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398章 久候多时了

    汉威大学附近的一家酒店内。

    荆白坐在宽敞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能够看到学院里那栋掩映在葱郁树木之间的崭新建筑物。

    他知道,温朔就住在那里面。

    从京城到豫州的林阳,又从林阳千里迢迢赶到了西凉的汉威市,可当他到达时,考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考察队,已经出发去了数百里之外的千佛洞。

    等他紧赶慢赶地到了千佛洞,结果考察队又去了千里之外的荒漠戈壁中。

    这年头,尤其是在西北地区,离开城市之后,手机通讯的信号质量奇差,荆白几次拨打温朔的手机,提示都不在服务区,无奈之下,荆白只能返回汉威市,住在了汉威大学附近的酒店里,等待着考察队的返回这么大老远赶来了,再放空回去,总有些不甘心,又时不时地会自嘲,如此奔波劳累,值吗?

    图什么,荆白心里有数;

    值不值,那得以后再说。

    荆白觉得无论将来自己这般看似吃饱撑得管闲事,能否在复兴乃至繁荣的玄门江湖上起到效果,至少……自己做了!

    闯荡江湖嘛。

    不闯荡,何来自己的江湖?

    在千佛洞住宿的那天晚上,夜半时分,荆白被天地间异样的五行灵气波动惊醒,起身到窗前远眺西南方的璀璨星空,卜卦掐算,气机与天地相参,很快便知晓了在一千六七百里之外的荒漠戈壁之中,陡然爆发了可怕的极端灾害天气。

    若是换做其他玄士,距离一千六七百里,多半不会感应到那里出现的境况。

    但荆白修行的是相术一门,主参天地风水,加之其个人修为深厚,已入炼神还虚初境,故而对于天地间风水之势的异常感应,格外敏锐。所以,当以风水之势推断出了确切的地点,再对照地图上的大概方位之后,他便肯定了,是考察队一行所在的楼兰遗址那里,发生了极端的灾害天气。

    而这类异常、极端,又是突发的灾害天气……

    或许在寻常人看来,大漠戈壁之中本就磁场紊乱,极端天气频发,不可预知,所以也算是“正常”

    但在荆白这样专业的、修为极高的玄士眼里,却绝对不正常。

    那是有玄士作法,引动了大自然的强烈反噬。

    荆白年轻时走南闯北,观千万里江山,寻龙点穴历练修行,也曾跟随一支探险队到过接近楼兰遗址的荒漠戈壁中,那时候的荆白修为还不足,却已然能清楚地认识到,那里因千万年来地势、环境的影响,阴阳五行极度紊乱,玄士不可轻易在那里作法,否则就会乱上加乱,引发的自然反噬又快又狠。

    也因此,荆白首先想到和担忧的就是:温朔那家伙,搞什么啊?

    可别把命搭进去了……

    此刻,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或许说下午七点钟会更为恰当些,因为夕阳还精神抖擞地挂在西边的天际,不肯钻进大地的怀抱中。

    刚才在楼下就餐时,荆白看到了餐厅里的悬挂电视上,播放着的汉威新闻,才知晓了考察队已经回来,并且,考察队确实在楼兰遗址遭遇了极端的沙尘暴灾害,造成了一人重伤、三人失踪的事故,万幸的是,大多数人竟然安然无恙。

    而确保了绝大多数人安然无恙的功臣,是一个来自于京城大学考古系大二的学生!

    屏幕上,那个白白胖胖高高大大憨憨厚厚的小伙子,那么得腼腆,那么的可亲……

    荆白看得哭笑不得!

    他太了解那个胖子看似憨厚腼腆的表象下,藏着一颗多么龌龊、狡诈、奸猾的心!

    荆白把玩着手机,迟迟没有拨打温朔的手机号码如果自己的分析没有出错的话,那场极端的沙尘暴,就是温朔无知无畏地在那样的地方作法,才引发的。

    导致了三人失踪一人重伤的凄惨结果,温朔该承担什么样的罪责?

    颇为了解温朔其实本性善良的荆白琢磨着,胖子应该是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才愧疚自责,用实际行动去尽可能弥补自己的错误,他是在赎罪,却反而成了救人的英雄。

    若非如此,自私的温朔遇到这般情况,多半会只顾着自己保命,顺便救一下杨景斌有可能,至于其他人……

    温朔会去救?

    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吧?

    所以,荆白犹豫着这件事,要不要和温朔谈谈,或者干脆地骂他一顿,毕竟闹出了三条人命,还耗费了如此多的资源。但被温朔怼过很多次的荆白,又有些忌惮,没准儿再被那个狡诈的家伙,反过来再教训一顿,可就得不偿失了。

    更何况,这次找温朔,还是想要去证实,去解决那只尸煞的问题。

    温朔会承认吗?

