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583章 胖子在不断地成长

    虽然胖子现在自觉已经从身价财富方面踏入了富人的行列,但仅仅因为“友商会所”吃了这一顿饭,知晓了这顿饭的消费之后,他再次意识到……

    多年来的贫穷生活,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他一直觉得自己从认识栗洋开始,就从来没有在和栗洋的交往中显露出自己的吝啬抠门儿,刻意地每次大方地消费,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豪爽模样。

    但今天,他感到很震惊,也很惭愧,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恼火。

    以他自幼生活环境所养成的认知、习惯、性格,根本无法接受、容忍这种奢侈的消费。还好有这两年多来的生活阅历,让他至少能控制得住,并由此展开更多的想象。

    或许这不算什么,还有比这更高的餐饮消费吧?

    聊到兴起,三瓶白酒下肚,桌上前后也就上了六道普普通通、大多数菜馆里都有,只是在这里稍稍改了名字,做得精致些的菜,加一道汤,喝了几杯茶……

    两万八千元!

    胖子是个吝啬抠门儿的性子,却也并非那完全没见识的土包子,如果真是那些只是听说过却从未舍得,也不敢去尝鲜的顶级山珍海味,动辄价值破万、几万元一瓶的美酒,莫说是两万八,就算二十万零八千元的价位,如今已然身家过亿的胖子,也敢梗着脖子硬着头皮要一把面子。

    可如此简单的一顿饭,却要花费两万八,这不是糟践钱,是什么?

    这种忿忿的念头在脑海中很快揭过。

    取而代之的,则是以往不会有,只是如今眼界、身价、心胸和所处位置不同,才会渐渐培养出的多方面、更高层次的思维胖子想:“能够舍得在这种地方消费的,绝对都是非富即贵的人,那么,他们为什么舍得每年花费三十万,只为了一个会员的身份,然后还要在这里高额度的消费?”

    “仅仅是为了享受?”

    “为了面子?”

    “为了把多到没地方话的钱糟践掉?”

    “显然不是……”

    胖子思忖了一路,直至回到公司,进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仰脸点了支烟,深吸一口后,他才豁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明悟到了某种缘由。

    是的,唯有以小人奸诈之心去忖度,才能知晓其中之理。

    但是这理,谈不上小人与君子。

    更没有明确的是非之分。

    只是一种社交、经营的手段、方法,是维系圈子、扩大圈子的影响力,增进相互感情,稳固前进的基础。

    说得再直白些,那就是……

    在高抬己身,享受寻常人求而不得,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优渥时,再顺便牢牢地保住自己的身价地位,继续发展图的无非还是那俩字“名利”

    只是人心不足。

    之所以冠上“以小人之心”的帽子,是因为从更高的道德层面来更深入地论述的话,这很显然属于“结党营私”

    又或者,是在破坏正常规则,在搞垄断,在仗势欺人等等。

    令人向往,却又令人诟病。

    很现实。

    有了这般想法,胖子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另一种更现实、更令人扎心的理由:

    到了一定层次的人,花钱的概念是不同的。

    当胖子还觉得吃顿饭花千八百块钱已经很多时,在一些有钱人的眼里,一顿饭花十万八万,和胖子的心态是一样的。买劳斯莱斯当私家车的人,和买一辆捷达做私家车的车主,买车前和买车时、买车后的心态没什么两样。

    想通了这两点,胖子轻轻叹口气,起身给自己泡了杯茶水,嘟哝着自言自语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心态?”

    “呸!”

    “不学好!”

    “你就是一大胖子!”

    ……

    五十三度的酒干下去一斤半,纵然温朔海量,在外面被风冷吹,在车里被暖风熏,也难免醉意熏熏。

    许久未曾有过这般状态的他,今晚打坐时,状态相对就差了些,难以很快入定至空灵的状态,酒精刺激下导致的身心浮躁,让他不得不先以真气调理体内,祛除酒劲和醉意。

    每每在他盘膝打坐时,小青便会自发从玉佩中飞出,在附近转悠着玩耍一圈,不远跑,不唬人,然后回来学着爸爸的模样,坐在窗台上吃点儿胎生鬼婴被炼化后的气机,再依着爸爸教她的修行方式,于天地相参修行。

    不过最近,小青每晚又多了一份活儿。

    她在外面转悠一圈,回来进食胎生鬼婴时,会先站在办公桌和办公椅之前琢磨一会儿。

    时不时的,还会把小手化作细线探入到最下面锁着抽屉里。

    那一层抽屉里,放着七八个小瓶子。

    小瓶子里,有特别“好吃”的东西。

    可惜小青终究不是实体,她无法将瓶子拿起来,更不可能将瓶子打开,而且那瓶子的封口上,还有可怕的玄法气息,显然是有法阵封印。

    但小青毫不气馁,平日里闲坏了,着实没什么好玩儿的她,将打开小瓶子,从里面取出好吃的,作为自己当前最大的目标虽然她知道,爸爸将小瓶子全都放进抽屉里锁起来,也不主动让她吃,肯定就是不允许她吃,不过……

    小青觉得如果是自己凭本事打开取出来的,爸爸一定会允许吃。

    如所有人一样,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小青越是打不开瓶子,越是想要把里面那些东西掏出来吃掉,她完全是凭直觉判断的。

    那是最好吃的东西!

