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202章 多功能“小气”

    急忙把肩包拿过来,从里面翻找出宁心护身符、引煞符、镇煞符、驱煞雷符各一张。

    他先诵咒将宁心护身符贴在了林波的额头上有之前自己以气机制林波穴道安其心神,昏其意识,现在又有宁心护身符作用,可以让林波睡得更沉,很难被吵醒。

    接下来,温朔把引煞符、镇煞符各一张,放置在林波头部的左右两侧,又轻轻掰开林波的嘴,将折叠好的驱煞雷符,小心塞进了林波的嘴里,让他含-住。

    咬破右手食指尖,在林波左耳边放置的引煞符上,轻轻勾画阴阳,点五行之斑。

    一般情况下,拔除蛊毒有两种方法:

    其一,引蛊出体,封禁蛊毒,再以火烧之;

    其二,以势不可挡之威,迅速击杀!

    各有优势。

    第一种较麻烦,需要在起坛作法前做好充分的准备,优点是安全性较高,对受害者没有副作用,作法者遭受反噬的风险性也可以控制到最低,成功率也相当高;

    第二种方法,速度快,立竿见影,但对于受害者来讲,必然会承受一定幅度的玄法伤害,这就好像在体内动手术似的,开膛破肚取毒瘤,手术成功了,人也会元气大伤。

    至于副作用伤害的大或者小,完全取决于准备是否充分、作法玄士的修为高低、经验丰富与否、心态如何……

    而林波这种情况,虽然蛊毒下的不重,下蛊的玄士明显没打算要他的命,但,蛊毒的侵伐速度太快,事发又如此突然,所以,如果想要完全确保林波不会留下蛊毒发作的后遗症,就必须采用第二种方法,以最快速度拔除蛊毒。

    问题是,所有的玄士,都不可能未雨绸缪到每天随身携带着各种各样早已准备好的符箓,因为这类玄法害人或者邪孽异物害人的事情,不可能经常遇到,带着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符箓在身上,实在是多此一举,还容易被人发现、怀疑。

    更何况,符箓一般都有固定的时效性,时间长了其玄法效能也会在大自然的缓慢渗透侵蚀下失效。

    温朔随身携带的这些符箓,还是上次未雨绸缪防备窥伺网吧的不知名玄士时,书符多张,结果那天晚上只用了一张符箓,辅助自己感应分析了邢一强的风水玄法波动,剩下的这些符箓,就一直放在肩包的暗兜里,以备不时之需。

    严格来讲,引煞符、镇煞符、驱煞雷符,其实并不适合用来拔除蛊毒。尤其是需要迅速击杀蛊毒时,最好应该以“巽木周祭符”、“坎雷净水符”、“四象金水符”、“五雷驱煞符”布下“诛妖法阵”,以法阵之威入受害者体内先控制住蛊毒,随即,作法五雷驱煞,将蛊毒的恶性瞬间摧垮,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借助“诛妖法阵”将蛊毒强行拔出体外,再进行净化消灭。

    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减轻作法的副作用。

    可这不是没有准备,也来不及准备嘛,老话说“能拔脓就是好膏药”,有,总比没有强吧?

    而且,温朔手里虽然没有可以长效性、多功能的法器,但他有一个比很多高品法器更好使的宝贝小气!

    长时间以来的调教,小气现在的灵性越来越足。

    虽然还做不到清晰准确明悟主人的所有吩咐,但,至少被打得……调教得在吃饭方面听话多了,让它吃才敢吃,没有明确下达的指示,绝对不敢吃,而且,让它吃的时候,也不敢不吃。

    假如没有小气的存在,温朔现在只能再以护身辟邪符,去尽可能拖住蛊毒对林波的侵害,然后抓紧时间赶紧回去书符,为起坛作法做好充分准备。因为,他绝不敢在没有足够把握的情况下,悍然作法击杀处在林波脑海中的蛊毒,那样的话,稍有差池就会要了林波的命。而且,温朔更不会冒险草草地起坛作法,把蛊毒引出来击杀,因为蛊毒最怕自然阴阳五行之势,一旦出体,就会疯了一样寻找新的宿体,而身在旁边的温朔,必然是首选目标。

    太危险了!

