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雨雪紫冰辰

【725】如箭在弦

    “江映雪!”

    “小雪……姐,姐!小雪姐!不带这样的啊”

    穆挽离刚打开训练室的门,就听到大舅子的声音,他身子僵了一下,推开门进去。

    “行吧,RANK这样我认了,回头比赛你不能也这样玩啊,会出事的我警……轻轻地告诉你……”

    两人在双排,一个不大正常地大呼小叫,一个依旧如往常般冷漠,但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穆挽离默默地来到角落,坐在自己桌前打开了电脑,登录游戏,但并没有戴上耳机。

    “哇!过分了吧你?”

    “这种人头也抢……”

    声音由清晰到模糊,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种类似于睡着前的状态,头脑一片空白,思维却没有静止,只是并不清楚,隐隐约约地,只是感到有些羡慕。

    要是自己也能像大舅子那样该多好,哪怕没有被搭理都能自顾自地说半天,那样子的话是不是就能与她多说几句话了?

    自说自话也好啊!

    他想起很久很久前,大舅子还是大家的大舅子的时候,某次大舅子和江映雪都去睡觉后,三哥他们的调侃。

    “小雪这性子,估计以后也只能找个大舅子这样的性格吧?”

    “什么情况?”

    “皮厚,话多,前者最关键。”

    “有道理,不然在一块了每天都相顾无言啊。”

    “那也未必,小雪也不会对谁都这样吧,真喜欢了一个人,肯定就不会这么冷了。”

    突然的开门声打断了他的冥思,很奇怪,大舅子一直没停,他都能无视,居然会被开门声惊醒。

    更奇怪的是,他进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察觉的两个人,在他转过头看去的时候,戴着耳机打游戏的大舅子也回过头看来,他也就罢了,连江映雪居然也没来由地回过头来。

    “果然存在感这种东西就是天生的么?”u000b姜浅予扒着门缝探进半个身子,目光迅速在房内扫了一圈,直起身走进来,手里还拎着两个袋子,放着四杯咖啡。

    她朝林轩展颜一笑,“给你发消息你不回,我只好自己猜啦,还好我猜的准。”

    林轩游戏还没结束,只是拿了大龙回程而已,看到小妮子后,就重新看向屏幕,同时奇怪地道:“哪里来的四……咦,阿离你啥时候溜进来的?”

    “刚到。”

    姜浅予拎着袋子走到穆挽离面前,把右手拎着的袋子递给了他,“这是你们两个的,林轩不挑,你想喝哪个自己选好了,都是热的,你们下午决赛,我没敢买冰的,不然打比赛的时候拉个肚子神马的,我就成千古罪人了。”

    “哦,好,谢谢。”

    姜浅予不是第一次带吃的喝的,穆挽离也没有推辞,他与林轩一样也不挑,随手拿了一杯,打开吸管插上,喝了一口,不知道是喝了几次习惯了,还是这次选的不认得的英文标签不一样,入口竟没有觉得苦味。

    “小雪你现在喝吗?我帮你打开了。”

    “嗯。”

    “你呢?”

    “啊……”

    “咦,你又玩亚索啊?还这么多人头。”

    “打野厉害。”

    “啊……”

    “这个酒桶全输出吗?伤害好高啊。”

    “优势呗。”

    “啊……”

    “你啊什么啊,一个德莱文0-3,菜死了,还啊!”

    “摊上这么个辅助我没超鬼已经是世界一流水准了好不好?”

    “小雪他骂你,把他红抢了,0-3还好意思拿红。”

    穆挽离一个人喝着咖啡,宛若时光静好的不美男子,排到了游戏后,他秒锁了上单亚索。

    有队友发出疑问,英文他不熟悉,但对于某些标点符号的理解能力每个合格的召唤师都是满分。

    他用一只手有气无力地打字:“baofushehui”

    这天下午决赛开始前,许多人都看到了一些电竞媒体在美服蹲守后发出的新闻,内容如何暂且不去讲,标题都十分具有吸引力。

    “大舅子小雪双排,秘密武器是辅助佐伊?”

