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502章 碰钉子

    中午下班之前,温朔回到了朔远控股公司。

    黄芩芷和彦云随即便拿着上午开会通过的计划,来到他的办公室里,请他阅览后签字。

    温朔拿起文件认真翻看着。

    “气色不太好,怎么?”黄芩芷微笑道:“靳迟锐的父母,不大同意他们的儿子,在咱们公司工作?”

    “都是有头有脸,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物,难免会嫌咱的庙小。”温朔边看边发着牢骚,旋即意识到彦云在旁边,自己不能显得太小家子,于是无所谓地笑了笑,道:“不过,我带他们到网校、网吧,还有咱们的软件公司看了看,也大致给他们讲述了一下咱们公司的实力……”

    彦云微皱眉,惹不住说道:“靳迟锐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而且之前还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他的父母还当自己的儿子是块宝贝,竟然还挑挑拣拣的,真是可笑!”

    “嗯,不错,有进步!”温朔当即竖起大拇指,道:“知道维护咱们公司的声誉了。”

    彦云轻轻哼了一声。

    黄芩芷面露无奈之色,轻轻摇头。

    温朔和彦云这二人,似乎天生就相互看不顺眼,说话就带刺儿,夹枪带棒地互怼。

    好在,两人还都算理智,而且都很犟……

    一个心里琢磨着,我等你自己辞职!

    另一个就琢磨着,我等着你的解雇!

    然后各司其职,还都尽职尽责地工作。

    下午四点多钟。

    靳文和欧阳慧卿再次来到了朔远控股公司。

    前台助理刘茵茵看到这二人进来,连忙上前礼貌地打过招呼,得知二人是想来找温朔谈事情时,刘茵茵略带歉意地说道:“真不好意思,我们董事长下午有课,所以没来。要不这样,您二位在这里稍等一下,我看董事长的课程时间到了,给他打电话说一声?”

    靳文微微皱眉。

    欧阳慧卿神色和蔼地说道:“唔,那真是不凑巧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又想起了上午了解到的信息中,朔远控股公司的人事部总经理叫做彦云,便微笑着问道:“那,彦云彦总经理在吗?”

    “彦总在,我帮您问一下……”刘茵茵露出歉意的神情,解释道:“彦总平时很忙的。”

    “理解。”欧阳慧卿和蔼点头。

    靳文却是板着脸轻轻哼了一声在中海,尤其是他做领导的那个区,再大的企业负责人、富豪,见到他都会客客气气,他什么时候去某个企业时,还需要在前台登记、等候?!

    很快,刘茵茵挂了电话,甜甜地笑道:“二位,彦总恰好有时间,二楼的会客室吧。”

    “谢谢。”

    欧阳慧卿温和一笑,靳文却是仍旧板着脸,端着架子上了二楼。

    彦云也只是刚刚忙完手头上的工作,沏了一杯咖啡,起身在办公室里做简单的瑜伽动作,舒缓着筋骨腰肢。

    按照公司规定,下午五点半下班。

    不过,彦云的习惯是每天提前一个小时完成当天的工作,安排好第二天的工作,绝对不允许超负荷工作,也不允许自己把当天的工作拖延到第二天这个习惯,她已经保持了好多年。

    因为多出来的这一个小时,她可以舒缓精神和身体的状态,也可以作为应对突发事件和需要加班工作的预留量。

    她不喜欢工作狂。

    因为她觉得工作狂往往意味着能力上有欠缺。

    自制力这种东西,不止是多么的勤苦去拼命工作,还必须要懂得在工作和休闲上的合理调解安排,保持一个良好的精神和身体状态,才能更好地完成工作,这,何尝不是何尝不是自制?

    接完刘茵茵的电话,彦云端起咖啡杯,神情悠闲,仪态幽雅地离开办公室,去往那间会客室。

    刚刚来到会客室,就听得门外脚步声响起。

    彦云放下咖啡杯,转身便看到靳文和欧阳慧卿在徐芳的引领下走了进来。

    “你们好,我是朔远控股公司的总裁助理、人事部经理彦云。”彦云面带职业化的微笑,上前与二人握手,神情自然随和,颇有些女强人的大气,一边说道:“请坐。”

    靳文和欧阳慧卿略表谢意,坦然坐到了沙发上。

    “实在是不好意思,上午因为公司正在开会,所以没能陪同您二位,还请谅解。”彦云很客气地说道。

    “是我们叨扰了。”欧阳慧卿面露一丝歉意。

    “嗯。”靳文好似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官员的习惯使然,说道:“彦总看起来,更有董事长的样子嘛,比之你们的董事长,言谈举止成熟稳重,颇有大气。”

    彦云笑了笑:“不敢当,请问二位,找我有什么事么?”

