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345章 你在明,我在暗

    听完杨景斌老师的讲述,看着他一脸尴尬歉疚的模样,坐在沙发上的胖子忍不住捂着肚子直乐呵这事儿有趣,那俩傻帽怎么就把杨景斌老师当玄士了?

    偏生还都很诚恳,煞有其事地前来请教、探讨。

    而杨老师,是那种不会撒谎的人,却不得不撒谎的同时,还又坦诚了自己不是玄士。

    这他妈就好玩儿了。

    也难怪那二位气愤难平,觉得杨景斌是自负身份瞧不起人……

    看着温朔幸灾乐祸般笑到捂着肚子歪在沙发上直抽抽,老实巴交的杨老师很想上去抽这家伙几个大嘴巴子,他板着脸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为了替你保密?你倒是高兴了,我无端端做了那讨人嫌的恶人,惹下了你们这种能杀人于无形的神秘玄士。”

    温朔笑得更欢畅了,额头左侧靠近太阳穴处那如同一枚淡红枫叶般的伤疤愈发鲜亮。

    杨景斌空有一身神鬼辟易的强大气场而不自知,哪个不开眼的玄士想要施以玄法去加害他,那才真是会倒大霉的强大的气场反噬,会直接令对手承受三种打击,一是杨景斌的气场反噬,二是被反弹回来的己身玄法,三是天地之威!

    不过,这事儿可不能告诉杨景斌。

    温朔眼珠子转得飞快,如果把实情告诉了杨景斌,会不会让他太骄傲,以后就不再把我这个各方面优秀到非凡的学生放在眼里了,不让我用他的办公室了呢?

    他会不会骄傲地去闯荡玄门江湖称王称霸?

    想到这里,胖子撇撇嘴,鄙夷地瞪了气呼呼的杨景斌一眼,心想百无一用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的杨景斌,真要是自觉牛气冲天去外面闯荡,可能不会被人以玄法加害,但……每天被人拳打脚踢,鼻青脸肿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因为这家伙忒笨,忒实在,又忒倔强。

    为了他好,这则秘密还是先别告诉他了。胖子眼神清澈而真诚地看着杨景斌,道:“没事的,不要以为江湖玄士就能肆意行事无所忌惮,视法律如无物。再说了,真有什么事儿的话,这不是还有嘛。”

    “嗯。”杨景斌稍稍宽心,又觉得不对,皱眉赌气般说道:“反正,如果再有什么玄门江湖的玄士来找我,我就实话实说,让他们来找你了啊。”

    温朔怔了下。

    倒不是不乐意杨景斌这么做,而是由杨景斌这句赌气的话,想到了秦落凤和洪裳那两个笨蛋,为什么会傻乎乎地认定了杨景斌就是玄士,还要和他谈玄交流。

    正是因为杨景斌身上这股子诡奇非凡的气场。

    可也不对啊。

    他们难道感觉不出,这股子气场的异常之处?别的且不去说,有哪个玄士会傻了吧唧时时刻刻释放着自己强大的气机,招摇过市?即便不嫌累不嫌麻烦不嫌太高调,也得有那么充沛的真气,体内器官对真气的生成速度也要跟上。

    再说了,气机和气场,终究还是有异常的。

    没有混迹玄门江湖经验的胖子,又哪里会想到,江湖中人,谁又会如他当初那般,傻乎乎地去仔仔细细长时间感应一个素昧平生者身上的气场、气机区别?

    那样太无礼,有捉弄之意,会被人当场打死的。

    想不透也就不再去多想,温朔稍作思忖后,笑眯眯地说道:“杨老师,咱们打个商量行不行?您虽然是大学教授,也是考古方面顶尖的专家了,但总归比我这号学生强得多,说话也更有底气。这样,再有玄士来找您,你也别推拒,他们当您是玄士,您就含含糊糊地承认,他们想交流谈玄,岂不是正合您意嘛。”

    “嗯?”杨景斌愕然道:“为什么?”

    “您想想啊。”温朔神神秘秘地说道:“您现在的考古研究课题、方向是什么?符箓和玄法在古代的普遍作用,仅是从我这儿拿到些符箓,还有注解,就让您着实在业界轰动一时,取得了骄人成就。而我手里这点儿东西,早就给您讨得干干净净了,想再进一步,可不就得找别的玄士谈玄论道,然后从他们兜里掏东西嘛。”

    杨景斌皱眉缓缓点头,好像很有道理哎。

    “可是……”杨景斌为难地说道:“我确实不是玄士啊,人家和我谈玄论道,总不能让人家一直说,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吧?”

