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303章 年轻,气盛,爱情

    时间的流逝,可以让人慢慢地消去火气,抹去愤怒,从而营造出双方相对冷静些对谈、解释的前提条件。但时间,却绝对不能完全抹去没有解开的误会。

    所以总有那么一天,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问题是,这种事情如何解释?

    自冷战爆发以来,胖子一直在绞尽脑汁地琢磨着如何圆谎:

    本质上讲,当初帮助德昌集团,搞定双女山矿区邪祟事件,自己并没有真正起坛作法,而是顺势为之,借英魂镇阴邪护一地安宁。所谓神秘之处,不过是燃了几张符,掐了几个手决,嘀嘀咕咕了几句法咒,然后吐血昏迷搞得怪吓人的……

    这些,纵然方沁玉讲述出来,温朔不想暴漏身份的话,也可以做出模棱两可却能让人无从指摘的解释那些古怪,都是用江湖骗术营造出来的,说白了就是魔术的手法。

    而且,黄芩芷一定会半信半疑,最终相信。

    毕竟她早就知晓,胖子从小混迹在一个叫做仙人桥和农贸市场的三教九流之地,学会了各种市井江湖手段,譬如偷窃,譬如摆残棋、扑盲子之类的骗术,并历练出了过人的交际能力,以及观人识人、忖度人心、狡诈谨慎的能力。

    还有,他懂得一些小小的却神奇的医病偏方。

    但,温朔不想再欺骗黄芩芷。

    因为他意识到,自己保护得再怎么严密,既然两人相爱,将来要成为夫妻共度一生,那么早早晚晚总会露馅儿的。所以,一直骗下去,反倒是下下策了。

    可从心理上来讲,胖子仍旧纠结着,不想把这般诡奇的身份告知黄芩芷……

    为此,他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

    结果诸多说不通的理由之后,他才发现,是自己的潜意识,一直都在抵触着玄士的身份,这种情绪很复杂,说不清、道不明或许,自幼生活的环境和认知中,神棍这种身份普遍被人鄙夷嘲讽,所以他不喜;或者,是害怕,知晓他身份的人越多,传播出去的危险性就越大,将来就不好再以玄法偷偷摸摸做事,譬如坑害人之类的,而以往被坑害却又不知所以的人,一旦知晓了胖子玄士的身份,自然而然会想到当初的遭遇,甚至各种和胖子无关的倒霉事,都要归罪到他的头上。

    或许,也是自私狭隘的心里作祟,想要一直保持着这种不为人知的神秘,以便于在社会上混得顺风顺水?

    剪不断理还乱地纠结许久之后,温朔烦了,那天晚上站在窗前,他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呸,下次警告方沁玉,再他妈多嘴多舌就去她家祖坟上埋钉子,晚上扒她家的窗户放鬼……”

    “至于黄芩芷,哼!”

    “傻娘们儿还想造反啊?我亲妈都不知道儿子是个神棍,不告诉你又怎么了?!”

    但这种所谓霸气,所谓“大男子主义”的念想,在胖子这个老实人的心里面也只是稍稍露出了些许苗头,就被他果断抹杀,表面上更是不会流露出丝毫的忿忿和张扬。

    随后,他就有了一个令自己颇感惊奇和惊喜的发现,并迅速形成了一种喜好:

    发短信!

    他意识到,很多当面或者打电话无法诉之于口的话语,用发短信,用字面的形式去讲述,会很轻松,很舒服。

    那天他给黄芩芷发出“早点儿回来”的短信,一个多小时后才收到回复:“之前在飞机上,手机必须关机,已经到家,勿念。”

    他立刻回复:“必须念,芩芷,早点儿回来啊。”

    “我在想象着,当你给我发完短信,我因为在飞机上所以耽误了这么长时间,那么,你又在和谁发短信,或者打电话聊天呢?”

    “我嗅到了酸溜溜的味道,但我很喜欢,因为这说明你爱我。”

    “好吧,我收回之前那条短信的话。”

    “对天发誓,我用我一身的肉赌咒,和方沁玉之间是清清白白的,芩芷,相信我。”

    “我允许你有个人的隐私,也尊重你的隐私,但,这是有限度的。”

    温朔发现,黄芩芷也喜欢发短信聊天啊!

    他迅速回复道:“好吧,等你回京后,我就好好和你讲讲是怎么回事儿,说来话长,短信和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我已经给你很多时间了,但,这段时间你一直没有给予解释,我不相信,你这么聪明,会想不到这些问题。所以,答案只有一个,你,认为我在无理取闹,所以你选择了冷处理。”

    “你看,又误会了吧,我其实就是想等咱们都冷静下来之后再解释误会的,以免大家心里都有气,谈话会变成吵架。”

    “你果然心里有气,你竟然,还有气!”

