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177章 真心“朋友”

    “江湖”这个词所代表的社会结构、形式,在温朔看来,实在是太空泛、太不切实际,太……凶险。

    混黑,是江湖;

    商界,是江湖;

    游医郎中、小商小贩、看相算命、捡破烂收废品……都是江湖。

    笼统地说,除了官宦仕途在庙堂,草莽之中为生活而劳碌的人们,皆在江湖中。

    但“江湖”,往往又会被人为地特指某个存在于大的社会中的群体所以,本质上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在茶余饭后的谈资中,翘起二郎腿儿骄傲地得瑟一句“你有你的江湖,我有我的江湖,你拿你的枪,我掂我的勺,你卖你的白-粉,我卖我的馄饨……”

    相较于荆白颇具怂恿蛊惑意味地提及的“玄门江湖”,胖子觉得还是“网吧江湖”更实际,更舒坦,更安全。

    理由很简单,看一下身边社会中的那些所谓“道上”的江湖,再想象下和现实社会“道上”江湖,本质上更为相似的武侠小说中的江湖,就知道江湖何其凶险,江湖何其难混了。

    所以很多时候,胖子一直都无法理解身边很多人无比向往武侠小说中虚构的江湖,崇敬现实社会中的“道上”江湖,快意恩仇,刀光剑影,仗剑走江湖……他觉得那是很傻-逼的心理,而梗着脖子挺起脊梁一头扎进去实打实混江湖的人,更傻-逼。

    比如自己就曾经为了生活,不得不傻-逼地挥着刀子抡着板砖与人对殴……

    比如自己一直以来信奉“能和平解决一定要和平解决,能大事化小就一定要大事化小。”,但为了实现这一点,却又不得不“宁可干掉敌人也一定不能让自己吃亏,为了赚取利益就一定不能吃亏,甚至连保本儿的退让都不行……”

    他妈的!

    多少人睁大了星星眼憧憬着江湖上群英荟萃,却不见群英的成长路上倒下了多少倒霉蛋!

    多少人心潮澎湃地看着群英潇洒风光、豪爽仗义、英雄无敌,却不想他们其实都是靠欺讹压榨普通人从而过上那般“好日子”,做尽了混账事的人渣!

    多少人,羡慕胖子混出了“一哥”的名号,却不知道私下里胖子多少次心有余悸打着哆嗦咬着牙为自己壮胆,绞尽脑汁地筹划盘算着如何减少损失,小心着被人报复,琢磨着怎样规避风险……所以胖子总是会不厌其烦地讲道理,而伶牙俐齿的口才,也是这样练出来的实质上,习惯于讲道理,只是他习惯于每次与人发生冲突时,给自己一点安慰,给自己一点蛮横的勇气罢了。

    这天下午,从银行里把支票上的钱转到自己的存折上,看着三十万存款的数字,温朔心里的那点儿担忧便荡然无存了却而代之的,是一抹狠戾的懊悔。

    要价要的少了。

    当时只顾着对比上次管马有城要的价,却疏忽了两者本质上的不同。

    和马有城那次交易,是随手帮衬一把,连起坛作法都没有,三十万赚得……没有更容易;而这次拿荆白的钱,双方可是斗了法的,还担着与对方结下仇恨的风险。

    还好,荆白似乎不想报复,而是想化干戈为玉帛。

    庆幸的同时,温朔还略有些遗憾荆白应该让邢一强,还有二徒弟、三徒弟陆续前来起坛作法祸害网吧,双方结结实实地斗上几场,然后每场斗法结束,自己都可以从荆白手里狠狠赚一笔钱,次数多了,给他打个折都行……

    当然,胖子不想和荆白斗法。

    没把握。

    如果荆白胆敢无耻地不顾前辈的身份,以大欺小以强欺弱……胖子早想好应对的方法了……

    老子大耳刮子抽他!

