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他从地狱来 纯洁滴小龙

第六十二章 做鬼的生意

    孙晓强蹲在铺门口的街上烧着纸钱,一叠冥钞捏在手里松一松然后再投递进去,这样能够更充分地燃烧。

    梁川说了,纸钱,已经死去很久的亲人是收不到的,也就是说,他的母亲是拿不到的。

    梁川还说过,冥店里的东西,绝大部分其实都是给活人用的。

    这些东西,烧了也就烧了,最直接的价值不是地下的亲人拿到了什么,而是活人通过这个行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内心慰藉。

    这不是封建迷信,而是一种习俗。

    是的,

    当时听梁川说这些话时,孙晓强的内心其实很复杂:

    一个鬼,

    一个货真价实地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家伙,

    他告诉你,

    这不是迷信,这是习俗,是为了陶冶情操,也属于中国文化的传承,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孙晓强相信了!

    真的信了!

    眼睛,被眼熏到了,孙晓强下意识地揉揉眼睛,他不是在哭,他真的不哭,但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睛却越揉眼泪越多。

    他很坚强,他不希望任何人能够看见他的内心,因为以前的他能够肆意窥探别人内心的秘密,所以更加懂得自我保护。

    “妈…………”

    孙晓强喊了一声,

    然后又丢了一捧元宝下去。

    烧吧,

    烧吧,

    儿子现在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孙晓强慢慢地闭上了眼,依靠在门槛边,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街面上还有不少人在烧纸钱,有人之前没来,现在赶来了,毕竟住在附近的人家里不方便烧,多走两步到街上就方便多了。

    烧这个,其实是一件很不道德的行为,因为明天早上环卫工将花费更多的心力去打扫,但孙晓强看见自己斜对面蹲在那里烧纸钱的就是负责这一片区的环卫老阿姨后,他也就释然了。

    楼梯那边传来了脚步声,孙晓强看见梁川走了下来,他不是要去休息的么?

    “老板,你有没有什么亲人,我帮您一起烧了吧。”孙晓强笑了笑。

    有没有那个能力,都不能改变孙晓强欠揍的本性。

    梁川站在了门槛边,没走出店铺门。

    甚至,都没回应孙晓强调侃的问题。

    孙晓强愣了一下,他看见梁川的目光是平视的,而自己是蹲着的,显然,梁川不是在看自己。

    那么,

    他是在看什么?

    孙晓强的好奇心又起来了,但以前他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去尽情地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现在,不行了。

    梁川说他是以前看的和说的太多了,所以遭报应了。

    对此孙晓强不以为然,

    你都没被雷劈,我哪里够遭报应?

    “老板,你在看什么?”孙晓强问道。

    因为看不见,所以才更好奇和更想知道。

    梁川看了一眼孙晓强,道:“把前天让你进的寿衣都拿出来吧。”

    话毕,

    梁川也在铺门口的门槛上坐了下来,默默地取出一根烟,没点燃,只是在手里把玩着。

    孙晓强听话地去里屋的库房里把一大箱子寿衣都搬出来了,就放在梁川的身边。

    梁川拆开箱子,看了两眼,对孙晓强道:

    “都烧了吧。”

    “都烧了?”

    孙晓强有些舍不得,这店虽然不是他的,但这阵子基本是他负责销售,他也喜欢这种做生意卖钱赚钱像是松鼠积累松果过冬的那种感觉。

    梁川让他把这里的寿衣全都烧了,他是真的觉得太浪费了。

    你这是开的冥店,不是开的善堂啊。

    “都烧了,听话。”

    梁川催促道。

    随即,

    梁川猛地回过头,看向屋外,他的眼眸里红光忽然一现,同时沉声道:

    “谁让你们进来的!”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孙晓强只觉得一阵阴风自自己身边刮过,自己的头发都被吹了起来。

    他咬了咬牙,

    该死,

    为什么我现在就看不见了!

    有些东西,你拥有时,可能不会太过珍惜,一旦你失去之后,才感到万般的不适应。

    既然外面有很多“客人”,孙晓强也没办法,抽出两件寿衣,凑到火盆边点燃,然后丢在了面前地上。

    寿衣燃烧时的烟和味道比烧纸钱要浓重得多,但好在那边烧纸人甚至烧纸做的电视机的乃至于纸房子的都有,所以梁川这边烧的也不算是太夸张。

    两件衣服燃烧了一半,

    孙晓强又拿出两件去火盆里引燃,同时还装模作样道:“别急别急,一个一个来,都有啊,都有啊。”

    吴大海曾问过梁川的寿衣为什么会卖得这么好,这就是原因所在。

    孙晓强也注意到了,在店铺屋子的地上,出现了一张张的冥钞,这是那些“客人”给的钱?但这些钱能花掉么?

