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216章 吃了“大亏”的胖子

    “老王,咱们可是老关系了!回头,我还得从你那儿弄一批桌椅呢,你自己看着办!”胖子一边拉关系,一边用威胁的眼神瞪视佝偻着身子,使劲嘬着无过滤嘴香烟的老王。

    “中,中,俺先看看,不能少给你……”老王憨憨地点着头往里面走,时不时停下来检查一下桌子和沙发。

    胖子一副占了大便宜的模样,得意地斜睨着俞静雅和姚文清两人。

    “温老板。”俞静雅愈发没信心了,她上前两步说道:“这位王老板既然人已经来了,不如……”

    “你想反悔?”胖子瞪眼打断了俞静雅的话。

    “怎么说话呢?”俞静雅白了他一眼,道:“咱们刚才不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嘛……”

    胖子立刻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肉肉的腮帮子几乎都要甩到耳朵上了,道:“一口唾沫一颗钉,刚才咱们可是红口白牙,你们不能不认账,我把人找来了,你们不能过河拆桥!”

    “好了好了,先听听那位王师傅怎么说吧。”姚文清微笑着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俞静雅恨得咬牙切齿。

    她恨不得现在马上反悔,然后把那个收二手家具的王师傅,以及胖子,全部赶走!

    既然心里有了价,找别的二手家具收购商也行啊!

    再说了,这死胖子的德行,太招人恨了!

    可是当面反悔这种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更何况,又是她和姚文清两人的买卖,她一个人站出来唱白脸,算什么事儿啊?况且,她心里其实一直都有所怀疑,让这些收二手家具的,说白了,其实就是收破烂的升级商,高价收走这些家具……

    能出过万的价格?

    俞静雅和姚文清打心眼儿里不信,生活在京城的她们都知道,很多居民小区换家具的时候,一般都是让那些收二手家具的人,直接把家具弄走就行了,最多也就管人家要几十块,好的家具要上几百块撑死了,甚至有的你如果要钱,人家直接走人!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老王头随意转了一圈,重新点上一颗烟,走了回来。

    温朔赶紧迎上去:“老王,怎么样?”

    “嗯,东西还凑合。”老王喷吐着烟雾,有板有眼地掰着手指头说道:“那,咱是老客户了,俺老王也不跟你说虚的,也不赚你钱啦,你给一千块钱,俺找几个人自己人把东西拆了弄走,保证把屋里给你收拾得干干净净。”

    “啥?”温朔一愣。

    俞静雅和姚文清也相互对视一眼。

    “一千块钱,真不多呀!”老王赶紧解释道:“你看看店里这些家具,不好拆,拆了就容易坏,回去还得修,还有墙上、那些柜子,拆下来都是些木头板子,不值钱啦,还不少费劲……兄弟,咱俩合作好几次了,俺知道你那嘴皮子利索,会还价,可你不能让俺赔钱,你说,是这个理儿不?”

    “老王,你可看清楚啦!”温朔又气又吓,打着哆嗦摸着旁边的沙发靠背,道:“这可都是高档货,这店当初装修一共下来花了好几十万啊?!”

    “啥高档货!”老王鄙夷道:“俺老王干了多少年,走不了眼,那时候装修买新的肯定不少花钱,可这旧了,又是用了好几年的,不值那么多钱。”

    俞静雅和姚文清,站在旁边已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死胖子!

    看你还能得意到几时?!

    察觉到两位女老板的神情,胖子愈发恼火憋屈了,瞪着眼气呼呼地说道:“哎我说老王,你再这样我可找别人啦!”

    “别生气别生气,要不这样!”老王认认真真地说道:“俺只管把这些桌子、沙发都弄走,给你一千块钱,中不中?但是其它的,俺就不管啦!”

    “扯淡!”温朔怒了。

    “那你说个价!”老王赶紧说道。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温朔整个人都有些懵圈的样子,他能向人家老王要多少钱?于是,胖子腆着脸露出讨好的笑容,看向了俞静雅和姚文清。

    两人扭身打量着房顶,不去看胖子。

    “俞姐,二位姐姐……”胖子凑过去,讪笑着说道:“你们看,我没骗你们把,这些东西不值那么多!那,兄弟我大方点儿,这拆除清理费我出了,我再额外给你们一千块,行不行?”

    “温朔,红口白牙啊!”俞静雅斜睨着她,晃着窈窕丰满的身体说道。

    “哎,这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嘛。”姚文清抿嘴笑着。

    胖子苦着脸尴尬道:“二位姐姐,咱们,咱们刚才也就那么随口一说,是吧?这店,我不接了,这总行吧?您二位高抬贵手,咱别当真,别当真好不好?”

    “哎我说温朔,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刚才我给你机会,你还瞪眼训斥我呢。”

    “就是,你还不让静雅反悔,那气势汹汹的模样,要吃人似的……”

    “温大老板,你不会为了这点儿钱,落个言而无信的名声吧?”