    或者,温朔会有什么办法,来证明他和杨景斌没有染指那只本该属于洪裳和秦落凤的尸煞吗?

    也许,楼兰遗址事件,还能作为一个小把柄?

    荆白摇了摇头,拨通了温朔的手机号码,里面很快传出了那胖子有些慵懒的声音:“喂,荆先生有何指教?”

    “要不要恭喜你,成为了救下整个考察队的大英雄?”荆白听着温朔爱搭不理的声音,就有些堵心,不免语气中就带了点儿讥讽的味道:“那可都是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考古系专家,是每一个国家的宝贝,他们的命,至不少钱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拽我的护心肉嘛,疼死我了。”温朔立刻忿忿地说道:“你要是没事儿我就挂了啊。”

    “别。”荆白赶紧说道:“我在汉威等你好几天了。”

    “嗯?”温朔诧异道:“你在哪儿?什么事儿这么近要,还跑到汉威找我?”

    “见面谈吧。”荆白苦笑着把自己的住址讲了一遍,温朔也不废话,说了句“一会儿见”然后便挂了线长途加漫游,几句话三块多钱出去了,谁受得了?

    几分钟后,穿着白色短袖T恤和牛仔短裤、拖鞋的胖子,便来到了荆白所在的酒店房间。

    “你现在可真是贵人难寻咯,和全球最顶尖的专家开会讨论学术研究,一起去野外实地考察,如今更是搞了一定大英雄的帽子戴到了头上,找你,可真不容易。”荆白笑着调侃了几句,才把这几天的经历向温朔简单讲了一遍。

    温朔有些骄傲地仰着下巴点了支烟,道:“幸亏你今儿看了新闻赶紧打电话给我,要不然,明儿又找不到我了。”

    “嗯?还要去哪儿?”荆白一愣。

    “实地考察还没结束啊,按照预定的行程安排,还有三个地方要去。”温朔得意道。

    “我说你……”荆白哭笑不得,只得赶紧把此次来找温朔的目的讲述了一遍,这才说道:“尸煞毕竟是罕见异物,对于玄士来讲,可谓无价之宝。出了这种事情总得要有个交代,是,你不承认无妨,但你和杨景斌连面都不露,难免会令人更加怀疑啊。”

    温朔挑了挑眉毛,不屑地说道:“我说老荆啊,咱也有一说一,这事儿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露什么面解什么释啊?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啊!他们爱怀疑就使劲怀疑去,我跟他们犯不着……再说了,那尸煞的阴煞之气找到了,还能分我一半不成?”

    “温朔,话不能这么说。”荆白叹了口气,道:“现在他们都怀疑你,这个误会一直留着,对谁都不好,是吧?”

    “倒也是这么回事儿。”温朔皱眉琢磨了一番,道:“这样吧,您先回去,告诉他们俩一声,我这边儿忙完了就回京,大概还有三天时间,四天后让他们去京城,我当面向他们解释,尸煞被盗的那天晚上,我和杨景斌老师的行程安排……”

    荆白哭笑不得,道:“现在洪裳和秦落凤,怀疑的是杨景斌,而不是你,你呢,又不是必须留在考察队的人,就代表杨景斌,跟着我去趟林阳,把事情说开了,也省得夜长梦多。毕竟,事情过去的时间越久,真相就越难调查清楚。”

    “那我没时间。”温朔干脆地摆手拒绝:“您知道这样的机会有多难得吗?”

    “什么机会?”

    “跟随着一堆全球顶尖的专家学者,仅是在他们旁边听着、看着,就受益匪浅!”

    “你有必要在这方面下苦功夫吗?”

    “废话,老子是考古系的大学生!”温朔一瞪眼:“我在这方面用功,在哪方面用功?”

    “这……”

    “行啦,不提这个了,那,有劳你辛苦,几千里地跑到西凉来找我,今晚我请你喝酒,明儿咱们各忙各的去。”温朔起身道:“走,到外面找个地方风味儿馆子去。”

    荆白无奈,道:“你想吃什么我让酒店送进来,我已经吃过饭了,陪你喝点儿酒,咱们边喝边聊。”

    “那行。”温朔也乐得如此,到桌旁拿起电话给杨景斌的房间里打去电话,说自己晚些回去,在外面和荆白闲聊呢,不用找他,然后四仰八叉地瘫在了沙发上。

    酒店很快送来了荆白点得菜食和两瓶白酒。

    荆白一边倒酒,一边委婉地说道:“楼兰遗址所在的那片沙漠,很多年前我去过,环境很差,阴阳五行灵气极度紊乱……你说你,怎么冒险在那里作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