    “史上最丧心病狂!五个C位的战队:小雪决赛前狂练Carry型辅助”

    “大舅子决赛前新套路失利,0-5的德莱文会是决赛大招吗?”

    “阿离RANK泄露决赛大招,上单亚索揭秘”

    “大舅子小雪疑似互换ID双排迷惑STR”

    ……

    看到这些的时候,林轩正在前往场馆的大巴上,他倒是没有什么情绪,既然是公众人物,总要有点自觉,再说了,这不正说明SKY有流量大舅子有牌面吗?

    姜浅予显然还没有这样的觉悟,自己笑个不停就算了,还逼林轩跟她一块笑。

    刚抵达场馆后台,姜浅予都还没去找座位,就看到林义在家庭群里发消息,说他已经起来了,在努力地喊姜雅起来,准备等着看林轩夺冠。

    林轩看了一下时间,距离战队出场都还有一个小时,十分无语。

    跟小妮子一块拍了两张照片发给老爹后,林轩他们去化妆,姜浅予被沈媛催着,只好放弃了跟着看他怎样化妆的念头,磨磨蹭蹭地去了观众席。

    林轩他们的化妆其实就是擦点粉,免得镜头里拍出来太暗,这也是他所能接受的极限了,毕竟不是艺人,一群直男基本都有心理障碍,至于江映雪,她倒是不排斥,可化妆师不愿意在她脸上更多的浪费时间,忒没成就感。

    在掷硬币决定优先选择权的时候,SKY拿到了一三五局的优先选边权,不需要讨论,张三和任帆很快达成一致,选蓝色方。

    主持人上台前,林轩他们就被要求在后台通道依次站好,然后在激昂的背景音乐中,随着主持人一声高亢的呐喊,现场观众们呼喊的声浪霎时间汇聚起来,激昂的背景音乐如同一朵水花,霎时间被淹没,声浪如同磅礴的海潮,一波波地冲击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林轩他们脱掉了代表LPL赛区的出征服,只穿着肩上印着国旗的定制队服踏上舞台,他们的名字随着音响的震动,依次响彻:

    “Li!”

    “Jinu!”

    “QiQi”

    “Fit!”

    “ie!”

    扛着摄影机的摄影师们或挺直或弯腰,站的远的近的,所有的光芒,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他们的身上、脸上、眼睛,乃至于心中。

    思维并未静止,身体却像是被无形的能量操控了,不再属于自己,近乎空白的几十秒钟后,他们如同展览结束的傀儡,听从主持人的指令走下舞台,来到属于他们的比赛区。

    到了这里,他们终于不再是傀儡,而是将军。

    这是他们的战场。

    胜负无关生死,只有荣耀!

    林轩在坐下前瞥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摄像机,很戏精地露出了一个神采飞扬的笑容。

    很幸运,导播刚刚把镜头从安承业的身上切过来,于是这个笑容立即出现在现场的大屏幕上,并在下一刻通过数字信号,传递到全世界各个地区,不同种族不同语言不同文化,数以百万记的人们眼前。

    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但许多人因此而对没落太久太久的LPL赛区重新燃起了期待、希望,以及信心。

    第一届MSI举办的时候,有个第一次率队杀入MSI的年轻人曾在许多老玩家的记忆中留下相似的画面。KY与LPL巅峰时代的缔造者。

    他在赛场上的名字叫“iy”,与江映雪ID只有一个字母之差。

    而大多数LPL观众则叫他陈慕雨。

    姜浅予自然不会认为林轩在模仿陈慕雨,这家伙要么是在跟她打招呼,要么就是闲得想找镜头显摆一下,不过毕竟是公众场合嘛,她还是很给面子地挥着手欢呼了两下,然后被旁边的姐姐看傻子似的看了十分钟。

    “还有多久开始?”

    “快了吧……为什么我感觉今天鼠标不大对劲呢?”

    “哪里不对劲?”

    “这是一个即将获得世界冠军的鼠标。”

    “你还想拍卖怎么滴?”u000b“有人买我就卖。”

    “你就啥?”

    “卖啊。”

    “你说我们要是打赢了,得多多少粉丝?”