    爸爸真小气!

    终于将体内酒意逼尽,胖子这才微微睁开眼,长舒了一口气,眼角余光却没有发现小青坐在窗台上,他不禁皱了皱眉:“这段时间太惯着她了,出去玩儿这么久都不回来?”

    但随即,他的气机就锁定了小青的位置。

    在办公桌和办公椅之间,蹲在那里聚精会神地也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胖子没有过去打搅,而是纯粹以气机慢慢探过去感应。

    终于确认了小青的行为,胖子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轻声道:“青儿,你在做什么?”

    咻……

    小青闪电般蹿到了窗台上盘膝坐下,一双大眼睛中满是无辜和迷惘地看着胖子。

    “别在我面前装!”胖子沉着脸,斥道:“敢说谎话就揍你!”

    小青的眼神和脸色,顿时变得无比委屈可怜,微微低头,大眼睛一眨一眨水汪汪的,时不时偷瞄爸爸一眼,然后一双小手在腹前攥在一起,拧来拧去。

    胖子当即没了脾气,叹口气说道:“那些小瓶子里,存放的都是蛊毒,你敢吃那种东西?”

    小青立刻眉开眼笑地忙不迭点头,意念告知:“好吃好吃,一定好吃,我要吃……”

    “你……”

    胖子无奈,稍稍琢磨一番后,寻思着这玩意儿对于小青来说,委实算不得什么可怕的东西,充其量只能是食物毕竟,尸煞、胎生鬼婴的气机她都能吃,就连玄士最为精纯的元神,小青都可以肆意吞噬。

    蛊毒,也就勉强算是一道硬菜吧?!

    温朔起身走到桌后,拿钥匙打开抽屉,从中取出一瓶,又将抽屉锁好。

    “还是老规矩,每次只需吃一点点,不许贪吃。”胖子板着脸故作严肃地斥道。

    “嗯嗯嗯,青儿最听话啦!”小青眼睛眯成了两条倒垂的弯月,像只小狐狸。

    胖子无可奈何,摘下玉佩放到桌上,继而左手掐决,右手食指在桌面小瓶和与玉佩之间,书出了一道“导引符”,再以五雷驱煞符、镇煞符护持两侧周边,这才伸手打开了瓶盖,一手持平将口向下,在桌面上轻轻一磕。

    绿色液体流出。

    旋即,有小小的黑点生成。

    这一切,都是在室内黑暗的环境中完成。

    绿色液体中刚有小黑点生成,蛊虫还未来得及长大,便被神秘的力量吸引着,无可奈何地流入了玉佩中。

    很快,桌面上干干净净。

    连一丝湿痕都没有。

    “喏,到玉佩里吃吧。”温朔笑着点了点玉佩,道:“法阵的接触和进入方法,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小青迫不及待地化作一道流光,钻入了玉佩中。

    看着这一幕,温朔神色间尽是宠溺和无奈,如此娇惯、喂养之下,将来小青会长成什么模样?

    不过……

    还是要让她成人才对啊。

    刚刚祛除了酒意,又和小青经过简短交流之后,胖子暂时无心打坐,起身再次泡了一杯热茶回到办公桌前坐下,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沓厚厚的资料。

    这些资料,全都是上次考古拓印、临摹下来的符箓、法阵,还有详尽的照片。

    这段时间工作繁忙,事情多,晚上还要修行,他倒是一直没顾得上研究这些东西,杨景斌老师为此还催促过他几次,希望能够从他这儿再得到些什么。

    玄法知识,包括符箓、法阵、法咒、心法、修行法门等等,说起来简单,毕竟万变不离其宗,但要说复杂,真是深奥难懂,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这些符箓中,有一小部分胖子一眼看到便能断定是什么符箓,有什么效用。

    他甚至,自信以自己所修玄法的法咒、气机,便能催动这少部分的符箓。

    但符箓两两相接,再相互依托、辅助形成法阵。

    其作用力和效能,温朔就不明白了。

    所以想要把这些东西研究透彻,胖子……很头大,甚至有点儿绝望,但却不肯放弃。

    这玩意儿研究透彻了,那将是多大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