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97章 粗鄙野夫心里的大棒

    一场秋雨一场寒,几场秋雨迎冬闲。

    京大校园里再看不到裙裾飞扬、藕节葱段儿的诱人,虽不至于裹上厚厚的冬装,却也是里层外层套得严严实实。

    于是每天穿行于秋意萧萧的京大校园,温朔都会禁不住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时而还会敞开他那极显个性、时尚的迷彩作训服,露出里面被撑得平滑发亮的白色破背心儿唯到这天凉天寒时节,才能突出爷们儿肉厚膘肥的优势!

    这天下午,从京大南门外的商业街转了一圈回来,温朔就变得心事重重,蹬着叮咣乱响的三轮车来到了未名湖畔。

    在湖边找到一块大石头坐下,望着阴沉沉天空下波光粼粼的湖面,胖子开始忧郁地打退堂鼓,是不是应该听从杨老师的话,安心踏实学习,别再为挣钱奔波操劳。

    几十万的存款,足够自己踏踏实实上完大学,剩下的还能回东云娶媳妇儿。

    投资做生意,万一赔了呢?

    穷怕了的胖子一想到几十万块钱可能会打水漂,浑身的肥肉都会打颤。

    然而人一旦有了心事,往往都会像是魔症了一般,无时不刻琢磨着、焦虑着,直到达成目标,或者彻底被现实打倒。正如温朔中秋节和母亲通电话时吹了牛,然后就天天琢磨着开小卖店,接着又决定应该创新、创业挣大钱,所以几乎每天都会出去找商机,看校外附近的店面房有没有空出来的。

    今天,他终于看到了一间要往外出租的店面房。

    地理位置极佳,出小南门左转向西第二间!

    是一家火锅店,里面桌椅板凳什么都没动,却突然不再营业,门窗贴上了“出租转让”的字样。

    俗话说“有同行没同利。”

    京大南门外的商业一条街,客源众多,各种生意都很火爆,店面房几乎没有闲置的时候,哪间房空了,很快就会有人租下来,用不了多久便会挂上新的招牌开张营业。但总会有经营不善或其它原因,干不了多久便不得不关门歇业的经营者,有的转让,有的干脆一声不响地在某个夜晚,将东西打包拉走,不知所踪。

    成功和失败,在南街不断上演。

    繁华的背后,也就充满了欢笑和眼泪……

    每每看到、听到这种事情,都会给胆小的胖子心中那自觉宏伟的开店理想,带来重重一击。

    越打击,越害怕,却越倔强!

    就像当年蹬着三轮车捡收废品奔波操劳,手上经常磨出水泡,蹭破皮,疼痛、出血,然后结渍,养好,最终化作结实和代表着成就、成长的厚厚老茧。

    那家转让出租的火锅店,总面积大约一百二十多平米。

    南街店面房的租赁价格,温朔早已打听过以火锅店的位置来看,至少每平米每年要六百元,也就是说,如果想租下来这处店面房,每年仅是租金就得七万二!

    啥都不干,一天都得扔出去二百块……

    这他妈怎么能行?

    凭什么啊?

    胖子坐在湖畔的石头上一个劲儿挠头三年前,他踏进东云第一高中校门,开始垄断校内外的废品捡收生意时,没有如现在这般踌躇,纠结。因为那时候的他,是真正光脚不怕穿鞋的,要做的生意,也是无本的买卖,不用担心赔钱。

    现在……

    还是别做梦了,几十万攥在手里比什么都踏实。

    可梦想,还是要有的。

    万一实现了呢?

    这段时间绞尽脑汁地想法子,每天抽出时间四处跑、四处看寻找商机,温朔心里已然有了一个明确的想法。而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店面房,所以他只能不断地去计划,去设想。如今忽然有了合适的店面房,他才发现,想法在脑海中已经成熟。

    如果成功了,每个月就能有数万乃至十万元的收入!

    也许将来还可以再开第二家,第三家……

    如果现在选择放弃,就等同于将来本应该被自己赚到的一百万、两百万……那么多百万,会让别人赚走胖子觉得血往上涌,戾气横生,豁然起身喘着粗气在心里怒吼:

    “谁他妈敢抢老子的钱?!”

    吼完了,又颓然坐下。

    开多少家店,赚多少个百万,那都是未来的“必然”结果,前提是,得先投入资巨资。

    一百二十多平米的店面,需要投入得比计划中更多。

    四十四万五……

    不够!

