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过宽

第五百七十一章 野性咆哮

    纪安隐在竹林边,浑身盖上竹子涂影,与竹林融为一体,竹叶随风摇曳,他脸上身上的逼真涂影也跟着晃动。

    世界上最难练的乐器,竹笛排名第一,不同于西洋乐器,竖笛、单簧、双簧,往里面吹气就好,竹笛的难练就在于,往里面吹气,不一定就能出声,就算出声,吹奏人气息稍有不稳,吹出的也许就不是想要的声音。

    而竹笛的小伙伴“洞箫”同样难练。

    纪安现在听到的其实不是笛声,而是箫声,笛声灵动活泼、清脆嘹亮,箫声则浑厚圆润、低沉婉约,与古琴的镇场效果有些类似,箫声一出,浮动人心自然静下。

    男人是一种很复杂的生物,说情感丰富,却又时常提裤不认人,就好像此时的纪安,确实怕鬼,可每个男人心里又都住着一只“聂小倩”。

    明朗月色下,夜风中,红衣女鬼身形消瘦,背影迷人站在悬崖边,红裙衣摆与其发丝随风飘扬,有种乘风归去的飘然意境。

    箫声低沉婉转,很是好听,悬崖、明月、莲花池边的场景又极富感染力,加之大鱼海棠的熟悉旋律,纪安干脆盘膝坐下,手肘垫在膝盖,撑着下巴,有什么事等这一曲听完再说不迟,反正他也不赶时间。

    以前古人吹笛子的时候,树上猴子大概也是这样……

    耳边听着箫声,眼睛看着悬崖边上红衣“聂小倩”的窈窕背影,纪安难免浮想联翩,转过头来要是张狰狞鬼脸,纪安抽出八服一剑削掉她鬼头,可如果转过来是个“聂小倩”,纪安:“嘿嘿嘿……”当场签下,成为工作室旗下第二位主播。

    可背影终究只是背影,再迷人也是假的。不多时,一曲吹完,“聂小倩”微微侧身,抬头仰望明月,深深哀叹,而当开启宝蟹夜视视觉的纪安认出那张被月光笼罩,精心打扮过,比女人更精致的面庞,立时怒火中烧。

    “金寅成!”纪安比吞了一只蟑螂还难受,他刚才居然对个男人的背影“浮想联翩”,安能不怒?怎能不怒!

    今天本就是来把死娘炮安排明白,黑暗中,纪安悄无动静走到金寅成背后,紧着声音,压抑怒意道:“坟蛋!”

    突然听到人声,金寅成吓了一跳,回过头,“碰到”夜行掠食动物盯着猎物一般的森冷目光,金寅成再次一跳,随即,他红色衣裙的衣襟被一只大手揪住,脚还蹬在池壁石头上,可大半身体被推到了悬崖外。

    金寅成大半身体凌空在外,本能双手抓住胸口大手,原本纤细好看的柳叶眉已然被吓垮成八字眉,白皙额头上还有三道抬头纹,下面就是600多米高的悬崖,几乎喘不过气,窒息惶恐看向纪安。

    背影既然窈窕,金寅成注定很瘦,他那点体重被纪安提着感觉没多少份量。

    而纪安看到这张脸就膈应,尤其还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小女儿作态,怒从中来,纪安揪着金寅成衣领,一下拉近,逼视过去,咧嘴露出森森白牙:“grrrrrrrrr……”

    这是纪安第一次使用富贵的野性咆哮,他不可能和富贵一样喵喵叫,暂时也学不来狮子老虎等猛兽的金属咕哝声,那就只好参照胖虎,不是,参照灰太狼,发出野狼龇牙低吼。

    纪安本还不清楚富贵给他的大招有多狂野,现在知道了,野性咆哮作用下的野狼低吼在金寅成耳边炸开,死娘炮八字眉愈发垮塌,抬头纹愈发深刻,哪怕背后是600米高悬崖,金寅成依然选择后仰,摔死总比被野兽生噬了强,在他眼里,面前就是一只龇牙咧嘴的吃人野兽。

    恐惧的极致是呆滞,金寅成喉咙口“喀喀”发响,出不来声。纪安目睹死娘炮惊恐模样,很是解气,然后,他便看见汩汩明黄色味痕自金寅成周身溢出。

    纪安开了宝蟹的夜视视觉,正在疑惑哪来的味痕,低下头,金寅成红裙下摆出现湿痕,并在迅速扩大。

    “我靠!”纪安心里立刻泛起恶心,当时就想把吓尿的死娘炮扔出去,可一想不对,外面是600米高悬崖,扔出去人就没了,一甩手,他把金寅成凌空抡进了莲花池里。

    “噗通……”

    “我靠!”紧接着,纪安再骂,这死娘炮居然不会游泳,跟只鸡一样在水里扑腾红裙。

    纪安翻了个白眼,抛下御兽索,将金寅成拖到靠近竹林方向的莲花池边,抓住头发拽上岸。

    纪安做事无法无天,但总得有底线,要这死娘炮消失,他办法多了去了,就算灰太狼不吃人,开门扔去四方山、金刚岛,饿都能饿死他,或者被密密麻麻的蚊子、蚂蚁“吃光”也不一定。他能待的地方,别人还真待不了。

    纪安打算先跟金寅成讲“道理”,要是安排不明白,那在冯淑、纪天浩的安全面前,他纪安也没什么底线可言。

    死娘炮虚软趴在地上,大概刚才接连惊吓加溺水,把他吓坏了,长发盖着脸,咳嗽呛水,蹬了两下腿站不起来。

    纪安才不跟他客气,冷声道:“昨天是你让人去骚扰我……卧!槽!

    你干嘛?!

    滚!

    特么不许往我裤子上抹鼻涕!

    老子打你信不信?”

    天晓得金寅成哪来的力气,死死抱到纪安腿上,哭嚎道:“救我,纪安,现在只有你能救我,求你救救我。”

    纪安惊恐踢腿,好不容抖开,左腿又被抱上……

    “你听我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白家白明山不是他爸亲生的。

    你别走,白家就是我背后的老板,我有白岚的果照!!!”

    纪安停下脚步,回头道:“白家?就是想一口吃下我手上肥肉,你的老板?”

    …………

    稍后,厅堂里,金寅成已经换过衣服,他刚又想抱腿,被纪安一脚踹开,这时候老老实实坐在太师椅上。

    纪安翘着二郎腿坐在厅堂主位,八服已然出鞘,横搁茶几,手上手机屏幕里就是上回他从文竹盆栽记忆里“看”到过,胸下垂的中年女人办事场景。

    纪安比了下手机:“她就是你老板?”

    换上T恤的金寅成点头。

    纪安:“你说她儿子是她在外面乱搞出来的野l种?”

    金寅成继续点头。

    纪安怒而拍桌:“那你告诉我有个屁用?我拿着这东西去招惹白家,我特么找不痛快啊?”

    金寅成站起身,上前慌道:“我还知道一个秘密,一个可以救你命的秘密!”

    “滚远点!不许过来!”纪安拿起桌上八服,雪亮剑尖抵在金寅成胸口,防止这死娘炮靠近。

    ……

    【?】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