    可是,侵伐性如此强烈的蛊毒,有过一次护身辟邪符震慑的影响之后,蛊毒很可能不再理会这种不会给它带来实质伤害的东西,转而愈加暴戾地去侵伐林波的思维意识。

    这,是此类蛊毒的特性。

    一旦出现上述状况,也许还没等温朔做好准备,蛊毒就已然完成了其既定的侵害,与宿体意识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永久性的后遗症。

    温朔把玉佩摘下来,放到了“引煞符”上,然后小心翼翼,警惕心十足地往后退了三步,默念法咒,心法流转,左手掐决在胸前,右手掐决置于左手背上。

    气机透体而出,直达玉佩法阵和引煞符上。

    之后,引煞符开始缓缓燃烧诡异的燃烧,火势属阴,不会伤及林波的发肤,不会波及哪怕紧贴着的床单布料。

    阵阵肉眼难见的气息波动,袅袅环绕,覆盖了林波的脸颊、头颅。

    温朔能清晰地感应到,林波头颅中的蛊毒,开始出现了躁动的迹象,受生机气血,以及小气那种独特的阴煞气机所吸引,蛊毒想要从七窍中探出,但林波双目处在阖闭状态,右耳边有镇煞符之威,嘴里的五雷驱煞符更是让蛊毒不敢接近口鼻,只得从左耳中悄然探出一缕,试探一番后,迅疾钻入了引煞符中,随即开始伸张着它的触角,将玉佩包容,借着引煞符上的气血补充,一气钻入了玉佩。

    在小气感应到入侵,骤然发飙,而蛊毒也反应极快地迅速想要退出的霎那间,温朔掐决诵咒,作五雷驱煞之法,但见林波口中符箓、右耳旁的符箓,全部爆出一团火光,旋即燃尽。

    一股罡猛无比的玄法之力,环绕包裹在了玉佩上,配合玉佩上本就有的法阵,两符接阴阳能封煞,符法助法阵,困妖。

    温朔向小气下达了开饭的指令。

    小气毫不迟疑地扑向了伤人可以,但在邪孽异物,在所有蛊毒中都显得极为弱小的那点儿蛊毒,被封在玉佩法阵之中,又遭受成了精的小气扑食,蛊毒放佛躲藏在石头下的蜈蚣群,当石头掀开时,立刻四散逃命,却只能附着在玉佩的法阵上狂躁绝望地挣扎,被小气扑上去,如饕餮般大饱口福多久没有吞噬过真正的阴邪之物了?

    引出蛊毒耗时十几分钟,而将蛊毒封入玉佩法阵中,小气上去疯狂扑食,仅仅用了二十几秒。

    温朔缓缓收功,将玉佩拿起来,戴在了脖子上。

    察觉到终于能换换口味,大饱口福的小气,活跃度相当之高,温朔当即渡入一缕气机,将小气一顿暴打!

    直到小气乖乖地缩成了一个点,不敢动弹分毫,温朔这才舒展着胳膊腿儿,走到床边仰面躺成了一个大字,双手枕在头下,睁大眼看着白净的房顶,心里忿忿地想着:

    “是谁,想害老子的朋友?!”

    “谁他妈,胆敢毁老子的聚宝盆?!”

    温朔首先想到的,自然是付明兰,因为林波这类基本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性格又老实,从不会主动惹事生非,遇到不公不法等不愿看的事,甚至是伤及到自己,他多半也会选择忍让,和他有过节、有仇恨的人,可以说,屈指可数!

    而付明兰,恰恰是今天刚被林波和刘石两人挤兑得丢了颜面。付明兰那是什么性格?据谈合作意向之前林波的讲述,此女单身多年,工作能力很强,而且作风硬朗不输男性,惯于颐指气使……所以,付明兰这种单身至今的女强人,自负傲慢惯了,遇到这般当众打击,八成会施展浑身解数,不死不休地撒泼。

    问题是,这种事儿没有真凭实据,温朔也没有宁错杀不放过的变态狠毒性格!

    除了付明兰,王汉新也有可能……

    而且,可能性更大!

    因为王汉新和郭盛华关系不错,而郭盛华,现在是风水大师荆白手里的凯子如果王汉新通过郭盛华,知道了荆白玄士的身份,再不惜代价地花大价钱聘请荆白,或者荆白的某个徒弟来给林波下蛊的话,温朔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因为,王汉新对林波,乃至对他温朔、对蝎子张坚,都极为痛恨,在针对林波的报复行为中,几次没能得逞还吃了憋,以他的为人品行,做得出不择手段报复的事情来。

    再者,上次荆白的大徒弟被暴打一顿,荆白还赔上了三十万元钱,难道他就真的甘心认栽,没点儿别的小心思?

    这种人言而无信,上次就把老子的身份给卖了!

    温朔咬牙切齿:“他妈的,出卖老子的事情还没找他算账呢!所以这次,甭管是不是荆白干的,都得找他点儿麻烦!”

    天刚蒙蒙亮。

    盘膝打坐休眠几个小时的温朔,早已养成的生物钟把他唤醒,看了看旁边床铺上,醉酒后又受蛊毒侵害,精神极度疲累劳乏的林波,蛊毒被除,睡得极为香甜。

    温朔起身背上肩包,到医院外面的公用电话亭,拨通了荆白的手机:“荆先生你好,我是温朔,昨天晚上,我的朋友被人下了蛊,这笔帐,我打算先记到你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