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296章 纯情胖胖羞答答

    上午十点多。

    黄芩芷和几位同学在办公室里模拟召开了一次公司会议,并就目前网吧的发展和管理方面,各抒己见,提出了一些很有见地的想法,大家一致认为,要落在实践当中。

    会议快要结束的时候,黄芩芷拨通了温朔的手机。

    虽然提前已经和温朔打过招呼,而且事实上她和同学们,已经多次在朔远网吧,甚至软件公司实习过,但这类事,每次总要征求温朔的同意温朔每每都会说只要她高兴,这种小事儿以后不用征求他的同意在黄芩芷看来,温朔的态度是一回事儿,自己的态度,则是另一回事儿,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再如何亲密的关系,如果自己太过随意的话,情感和信任就有被一点点消磨掉的风险。

    日常生活中,我们总难免有切身体会,或者是看到一些亲人、朋友,因为一件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从而愤怒,发生争执冲突,还会埋怨对方太不近人情,太小题大做,却很可能已经疏忽了矛盾爆发的本质,源自于一点一滴小小的不满,日积月累终于到了临界点。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温朔已经进了网吧。

    他拿着手机到办公室前推开门,面带笑容地走了进去,向三女两男五名同学客气地打着招呼,一边挥手示意他们不用起身,坐下,然后看向坐在里面办公桌前的黄芩芷,道:“什么事?”

    “是这样,我们小组希望,能够以朔远网吧为公司,在寒假期间实习管理。”黄芩芷微笑道:“温总,可以吗?”

    “不是都说过了嘛,你决定就好,又不是什么大事,这对于我们网吧也是有好处的,啊,正好,你们都是专业管理人才,帮忙教育培养一下我们的员工,这是好事儿。黄总,回头你看着给大家拿点儿实习工资,不过咱丑话说在前面,结束后我要看到成绩。”温朔半认真半玩笑地说道:“一会儿你和张经理说一声,让他吩咐安排下去,所有的员工都要配合你们小组的实习工作。”

    黄芩芷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五名同学也都纷纷向温朔表达谢意,两位男生心里满是羡慕嫉妒恨这胖子,抢走了咱们系的女神不说,偏生他是考古系,咱们是管理系,考古系的经商成功,管理上更不用说了,瞧瞧人家那派头,说话时的气势,魄力……

    啧,谁管理谁啊?

    而那三位女生,更是毫不掩饰地向黄芩芷吐露着她们的羡慕,夸赞温总如何如何好,我们就没你这样的好运,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友……把黄芩芷说得脸红羞涩,把胖子说得眉开眼笑,臊眉耷眼,扭扭捏捏地表示自己还要努力。

    几位同学很有眼力介地先行告辞离开。

    目送他们离去,温朔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屁颠颠地凑到了办公桌前:“芩芷,一会儿我去火车站接我妈,天寒地冻的你就别去了,到超市买点儿蔬菜肉的,中午咱们在公寓吃饭。”

    “行。”黄芩芷点头应着,一边用手把越凑越近的胖子推开,起身就要往外走。

    胖子一把将她揽在了怀中,鼻子便拱在了她的发梢上,使劲嗅着,双臂拥着黄芩芷,满脸陶醉享受地说道:“多抱一会儿,哎呀,我现在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上课都不能专心听讲了,就想着赶紧见到你,抱住你,不让你跑掉。”

    黄芩芷身体软软的依偎在胖子的怀里,哭笑不得地嗔道:“明明是色心大动!”

    “嗯?”胖子稍稍将黄芩芷松开些,然后用双手捧着她光滑的脸颊,低头疑惑地看着她,道:“喂,你能不能像我一样心思纯洁一些,怎么总往方面想?”

    “死胖子你……”黄芩芷抬手打掉了胖子的手,赌气转身,却又被浪子从身后揽进了怀里。

    胖子的手从她的小腹部往上挪了挪,黄芩芷小手成爪,已然做好准备,死胖子敢逾越半点,便要用指甲狠狠地掐他几下,然后她略有些失望地发现,胖子在这方面确实太胆小了,那双手犹犹豫豫地往上挪动着,快要至高耸时,停了。

    半点不敢攀爬。

    两人就这般亲密地依偎在一起。

    没出息的胖子很享受,很满足。

    黄芩芷却是终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不由自主地弯腰,抬手掩嘴。

    聪明且又有些做贼心虚,问题是明明没有做成贼,心还虚,又被未能揩到油水的目标如此这般明目张胆地笑话,顿时怒从心头起色向胆边生,手上一用力就把黄芩芷给转过身来,低头亲在了她的嘴上,黄芩芷呜呜着急忙后退,同时抬手推胖子。

    可一双纤纤玉手,又怎能推得动如山般的胖子?

