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过宽

第四百四十一章 包租婆的道理

    难民营里鱼龙混杂,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就从服装上来说,有裹着各种退色布料、头顶重物的,也有从维龙加北边逃难过来、脸上盖着黑纱的。

    而且从肤色上说,有纯咖啡色的,有牛奶+咖啡色的,也有纯牛奶色的。

    维龙加北边就是沙漠,与曼尼的阿日扎相连,和欧洲也仅隔了一片地中海,加之之前欧洲的殖民统治,零星看到几个白肤色的并不奇怪。

    至于难民营里的居住环境,纪安咧了咧嘴,他无法想象自己要是在这里,该怎么活下去。

    一开始是一大片由废弃报纸、木料、塑料袋,甚至香蕉树叶搭建的窝棚,相邻几家共用一口铁锅。

    之后是圆形土围墙,遮盖了茅草的村落居住区,好歹还有面墙。而最里面则是原先保护区外的一个小镇,与外面相比,可以算得上是“豪宅”级别的水泥房。

    真正的大佬,是不需要自己跟人脸红急眼的,包租婆格洛莉娅周围三层护卫,不时与相熟的妇女打招呼。

    “他能找到吗?”走了一阵,格洛莉娅问道。

    小女儿玛卡冷哼道:“我看他一会要是找不到,该怎么收场。”

    黑妹米娅:“他的那条狗很厉害,应该能找到,昨天就是胖狗把锁套陷阱位置全给嗅了出来,之前听说也是它循着气味追踪到杀了银背的那些偷猎者。”

    闻言,包租婆不经意扬眉点了点头,并不很上心,对她来说,一条胖狗而已,了不起鼻子好一点,跟她家的古神没办法比。

    而想起古神,格洛莉娅皱眉,最近家里主子总往外跑,在哪拉的都不知道,她的亲卫找屎找了好些天,还是一无所获。

    纪安一路往里找去,跟随围观的人们也看出来是银背戴了口罩,所以面目凶恶狰狞,加之塔图腰上的铁链以及四周有持枪的潘瑟族看护,逐渐开始有调皮捣蛋的黑小孩大着胆子靠近银背。

    纪安一看不对,他们今天是来吓唬人的,不是来卖萌耍宝的,刚想让胖虎凶一下那些熊孩子,周围人群响起惊呼。

    塔图一向善于模仿,它见大家都两条腿走路,就它四条腿,走着走着,它突然站了起来,挺起2米多高的魁梧身躯,甩开两条麒麟臂。

    尽管塔图在圈地里没少站着走,但身体结构决定了它不可能像人一样稳定行走,导致姿势怪异。

    可就是因为姿势怪异,加上嘴上一张尖牙利齿的血盆大口,在依然流行“巫毒”的维龙加当地,这只直立行走的银背开始被人们妖魔化。

    塔图这边站起,伴随着惊呼声,几个熊孩子跑回去找妈妈。

    对此,纪安满意偷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后再敢杀大猩猩,当心银背大魔王回来报仇!

    半个多小时后,纪安循着味痕来到一间位于窝棚和村落之间,地处偏僻的圆形茅草屋。

    茅草屋门口正在做饭的黑哥们看到潘瑟族和银背,顿时惊慌,顾不上锅里已经烧开的水,抱起砧板就往屋里跑。

    纪安皱眉,少见出现嫌恶表情。

    阿尼娅举起枪:“站住!”

    佛系平和的塔图勃然大怒,发出兽吼,腰上御兽索拖着纪安往前跑,拉都拉不住。

    黑哥们被枪指着,不敢动弹,脸上大难临头的表情。

    难民想吃肉,纪安可以理解,他也喜欢吃,可他无论如何吃不下灵长类,长了手脚的生物。

    而塔图看到砧板上躺着一只软趴趴没有声息的小猴子,佛性不再,变身怒目金刚,“血盆大口”朝着黑哥们捶胸咆哮,围观人群见银背发狂,再度散开。

    居高临下,塔图对这黑哥们一阵逼视,喘着粗气把砧板上的小猴子抱过,转向纪安,想让他修好。

    纪安无奈摊手,早就死了,他也没有办法,唯一一个不算好的好消息是,小猴子应该是一只出生不久的狒狒,而非已经很稀少的大猩猩。

    人赃俱获,不需要再听黑哥们解释,阿尼娅示意将他绑起来,黑哥们的老婆从茅草屋里跑出,哭天喊地求阿尼娅放了她男人。

    阿尼娅板着脸,黑妇女发现没用,跑去向后面的格洛莉娅哭,说他们只是肚子饿,想吃肉,才杀的小猴子,求格洛莉娅不要赶走他们,离开难民营,到了外面就是死路一条。

    格洛莉娅同样无动于衷,一侧头,示意把黑妇女也绑了,根据法典,全家都要一起扔出维龙加。

    事情从来都有两面性,黑哥们私自设套偷猎野兽,触犯了维龙加法律(潘瑟族法典),按律驱逐出去,没什么好商量的。

    可黑哥们也有家人,这个地方,这个时间,对难民营里的每一个人来说,活着都不容易,何况他们只是为了果腹,要是被赶出难民营,这一对夫妻要么投靠叛军,拿起枪去杀别人,要么……总之凶多吉少。

    这对夫妻也有他们的社交圈子,从周围大妈七嘴八舌为他们求情看来,平时与大家应该相处不错。见求情无效,黑人大妈们嘴上不把门,开始指责格洛莉娅无情,没人性,把人往死路上逼。

    旁边纪安听着,也不由心软,好像是这么回事,肚子饿找吃的,这个理由比天都大,没道理为了动物把人逼死。

    他悄声询问阿尼娅能不能把他们抓进去关上一段时间。

    阿尼娅摇头。

    而包租婆就是包租婆,她不会因为别人的求情而心软,扯开中气十足的嗓门喊道:“我没人性?我把人往死路上逼?

    这里没人有资格这么说我!你们用我的,吃我的,住的地方也是我的,我给你们提供保护,给你们物资食物,怕你们不够吃,还给你们买船,买捕鱼工具。

    是,我知道你们吃不饱,可你们中间,有人饿到快死了吗?联合国的救助还要大半个月才能到,你们现在用的都是我的钱,是我养活了你们!

    你们知道将近两个月,20万人的用度,需要花多少钱吗?你们以为我的钱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肚子饿想吃肉?呵,想吃肉不会去捕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和偷猎集团之间的交易,除了这只小猴子,你们敢向潘瑟族的古神发誓保证,他们俩从来没有向偷猎集团卖过一只猎物?”

    格洛莉娅一顿吼,叽叽呱呱的黑人大妈们没声了,包租婆说的每一条,她们都无法反驳。

    而纪安听完,想法又变了,既然包租婆给了他们基本生存保证,再去搞偷猎赚外快,好像是说不过去。

    琢磨片刻,纪安觉得这件事情本质上是包租婆赶走违反规定的租客,就算告到联合国去,依然是包租婆有道理。

    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屋里已经没人,纪安将铁锤交给塔图,一指茅草屋:“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