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92章 谁沾谁的便宜?

    “好,好,我给你倒杯水喝。”杨景斌欣喜地起身到窗边,拿暖壶沏了一杯热水端来,一边说道,“不耽误你的时间吧?”

    受宠若惊的温朔连连摇头:“不耽误不耽误,杨老师您快回座,咱有一说一啊,千万别对我这么客气,您是老师,我是学生,您这样我会坐立不安的。”

    “这有什么?”杨景斌倒了杯水放到茶几上,又从办公桌上拿了纸和笔放在温朔面前,神色间颇为认真地说道:“现在是我在向你请教,那么,你就是老师,我是学生,圣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谁是老师,谁又是学生?”

    温朔无言以对,只得苦笑着摇摇头道了声谢,继而刻意做出一副认真思忖、回忆的神态,慢慢地把三张照片上符文的名称,所具备的“功效”、“用途”写出来。

    写完之后,还拿起另外几张照片仔细看了半天,时不时皱眉摇头。

    又装模作样了一会儿后,他忽然心生出一个想法,便抬头问道:“杨老师,这类有符文的文物,多么?”

    “不太多。”杨景斌说道:“出土古物中多数是随葬品,所以即便是某件古物上有字样,也是以铭文居多,也有罕见的珍贵文献资料,而铭文和古文献上的字意,大多都已有了准确的释义,和符文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

    “那我……”温朔稍稍犹豫,道:“能看到其它记有类似符文的文物吗?或者让我看到照片也行。因为我记得老韩头曾经说过,书符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材质上,其具体效用是不同的。刚才您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很想在这方面用功研究一下。”顿了顿,温朔有些无奈,却又坚定地说道:“可能这样的研究,不能公开为自己争得荣誉成绩,但,可以让自己活得明白。”

    杨景斌立刻流露出了钦佩和欣慰之色,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好,我会尽全力帮你搜集类似的文献资料,但是,想要看到实物的话,可行性很低。说起来也奇怪,但凡上面有符文的文物,都是异常珍贵,年代极为久远的文物,会受到各方面严格的保护,鲜有对外展出过,哪怕是重大活动需要,每每还要经过层层的审核批准。不过,你也别灰心,等你将来在考古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拿到了足够高的学位和专业方面的职称,就可以有权限和资格,经常看到那些珍贵无比的文物,甚至,你可以申请拿到手中研究。”

    “哦……”

    温朔略有些遗憾,心里,却更加期望了。

    最初选择考古学系的时候,他就曾希冀过,将来能够考证确认诸多神话传说的真实性有多大,能够……在考古的研究中碰运气找到真正的仙术,然后移山填海踏碎虚空白日飞升与天地同寿,兴许还能娶七仙女做老婆。

    七!个!

    仙女姐姐!

    想到这里,他心里美滋滋地把写好的符文概解和几张照片收好,起身送到了杨景斌的手中。

    杨景斌迫不及待地接过来,一边阅览一边对比着照片上的符文,时而还会皱眉思考回忆些什么,时而好似了悟般点点头,脸上逐渐有了发现新大陆般的激动欣喜。

    说来话长。

    其实也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杨景斌便认真阅览完毕,并在心中详细对比分析了这些符文概解,与照片中的符文和文物、考证的年代之间有何种大致的关联。

    “温朔……”杨景斌斟酌着,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能不能画几张符送给我?”

    温朔一愣,心中暗骂老学究“虚伪!”

    杨景斌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必须承认,世界上有很多未解未知,以现代科学技术还无法合理解释的现象,但,我真的不相信玄学。哪怕是,我觉得自己就很奇怪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不是一个胆大的人,但每每有新发现的古墓、古代遗址需要考察和发掘了,我都会有种迫切想进入古墓的冲动,就好像,它们与我之间有着某种精神上跨越时空的联系和吸引,所以但凡有这类工作,我都会争取到现场。这么多年来,遇到的诡异事件不少,也亲眼看到过很多人遭遇意外,受伤甚至死亡,但我个人,并没有遭遇过任何危险,事后调查分析的话,也能以科学的角度去解释意外状况的发生缘由。不过,还是那句话,信则有不信则无吧,我觉得护身符这类迷信的东西,有没有实际功效暂且不去考虑,重要的是,将来再有类似于此次的野外考古发掘工作时,我可以把护身符送给同事,学生……不为确保安全,只算是一份祝福,一份希望,也能让我的心里,多一些安慰。”

    “杨老师,您这番话让我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真的。”温朔满脸钦佩的神情,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在答应您的要求之前,我首先想要强调一下,画符是通俗的说法,出于对老韩头和玄学的尊重,我们应该称之为书符;二,我希望您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三,无论信或不信,都应将书符视作一个极为郑重虔诚的仪式,而且我需要一个适宜的地方书符……希望,您能给我提供。”

    “没问题!”杨景斌立刻答应:“我的办公室怎么样?”

