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263章 寻常物有非凡效

    听完这位警察的讲述,大家都唏嘘不已,却也没有太过害怕。

    因为,哪怕是一位警察向大家讲述的事件,那也是道听途说罢了,最后依旧没有为这起案件定性尸体没找到,那几个说见了鬼的人,搞不好就是杀人嫌犯呢。

    再说了,守王乡与墓区这边还隔着一座大山,就算真有那邪行的东西,还能跑到这边儿来捣乱?

    就算能跑过来,这都过去好些天了……

    不也没什么事儿嘛。

    闲聊中,已然有工作组在村里雇佣的妇女,把做好的饭菜送了过来。

    一伙人围着简易房里的圆桌,一边吃一边聊守着考古现场的工作虽然枯燥乏味,却也清闲。毕竟,这世上胆大包天,敢于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去古墓中偷盗的贼子,是少有的。

    饭后,大家一个个懒洋洋的,有的干脆回自己屋内躺到简易床上眯觉。

    温朔和杨景斌,再次去了古墓区。

    站在小山包的顶端,温朔俯瞰着周边的地形地貌,双眉紧皱,神情严肃。

    杨景斌站在旁边,轻声给他讲述着这座古墓的大致情况。

    此处古墓的砖石结构极为严谨,通往深处墓室的墓道,以条状巨石塞入堵死,每条巨石重达六七吨,当初下葬之后,也是为了防止盗墓贼的光顾才这么做的。

    但,这位列侯墓,还是被盗挖过。

    盗墓贼从正面的墓道无法进入,便直接从上方,侧方勘探之后,打洞钻进墓室盗窃随葬品。

    考古工作组在这座古墓的周边,已经先后发现了四处盗洞。

    前期的发掘工作,也是按照盗洞的位置,进行了小心翼翼的发掘勘探,从而更清楚地判断出墓室的内部结构,为下一步对主墓室的发掘考古工作,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所以换个思维角度看的话,又不得不承认,顶尖的盗墓贼,凭借其掌握的风水玄学知识,对古代墓葬的结构了解,分析、查找等等,各方面甚至比专业的考古人员都更专业。

    比如上个月,京城西山知名的国家公墓附近,就有村民举报发现盗墓者,从而发现了一座大型的汉代古墓。

    事实上,由于京城历史以来其地理位置和政治军事中心的缘故,谁都能想象到,京城周边除了为世人所熟知的帝王陵寝之外,肯定还有很多古代墓葬。所以建国前后,一代又一代考古学家们,就不断地对周边进行考察,寻找发掘。

    既然有国家的支持,考古工作人员肯定拥有各种最高科技的探测仪器,而且考古专家中也多有了解风水墓葬知识的人,但就在国家公墓的附近,寻找、探测过多少次,愣是没发现那座埋藏于地下并不深的古墓,平时还经常有百姓到那座山上遛弯儿……

    而那两位盗墓者是怎么发现的呢?

    很简单!

    他们到附近的山上转悠,然后手搭凉棚随意地看了看周边的山势地理环境,然后就判断,那座山下某个位置,肯定有大墓!

    然后,哥俩儿就开始动手偷偷摸摸地挖。

    也活该这颇为有才的老哥俩倒霉,小心翼翼挖了半个多月,盗洞距离打通墓室已经不到两尺远了,却被清晨路过遛弯儿的村民发现,报警,哥俩儿从盗洞里出来歇息时,警察站在边上等着呢。

    “所以,我打算更深入地学习研究阴阳五行、风水玄学。”杨景斌神情认真地说道。

    “这东西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会复杂到终其一生都无法悟出其中的门道,其实,主要还是一个悟字,说不清,道不明……同样的基础知识,同样的师父,有人就可以成为一代宗师,有的,则一事无成,唉。”温朔叹了口气,和杨景斌一起来到了古墓西侧一处乱世嶙峋的地方,在繁茂的植被和乱石下方,有一个被考古人员清理、扩大过洞口的盗洞,即便如此,洞口也只有不到一米的直径,盗洞内部的直径更为狭窄,一个人想要进去,只能爬行。

    “尸煞就是从这儿爬进去的。”温朔肯定地说道。

    “我还是很难理解这类东西的存在。”杨景斌神情苦涩,叹道:“太不现实了。”

    “所以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避开下面那些人的视线。”温朔捏了捏额头,苦笑道:“我可不想失去自由身……”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举目四顾,寻找着合适的地方。

