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47章 人不能白打了

    温朔坐到床边的凳子上,随口问道:“怎么没人陪床?”

    “我老婆在,刚下去买烟了。”刘茂和讪笑着赶紧回答。

    温朔点点头,继而装出一副关切的神情,皱眉严肃地问道:“你这条腿,谁打的?”

    刘茂和愣了下,面露犹豫,见温朔双眼眯起好像不高兴了,赶紧四下里瞧了瞧,小心翼翼地示意温朔凑近些,然后贴着他的耳朵说道:“这事儿我没敢声张,连警察问我都没说……是田木胜,昨天傍晚带人把我堵在饭店里了,真他妈倒霉。”

    “嗯?”温朔双眉紧皱。

    “人家挑明了,就因为昨天那个小丫头!她从你家出来时,我心里琢磨着应该是德昌集团用美人计笼络你,还以为你和那小丫头在家里那啥了……其实我他妈压根儿一个字都没乱说,就是当时眼神儿和表情那啥了点儿,人家就不乐意了。”刘茂和苦笑着,到现在还觉得自己这条腿被打断,真他妈冤,却也没想着去报复。

    他有自知之明,在刘家营村可以称王称霸,但比起德昌集团这样山一般大的势力,自己连个屁都不算。

    温朔一听这番话,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昨天方沁玉领着父亲和齐德昌,从外面当先回到屋里后,表情和话语不大对劲,感情刘茂和这孙子,真他妈干了件龌龊的事儿。

    “你啊,如果哪天死了,肯定是自己作贱死的!”温朔没好气地训了一句。

    刘茂和撇嘴面露苦涩和委屈。

    “知道那小娘们儿是谁吗?”温朔冷笑问道。

    “谁?”

    “我以前的同学,她爸和德昌集团的董事长是铁哥们儿,而且,他爸的实力,不比德昌集团弱!”

    “啊?”刘茂和突然感觉自己好幸运只是断了一条腿!

    “行了,你安心养伤,这事儿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温朔双眉紧皱,一副很生气又很发愁的样子,也不知道是生刘茂和的气,还是生气齐德昌、方青、方沁玉、田木胜他们小题大做,稍稍顿了顿之后,温朔又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太他妈欺负人了!”

    刘茂和情不自禁地流出了感动的泪水,望着温朔一时间竟哽咽委屈得说不出话来。

    温朔已然起身,道:“我这就找他们算账去……”

    “朔,算了算了,咱们惹不起!”刘茂和吓得差点儿从病床上跳下来。

    其实温朔有这么一句话,有这个态度,刘大村长已经很感动很满足了,没想到温朔还真他妈有一说一,这就要去找田木胜的麻烦,够意思啊。但是……天可怜见,温朔年轻不懂事,初生牛犊不怕虎,刘茂和可是一位做尽各种坏事,对于欺负人有着十足经验的村霸,所以他很清楚遇到田木胜,尤其是其背后那些有钱有权有势的大人物,遭到打击之后,千万别想着报复,否则,会引来对方更为猛烈的雷霆之怒!

    看到刘茂和这般模样,温朔内心鄙夷冷笑,但表面上还是露出气不打一处来的愤怒,喝骂道:“我说你好歹也是在刘家营说一不二的大村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

    “我……”刘茂和腆着脸苦涩道:“这他娘的,老虎也怕枪嘛。我认了,你也别找他们麻烦……”

    “放屁!”温朔梗着脖子瞪着眼,左手掐腰,右手抬起隔空指着刘茂和的鼻子骂道:“我告诉你,这事儿不单单是冲你,也是冲我,你明白吗?”

    “明,明白!”刘茂和吓坏了,没曾想温朔的脾气上来,竟然如此天不怕地不怕。

    “行啦,安心歇着吧你!”温朔扭头往外走去。

    刘茂和老泪横流,这次是真哭了,也不敢再开口阻拦温朔这家伙真他妈疯了!

    感动之余,刘茂和更担心害怕……

    别他妈把我连累了!

    另一张病床的一家三口,已经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刚才还低声议论着,想起了这个年轻的胖子是谁今年临关市的高考文科状元,咱们东Y县的骄傲,温朔啊!

    本想主动打招呼认识一下的,未曾想形势急转直下,家境贫寒勤工俭学捡破烂收废品多年的五好学生温朔,先是强势震慑那个相貌神情凶恶,蛮不讲理的中年男子,紧接着又凶狠霸气地扬言要为那男子被人打断一条腿的事情出气,要去报复行凶者!

    好家伙,活脱脱就是一出电影中黑-帮讲义气为兄弟出头,要去砍人的现实版镜头啊!