    “拜托,比赛都还没开始呢,就开始做梦了。”

    “我主要想知道有没有妹子。”

    “怎么,想跟粉丝近距离交流一下夺冠感想?”

    “屁!你不要自己勾搭粉丝就怀疑别人都跟你一样,浅浅就在台下呢我告诉你!”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小雪也在呢,影响你形象。”

    “毛的形象,我是不允许你污蔑我。”

    “准确的说,这应该叫揭露。”

    江映雪戴着耳机闭目靠在椅背上,宛若冰雕似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林轩喊了声“江映雪”,又喊两声,她还是置若罔闻,林轩道:“裁判我举报,她静音了。”

    他们这边的裁判是个亚裔小姐姐,懂得中文,这届MSI大多都是做他们的裁判,也正因此,林轩的呼唤她连回应都没有回应。

    “哈哈哈”

    “丢人了吧?人家都不搭理你”

    “说明人家相信我们队员之间深厚且真挚的感情”

    LPL转播为了决赛特意设置了评论席,作用与林轩他们此刻的闲聊一样,都是为了打发时间。u000b三个点评嘉宾,分别是舒崖、辛鑫和一位原退役选手,在赛前预测中,辛鑫和嘉宾都选择了压SKY获胜,因而舒崖没有选择,只得选择STR,不然都压STR就没有意思了。

    不过虽然SKY此前的发挥非常耀眼,但LCK在BO5淘汰赛上的统治力依旧深入人心,因而与其说大多数LPL的观众、解说们相信SKY,不如说是期待SKY能够完成许多人到了现在依旧觉得不太真切的希望。

    评论席的三位虽然努力地让自己的暖场尽可能地精彩,不过对于国内观众来讲,赛前的这段时间依旧难熬,尤其是许多没有彻底清醒、正在被窝里抱着手机的人来说,不乏有人昏昏睡去而被手机砸了脸。

    许清如从卫生间出来,关门关灯,然后在黑暗中摸索着来到自己桌前,轻手轻脚地拉开椅子坐下来,打开电脑,塞上耳机,找到直播界面,正好听到“把画面交给解说席”的声音。

    负责解说决赛的人依旧是小樱和双飞。

    “其实从半决赛,包括小组赛里面打其他战队的表现来看,STR的下路并不弱,或者准确的说,并没有我们看到的那样弱,只是SKY的下路太强了。”

    “只要上中野能够牵制住STR,SKY就可以利用下路的优势打开局面。”

    “我个人其实更期待阿离今天的发挥,不知道会不会再祭出剑姬,之前那一场剑姬真的是……封神啊。”

    “没有道理不拿吧?”

    “其实SKY此前就有过多核Carry的尝试,到了现在算是真的打出效果来了,打团他们看成是世界顶级,把单带补齐后,他们拥有更多获胜的方法。”

    “当然STR绝不容小觑,最近几年的比赛中,LCK在淘汰赛中罕有败绩,这个还是值得谨慎的,不论是上中野还是下路,他们都拥有Carry比赛的能力,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对手,我们必须要承认,并不是说小组赛上我们连续两次击败他们,我们就可以掉以轻心或者怎样……”u000b“BO5和BO1是两个游戏嘛,就跟职业赛场跟RANK一样。”

    留给三位解说的时间并不多,简单地聊了几句后,汪飞率先聊起关于今天决赛的预测。u000b“SKY3:2获胜。”

    “SKY3:1获胜。”

    “SKY3:2获胜。”

    三个人在预测结果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连“反派”都没有,因而预测之后,张飞还是又解释了一句,“与其说是预测,不如说这是我们的期待,解说比赛我们该是公正、中立的,但作为LPL赛区的解说,也是一直看着LPL到如今的观众,从个人感情上来讲,我们还是希望自己赛区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成绩。”

    “而且平心而论,STR强归强,但到目前的表现来看,SKY更胜一筹,我这样讲没毛病吧?小组赛9-1,半决赛3:0。如果非要说STR哪里比SKY强……他们强在来自LCK。”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汪飞的语调有些低沉。

    张飞这时收到了导播的提醒,于是接口道:“不管我们怎么说,最终还是要在赛场上决胜负,今天决赛第一局的扳选已经开始,我们一块来看一下。”

