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310章 一窝精

    家事国事天下事,岂抵往昔忆中书?

    年老多求子孙福,谁怜无人伴时孤?

    闲言碎语无利处,独得老来寥寞舒;

    从一进门看到雍容端坐在沙发上的老太太时,温朔内心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些想法,和一抹同情老人,孤坐,静养,年迈,听曲,抚猫……

    温朔不由得便想起了老韩头人生最后的三年,此时此刻,便半有心计半同情地,和这位老太太“闲聊”起来。

    绝大多数老年人的内心中,都有着深深的,难以被亲人所理解,又不便诉之于口的孤独。

    其实世间很多事,都有共通性。

    比如寻常人对老人心思的理解,你不到那个时候,不到那个位置上,哪怕是你再懂得设身处地换位思考,都无法完全理解一位,或者另一位老人的心理。

    日常生活中,我们为人儿女、亲朋、邻里街坊,大概都有过体会,很多老年人,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把很多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翻来覆去地说,说过一遍又一遍,让人烦不胜烦有两种原因,一是年老健忘了,二是,年纪大了,体力和精神不足,又看透了太多,生活中便缺乏能让其有激情的新鲜事务,就会愈发的怀旧,而经历,本就是人生中最大的财富,所以他们会时刻怀念曾经如何如何,尤其是一些精彩的过往。他们也知道自己重复了很多遍,却又会忍不住去重复,他们知道会招人烦,所以只能忍着,于是孤独感越来越浓。

    当然,也有很多人即便无法体会老人的这种孤独感,也能大概理解些浅层的孤独,也就会有很多孝顺的、聪明的人,尽可能抽出时间,去陪伴老人,和他们唠嗑,听他们絮叨。

    但,正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成年人上有老下有小事务繁多抽不出时间,偶有闲暇也想独自清静休息会儿,少年人贪图玩耍享乐也没那份耐心,而老年人,又体谅儿女不想麻烦他们,再者说得多了自己也烦,也不想招人烦,于是这就成了一个很难解开的问题。

    黄家这位老太太,则碍于身份等诸多原因,平时不便出门去和那些老年人闲聊唠嗑,而且她也听不得那些或者拍马屁、或者家长里短是是非非的闲言碎语,平时又得为儿女、为家庭的名声考虑,端着架子压抑着内心的孤独和倾诉的欲-望。

    未曾想,今天最疼爱、孙辈儿中最小的孙女黄芩芷,带回来的男朋友,这么懂事,这么招人喜欢……

    原本老太太知道小孙女儿有了男朋友之后,心里还挺恼恨那个叫做温朔的小子,敢把老身的孙女骗走,才二十岁,大学还没毕业呢!不过,因为疼爱小孙女的缘故,老太太见不得小儿子黄申和媳妇儿卓慧兰心思深重,百般不乐意让芩芷烦恼,这才为了让小孙女开心些,做出了这般慈祥和蔼的奶奶形象,见见温朔这个穷小子。

    不曾想,这小子还真挺招人待见的。

    人老实,又聪明,好像还很胆小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他有耐心,心思纯净老太太看得出来,温朔和她谈话时,眼神中是清澈的,虽有心计,却更多真诚和尊敬。

    找一个没听过自己以往故事,又愿意坐下来倾听的人,很难得啊。

    而且还,嗯,不是什么外人!

    于是老太太心情愉悦地和温朔唠起了家常闲话。

    似乎是老太太慈眉善目的形象,和蔼的态度感染了温朔吧,这个起初还略显拘谨紧张、忐忑小翼的小胖子,慢慢地放开了,颇为感兴趣地听着老太太的讲述,时不时地回应两句,偶尔插上三两句话,一会儿神情钦佩,一会儿惊讶,一会儿沉默……

    可把老太太美得不行。

    当话题很快从老太太讲述,化作问询时,温朔敏锐地察觉到了老太太的心思,却是故作不明,依着老太太的询问,简略回答自己的家世,自己小时候的一些趣事、苦难等等。

    老太太明显被感动了,流出了几滴老泪,再看温朔,就愈发的喜欢。

    楼梯的转角处,紧皱双眉的黄申看了眼面若寒霜的妻子,轻叹口气,摇摇头又往楼上走去。

    卓慧兰抬手捏了捏额头,跟着丈夫上楼。

    刚才两人准备下楼时,就听到了客厅里传来了老太太欢快的笑声,于是他们忍不住停下脚步,静静地倾听着客厅里的谈话声。

    越听,他们越是感到吃惊。

    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老太太的脾性,当然,他们这样的聪明人,也能耐理解,知道老太太内心的孤独,所以黄申三个哥哥、两个姐姐,一大家子的人总会隔三差五忙里抽闲到这边儿陪着老太太唠嗑、吃顿饭,经常让孙辈儿、重孙到家里来,哄老太太高兴。

    但家人们又都知道,已经是八十三岁高龄的老太太,绝对不糊涂,相反仍然保持着极为精明的头脑,再加上年龄的优势,且大半辈子接触高层人士,识人无数,接触的尽是人精,见多了阴谋诡计勾心斗角龌龌龊龊,如今可谓洞察世事人情,一双看似混浊的眼睛,却是能轻易看透任何人的真真假假。

    谁又能,骗得过这位老太君?!