    一滴小小的水珠落在了手上,凉意让胖子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看湖面,偶有点点涟漪。

    小雨,将落未落。

    几位女生说说笑笑地从远处走来。

    不知不觉间已然落在后面的女生,手里捧着一本书,戴副一点儿都不时尚的黑框眼镜,额前刘海遮住了眉毛,脸颊白皙,鼻梁挺翘,嘴唇略有些厚,下巴略有点儿圆,几缕长发不知何时悄悄从马尾辫中逃出了头绳的束缚,落在了脸颊旁,于是专注看书的她抬起纤纤素手轻撩发丝,挂在小巧的耳朵后面。

    听得莺莺燕燕的欢声笑语,心事重重的胖子扭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那位女生轻撩发丝的小动作。

    很随意,很自然,很……

    黄芩芷!

    她穿着白色的秋衣,外面套一件浅黄色的针织开衫,蓝色的牛仔铅笔裤,黑面白底的运动鞋。

    没有倾城倾国的娇媚容颜,没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醉人姿色,没有丰-腴轻摇就能荡出大好春-光的身材,偏生有着雪莲的幽静清高,有着荷花亭亭玉立的清雅淡然,有……令人眼前一亮,便觉春风拂面,想要靠近又不舍惊扰了雅致的风姿。

    几位走在前面说笑的女生,察觉到黄芩芷落在了后面,就自然而然地放缓脚步,或者干脆往后走两步。

    于是黄芩芷就处在了她们中间。

    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或者说,大家压根儿就没往这方面想过。

    一切都很自然。

    坐在湖畔石头上的胖子,眼角余光发现几米开外的石头上又有一名男生坐下,便撇撇嘴心生不满:“大爷的,本来老子独坐湖畔观景,一副忧郁先天下的君子士大夫风范,定能引来漂亮女生,未来老婆的注意……这都有人来抢?”

    再一打量,发现正是那位习惯于穿着古人衣衫,大袖翩翩扮出士大夫谦谦君子范儿的学长,捧着一本书却目光深邃神情忧郁地望着湖面,正在先天下之忧而忧!

    不过,为了让略胖的身材显得更有青衫布衣的洒脱君子范儿,他似乎穿得少了些,薄了些?

    在萧萧秋风中,身体幅度不大却频率极快地打颤……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小肚鸡肠略有忿忿且心事重重的胖子,顿时捂着大肚子压抑着笑声坐在石头上直打颤,那位士大夫果然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扭头皱眉道:“你笑什么?”

    “你冷什么?”胖子抹着眼角笑出的泪水,抿着嘴忍住笑,却从鼻腔里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

    “嗯?”学长愣了下。

    “有失风度啊……”胖子充满善意地诚恳提醒,一边用“你懂”的眼神瞥了瞥几位已然走到近前的女生。

    几位女生听到两人简单的对话,再看两人的神情模样,尤其是胖子就差在脸上写明“我们俩想要从你们中间吸引俩”的神情,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便一个个要么掩嘴轻笑,双肩颤抖,要么扭身挽着同伴的胳膊趴在肩头上笑。

    她们都是大一新生,哪儿有不认识胖子的?

    这个坏蛋!

    黄芩芷抱着书婷婷玉立,微微歪头有些好奇地看着胖子:“这个许久未见的家伙……”

    该怎么评价他呢?

    被揭破了小心思的士大夫学长尴尬不已,心生恼恨,愤愤然起身,脸颊通红地拂袖离去:

    “粗鄙野夫,有何资格言风度?!”

    胖子毫不着恼,刚才纯粹是习惯性烦躁忧郁时找个乐子开怀罢了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所以被人骂上一句那也是活该,更何况,士大夫学长骂得还挺斯文。

    粗鄙野夫?

    嘿,真正的粗鄙野夫,日子过得才好呢!

    可惜这位士大夫学长没文化,不懂通过对旧石器时代的考古发现,还处在野蛮时期的人类,每天从洞里钻出来,拎着经过简单制作的木棒大石头做武器,到处打猎找野物吃,有时候还会同类相残,把同类当食物……胖子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述旧石器时代茹毛饮血的人类生活时,就觉得很过瘾,很有代入感。

    那是人过的日子!

    像老子这种体格的,放在旧石器时代,绝对会有一堆堆母的每天屁颠颠儿地跟在身后:

    出洞,回洞,过日子;

    打猎、吃饭,生小孩。

    偶尔在外面看上了哪只母的,又傻乎乎的不肯跟老子回洞,也不用绞尽脑汁想主意,隔三差五去讨好,那多浪费时间和精力?一棒子打倒,扛回洞里就行啦!

    洞房洞房,肯定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文明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他妈的一种倒退……

    但胖子觉得既然生活在了一个文明的时代,就必须具备起码的文明和礼貌,所以赶跑了士大夫学长,他就笑呵呵地扭头向那几只母的,哦不对,是向几位女生招了招手,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扭过头去,感慨叹息着用礼貌和文明代替大棒,浪费时间成功的几率又微乎其微,不是倒退又是什么? 围着兽皮拎着大棒嗷嗷叫唤着要票……给,不给?回洞里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