    “我是怕你有气,我怎么会有气啊?亲爱的……相信我,早点儿回来哦,我很想念你的。”

    “这段时间我在家里,不太方便,少联系吧。我也会重新考虑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当然,你我都应该更为理智和冷静地考虑下。坦率地说,我个人感觉,男女朋友之间如果有了恋爱的关系,那么,会影响到在事业上的合作。”

    温朔看罢这条短信,心生恼火和担忧。

    怎么就影响事业上的合作了?

    两口子开店、摆摊、做企业的例子,满世界有的是……

    第二天上午。

    回到东云老家只待了一晚上的詹东和郑云红,就打来了电话,表示想领着儿子、女儿,一家四口都到京城过年。一来能够帮着李琴为网吧的值班员工们做饭,二来,过年这几天正好快餐店不用开张,不忙,而且为李香一家四口租的那处房子空置,可以暂时让俩孩子暂住几天,带孩子们在京城玩儿玩儿。

    温朔和母亲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这是好事儿!

    母子二人知道,詹东和郑云红提出回京过年的主要原因,还是想帮忙报恩,不能让恩人受忙。况且,如今经济收入好了起来,两口子也想让孩子们,到京城来旅游玩耍。

    这,在东云乡下,是很长脸的事情啊!

    巧合的是,同一天的傍晚,蝎子张坚和几个兄弟拎着大包小包,嘻嘻哈哈地从火车站回来了春运的缘故,他们,全都没买到回老家的火车票,却没有丝毫失落的情绪,反而兴高采烈地回到了网吧,并主动建议刚刚关门的两家店也开着吧。

    咱们朔远网吧,有人!

    平均分下来,每个店每天合计有三人值班,和正常营业时期每家分店只少一人而已。

    正如温朔所预料的那般,春节期间,七家网吧的生意,火爆得不行,每位员工每天吃饭都得坚守在网吧的收银台前。

    最高峰时,单日营业额近六万元!

    挣钱真如流水一般。

    不得已之下,最忙的那几天,温朔把软件公司留守加班的唐海勇和徐鹏,全都叫到了网吧帮忙。

    即便是在如此忙碌的气氛下,温朔每天都会坚持和黄芩芷发短信。

    只可惜,黄芩芷回复短信的频率越来越低。

    温朔能够从黄芩芷的只言片语中,感受到黄芩芷的失望和伤心,也就愈发清楚地认识到,黄芩芷太聪明了,越是她这么聪明的人,在钻了牛角尖的时候,就会越固执,想得会更多,更远……自然而然的,也就会愈发难过。

    但网吧太忙碌了,这短短数日的时间里,温朔实在是挤不出太多的心思去劝慰,解释,因为有些话、有些事,真的不是发短信、打电话能说清楚的。

    正月初六,网吧的火爆终于稍稍平稳了些。

    回家过年的那些员工们,大部分也都按时赶了回来。

    然而初六这一天,黄芩芷没有回来,发短信告知温朔,她还在家里,要到正月十二再回来。

    春节一过,二十岁的温朔再也坐不住了,心中下了决断。

    这事儿,是自己的错!

    男人,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他把张坚和刚刚从老家回来的林波、唐海勇、曲燕、卢元超几个人全都叫过来,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由林波和张坚全权负责四家新店的一应准备事宜,自己要出一趟远门,会尽快回来。

    朔远快餐店在华清大学外的店面房,也已经由张坚寻找到,并谈妥了租金。

    软件公司的新款软件研发,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这时节……

    正是最为忙碌的时候。

    网吧要从七家分店,扩张到十一家,还得面临两家即将开张的网吧竞争;朔远快餐店的分店,也要争取在寒假结束,学生返校之后开张;软件公司新的软件,也即将研发成功!

    黄芩芷不回来,那怎么行?!

    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把黄芩芷拉回来。

    在临上飞机前,秉性吝啬抠门儿的温朔,咬着牙长出了一口气,极为难得地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失去了这份爱情,以后还如何与黄芩芷合作?纵然合作,纵然闯下了再大的事业,也会有终生的遗憾……如果能够挽回,不,不能说挽回,而是稳固下这份感情,放弃如今的事业,又能怎样?”

    “老子还能挣回来!!”

    他给黄芩芷发了一条短信:“我来了!!”

    在他发完短信,准备关机时,黄芩芷打来了电话,语气有些慌乱地问道:“你要去哪儿?发错短信了吧?”

    “我去找你,飞机要起飞了,得关机。”温朔柔声道:“我要当面向你解释一些事情,做好心理准备,别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