    因为观战延迟,扳选画面被切到大屏幕的时候,双方都已经扳掉了第一个英雄,此时SKY正在决定第一个禁用位。

    下方禁用列表里显示,SKY第一手扳掉的英雄是岩雀,STR则扳掉了巨魔。

    第二手,林轩他们扳掉了瑞兹。TR则似乎有些犹豫,迟迟没有能够确定禁用英雄,临近结束的时候,才扳掉了卡莎。

    “果然是卡莎。”

    “那辅助位没办法针对了啊。”

    “针对辅助的话,伊泽瑞尔就放出来了。”

    “为啥没有人说上路,我离哥不要面子的吗?”

    “我们挡枪,给我离C。”

    “别别别,我还是喜欢躺。”

    “接下来扳什么?”

    “上路要不要扳一下啊。”

    “没必要吧,我们有阿离。”

    “我可以选个奥恩或者塞恩混,保证不崩。”

    “要不继续扳中单吧。”u000b“刀妹?”

    “没有必要吧。”

    刀妹重做之后,在这届MSI断续有过几次登场,但并没有大热,不过在此前的训练赛中,安承业似乎对这个英雄颇为喜欢,RANK中也经常练习即便如此,在赛场上终究没有用掉扳位的理由。

    林轩想了想道:“我觉得可以扳,他既然一直在练,唯一的理由就是给决赛准备的,而且刀妹很克法师,如果他们拿刀妹的话,琪琪就不能拿法师了。”

    “我也可以拿个塞恩或者奥恩混。”

    “滚。”

    任帆却道:“我觉得有道理,反正塞恩还在,既然这样的话,还是针对一下上路吧。”

    “也有道理。”林轩也没坚持,从善如流。

    “那扳掉吸血鬼还是青钢影?”

    “青钢影没必要吧?”

    “如果我们能拿到伊泽瑞尔的话,他们撑不到后期吧?”

    “防一手?”

    “那行,吸血鬼。”TR的第三个扳位比他们还要纠结,倒数计时读到了最后一秒,他们才终于确认了下来,不是剑姬,不是奥拉夫,不是牛头,而是……

    “洛!”

    “这是看了那天打BGM的比赛了吧?”

    “这个原因肯定有,不过我觉得应该也是担心大舅子和小雪拿到霞洛吧,不能让他俩合体。”

    “呃……是指霞洛合体吧?”

    “……还能指什么?”

    “没有没有。”

    “你这吓我一跳,还以为说错话了呢。”

    “没没没……继续看比赛继续看比赛,这样的话SKY这边能拿的英雄还蛮多的,伊泽瑞尔,奥拉夫,皇子,剑姬,奥恩,还有小雪的牛头,都放出来了。”

    “但只能选一个啊问题是。”

    “我觉得还是伊泽瑞尔吧……锁了。”

    当前版本的卡莎与伊泽瑞尔几乎是独一档的选择,其次才能轮到霞、韦鲁斯、女警、艾希之流,因而SKY这边并没有迟疑,很快就把他给锁了下来。TR的选人则多少有些出人预料。

    女警。

    刀妹。

    “凯特琳是什么鬼?”

    “他们下路不会是想对刚吧?”

    “为什么你们说起来都是我们下路打谁打都无敌的样子,很容易被打脸的好不好?”

    “没事,就算打脸也是打你。”

    “塞恩先拿了吧。”

    “没有问题,要是他们刀妹去上的话,我们就也塞恩去上。”

    “人家是红色方好不好,最后变阵我们根本来不及换。”

    “没事,反正塞恩哪里都能去。”

    “第三个选什么?”

    “打野还是上单?”

    “要不塞恩加奥恩,这样的话他们可能会拿布隆克奥恩大招,下路对线就好打了。”

    任帆沉吟道:“奥恩也可以,这样他们不会拿莫甘娜,小雪可以拿牛头。”

    “他们第二轮肯扳牛头的,这样的话最多便宜打野,还不如先拿打野吧。”

    经过一番纠结,刘汉东和薛云琪最终锁了塞恩与青钢影。TR第三手锁定剑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