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412章 为父责任重如山

    安慰了母亲一番,又大致讲了讲此行所见景物和一些琐碎小事,已然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温朔安抚母亲回屋睡觉后,便兴冲冲地跑到卫生间洗澡。

    脱光了站在镜子前,温朔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地打量了一番自己,之前兴奋的神情顿时耷拉下来没有如母亲所说的晒黑,倒是值得宽慰些,可这身板……

    哪儿有一丝瘦了的迹象?

    块头还是那么大,不但没瘦,还更结实了。

    结实,也就意味着……

    更难减!

    可怜的胖子欲哭无泪,这都是命啊!

    冲完澡回到卧室时,小青已经自发从玉佩中钻出来,化作小丫头的模样,坐在了窗台边。

    此行西凉楼兰遗址,受益最大者,莫过于这对奇葩“父女”了。

    温朔险死还生,却也在生与死一线间的绝境中,强行突破,一举突破迈入了炼气化神的境界中,体内现玄珠,大小周天畅通无阻,已然到了一气呵成的水准。

    而小青,在荒漠戈壁那三日可谓享尽饕餮,其气机愈发浓郁,灵慧愈发成熟。如今的小青,化作人形状态时,已然近乎实质,不再如以往那般气态透明。但也只是相对来讲,普通人的寻常视线,还是无法看到它的存在,在玄士眼中,小青和寻常两岁左右的小女娃没什么区别,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儿,肌肤白净且有莹润玉光,两个小辫子朝后梳着,弯出两个俏皮的弧度,不胖不瘦恰到好处,完全是父爱浓厚的胖子,以最佳小女娃形象为闺女勾勒出来的。

    温朔盘膝坐在床上,以意念轻声询问:“青儿,想什么呢?”

    虽然他很清楚,小青每次这般好似在思考时,其实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安静状态而已,并没有如人类思维那般,去考虑、想象很多事情,但温朔总会忍不住问一句,他希望,又有些疑惑着,小青到底有没有属于她自己的思维能力?

    每次询问,都不会有令他满意的结果。

    但渐渐,形成了一种习惯。

    问过这句话,温朔便如以往那般,摆好五心朝天的姿势,阖目准备入定空灵。

    但就在他完全阖上双目的霎那间,余光瞥见了小青回首看向他。

    温朔猛地睁开眼睛,微微皱眉因为与小青长期养成的心有灵犀感觉,让他在看到小青回首的一刹那,清晰地感知到了小青刚才,竟然有了对他那句问话的回应:“我在想,那个地方有好多好多吃的,什么时候能再去?”

    温朔知道,小青说的那个地方,是楼兰遗址!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小青有了回忆的思维功能,也就是说,她有了个人的主观思想。

    温朔压下心里的震惊,他从床上下来,缓步走到了窗边,气机浮于体表,轻轻抚摸着小青的头发和辫子,小声地说道:“青儿,那些东西虽然好吃,却不能一直吃,否则对身体不好,而且,将来如果长得像爸爸这么胖,不好看。”

    小青歪着头一脸好奇地打量着温朔,然后点了点头。

    “青儿啊。”温朔禁不住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感慨,抬头隔着窗户望向有那么几颗若隐若现星星的夜空,道:“我终于确信了,总有一天你会长大的,一定要,一直听话啊。”

    小青迟疑了一会儿,晃动小脑袋蹭了蹭温朔的手。

    “我说的话,你都明白吗?”温朔微笑着,很和蔼地问道。

    小青再次迟疑,点点头,又摇摇头。

    “乖……”温朔微笑道:“好了,愿意在这里看星星,就看吧。但一定要记住爸爸的话,即便是你现在已经能懂得很多,也会自己想事情了,但,千万不要随便出去玩儿,不要离开爸爸太远,因为,外面很危险的。”

    小青咧开嘴笑了笑,大眼睛眯缝起来太人性化了。

    “爸爸要去修行了,听话。”温朔转身走回到床边,盘膝坐下,阖目凝神,却并未入定空灵。

    小青灵智的成长,尤其是主观思维的清晰化,让他不得不再次去考虑很多问题,甚至萌生出了一丝将小青毁灭的念头,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被他抛之脑后。

    不舍、不忍!

