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272章 放权

    清晨,天刚蒙蒙亮。

    已然完成了例行晨练的温朔,迈步来到朔远快餐店的时候,天空中还在飘着零星的碎雪,房屋和街道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而快餐店的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

    将近一个月没在京城,快餐店的生意如他所期望的那般,火爆至极,而因为每天的制作、售卖量是有限的,所以每天早晨、中午的营业时间,最多只持续一个小时就会完成,然后只能关门停售。这还是考虑到中午的的销售,早晨需要预留出一部分食材,否则的话,按照詹东和郑云红所说,仅是早晨延长半个小时,就能把每天的定量快餐售完……对于他们两口子来讲,一点儿都不辛苦。

    于是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每天过于清闲,两口子每天和李琴闲聊时,都希望能把每天的限售量提升一倍。

    他们卯足了劲儿,想为温朔和李琴母子二人多挣钱,以报恩情。

    看着生意如此火爆,李琴当然也乐意把限售量提升上去,可是儿子没在京城,她又不敢自己做主,生怕因为自己贪小便宜,从而坏了儿子的大计。

    这,是黄芩芷私下和她谈话时提醒过的,温朔做出这般限售量的决定,是为了确保朔远的品牌、名誉!

    如果因为生意好,就赶紧把限售量提上去,会给顾客的心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李琴搞不明白,但换位思考,也确实觉得心里的滋味儿不大好。

    具体怎么不好,她更说不清道不明了。

    可是看着似乎送到手边的钱不挣,詹东和郑云红领着工资又过得如此轻松,李琴就觉得吃亏,也愧对儿子和儿媳!

    毕竟,自己领着最高的工资,替儿子和儿媳打理这家快餐店啊!网吧现在正是高速发展的时期,还一直处于资金短缺的状态,自己却不能为儿子儿媳多挣钱……

    此时店铺里正忙,温朔也就没过去添乱,转而又到几家网吧门口转了一圈。

    如今,只有六号店还未开张,其它六家分店都已经正式营业了。

    昨天傍晚回到京大,他先回公寓看过母亲,吃了晚饭后,就匆匆到三号分店黄芩芷的办公室里,查看了这段时间的网吧营业状况。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七号、五号店先后开张,而在这之前,四号店也是刚刚开张,三百台电脑的增量过多,所以朔远网吧的爆满现象暂时被缓解了,但很明显,还是无法跟上网民数量的增速。

    温朔离开京城还不到一个月,朔远网吧的总营业额就突破了六十万!除去一应支出,净利润也有四十五万了!

    也就是说,朔远网吧目前每天进账能达到两万五千元左右。

    朔远快餐店每天的营业额,雷打不动四千三百元,除去食材、包装、工资、房租等等一应的开支,快餐店每天能为朔远网吧带来的净收入,差不多有三千元!

    再有一个多月,就能还清朔远软件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钱了。

    断断续续下了一夜的雪,终于停了。

    每个网吧里值夜班的员工,因为胖子老板到网吧里转悠了一圈,也知道胖子老板有晨练后在街上转悠的习惯,所以此时都很勤快地拿了笤帚和铲子出来,清理门前厚厚的积雪。

    温朔站在三号店的门外,望着南街上的商户们纷纷出来轻扫门前积雪,南街管理处的清洁工们,也似乎早就在等待着雪停,此刻也都来到南街上打扫清理。

    自去年赴京求学至今,不足一年半。

    已然有了七家网吧,一家软件公司……

    温朔盘算着,每个月自己能拿到的基本工资,分别经过一次的涨工资之后,如今加起来也有三千元了。

    “嘿,朔哥,这么早啊?”张坚裹着一件黑色长款的羽绒服,从四号分店那边小跑着过来,因为积雪路滑的缘故,还踉跄着差点儿摔倒在地,脸上却挂着许久不见的激动神情。

    “你值夜班了?”温朔皱了皱眉。

    “女朋友请假回老家了,我自己回去也没啥意思,干脆就住在网吧这边儿。”张坚掏出烟来递给温朔一颗,自己也点上一支,喷吐出烟雾说道:“再说了,最近你没在京城,我得盯住网吧这边儿……咱们生意做得越大,就越得防范着有人使坏。”

    温朔点点头,拍着张坚的肩膀说道:“昨晚上芩芷对我说了,你最近表现不错,把兄弟们训得很好。唔,我和芩芷商量了,从下个月开始,工资涨到两千块吧。”

    “不,不用,这就挺好了。”张坚赶紧说道。

    “给你涨工资,是要往你肩膀上加担子了。”温朔笑道:“网吧这块儿以后招聘员工、上班时间的安排,就全部交给你了,好好干,别乱了套。”

    张坚立刻神情严肃地点头道:“放心吧朔哥!”