    “没人会来打扰?”温朔一脸不放心。

    杨景斌说道:“可以选择最适宜的时间段嘛,比如晚上,再比如清晨、午后……”

    “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借用,毕竟我想做这份注定孤独而无名的课题研究。”温朔得寸进尺曾几何时,还想过要出去租房,以方便书符、起坛、作法,只因为舍不得租金而无奈地放弃这个计划,在孤独无名又尴尬的打坐修行中坚持,偶尔以开天眼,凑合着代替起坛作法。如今,却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了面前,不争取一下的话,实在是愧对自己这二百多斤……膘!

    “当然可以!”杨景斌爽快答应,道:“研究所那边的办公室不能用,这间办公室你可以随时自由出入,一会儿我给你钥匙。哦对了,你还可以随意阅读我放在这间办公室的书籍、文献资料和心得笔记、最新的研究成果等等。”

    温朔听得眼睛直冒星星,杨老师简直太憨厚太实在太可爱了,这样的老师被自己遇到了,不多沾他点儿便宜,都觉得对不起人家,所以胖子又说道:“书符还需要有充足的准备……”

    “现在可以书符么?”杨老师问道。

    “应该可以。”胖子有些困惑杨老师的神情似乎有些激动我占你的便宜我兴奋,你兴奋个什么劲?

    难道,老子上套吃亏了?!

    “其实,出于对玄学符文可能为考古研究带来帮助的思考和希望,所以从香江港回来之后,我就迫不及待地为此做了些简单的准备工作,抱歉,这样做似乎显得有些冒昧,因为还未争取你的意见想法,就做准备……”杨老师露出尴尬歉意的神情,一边从身旁办公桌和椅子之间,拎起了一个黑色背包,砰地放到桌子上,打开后就不停地往外掏东西,嘴里也不闲着:“这是辰砂,哦,就是朱砂,还有黄磷,我听说江湖骗子画符为了糊弄人,让符纸自燃,会往墨汁中加入黄磷之类的易燃物质,唔,你别误会,我没说你是江湖骗子。这是我买好的黄裱纸,还有三支毛笔,号不同,你看哪支合适用哪支……墨汁,哦,这一瓶里面是黑狗血,我到狗肉店专门让老板宰狗时挑出来的,这一瓶是公鸡血,这儿还有黑驴蹄子,本想研磨成粉的,不过我不知道你会怎么用,用不用,所以先这么拿来了。啊,还有裁剪刀,这是艾草,这是桃木,这是我近些年积攒的古铜钱,没什么收藏价值……”

    温朔忍不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怔怔地看着杨景斌脸色通红,兴奋劲儿十足地从背包里往外不断地掏东西,堆满了办公桌。

    这个老学究!

    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话虽说得好听,实质上一点儿都不憨厚,一点儿都不淳朴,一点儿都不老实,早就算计好老子了,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充分的准备……胖子心生凄凄然,无奈地摇头,感觉自己终于真切地认识到,比起东云,外面的世界果然很精彩,到处有妖怪,自己这么老实憨厚的人出门在外,活该上当受骗挨欺负。

    算了!

    吃亏是福!

    胖子安慰着自己,走过去检查着桌上玲琅满目,对于真正的作法书符来讲,其实大部分都没什么用的东西,缓缓点头,继而认认真真地说道:“老韩头在世时,曾经教育过我,玄学五术,各有不同,皆深奥难测。无论哪一门,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后,可窥视天机,可主导阴阳,可逆天改命。比如命算者,铁口直断,一卦千金;又比如奇门书符,遁甲布阵,一笔一命一无价……而作法书符者,实属耗费心神气运,逆自然常态,窃取天地阴阳五行,才使得符箓生法效,平地揽乾坤,也因此,书符者的身心命运,会经受大自然的反噬惩罚,古人云窥天机窃阴阳者,其命注定五弊三缺犯其一,唉,我又何苦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