    梁川没说停,孙晓强只能继续烧,他也慢慢地想开了,既然老板想赚死人钱,就由老板去赚吧,这也算是开拓销路拓宽新市场了吧?

    换个方式想一想,孙晓强又觉得自家老板挺厉害的,马云和刘强东再厉害,能把东西卖给鬼么?

    衣服,开始烧得越来越快,店铺地面上出现的冥钞也越来越多,终于,孙晓强将箱子里的衣服都烧没了。

    “都没了。”

    一直坐在铺门门槛上的梁川开口道。

    “没了啊。”孙晓强下意识地以为是在问自己。

    “没了,你们可以走了。”梁川又道。

    孙晓强才明白梁川又不是在和自己说话,当下心里又对自己失去的能力产生了极大的怨念。

    梁川等了一会儿,

    侧过头看向自己身后店铺货架上还挂着的寿衣,

    然后道:“这是店里准备卖给活人的,一件不剩都给你门了我明天还怎么开张做生意。”

    看来是还有“客人”见货架上还有寿衣,没“买”到衣服的客人不愿意走了。

    “不走的话,那就别走了。”

    梁川慢慢地站起身。

    “喵!”

    一声猫叫自二楼传来,普洱站在二楼阳台上俯瞰着下方。

    刹那间,

    孙晓强感觉到四周的温度一下子升高了许多,而且那种压抑感和迷蒙感也不见了,看来都走了,孙晓强早就知道那只猫不简单,这会儿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当下,他先拿着店铺里的扫帚将外面的燃烧后的灰烬给大概清理了一下,等回到铺子里时,梁川已经坐在柜台后面的椅子上了,手里捧着一个茶杯。

    孙晓强扫了一眼地上的纸钱,他本想拿扫帚将这里全都扫干净,但想想又不舍得,虽然是冥钞,但自己也是烧出去几十件寿衣啊,总不能最后什么都没落下来吧?

    一念至此,孙晓强很是干脆地蹲下来将地上的冥币一张张地捡起来,到最后,整理出了一叠,里面10块的100块的甚至是一千上万的都有不少。

    “老板,这个有什么用?”

    “枕你床底下,算是积攒阴德了,可惜你现在不上学了,不然考前拜拜这个或者压着这个睡觉能保佑你不挂科;

    至少考场作弊时不会被监考老师发现。”

    孙晓强努努嘴,不置可否,但还是将这一叠冥币放在了自己枕头下面,放好之后他才记起来,问道:“老板,你要不要也枕一点?”

    “我有点饿了,你去下点面条。”梁川说道。

    孙晓强笑了笑,暗道梁川真把自己当佣人了,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孙晓强还是乖乖地向厨房走去。

    “多下一点。”梁川提醒道。

    “哟,今晚有胃口了?”孙晓强有些意外,但梁川没再回答,孙晓强也就没多问。

    下面条还是很简单的,不一会儿面条就煮好了,孙晓强端了两碗面和两双筷子走了出来,一碗放在了梁川面前一碗放在了自己面前。

    梁川看了一眼用大海碗盛的面,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孙晓强道,“拿小碗帮我盛一碗。”

    “你不是胃口好么?”孙晓强有些不理解地站起身,又去厨房里拿小碗盛了一碗面出来。

    “再拿双筷子。”

    “好。”

    孙晓强也是有耐心,又回去拿了一双筷子。

    梁川将小碗放在自己面前,然后将一双筷子平放在第一碗的面条上。

    孙晓强有些没看懂。

    “外面,还有一个客人站在那里,他不走。”梁川一边吃着面一边说道。

    “艹,谁那么不长眼啊?”孙晓强吃面很快,而且他忙活到现在也确实饿了,一碗面很快就吃掉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拿梁川摆着筷子的那一碗面条。

    “啪。”

    梁川的筷子尾端在孙晓强手背上敲了一下。

    “嘶…………”

    孙晓强倒吸一口凉气,有些不解地看着梁川,倒是没骂出脏话。

    “去货架上,选一件你觉得好看的寿衣,给他烧了吧。”

    “好。”

    孙晓强觉得今晚老板怪怪的,但还是听话地起身从货架上取下一件粉红色的寿衣,找打火机时孙晓强又有些埋怨道:

    “老板,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站在门口?

    咱库存都烧了还盯着咱们货架上的衣服,要我说啊,您干脆把他吞了拉倒了,这种不长眼的玩意儿,就是皮厚,做鬼也皮厚,生前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