    欧阳慧卿稍显尴尬和犹豫。

    作为母亲,她比丈夫的心要软得多,虽然希望儿子能够回中海,却也不好让儿子太过为难。

    毕竟儿子是精神病刚刚痊愈,能在京城找到一份工作,而且他自己也工作得很舒心,已经很难得了。若是回到中海,固然在家里的帮助扶持下,再找到一份良好的工作,可难保会被人诟病,私下里使绊子说坏话。再者,怕儿子工作得不开心啊。

    最重要的是,经过上午对朔远公司的了解后,欧阳慧卿还是较为满意这家公司的实力。

    儿子在这家公司,还是部门经理了呢。

    他在京城才工作多久?!

    靳文却没这么多心思,这个儿子因为精神疾病,加上当初从招商办辞职,和妻子离婚,一对双胞胎儿子都被妻子带走,已经让靳文丢尽了脸面,如果再因为和家里怄气,离家出走在京城落脚工作,那靳文更觉得自己在熟人面前抬不起头了。

    所以看到妻子犹豫,靳文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彦总,我这人说话比较直,希望你别介意。”

    “请讲。”彦云微笑道。

    “我不想靳迟锐在你们公司工作。”靳文板着脸,以不容置疑地口吻说道:“这次来京城的目的,就是要把他带回中海,所以,希望你们公司能够辞退他。”

    彦云面露诧异,哭笑不得地说道:“靳先生,靳迟锐入职我们公司以来,工作方面表现得非常好,我们没有理由辞退他……当然,如果靳迟锐认为在我们公司工作有什么不舒心,或者达不到他希望的目标,他可以主动辞职,我们也绝不会阻拦。”

    靳文皱眉道:“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不想回中海,所以我才来找你谈。”

    “抱歉。”彦云摇摇头,道:“按照规定,我不能无故辞退一名员工,尤其是一名部门管理人员,这是董事长、总裁的权力。而且,我个人也无法认可您的行为和理由。”

    “你……”靳文沉声道:“那你打电话让你们董事长,总裁过来!”

    彦云微笑着,端起咖啡慢慢品着,却并不表态。

    徐芳沏好了两杯茶端过来,神情略显紧张,双手都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双方谈话里火药味儿十足,靳迟锐的父亲更是强势得根本不允许别人反对,这让徐芳格外畏惧、担忧。

    和靳迟锐在一起工作这段时间,徐芳觉得靳迟锐这个人挺好,他的父亲怎么这样呢?

    而且,靳迟锐的父亲如此强势……

    再想想温朔的脾气,两人如果当面谈的话,十有八九得谈崩,到时候……温朔会不会吃亏?

    彦云这般不予理会的轻蔑姿态,令靳文愈发愤怒。

    欧阳慧卿赶紧抓住了丈夫的手,对彦云抱歉道:“老靳刚才说话有些过激了,彦总你别介意,他就是说话直的性子。”

    “没关系。”彦云仍旧保持着微笑,神情随和地说道:“坦率地说,即便董事长现在要辞退靳迟锐,也要有足够的理由,否则,我会坚决反对的。因为,靳迟锐在工作方面确实没有任何问题,相反,他表现得很出色,是一位优秀的部门负责人。”

    “你……”靳文大怒。

    “我很抱歉。”彦云道:“如果您二位想和董事长直接谈,那么,我现在就让人联系董事长,至于我们直接,我想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二位可以在这里等待。”

    言罢,彦云起身往外走去,一边对站在旁边的徐芳说道:“徐芳,给董事长打电话。”

    “好的。”徐芳赶紧跟着彦云往外走去。

    靳文气得在沙发扶手上重重地拍了一记。

    欧阳慧卿微皱眉,半埋怨半劝慰地说道:“你啊,这里是京城,是别人的公司,不是你们的会议室,你怎么能以下命令的口吻和人说话?总要讲点儿道理的好伐?”

    “我说不来京城,你非得来看那个混账!”靳文怒道:“这下可好了,他人我们没见到人,还被这些年轻人给教训……简直是,简直是不可理喻,岂有此理!”

    “唉,有话好好说不行吗?”欧阳慧卿柔声道:“我现在觉得,迟锐在这里工作,其实挺好的。”

    “好什么好?”靳文哼了一声,道:“他如果想在一家私营企业工作,我可以给他安排更好的企业,去国企,去外企,去合资企业,随便找一家,都比这样的小公司强!”

    说着话,靳文从兜里掏出了香烟和火机。

    结果刚把香烟点着,徐芳走了进来,见状赶紧快步到跟前,从茶几下拿出了烟灰缸摆在茶几上,脸上挂着歉意的表情道:“真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没有为您准备香烟。”

    靳文老脸一红,心中愈发忿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