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289章 人情、利益,难两全。

    “这……”

    “小朔啊,俺俩没这么大的福分,这,受不起,万一……”

    詹东和郑云红被这从天而降的大馅饼,给砸晕了,砸得害怕了每个月一万块钱?

    以后还会更多……

    我的天!!

    凭什么啊?

    命里没这么大的福分,会被老天爷惩罚的!

    “喏,既然是入股,以后咱们一起做生意,我呢,还得专门去注册公司。”温朔摆摆手,站在旁边的黄芩芷便从包里掏出了打印好的协议书,微笑着放在了詹东和郑云红两口子的面前。

    温朔笑道:“叔,婶子,咱们亲是亲财是财,赔了赚了大家一起扛,这是咱们入股成立公司的协议书,您二位看看,有什么意见咱们现在就提出来谈,如果没什么问题呢,就签字摁手印,咱们五位股东组建餐饮公司,以后公司有什么事,大家商量着办。”

    黄芩芷已然又掏出了笔和印泥盒,放在了茶几上。

    “啊?”

    “俺俩都,都听你的,不用看,俺们也看不到,俺们签字,摁手印……”

    詹东和郑云红迷迷糊糊地点头。

    他们隐然有些不安。

    不是不相信,不是担心被骗,而是,真的害怕承受不住这么大的福分。

    这怎么可能?

    这不是在做梦吧?!

    “投资方面你们二位不用考虑,虽然……现在我的网吧、公司,财物都比较紧张,还得借钱,甚至正考虑贷款,但,最迟过完年正月十五之前,就要着手计划分店的事情,也不用您二位掏一分钱,只需要,您二位付出辛苦,用你们的厨艺,培养出合格的,优秀的员工,让他们也能做出高水准的快餐来。”

    “另外,您二位做快餐的手艺,从今以后就不止是属于您二位了,虽然我和我妈都已经学会了那些秘方,作法,但,在这之前,还是属于您二位的,所以,入股之后,您二位的手艺和秘方,就属于咱们自己的公司了。”温朔笑着又推了推协议书,道:“里面的内容很详细,您二位好好看看,这是一式五份的协议,身为股东的我们,都要签署。”

    詹东憨憨地拿起协议看,郑云红却是一把把丈夫的手拍了下去,不好意思地说道:“不用看了,都听你的。”

    “别……我这人还是喜欢有一说一,咱们情分归情分,生意归生意,毕竟入了股,以后咱们做什么事都得商量着办了,你们是股东也是老板,而不是只听我吩咐的员工了。”温朔笑道:“签协议,一是约束我们每个人,将来不能为了个人利益损害股东的利益;二,将来咱们相互之间有什么矛盾了,可以依着协议书来说话,避免吵闹争执;三,我去注册公司,需要股东协议书做证明的。”

    “那,那我们这就签字,摁手印,不用看啦。”

    “对对对,反正也看不懂,俺们信任你。”郑云红犹自有些难以置信,眼里流着泪,语气哽咽地说道:“我们,我们这是上辈子做了多大的好事儿,才修来的福分啊。”

    温朔哭笑不得,板起脸叱道:“说了谈生意呢,把协议书好好看一遍再签字。”

    “哦,那,那我们看。”

    两口子赶紧拿起协议书看,李琴也按捺不住,走过来拿了一份仔细端详。

    这三位长辈也是有趣,文化水平都不高,协议书里有个别的字、词竟然都不认识,还得尴尬地询问。黄芩芷真就成了秘书,不厌其烦地为三位做解释。

    而温朔,则已然起身,到厨房里看着炉灶去了。

    铁锅里,正炖着一锅的排骨,香气扑鼻。

    温朔大大方方给予股份,让詹东和郑云红从现在开始,立马每个月的收入就要翻五倍,加上这几个月的工资,过年前就能拿回家两万块钱,足够还清债务了!

    半年时间啊!

    所以,这让他们两口子极为感动。

    而温朔直来直去挑明的那些利益的分配,给予股份的理由……很直,直得令人尴尬,令人不好拒绝,或者说,令人打心眼儿里别扭。但,詹东和郑云红虽然很不适,却也对此早有思想准备了,因为来京城之前,温朔和他们谈工资、谈工作时,就是如此的直接爽利。他们的儿子詹传海,也曾在父母准备赴京之前,和他们认真地讲述过温朔的脾气和性格,一般人初次和温朔交往合作,都受不了,有的干脆因为面子上过不去,而直接拒绝合作交谈。

    但,往往和温朔合作下去,熟悉了之后,才会明白,与温朔合作是多么明知的选择。

    首先,和他合作不会吃亏;

    其次,和他合作不会纠结。

    任何涉及到利益分配、难以启齿的话语,以及很容易导致将来矛盾的隐患,在他这里都不叫事儿,提前都说得明明白白了大家无论吃亏占便宜,谁也别耍赖。

    讲道理!

