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494章 度人

    白敬哲眼睑微垂,神色平静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从里面摸出一支皱巴巴的香烟,捋直了,掏出打火机点着,深吸了一口,这才看向温朔,笑着说道:“老同学了,怎么突然想到来找我?”

    “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温朔微笑道:“你和他谈吧。”

    “嗯?”白敬哲瞥了眼神情尴尬,刚才被自己一拳一膝就给打倒在地的青年。

    温朔已然起身,叹口气,神色间透着无奈和一丝不满地拍了拍靳迟锐的肩膀,却是没有说一句话,迈步往外走去。

    靳迟锐羞愧不已。

    难得师父开恩,给了他一次历练的机会,不曾想还没开始,就先被人打倒在地……

    自己丢脸不说,也丢了师父的颜面啊。

    张坚跟在温朔后面往外走去,转身拉门时,笑着与白敬哲对视了一眼。

    白敬哲叼着烟,眯着眼,和张坚相视一笑。

    两人心里都是一颤。

    白敬哲觉得,那家伙绝对是个心狠手辣在主儿,不知道为什么,会像个随从手下吧,恭恭敬敬地跟着温朔。

    张坚却是感觉到,白敬哲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这家伙,绝对杀过人!

    以前张坚在道上混出名堂之后,接触过几个这类人。

    走出屋外,站在墙角的黑暗中,胖子递给张坚一颗烟,自己点上一颗,自然而然地蹲下,没有一丁点儿公司董事长的形象。

    张坚也跟着他蹲下,轻声道:“白敬哲杀过人!”

    “嗯?”胖子瞄向张坚。

    “我敢打赌。”张坚表情认真,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见过好几个这种人,绝不是杀过一次,而是杀过两三次甚至更多的主儿,从他们的眼神中,就看得出来。”

    胖子撇撇嘴:“你丫应该去当警察。”

    “朔哥,这孙子到底是做什么的?”张坚往前凑了凑,道:“你准备怎么办他?”

    他实在是忍不住心头的困惑了。

    调查白敬哲,没问题……

    张坚最擅长干这种活儿了,他也不去问那么多。

    在他看来,既然朔哥要求保密查找,那么找到之后无非是将白敬哲暴打一顿,严重点儿废了对方,甚至,朔哥要把这个叫白敬哲的家伙偷偷摸摸干掉埋了,张坚都能强压下心头不安选择接受。

    可现在倒好,人找着了,却让靳迟锐去和对方谈话。

    谈什么?

    本来张坚还以为,朔哥这是要让靳迟锐玩儿一出投名状的把戏,心里还暗赞靳迟锐,不是看起来那般斯文、手无缚鸡之力的主儿。

    所以靳迟锐进门前斯斯文文和白敬哲搭话,张坚就已经开始小瞧他了。

    看到温朔也是一脸怒其不争的神情时,张坚更是觉得靳迟锐这家伙不中用废什么话啊?!

    接下来,朔哥出马,干脆利落让白敬哲老老实实……

    然后,朔哥竟然又让靳迟锐去谈话。

    这,唱的是哪一出?

    温朔瞥了眼张坚,一脸悲天悯人的神情,道:“你猜对了,这家伙是个杀过人的主儿。”

    “嗯?”张坚心头一颤,忍不住提高了警惕靳迟锐那个笨蛋,可别让人宰了。

    “徐芳你认识吧?”温朔轻轻叹了口气,把徐芳身上发生的事情,简单讲述了一遍,继而说道:“正如你刚才猜测的那般,我也怀疑,白敬哲这家伙干了那一票之后,估计又杀过人,才能磨炼出了这样的胆识和眼里的那股子杀气。”

    张坚皱眉道:“那,那靳迟锐在屋里……”

    “没事儿。”温朔摇摇头,道:“我和白敬哲是高中同学,所以不忍心看他继续犯错,更担心这家伙再逮到机会把徐芳给杀了,就让靳迟锐过来劝劝他,俗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朔哥,你让靳迟锐,劝白敬哲自首?”张坚一脸尴尬,觉得温朔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温朔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我这人一向心软、善良、慈悲为怀……”

    张坚低下头,使劲抽烟。

    他妈的,朔哥这是想出家当和尚么?

    什么时候有了度人的毛病?