    “让我们两个小女子,瞧不起哟!”

    ……

    温朔抹了把汗水,似乎已经明白了这亏,自己无论如何吃定了,只得一咬牙一跺脚,扭头虎视眈眈着老王头,呲牙咧嘴恶狠狠地说道:“老王,你这不是拿我开涮吗?大爷的,我可是刚花了一万多买下来的啊!你让我赔血本啊?!”

    “一万多?”老王咧嘴露出一口黄牙,讪笑道:“你可别糊弄俺老王了,你这么精的人,咋能办那么蠢的事儿!”

    “蠢?”温朔拳头都攥紧了。

    姚文清和俞静雅笑得花枝乱颤,扶着沙发弯下了腰。

    温朔趁机冲老王竖了竖大拇指,继而像只受了伤的老狼般,在老王面前来回踱步转磨着,挥着胳膊说道:“这次我就是犯蠢了,娘的,你自己看着办,反正不能让我赔大了,否则我找别人去。”

    老王苦着脸蹲下去,使劲嘬了几口烟之后,唉声叹气地说道:“你不想赔钱,可也不能让俺赔钱啊,这样,俺老王最多,给你五百块钱,俺帮着你拆干净咯!”

    “放屁!”温朔怒道:“最少两千!”

    “那你找别人去吧,俺又不傻!”老王也生气了,起身就往外走去。

    “哎哎,别啊!”温朔慌了神儿,赶紧伸手拦住老王,讪笑道:“一千五!”

    “七百!”

    “一千三!”

    “八百!”

    “一千,不行拉倒!”温朔似乎心情极差,挥手不想谈了。

    老王犹豫了半天,唉声叹气地往外走去,一边说道:“中吧,俺认了!俺明天带人过来拆,可咱得说清楚咯,俺讲情面,豁出去赔钱也认栽,你以后得照顾俺的生意!”

    “没问题没问题!”温朔眉开眼笑地送老王走了出去,然后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没回头就往对面自己的网吧走去。

    “温朔!”

    “温老板!”

    俞静雅和姚文清同时开口唤道:“咱们还没说完呢,别走啊,什么时候给钱啊?”

    温朔怔住,扭头一脸忿忿地说道:“我去找黄芩芷商量一下。”

    “别啊,那也得先把这一万块钱给我们啊。”

    “万一黄芩芷不同意,你又不敢说什么,到时候,我们可怎么办啊?”

    温朔怒了,瞪着眼大步走了回来,气冲冲地说道:“走走走,现在就去管理处签合同!我这就去取钱!”

    “好啊!”俞静雅眉开眼笑地说道,拿了包就往外走。

    “两万二的房租,加上这一万,总攻才三万两千元,温老板还用去银行取钱啊?你们网吧就有吧。”姚文清说道:“实在没有,先从网吧拿一万也行。”

    温朔瞪眼挥着胳膊吼道:“我温朔有一说一,别说三万两万,三十万五十万也拿得出来!”

    “好好好,我们没别的意思,走吧走吧。”俞静雅上前挽住了温朔的胳膊,搂在自己柔软的怀中,拽着往外走去,一边扭头向姚文清使了个眼色。

    姚文清心下畅快无比,乐滋滋地跟了出去。

    正在修建的西北五环路外,到处都是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刚刚拆除的村落,还未拆除的村落、厂房等等,城市正在以一种残酷而又欣欣向荣的姿态高速扩大着钢筋水泥的身躯。

    在几家企业、两个村落之间,路旁有一个由一排排简易房组成的旧货市场。

    傍晚。

    旧货市场外的一家小饭店里。

    温朔和老王相对而坐,桌上摆着三个硬菜,一瓶白酒,两人边吃边喝边聊。

    “老王,你少跟我诉苦,咱还是有一说一吧。”温朔拿着一根鸡腿啃得满嘴流油,一边端着杯子喝下一大口酒,挑着眉毛道:“我也不要你分钱了,回头给我弄八十套桌椅,质量不要太好,但不能比以前那些次……怎么样?”

    “咦,那可不中!”老王瞪眼说道:“八十套,那是多少钱啦?一万五千多啦!你抢钱啊?!”

    “我靠,就冲今天你看那店里的东西,不值三万块?”

    “值个屁,你当那都是实木家具、真皮的啊?”

    “不是吗?”

    “当然不是!最多值几千块,再算上俺们拆卸装运的人工钱,回来还得修,翻新,你说,能有多少钱吧?”

    “利索点,说个数。”

    “两千!”

    “明儿你别去了!”

    “三千!”

    “甭蒙我!四千块,少一个大字儿都不成,外带送我十套桌椅……”

    “哎我说小子……”

    “老王,你可得想清楚咯,我这网吧开起来,可是没完啊,一年之内,至少得再起来四五家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