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492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

    “你,你要做什么?”徐芳骇了一跳。

    “我能做什么?”温朔微笑道:“只是用实际行动警告他,任何时候,我都能轻易找到他,而且,可以防范他做任何事情,所以,他最好别胡来,否则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徐芳惊恐地看着温朔:“你,你,你可……别犯法。”

    “怎么可能?”温朔哭笑不得地说道:“行了,把心放宽,去忙工作的事儿吧,啊。”

    “哦……可是……”

    “公司最近事情很多,你知道的。”温朔正色道:“芳姐,别让我为难,好吗?”

    徐芳立刻低下了头,轻轻嗯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温朔坐回到办公桌后面,微阖目琢磨了一会儿白敬哲的事情,便起身离开办公室,去会议室和大家继续讨论。

    没有发现白敬哲的踪迹时,向来谨慎小翼的温朔,心里还是颇为忌惮的这家伙,可是杀过人的主儿!从人之本性的角度出发,很多犯罪分子在第一次犯罪的前后,都会紧张、恐惧,一旦有了成功的第一次,并且逐渐走出了那种极大的压力阴影之后,再犯同样的罪行时,就不会有太大的压力,而且,会更加果断、狠戾!

    甚至有些因为压力过大之后心理变态的,会在同样的犯罪行为中,上瘾!

    所以,温朔才会在知晓了这起案件至今,一直让刘茂和、郑文江他们,时刻关注着白敬哲,有没有回东云。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这家伙如果一味狠戾,杀性大作,天知道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不过,现在确认了白敬哲在京城,并且知道这家伙真的来到了朔远控股公司的外边,温朔心里出了一丝后怕和庆幸徐芳及时发现之外,心理上关于白敬哲的那一丝压力,反倒消失了。

    想想也难怪,白敬哲是什么身份?

    胖子是什么身份?

    怎能会把白敬哲这种出现在了眼前的小人物,放在眼里?!

    在会议室又讨论了一番事项之后,会议结束,大家又要各自去忙碌自己的事情。

    走出会议室,温朔和靳迟锐一起,到隔壁小会客室里打开排风扇抽烟。

    “这段时间公司事情多,挺忙的。”温朔抽着烟,随口道:“而且,我一向不喜欢过问他人的私事,也尊重每个人的隐私权。不过,你来北京这么久了,和父母……嗯,怎么样了?”

    靳迟锐略显尴尬和苦涩地笑了笑,道:“我坚持经常打电话给他们,他们的态度,也比以前好多了,至少,偶尔会问我一两个问题,还有我爸他,也接我的电话了。”

    “急于修行吗?”温朔略带些打趣的语气问道。

    “不了。”靳迟锐摇摇头,很认真,又有些感慨地抽着烟,望着窗外,道:“一切随缘,而且我还没做到。”

    “真这么想?”温朔表示不信。

    靳迟锐深吸了一口烟,继而略显狡黠地说道:“其实,其实主要是我相信师父,到了恰当的时机,自然会传授我玄法,教我修行。现在不教我,是因为时机不到。”

    “不错,拍马屁的水准有进步。”温朔赞了一句。

    “公司最近的事情也多,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靳迟锐忽然想到了什么,道:“师父,要不我去一趟中海吧。”

    “嗯?”

    “在那边好歹还有一些以前认识的朋友,以及家里的亲戚长辈,兴许就能解决出版的问题。”

    温朔皱眉想了想,道:“也好,去找彦总和黄总打个招呼,公费出差。”

    “嗯。”

    ……

    在中关村一带盯梢、摸查一个人,是张坚最为擅长的事情。

    到底是在这里摸爬滚打混迹多年,曾经的混混头目,只要他乐意,随时可以找出大一帮的兄弟、朋友,一个个平日里的活动范围加起来,几乎能覆盖整个中关村。

    这不,从公司出来之后,他就立刻开着摩托车先去了网吧员工们住宿的地方,把歇班玩耍或者睡觉的兄弟们叫起来,将这幅画展示给他们看过,却并未复印多张给他们,而是让他们尽可能记住画上人物的形象,去找以前的兄弟朋友们,大概描述,询问有没有见过这个人,至于身高,温朔已经写在了肖像画上,一米八五左右。

    网吧正在上班的兄弟们也要通知到,时刻注意这个人。

    随后,张坚自己也去找了些朋友,向他们大概讲述了一下这个人的体貌特征,至于为什么找这个人,张坚的理由是:“这狗日的在网吧上网,竟然偷偷拆机箱,顺走了里面的内存条!”