    ……

    小小的屋内。

    白敬哲把小板凳往炉火前挪了挪,把水壶拎了下来,蜂窝煤烧得通红,映得他的脸上也红红的。

    双手烤着火,白敬哲一言不发,心里琢磨着温朔是如何找到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

    唔,只能用巧合来解释了。

    也算不上巧合。

    白敬哲判断,应该是自己去京大附近踩了几次点,偶然被温朔遇到了,所以,这家伙害怕了。

    想到这里,白敬哲面露冷笑。

    他敢杀人,而温朔,绝不敢杀人。

    这就是两人目前的差距。

    几次去京大附近踩点的目的,就是想要干掉温朔。

    当初在仇恨的刺激下,杀了徐从军的老婆,重伤了他的女儿,白敬哲事后其实挺害怕、挺紧张的,甚至回到家里之后整晚都在忍不住地哭,各种恐惧让他的精神几乎崩溃。

    当他终于承受不住,向母亲讲述了这一切,并且打算去自首时,母亲却坚决地制止了他去自首,选择替他顶罪。

    那一刻,对于遭受刑罚的恐惧,对生和自由的渴望,让敢于杀人报仇的白敬哲,彻底懦弱地跪在了母亲的面前,感激母亲替他顶罪,然后心惊胆颤地待在家中,被哥哥、嫂子,被所有人怀疑着。他知道,所有人都怀疑,甚至肯定真正的凶手是他,以至于,哥哥嫂子每日里对他的神情中,都充满了鄙夷和仇恨。

    于是白敬哲净身出户。

    当然,家里也没什么资产了。

    那段时间的经历,让白敬哲消沉了许久,终于走出了对于杀人罪行的恐惧和内疚,也没有了对母亲的感恩,他性情大变。

    夏末时节,他在赵都市杀了两个人。

    两个从南方的山区,出门在外打工的人,大家在自发形成的劳工市场认识,一起接了份装修的活儿。

    完工后分钱时,白敬哲想和那两人均分钱,遭到了严词拒绝,因为之前就已经说好,那两人有技术,白敬哲纯粹的小工,是干粗活并且跟着学抹墙手艺的。

    所以,白敬哲把那两人杀了,埋了。

    无声无息。

    也许,那俩人的家人,至今还在等待着过年时,他们拿着在外拼打一年一年挣到的辛苦钱,回家团圆吧?

    想到这里,白敬哲笑了笑。

    一个多月前。

    白敬哲在这处工地上杀了一个人。

    那天晚上白敬哲一个人出去遛弯儿,一个喝多了的混混,与他发生了碰撞,然后扇了他两个耳光,还要让他赔钱。

    白敬哲说自己没钱,在工地宿舍里。

    那个喝多了混混,就跟着白敬哲来到了这间简陋寒酸,却干净的小屋里。

    他被白敬哲用棉被卷裹着,堵上嘴巴,用锤子活生生地砸烂了全身上下每一处骨头,在无边的痛苦中死亡。

    那次,白敬哲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舒爽、欢愉。

    那天晚上,他把那个人用棉布卷裹着,扔进了工地准备填埋的大坑里,又把一整车还未倾倒的建筑垃圾,倾倒进了大坑。

    第二天,大坑被完全填埋,碾压平整。

    将来,那里会种植树木,铺上草坪,成为绿地,小区里的居民们会带着孩子们在上面玩耍。

    今晚,怎么办?

    同时杀掉三个人不容易。

    如果杀不掉,放跑一个,自己就会暴露。

    所以白敬哲觉得,可以受辱,忍耐。

    温朔不敢杀人。

    但他敢,也有耐心等待时机到京大踩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杀温朔嘛为什么杀温朔?

    因为温朔该死。

    斜对着,坐在白敬哲身后的靳迟锐,许久都没有说话。

    一来是恢复自己的平静,之前发生的情况打乱了他的步骤;二来,他需要营造这种环境,给白敬哲施压,又或者,是让白敬哲放松警惕。

    “白敬哲,我们都知道,你杀过人。”靳迟锐很突兀地开口道。

    白敬哲的身体僵住,随即放松下来,掏出皱巴巴的烟盒,但里面已经没有烟了。

    一根烟递了过来。

    与此同时,白敬哲搬着凳子坐到了他的斜对面,神色平静地看着他,也点上支烟,双手伸到炉子上方烤着取暖。

    “我想过杀人,但没那么大胆量。”白敬哲苦笑。

    “我不是警察。”靳迟锐微笑道:“我只是想来和你谈谈心,有些事情该放下,就得放下。比如,你还想着继续杀人……”

    “如果我真杀过人,你怎么还敢坐在我面前?不怕我杀了你?”白敬哲笑道。

    “不怕。”靳迟锐很认真地说道:“因为你不会杀我。”

    “为什么?”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知道你其实压力很大,你需要倾诉,但是你不能对任何人倾诉,一个人隐藏了太多的秘密,隐藏得太深,精神会崩溃的,会很痛苦的。”

    “我没有。”

    靳迟锐神情温和地看着白敬哲。

    无形中,一股诡异莫测的力量,早已蔓延开来,将白敬哲笼罩。

    不同于玄法的力量,而是大自然的力量。

    所以不会受到强烈的排斥。

    就那么自然而然,覆盖,融入进了白敬哲的脑海中,思维中。

    “说说吧。”靳迟锐柔声道:“你应该相信我,是一个值得倾诉的人,而且我不会害你,也没必要害你。我只是希望,你不用再这么痛苦地活下去,太累了,你应该解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