    这……

    年轻的少妇忍不住嘟哝道:“他,他不是温朔吧?肯定不是!”

    “可分明就是他啊!”丈夫轻声道。

    刚才在温朔面前毕恭毕敬,说话都不敢大声,更不敢有丝毫质疑反驳的刘茂和,听得年轻夫妇的对话,当即怒目瞪视,喝道:“废话,那就是温朔!没听电视上记者采访报到过吗?温朔天生一副侠义心肠,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我这人老实,结果被人欺负了都不敢吱声,温朔这是要替我出一口恶气啊!”

    一家三口当即不敢再吱声,只是他们的神色间,却充满了匪夷所思的震惊。

    面前这个中年男子,自称为人老实……

    他被人欺负了,不敢吱声,然后温朔去打抱不平?

    这他妈得是什么样的人物欺负了他这号人渣,他才不敢吱声啊?而温朔这种被媒体夸赞到几乎没有缺点,各方面都好到了极点的高考状元,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一个敢于去报复那个,连这个明显是恶棍的中年男子都不敢招惹的人物!

    此时,刘茂和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意识到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他有些恐惧地看了看关闭着的房门,然后恶狠狠地对那一家三口说道:“我告诉你们啊,今天的事情,还有我说的这些话,你们敢透露出去一个字,我要你们全家的命!”

    一家三口噤若寒蝉,忙不迭点头。

    但内心里,他们却都在诅咒刘茂和,活该被人打断腿,怎么没打死这号人渣?

    温朔不知道自己刚走,刘茂和就又干了一件蠢事,否则说不得就返回去把刘茂和另外两条腿也给打断了。离K县医院,他到附近邮局买了一张预付费IC电话卡,到门外的电话亭中,找出齐德昌给他的名片,然后插卡拨通了齐德昌的移动电话,里面响了几声后接通,传出的却不是齐德昌的声音:“您好,请问是哪位?”

    温朔听出了是田木胜接的电话,顿时没好气地说道:“我是温朔,找齐董事长。”

    “温朔?”田木胜有些诧异,冷哼道:“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

    “你他妈不够格!”温朔怒骂。

    “你……”田木胜恨得牙痒痒,但犹豫之后,还是说道:“你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电话中传出了齐德昌爽朗的声音:“温朔,我正想着找你聊聊,可你那边也没留电话,联系不上!古城陵战斗的详细资料,已经查到了,而且,竟然还有那支部队绝大部分烈士的名单,确定是国-军部队,一个营的兵力。”

    “唔,有名单就更好了。”温朔也颇为欣慰,竟然还有烈士名单,那样就可以刻在碑上,为后人祭奠了。

    “是啊是啊,”齐德昌道:“哎对了,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嗯。”温朔语气低沉地说道:“齐董事长,田木胜昨天傍晚,带着人打断了刘茂和的一条腿,这事儿,您知道吧?”

    齐德昌稍稍犹豫了两三秒钟,旋即爽快承认:“知道,是我让他去做的,温朔啊,那个刘茂和太不长眼了,竟敢……”

    “原因我听刘茂和说了。”温朔打断齐德昌的解释,语气不卑不亢地说道:“所以,我能理解您或者方董事长一时气不过,让田木胜带人打断了他一条腿。但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刘茂和这人虽然混蛋了一些,可是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就打断他一条腿,未免有些过了。当然,我得承认他确实欠打,都他妈当爷爷的人了,还这么龌龊,但,如果换做是别人打了他,我压根儿不会打这个电话,让刘茂和自己去解决,他有能耐,就找机会去打回来。但咱有一说一,这次是您齐董事长安排人做的,我不能说不让您,不让方董事长和沁玉出这口气,也不能怂恿刘茂和去报仇,更不能亲自站出来替刘茂和出头,也委实,不敢惹你们。可话又说回来,人,你们已经打了,而且腿都被打断了,刘茂和躺在医院里活受罪,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刘茂和的腿没半年怕是好不了的,所以我觉得吧,你们的气出了,人却不能白打,是不是?”

    齐德昌怔了几秒钟,忍不住笑道:“嗯,是该赔点儿钱,你说个数吧。”

    “他是村长,还有一个水泥制品厂,经济条件不错。”温朔稍作思忖,道:“这样吧,既然由我居中出面谈,肯定不能狮子大张口,那样对不住您齐董事长,可也不能委屈了刘茂和,所以,取个中间数,赔十五万,怎么样?”

    “好!”齐德昌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然后问道:“我让人送医院去,还是……”

    “送我家就好。”温朔赶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