    说话间,穿着羽绒服的黄芩芷从小南门那边走了过来,温朔微笑着朝黄芩芷招了招手,扭头看到朔远快餐店那边已经停了,几位没能买到早餐的顾客或忿忿着,或无奈地离开。

    “正好,一起到咱们店里吃早饭。”温朔又拍了拍张坚的肩膀,对走过来的黄芩芷道:“芩芷,还没吃饭吧?”

    “嗯。”

    “走,一起吃吧。”温朔伸手很自然地拉住了黄芩芷的手,往快餐店走去。

    张坚咧嘴憨憨地跟在旁边,道:“我就不去了,再睡个回笼觉。”

    “睡个屁!”温朔抬脚踢了他一下,也知道蝎子这是有眼力介,不想当灯泡,便笑骂道:“别让你揽下点儿职责,就天天用鼻孔看人,喏,和大家一起扫雪去!”

    “得嘞!”张坚乐呵呵地小跑着离开。

    温朔和黄芩芷两人踩着积雪来到快餐店门口,正在忙碌收拾的李琴、詹东、郑云红,急忙招呼他们进屋来。

    从狭窄的小门进到里面,李琴已然迎上来,笑眯眯地拉住了黄芩芷的手往餐桌旁拉着,一边问道:“芩芷啊,今儿想吃点儿啥?”

    “小笼包、馄饨汤。”黄芩芷毫不见外地说道。

    已然走到了里侧案板前的郑云红,一边从面盆里往外取面揉着,一边满脸笑意地说道:“这就给你包……现成的馅儿,坐下等着,几分钟就好!”

    詹东往里屋走去,憨憨地说道:“小笼包在里屋藏着了,要不然被顾客看见,不卖不行的。”

    温朔颇为诧异地看着大家忙活,而黄芩芷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就像是……一个被全家人捧着当公主的宝贝女儿,到了自己家里似的,全然没有丝毫见外和客气的模样。

    嘿!

    几日不见,刮目相看啊!

    这傻娘们儿趁着我不在,竟然抢了我的位子!

    “叔,我要俩烧饼夹肉,一碗紫菜鸡蛋汤!”温朔故意扯着嗓门儿大喊道,仰着脸,眉毛一挑一挑地斜睨着黄芩芷,神色间写满了“较劲吃醋”

    黄芩芷抿嘴笑了笑,不予理会。

    温朔气结,正待要说什么,后脑勺就被劈头打了一下,母亲喝道:“吃什么烧饼夹肉,专门给你剩三个大包子呢,再吃碗馄饨得了,还非得再额外给你做啊?”

    “妈……”温朔一脸苦相。

    端着小笼包出来,放到餐桌上的詹东呵呵憨笑着道:“没事儿没事儿,东西都是现成的,不费劲!”

    说着话,他已然走到灶台前开做。

    “得,甭费劲了,让我婶儿多包两碗馄饨。”温朔拿起母亲递来的那个盘子里的包子,大口啃吃了起来,一边对黄芩芷说道:“刚才我和张坚已经说过了,网吧员工和工作安排这一块,都交给他去做。以后咱俩的主要精力和时间,还是得放在学习上……”

    “好啊,你说了算。”黄芩芷一如既往地点头应了句。

    眼瞅着三位长辈都在忙着做饭,温朔向黄芩芷使了个眼色,瞄了瞄母亲,又撇着黄芩芷,小声道:“什么情况?”

    黄芩芷微笑不语,略有些小得意。

    “哟呵……”桌下面,温朔用脚碰了碰黄芩芷的脚,然后被黄芩芷抬脚踩在了脚面上,使劲拧了拧。

    因为坐着的缘故,脚上使不出全力,所以温朔没有感觉到太疼,反而觉得这般小动作,很好玩儿,很有趣,很有爱,很……他刻意做出小心翼翼,得了便宜卖乖的表情,眨巴着眼睛用下巴不断比划三位忙着做饭的长辈。

    黄芩芷眼角余光偷瞄着长辈,一边斜了斜身子,脚上再用力。

    “啊,疼啊!”温朔夸张地大叫一声。

    唰!

    三位长辈全都扭头看过来,脸上尽是惊讶。

    黄芩芷已经快速把脚收了回去,用筷子夹了一个小笼包放嘴里,低着头小口吃着,脸颊都红透了这死胖子,简直太不要脸了,他,他……坏蛋!

    “怎么了这是?”李琴诧异问道。

    “没,没事儿……”温朔故意挤眉弄眼摆出一副吃了苦头的模样,还要强忍着疼痛,被踩过的右脚在桌子底下来回蹭。

    于是三位长辈,三位过来人相互对视,继而面带笑容和了悟的神情。

    嗯,小两口打情骂俏呢。

    这叫恩爱。

    现在的年轻人啊……

    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