    不讲道理的话……

    嗯,千万别和温朔不讲道理!

    詹传海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父母,即便知道父母为人老实憨厚,也对温朔的恩情感激涕零要做牛做马报答,他还是不放心:“在一哥的面前,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外人,一定要讲道理。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可以当面对他说,你甚至可以当面提出质疑,但,千万千万别暗地里使坏更不要和他耍赖!”

    在京城已经快半年了,詹东和郑云红几乎都把儿子曾经叮嘱过的话都忘掉了,除了来京之前,温朔和他们谈及工资和工作时的直来直去,平时觉得温朔是一个几乎找不到任何缺点的人,他不强势,脾气好,嘴巴甜,懂礼貌……

    总而言之,就是好得不了。

    当然,平时在快餐店由于限售量的缘故,他们清闲的时间较多,和街坊四邻偶尔也会闲聊,所以听说过一些关于温朔的事情,尤其是温朔发飙时有多么凶悍。

    也由此,他们才相信了来京前儿子讲述的一些关于温朔脾气上来时的可怕。

    直到今天,他们再次见识到了温朔的直来直去、有一说一。

    但,两口子心头的不适,迅速被滔天的幸福给淹没了。

    天地良心啊!

    以后咱们两口子,连带着家里俩孩子,此生此世,如果敢对温朔有一星半点儿的抱怨,起一丁点儿的坏念头,那就真的坏了良心,活该被天打雷劈!

    全世界,古往今来……

    上哪儿还能找到温朔这么好的人?!

    协议里的内容,比之温朔之前说得那些话,更直接,更刻板。但协议条款必然要简练直白,根本没必要去繁复委婉地表达,而且里面一些较为苛刻的条款,动辄就会连带着把温朔、李琴、黄芩芷都算在内,总之就是,这些协议条款,对我们每个人都有约束性!

    是,公平公正的!

    比如有几项条款,限制了詹东和郑云红的很多权力,没有决策权、不能无故退出,不得以各种形式恶意损害朔远快餐店的利益,任何时候不得未经公司同意,向他人传授快餐秘方和制作方法,不得在朔远快餐店以外,以任何形式经营类似食品等等。

    但,詹东和郑云红觉得,这就是应该的!

    决策权,那本来就是温朔、黄芩芷管的事儿,让他们两口子参与的话,也只会添乱。

    其它几条,温朔、李琴、黄芩芷也受到了相应的约束!

    詹东和郑云红觉得,这还有啥好说的?

    咱们本来就没资格,也不应该和大恩人温朔去谈什么公平的,咱们就该做牛做马报答人家的,结果人家母子二人,还有温朔的女朋友黄芩芷,都对咱们这么好……

    两口子被感动得涕泪横流,一边哭一边笑着,在协议上上签字,摁手印。

    协议书通过。

    一式五份。

    各自收好协议书之后,温朔微笑着起身,道:“开饭……今天詹叔你得破例喝两杯,也算是庆贺咱们协议签订,以后携手合作,共同发展我们的快餐店。”

    吃饭时,欣喜激动的郑云红,给温朔面子,没有制止丈夫喝酒,心想让孩子他爹陪着大恩人,多喝几杯酒是应该的,至于晚上回去后还得为明天早上的快餐做准备的活儿,自己多辛苦辛苦也无妨老天爷啊,以后每个月能挣一万多了?!

    即便如此,老实憨厚的詹东也没敢多喝酒,生怕喝醉酒耽误了明天店里的生意。

    饭后。

    詹东和郑云红就匆匆回快餐店了。

    李琴洗了些水果,三人坐在客厅里闲聊。

    温朔说道:“妈,您看着安排一下时间,明后天回东云一趟吧,我表哥结婚这是大事,咱们如果只是借钱,却没人去参加婚礼的话,从人情上来讲不大好。”

    “店里这么忙,我怎么走得开啊?”李琴叹口气说道。

    “有詹东和郑云红两口子在就行,店里也不是太忙。”温朔正色道:“这次您回去,把快餐店的情况向大姨一家人说明白了,咱们会开分店,他们全家都可以到店里来工作,但最初的工资肯定不会高,需要看他们的工作情况,再一点点涨工资。另外,还得签订工作协议,手艺学到手了,也不能带出朔远快餐店。”

    李琴皱眉略显不快地说道:“朔,这可都是亲戚啊,咱们……”

    “妈,朔远快餐店,不是咱自己的,也是詹东和郑云红的。”温朔微笑道:“给詹东和郑云红股份,等同于是我们花了很高的价钱,买下了秘方和手艺!”

    “这……”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咱们,还是把丑话说在前面的好。”温朔神情有些苦涩地说道:“这么近的亲戚关系,别因为利益,最后闹得不可开交啊。”

    李琴了悟,默然点了点头。

    儿子的言行思虑,很不近人情,却偏偏,又那么得近人情可是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体谅、理解这般人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