    温朔拿着存折回到网吧的同一时间,郭盛华应荆白的邀请,来到了南四环外的贡口停车场,由荆白和停车场总经理陈敏峰陪同,参观考察了停车场的规模、规划和后期经营方向等等,之后便来到了荆白的住所,那一套普普通通的四合院里喝茶。

    “请郭董来参观考察,没别的意思。”荆白很认真地给郭盛华沏上一杯茶,略带些羞愧之色地说道:“这次借钱,确实是急用,手头资金紧张……我担心,你会有一些容易导致误会的想法。这处停车场总投资过千万,目前处在半年免租金的优惠入驻阶段,但足以证明,我是有实力还钱的,这是借条,郭董请收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郭盛华故意板起脸,生气道:“不把我当朋友是吗?”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荆白微笑道:“朋友之间,最忌钱财分不清楚,涉及到借钱,难免会导致被欠一方心里生刺,日积月累就会成为矛盾,伤了感情。”

    郭盛华摆手说道:“你放心,在我这里不可能的。”

    “但我介意。”荆白很认真。

    “你看你……”郭盛华面露难堪其实上午荆白突然找他借钱,说有急用,回头向他解释时,郭盛华心里还真泛起了嘀咕,虽然对于他来讲,三十万算不得什么,但,一分钱也是钱,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但碍于面子,郭盛华并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疑惑,甚至都没有犹豫半分,便极为豪爽地挥笔开了支票。

    而现在,他为自己那一点点的怀疑和不满,感到羞愧万分,自责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荆白淡然道:“当然,你我是朋友,我不能太见外,所以这笔钱无论是用半年还是一年,还钱的时候,我可是不会支付利息的……那,把借条收起来吧。”

    “你要这么说的话……”郭盛华把借条又给荆白推了回去,瞪着眼严肃地说道:“那你帮我的公司看风水,规划布局,我心里还一直过意不去呢。怎么?只准许我欠你的人情,不许你欠我的人情?老荆啊,你这小算盘打得可够精明的。行啦,这笔钱就当是我支付给你的酬劳……哎,什么话都不要说了,咱俩先两清了。”

    “这……”荆白一时无语,神情尴尬。

    郭盛华乐道:“看看,你心里也不舒坦了吧?所以说嘛,既然是兄弟,就不能太见外,谈钱多伤感情啊。这次,依着你的意思,算咱俩亲兄弟明算账,谁也不欠谁的,才能继续好好做兄弟,以后谁也不用难堪,行不行?”

    “好吧。”荆白无奈地苦笑着答应。

    “话又说回来。”郭盛华颇有些感慨地说道:“其实我老郭也倍儿讲究这些东西,今天就冲你之前的态度……你是不知道,我这心里有多痛快,多高兴!”

    荆白诧异道:“怎么了?”

    “你是真君子啊!”郭盛华竖了竖大拇指:“我老郭有幸,能结交到你这样的真朋友,唉。”

    荆白恍然大悟,点点头感慨道:“朋友可以有很多,但人这一生最难的,便是结交到值得交心的朋友友……每每想起自己诚心诚意地付出,却被朋友误解,唉。”

    郭盛华看荆白面露伤感,便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你和马有城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不提了,唉。”荆白再叹口气。

    “老荆,当我是朋友,就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憋在心里多难受啊。”郭盛华掏出烟来递过去一颗,给自己也点上,道:“实在不行,我去帮你和马有城说和说和,既然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还有什么不能化解的误会?”

    荆白犹豫一番后,苦笑道:“好吧……本来这种事情,是不便说与旁人听的,但,你老郭不把我当外人,我也不能对你有所隐瞒。其实,和马有城这次的误会,错在我,一味地为朋友着想,担心他有所忌惮、害怕,才没有把一些实际情况提前告诉他。”

    喝下一杯茶,长叹一口气,荆白不急不缓地将他和马有城之间的误会,陈述给郭盛华听。

    九分真,一分瞒。

    足矣!

    在荆白的讲述中,他担心马有城忌惮三足鼎的镇压副作用,从而不去借助三足鼎来增长个人气运,因此,荆白没有把副作用告知马有城,而是凭借自己的风水玄法,无私地为马有城压制三足鼎的副作用,使得当初正在走背运的马有城,借助三足鼎的威势,扭转颓势,时运大转,短短几年时间,便问鼎古玩界。

    最关键的是,荆白是无偿帮助马有城的!

    这一点,哪怕郭盛华亲自去马有城那里求证,得到的答案也和荆白所述基本相同。

    原因很简单,如马有城这样的人物,虽然不至于再追求什么虚荣的面子,但类似于和荆白之间的“隐形”交易,若非当初真人温朔一语道破天机,马有城纵然明白了怎么回事,也断然不会对旁人说起首先,他不想被人笑话入了局中了千;其次,这是所谓的江湖规矩,亦是道理,他不能破了规矩,坏了道理。

    听完荆白的讲述,郭盛华忍不住长吁短叹,并且很直接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换做我是马有城,也会误会的,唉。”

    “是啊。”荆白也很坦率。

    “哎对了,他……后来是怎么知道的?”郭盛华诧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