    按理说,这种小事儿,全然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

    但张坚是朔远网吧的总经理……

    这就合理了!

    因为谁不知道蝎子是什么脾气的人物?

    在蝎子眼皮底下玩儿这一套,这不是打蝎子的脸嘛虽然这两年蝎子改邪归正了,可打盹的老虎,那也是老虎!

    第二天,蝎子撒出去的网,就得到了三条回馈的消息。

    为了确保没找错人,蝎子还亲自去挨个儿查看过之后,基本确定了其中一个目标,应该就是温朔要找的人。

    第三天清晨。

    刮了一夜的寒风停了,天空中开始飘起细碎的小雪花。

    这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吃过早饭,从快餐店里刚出来,温朔就看到蝎子张坚站在斜对面的网吧门口,正在注视着这边。

    温朔心中大定。

    他知道,蝎子既然一大早在这儿等着,说明他已经找到白敬哲的落脚点了。

    知道了白敬哲在京城,而且竟然摸到了朔远控股公司的外面,温朔着实悬了两天的心。

    天知道,白敬哲这家伙是偶尔路过,或者刚摸到这里,又或者……

    已经踩点好几天,就等时机了呢?

    所以这两天,温朔特意让张坚安排了几个兄弟,在徐芳上下班的途中,悄然跟踪保护她。

    这还不算,温朔还让张坚安排人,保护母亲。

    晚上还得有人在单元门外守着,时刻注意。

    无非是多花点儿钱,有劳几位兄弟!

    温朔自己倒不在意,他甚至巴不得白敬哲偷袭他如今的他不仅六识敏锐,对于危险的感知和预判,也极为敏锐。

    正如温朔所想,当他貌似随意地往小南门走去时,站在网吧门口等候许久的张坚,快步跟了上来,轻声道:“朔哥,人已经找到了。”

    “确定么?”

    “和你画的,一模一样……”张坚轻声道:“但我没有上前搭话,担心这个人心思重,如果很早就偷偷注意到咱们这儿,那么,他有可能认得我。所以贸然搭话,会打草惊蛇。”

    温朔露出惊喜之色,打趣道:“行啊张坚,有心思,而且小词儿用得也不错。”

    “跟朔哥混,不能给你丢脸,所以我一直有读书。”张坚认真地说道。

    “哟呵。”温朔笑道:“读什么书?”

    “学问类的,就不提了,读也读不懂。”张坚挠挠头,道:“就是各类杂志,什么的。”

    温朔点点头,道:“只要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籍,阅读,总会给人带来益处的,不错。”

    “我会坚持学习的。”张坚大受鼓励,旋即轻声道:“朔哥,那个人……”

    “你去落实一下,选个方便的时间地点,给我来电话,我要亲自见见他。”

    “好。”

    目视着蝎子张坚驾摩托车离去,温朔点上一支烟,站在飘飘洒洒的雪花中沉默着。

    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

    所以在这个俗世的生活中,想要有所成就,需要有得力的助手。

    所谓得力,并非是能够完完全全的帮到你,而是在某件事情上,这个助手比别人处理起来更好。

    譬如这件事,已经刚才他和张坚简短的对话。

    换做林波、换做卢元超,甚至郑文江他们,都做不到如张坚这般,立刻意会并且迅速去落实。

    所以……

    温朔思忖一番后,到路边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去往控股公司那边。

    靳迟锐如以往那般,最早到办公室里开始工作。

    “迟锐。”温朔走进去,甩过去一颗烟,自顾自点了一支,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他的对面,翘起二郎腿神色轻松地说道:“这么长时间没有动用过自己的能力,会不会有生疏?”

    “啊?”靳迟锐愣了下,旋即正色道:“不会的,我有信心。”

    “你没有修行玄法,所以这种能力长时间不用,难免会生疏。”温朔面露感慨,颇为赞赏地看着靳迟锐,微笑道:“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观察你,很不错,你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私心,没有再去以特殊能力害人,这是很难得的。”

    靳迟锐心里一颤,有些感动地低下头,愧疚自责道:“师父明鉴,徒儿确实有动过这份心思。”

    “正常,能控制便说明了你心性坚毅,品行良善。”温朔点点头,道:“既然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你不会肆意动用特殊能力为祸他人,我也放心让你偶尔施展一番了。”

    “嗯?”靳迟锐一愣,旋即有些欣喜雀跃。

    温朔笑道:“毕竟是世所罕见的奇能,就这般浪费、蹉跎,着实可惜了。”

    “那,那师父您让我做什么?!”靳迟锐迫不及待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