    “我可以告诉您啊。”

    “你告诉我我也记不住啊。”

    “我给你的那些符箓,还有概解,您不是都烂熟于心了嘛。”温朔鄙夷地瞪了他一眼,道:“就这些,差不多够了!哦对了,还有,关于尸煞的事儿,怎么除了石志学体内的尸煞毒素,怎么除掉的尸煞,详细经过我给您说说,大概就那么个意思得了,足够唬人用了。而且,到时候我作为您的得意门生,嗯,是那种没有修行天赋,但在考古方面极为优秀,深得您喜爱信任,所以并不瞒着我,和他们交流我也可以在场,就当时让我长见识……”

    杨景斌挠了挠头,他现在已经被温朔抛出的利益给勾住了,但随即又心生疑惑:“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吗?你干脆承认了你是玄士,又能怎样啊?”

    “您瞅瞅,想不明白了吧?”温朔叹了口气,心想杨老师成长了,越来越不好骗……呃,是越来越不听劝了。于是稍稍斟酌一番,胖子语重心长地说道:“我是什么身份?毛都没长起的娇嫩懵懂小学生一个,又搞出了这么大的产业,且不说一堆堆的破事儿太多,还有繁杂学业需要用心学习,哪儿还有闲暇去和这些人谈玄论道?再说了,财不露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您明白吧,我这样的人却有了这么多的产业,难保不会被人盯上,您那老友马有城如何?不还是照样会被江湖玄士给盯上,然后琢磨着骗、抢、讹他的财产吗?可您不一样啊,您是什么身份?京城大学的教授,是全国考古界首屈一指的专家,国家重点保护动……人才!谁敢把您怎么样?而且一般令人动歪心思,无外乎巨大的利益,您有那么多令人会动歪心思的财产吗?”

    “嗯,没有。”杨景斌老老实实地点头承认。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温朔趁热打铁,道:“莫说这江湖阴险,便是这俗世中,这文以载道的大学之中,也难免藏污纳垢!咱们既然要和神秘莫测的玄门江湖人士打交道,而且已经难以避免了,就必须得未雨绸缪,多几个预防的心思。您不是玄士,却又被误以为是玄士,还有大学教授、顶级专家的身份,足以自保,便能够堂堂正正地站在明处。而我,是真正的玄士,却因为小翼谨慎,躲在暗处,还可以顺带着保护您不受小人侵害。咱们师生俩一明一暗,狼……相辅相成,进退自如!”

    杨景斌皱眉细细地琢磨着,忽而就有些心潮澎湃的激动人性本私,有利可图自然要去做。

    尤为令他激动的是,能够成为神秘的,玄门江湖中的一员,和那些隐世高人们谈玄论道,想想就是挺激动、挺震撼人心的事儿。保不齐谈玄论道多了,正如那古代典籍中记载的神话传说人物,一朝顿悟,便超凡入了圣呢。

    谁没有过年轻时仗剑走江湖,快意恩仇的青葱向往?

    谁又不曾幻想过,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洒脱自负?这寻常人难以接触,甚至都不知道的玄门、玄士、玄学……自己不但知道,亲眼见识过,还能肆意接触这类高人!

    想想就倍儿有满足感!

    “可我不会说谎话,更不会吹牛,一说谎就紧张,就会露馅儿。”杨景斌期期艾艾,略显紧张地说道。

    温朔轻声道:“是他们来找您请教,所以在谈玄论道的时候,首先您就已经占据了主动,只需要讲我给您讲的那些经验给他们听就好,真正谈玄论道时,您就多听,少说,开口只言符箓、讲概解,至于修行方面的事儿,您随便找点儿中医经络的知识点说说就好,说得对与错都无关紧要,毕竟,再如何谈玄论道,谁还能傻乎乎地将本门的心法、密咒、法阵,告诉他们?他们是能理解的。”

    “那,那,那我就试试吧。”杨景斌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又赶紧说道:“你在旁边记得,记得我哪儿说得不对时,赶紧给我一个提醒。”

    “好说好说。”

    温朔满口答应,起初还只是出于小意谨慎的缘故,才劝杨景斌互惠互利,各有所得。但刚才劝着劝着,温朔愈发觉得这样特别好玩儿,竟是玩儿的兴趣,盖过了谨慎。

    所以接下来,他很认真地详细讲述了祛除石志学体内蛊毒、铲除尸煞的玄法原理、过程,但并不谈及具体的玄法之密。

    这就够了。

    先不说能不能唬人,会不会有这个机会。至少,把杨景斌给听得一愣一愣的,心惊肉跳,而且愈发着迷。

    甚而有了种拜师温朔,求得玄法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