    但他却担心。

    看起来人畜无害、可爱无比又听话乖巧的小青,实则极为凶残狠毒,温朔甚至可以想象到,即便是将来小青在自己的培养下有了人性,有了温情,有了如他这个父亲那样的良善心态、明事理讲道义思仁慈,可本性,还是阴狠残忍的。

    在去往楼兰遗址的路上,小青闪现一口吞噬埃文·查尔斯释出的亡灵,在荒漠戈壁肆无忌惮疯狂进食阴魂,在得到命令实施攻击时的残暴,尤其是,今日侵伐秦落凤的意识时,那种一往无前,毫无顾忌宁死不退不避的凶悍……

    当初因为好奇、好玩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豢养小青时,温朔就曾有过这方面的顾虑。

    如今,现实让他不得不顾虑更甚。

    将来小青“长大”了,会成为何等可怕的存在?

    万一,失控了呢?!

    老话说“养不教,父之过。”

    责任重于泰山啊!

    想及此处,温朔愈发坚定了离开汉威时做出的决定阴魂、阴邪之气固然能为小青的成长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但,绝对不能过量,而是要尽可能地去中和小青体内的阴邪之气,慢慢地去调节她体内的阴阳五行配比度。

    从最初的好奇、试验,到后来小青灵慧渐长,有了感情之后,温朔就从未想过,将小青培养成一把杀敌和防御的利器工具,而是,真的把她当作了亲人。

    既然如此,就得把她往人的方向培养!

    “青儿。”温朔以意念唤道。

    小青立刻回头看向他。

    “过来,坐在爸爸身边,感受一下爸爸修行时的气机,学习爸爸入定空灵的状态,学习修行……”温朔微笑着以意念招唤小青道身旁坐下后,阖目继续以意念做交流,道:“如果有不明白,无法理解的地方,可以自己去感应爸爸体内气机的流转,你也试试看。”

    小青歪着脑袋想了想之后,便有模有样地学着温朔,盘膝坐好,闭上了那双大大的眼睛,睫毛弯弯长长,煞是好看。

    温朔面带微笑,默念法咒,心法流转,大量真气从中枢魄慢慢地释出,在体内大小周天舒缓流动,心念下沉润养玄珠,神识上升得空灵明悟。

    换做任何玄士、邪孽异物在侧,哪怕是寻常人,温朔都不会入定空灵修行。

    更不要说,允许外在气机入体内详查了。

    对方稍有歪念,就足以让处在入定空灵状态中的他,永远醒不过来。

    但对于小青,尤其是现在的小青,温朔不设防,就是要以这样随和自然的状态,让小青自然而然地跟随他修行,受他的意识、心性熏陶,一点点地成长。

    不是冒险,是自信。

    也是对小青的信任。

    这种信任无关灵慧,而是亲情使然。

    而且,温朔没有再刻意地去观察小青的修行状况,只是自我凝神入定,空灵修行。至于小青如何修行,初有主观思维的她会如何去学习,温朔指出了大概方向后,便不再去管束。

    不是不严格,而是大陆宽阔,小青总不会走出大路的范畴踏入路边沟壑和荆棘中。

    至于走不走路中间,是否走直线……

    温朔不想去太过束缚她。

    虽然胖子没有教子经验,暂时还不太明白什么所谓的叛逆期之类的,但他却清楚小青的本性,小青的出身构成。所以,为了避免正邪之间的反噬斗争,温朔认为虽然必须把路修直了,但阔度要相应的加宽不允许她做熊孩子,但至少,要允许孩子蹦蹦跳跳说说笑笑,别失去了童年的无忧逍遥。

    盛夏时节,昼长夜短。

    温朔从打坐状态自然而然醒来时,却不知小青何时已经自行回到了玉佩法阵当中。

    他也没有去多操心管束教导,如往常那般只是以意念在玉佩法阵之中观察一番,以气机亲和地安抚了一下小青,然后起身到外面洗漱过后,和母亲一起出门。

    走在路上,李琴忽而想到了什么,神情明显犹豫起来,只是轻轻开口唤了声儿子的名字,便闭口皱眉吞吞吐吐不想说。

    “妈,有什么事吗?”温朔只得主动询问。

    “也没什么大事。”李琴讪笑着摇摇头,继而说道:“大前天吧,哪个徐所长,来咱们店里找过你,听说你去西凉州开会了,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

    “徐从军?”

    “嗯。”

    温朔皱了皱眉,他太了解徐从军这位典型硬汉的性格了,没什么事儿绝对不会跑到京城来找他。

    所以在京大小南门和母亲分开之后,走入校园的温朔迅速掏出手机拨通了徐从军的手机号码这,还是上次他公司开业的时候,难得抽出空子和徐所长聊了几句,问到的手机号码。而且,徐从军的手机、手机号码,是单位配发的。

    还不到清晨五点半,天色已亮。

    手机中只响了两声,便接通了,徐从军略显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喂,谁啊?”

    “徐叔,我温朔……”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