一样能填饱肚子。

    说起来,这已经是纪安第三天喂它们,每次喂的时候,摸头杀也没少给,大花小花喝完奶,被两脚兽偷袭,感受到头顶熟悉感觉,不一会就向纪安开启情绪坐标。

    这下不挠纪安了,被抱到怀里后,两只幼虎发出稚嫩叫声,纪安左边蹭下脸,右边蹭下脸,猥琐怪蜀黍照着两颗虎头各亲了一口,不要太满足的样子。

    大花小花今天晚上先和纪安回月亮产房睡,等明天凌晨还要回草稞子里来,纪安先做好准备工作,问维密借来青团,在附近树干上涂抹。

    将两只小家伙抱回玻璃房,满世界乱窜的大崽二崽过来打招呼,大崽当场使出熊扑,被纪安一个脑嘣弹住,其实就算纪安不弹,大崽也扑不准……

    介绍给维密胖妮阿满都认识过,纪安和大禹的领地里又多了两只野生小脑斧。

    晚上吃完饭先搂着两只小家伙眯上一会,凌晨1点,闹钟响起,纪安拨开压在他肚子上的二崽,放到大崽身边,他抱起大花小花返回秦岭草稞子,等天亮后开了直播再来接它们回家。

    凌晨3点,返回山谷坡地上,纪安放出宝蟹,他帽子上的“金箍”天线竖了起来,宝蟹站到阿满头顶,小二货张开翅膀,悄无声息地飘进营地里。

    夜视加上热感应,宝蟹每个帐篷里兜一圈,纪安将营地里看个一清二楚。

    卫星电话没有,但是一共有3把枪,两把半自动,一把土枪,让能提起灾蝗的阿满一一“拎”到山坡上,保险起见,纪安又让阿满下去了几次,连带所有刀具通通拿走。

    等到天亮,被大禹堵在山谷里,这群手无寸铁的盗猎份子除了跪下叫爸爸,就只能跪下叫爷爷。

    全部搞定,纪安弹开老李视频。

    他可不是什么网逃人员,他是山城局座派来抓捕盗猎份子的人l民l警l察,

    虽然还只是个临时工……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