    但温朔却能在谈话中,把老太太哄得兴高采烈,比以往健谈了许多,精神状况也好得多。

    书房里,卓慧兰淡淡地说道:“怎么办?”

    “唉。”黄申苦笑着摆摆手,道:“听老太太的意思吧,如果她对温朔表示满意,我们就别再说什么了。其实,温朔这孩子,还是挺不错的,嗯。”

    “不错?”卓慧兰皱眉道:“狡诈如狐,便是老太太都被他给哄得开了心,芩芷以后会吃大亏的!更何况,他,他还是……”

    黄申皱眉道:“别乱说。”

    “这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卓慧兰压着嗓音说道:“我们何不向他挑明,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有没有什么居心!”

    “凭什么去质疑?”黄申摇摇头,道:“你知我知就好。”

    “老黄!”卓慧兰带着些恳求的语气说道:“你应该很清楚,即便温朔真的如我们所希望的那般,没有恶意,是真心对芩芷好的,可他是……这种人本身对于别人来说就很危险,他自己将来也会面临各种不可预知的危险,万一将来有什么不测,芩芷怎么办?再者说了,他擅于忖度人心,城府极深,又狡诈厚黑,个人能力极强,这样的人将来一旦功成名就时,会珍惜芩芷吗?”

    黄申摆了摆手,这种质疑他没资格,也不好意思去和妻子谈。

    因为他知道,妻子每每提及这类话题,哪怕是说别人,也是在说给他听,警告他。

    这,是一根小辫子。

    看到丈夫神色间闪过的一抹尴尬,卓慧兰轻轻地哼了一声,起身往外走去,道:“行了,下楼见见这位奇人吧,毕竟人家第一次登门,出于礼貌也得见上一见,否则,莫说我们那宝贝女儿会赌气,被哄得开心的老太太,也会骂我们的。”

    黄申叹口气,起身往外走去。

    看到黄申跟在一位梳着高发髻,化妆精致,貌美优雅气质端庄高贵的中年女子身后,下楼往客厅走来,温朔急忙站起身来,脸上瞬间多了些忐忑和紧张:“叔叔、阿姨,新年好。”

    “不好意思,刚才我们在楼上谈工作,没察觉到你来了,坐吧。”卓慧兰优雅地抬手示意。

    黄申也朝着温朔微笑点头,道:“许久不见啊温朔,我可听说了,你们公司新的软件已经研发成功,正在测试阶段,那,华远网络可不可以优先见到这款软件啊?”

    “当然,当然。”温朔憨憨地点头答应,待黄申和卓慧兰坐下后,他才神态恭敬地坐下。

    对于儿子和儿媳这么晚下楼,老太太神色间明显有些不满,同时也有正聊到兴头上时,被人打断的恼怒,她瞪了眼黄申和卓慧兰,继而微笑着伸手拉扯小孙女儿坐到旁边,攥着她的手笑眯眯地说道:“好,很好,我孙女儿有眼光,挑了个好小伙子!瞧这高高大大的,老话说身大力不亏,以前在乡下,这可是一个顶仨的壮劳力!就是人老实了点儿,在外头容易吃亏,芩芷啊,你这丫头打小精明,性子犟,以后可不能欺负小胖子,啊!”

    “奶奶……”黄芩芷哭笑不得,心中惊喜之余,也愈发困惑奶奶今天的表现,确实不同以往。

    似乎完全没有了以往那种老太君的威势和精明,就是一个普通的邻家老奶奶。

    老太太先行把态度亮了出来,卓慧兰也不好当面再严厉询问些什么,只得保持着优雅的仪态,神情温婉,眼神中却透着一抹凌厉地看着温朔,微笑道:“温朔,我和芩芷的父亲,没什么顽固不化的思想,对于年轻人的恋爱问题,我们持开明的态度,不过,你们现在都是大学生,学业压力较重,而爱情,又最容易分散精力、不知不觉间耗费时间和情感,也容易伤人,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更多一些理智地去对待情感,合理地安排时间,当前还是要以学业为重。”

    “是是是,我明白,明白。”温朔忙不迭点头。

    “还有你们的事业……”卓慧兰话说了半句,察觉到老太太目光看了过来,便顿了顿,微笑道:“做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