    几分钟后,温朔带着杨景斌一起从西侧下山,沿着下方的河流往西走了大概有一里多地,来到了河流的转弯处。

    温朔掐决诵咒,气机流转,在河边开垦的农田中走动着。

    深秋时节,农田里的庄稼早已收割完毕,只余下了翻过的土地,整齐笔直的田垄,还有河边和狭窄的小土路两侧长着的一些草木,还在茁壮而不甘地迎着秋意生长。

    温朔没有风水玄师的罗盘,事实上,即便是有罗盘他也不会用。

    所以,只能凭借气机对周边天地自然五行灵气状态的感应,加以分析之后,再按照己身所修玄法,去做定位。

    大概用了半个多小时吧,温朔站在了一处废弃的水台旁。

    是那种以前乡下使用,用以灌溉的水台,呈凹形,水流入凹,两侧有高台,各站一个人,拉绳拴着一个金属制的舀子,然后有节奏地从水中舀水上来,灌入台子上面的小蓄水池,水循着垄道流入农田里,一舀一舀,极为耗时耗力。

    如今随着现代化的发展,这种工具便渐渐消失。

    温朔对此还有印象,小时候去大姨家串亲戚还颇为感兴趣,出于玩耍的心理和表哥一起干这种活儿。

    现在,他蹲在水台边缘的站位上,仔细打量,感应、思忖一番,摆手示意杨景斌把装有那些零碎物事的两个塑料袋拿过来,然后,温朔从中取出大蒜,和杨景斌一起剥出十八瓣蒜,沿着凹形的水台,分别在两侧和中间各摁入泥土或者砖缝中六瓣。

    剩余的大蒜,温朔也不再剥,一股脑投入了水台中间的水中。

    水很浅,只有大概半米深左右,清可见底,还有些小小的鱼苗儿游来游去的影子。

    温朔有取出公鸡血,在碗里和糯米搅拌均匀。

    沿着水台边沿,均匀地洒下拌了鸡血的糯米,再用大碗从旁边的田里取土,散落覆盖在糯米上,一直用了六大碗土,才算是把这些糯米掩盖好,又不会太厚。

    随后,温朔咬破食指,滴血和辰砂、墨汁、公鸡血,就在水台旁一小块水泥板上,书符三十六张。继而站在台阶旁,烧符布阵,先投符引落入,布“太阴坤法阵”,再烧符于台边上,布“太阴乾法阵”两法阵一天一地,尽皆大属性为阴,却又有阴和少-阴的区别。

    而乾坤本就有阴阳之分,再有法阵效应相持,至阴则生阳。

    如此,便能将至阴,却阴火旺盛的尸煞困住,并以法阵和天地之威炼化灵性和生机、躯体,逼出其煞气和阴邪之气煞气和阴邪之气缺少了躯体的保护,没有了灵性和生机的养化,在空旷的大自然中,很快就会被天地吞噬化解。

    当然,温朔是不会让天地把煞气和阴邪之气吞噬化解的。

    布置完毕,温朔又拿砖,在水泥板上把一块一块的生姜拍碎,还使劲碾几下,尽量让其碎得彻底,然后飞快地捧起来弄到大碗中,最后把大把大把的姜末,分别放在两个碗中,从小河里盛水泡出姜汁,让杨景斌端着一碗跟随在侧,自己用左手端着一碗循原路往外走,一边用右手掐决,默念着法咒,不时地用右手五指到碗里沾上姜汁,然后弹出滴滴姜汁落地,是为引路。

    用完一碗姜汁,便从杨景斌手里取过来另一碗,再继续撒姜汁。

    阴邪之气、宵小鬼物恶姜,但邪孽异物,皆喜生姜药性。

    以玄法撒姜汁,能在十二个时辰之内,令姜汁药效与周边天地五行相参,从而增强姜汁的药效和味儿。而之所以从现在开始就撒下姜汁,目的就是要让深藏于古墓之中的尸煞,早早地嗅到姜汁,本性受诱惑,又惧怕外界天地自然的威慑,煎熬难耐。

    待到夜半子时,阴阳交替,最适宜尸煞外出时,它就会按捺不住,冲出古墓去寻找姜汁的由来。

    待其冲出古墓时,却只能嗅到姜汁药效,无法吞噬姜汁,就会循着姜汁的味道,沿路寻找。

    直到,进入温朔提前布好的法阵所在。

    那时候,才是最为关键的时刻,法阵运转过早,就会惊走了尸煞,以寻常人想要阻拦尸煞……温朔觉得,自己这二百多斤,分分钟就会交代在这里。

    而启动法阵运转稍微晚一些,两组法阵的功效不能完美配合,就会导致尸煞冲破法阵,虽然也会给予尸煞致命的伤害,但,无法完整地获得它的煞气和阴邪之气,同时,处在附近的任何生物,包括英俊白净的胖子,都成为遭受重创垂死疯狂时的尸煞,重点攻击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