    胖子紧追着她的步伐。

    黄芩芷靠在了墙上,无处可退。

    胖子低着头,吻着她的嘴,就那么亲着,却又很没经验地就那么亲着。

    黄芩芷大眼睁着,很快闭上羞死人啦……

    终于。

    胖子被推开了,黄芩芷轻咬朱唇低下头,旋即抬头,正待要叱责胖子几句,未曾想胖子却是比她还要害羞,比她还要紧张,放佛做了天大的坏事儿,迫不及待地要摔清责任,他抢在黄芩芷前面义正词严地说道:“哼,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记住了,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以后不许再笑话我……”

    然后,胖子转身大步走到门口,拉开门逃之夭夭了。

    “死胖子!”黄芩芷哭笑不得,真是拿这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没辙了。

    咬了咬唇边,犹有那个人的味道。

    有淡淡的烟味儿。

    还有点儿,薄荷味儿!

    黄芩芷后知后觉,不禁又掩着嘴哧哧地笑了起来死胖子来的时候就没安好心,还特意嚼过口香糖!

    胖子走得很快,姿势有些古怪。

    他低着头,微弯腰,屁股往后撅着……心里面哀嚎着:“内裤太小,兄弟很翘,女友不要,如何是好?”

    芩芷,她怎么就不能主动点儿?

    胖子很伤心,很难过。

    ……

    中午时分。

    温朔从火车站把母亲接回到了公寓。

    李琴初十回的东云,昨天腊月十二外甥胡志强结婚,她今天便迫不及待地回京了用她对亲戚们说的话那就是,京城这边儿,还有一大摊子事儿呢。

    七家网吧、一家软件公司、一个快餐店,还有四家网吧分店正在筹备中,还有一个快餐店正在筹备中……

    亲戚和街坊们全都羡慕得不行,温朔那小子,到底挣了多少钱啊?

    事实上,让李琴放不下心,也唯独能让她操心的,就那么一家小小的,一点儿都不忙碌的快餐店。

    当然还有,她的儿子。

    但人嘛……

    女人嘛……

    辛辛苦苦了半辈子的寡妇嘛……

    仅是牵挂着,想要每天看到自己的儿子,每天能照顾儿子,这就足够让她迫不及待回京了。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多年养成的节俭以及每一分钱花得都要值的心性,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改变。譬如李琴这次从东云回来,大包小包带了不少东西,有从家里拿来的被单、枕巾,锅碗瓢盆,还有家里剩下的大米、小米、黄豆等等。

    坐火车嘛,反正是一张票价,不多拿点儿东西就会觉得亏了似的。

    娘俩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公寓时,黄芩芷正在厨房里择菜自从李琴来经之后,黄芩芷也终于学会了这种家常的一些厨艺,以往,并不怎么娇生惯养的她,也会做一些精致的饭菜,不过,南方人和北方人饮食习惯有差别,北方人更多讲究实惠,南方人更讲精致。而为了能够磨合关系,聪慧的黄芩芷自然不会只考虑去改变李琴,还会适当地,去接纳李琴的一些略显粗糙的优点。

    比如李琴勤于做家务,但活儿做得不精细,家务收拾的干净,家居物品摆放却不讲究;比如李琴做饭炒菜,味道不错,但香和味儿有了,色却不足,比如李琴包饺子,没有那种小巧玲珑令人看了就垂涎欲滴,女孩子也能一口一个的样子,只比小笼包小那么一点点,用李琴的话说那就是:“包大包小还不是为了吃饱?饺子包的太小,纯粹是浪费时间,耽误功夫……”

    见到李琴和温朔进家,黄芩芷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迎出来帮助收拾那些大包小包。

    李琴从包里翻出了床单和枕巾,笑眯眯地往温朔的卧室走去:“这是以前自家织的布,比买的床单要好得多……”结果一进卧室,她就发现,温朔那张床上的床单、枕巾、就连被套都全部换成了新的,她禁不住诧异道:“咦,换新的了?旧的呢?”

    温朔讪笑道:“脏了,洗不干净,我给扔掉了……”

    “你这孩子,扔掉干啥?能有多脏啊就洗不干净……”话说了一半,李琴忽然想到了什么,神情略显古怪地看了眼温朔和一脸茫然的黄芩芷一眼,便不再说什么,把手里的被单等物叠好,抿嘴笑着一言不发地出来去自己的卧室了。

    温朔和黄芩芷是何等聪慧的一对妙人儿,立刻便猜到,母亲李琴,这次误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