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589章 大事化小小事了

    所长有些诧异地看着胖子,道:“温老板,你到底和谁是一伙儿的?”

    “我和谁一伙儿啊?”温朔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弗拉基斯尔,还有伊诺维奇教授,是我请到西门涮锅店吃饭的,我们是老朋友了。说句真心话,我刚才的表现您也看到了,是真恼火这帮小伙子,但咱心里有数,事情真不能闹大了,毕竟银诺维奇和弗拉基斯尔的身份明摆着的,而且是来参加国际考古会议的,真闹起来影响太差,那帮小伙子挨整,耽搁一辈子,说起来也不冤,活该他们喝点儿酒逞凶斗狠,可是……不值得啊。”

    所长神情郑重地点了点头,小声道:“你,能说服那俩老外教授吗?如果他们执意要求的话……”

    “我去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温朔轻声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所长叹了口气,面露感激地说道:“温老板,你是个真正懂得大是大非的仗义人,我替那些小伙子们谢谢你了,先把他们带回去,该批评教育还是要批评教育的,至于两位国际友人,就全拜托你了。”

    “您放心。”温朔松了口气,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所长皱眉道:“你们总得去个人,做份笔录吧?”

    “事情不大,明天我去所里补一份,您看怎么样?”温朔略有些为难地说道:“今儿是我请吃饭,咱们华夏人讲究礼数,总得把意思尽到了,您说是吧?”

    “我说你小子……”所长哭笑不得:“万一,这事儿的责任方是那个,那个叫什么弗拉基斯尔的苏斯人呢?”

    “叔。”温朔苦涩道:“我担保主要责任不在他,您看情况也应该看得出来。再说了,咱说句不中听的话,依着咱们的习惯,就算险挑衅的是弗拉基斯尔,结果又能如何?”

    所长怔住。

    “弗拉基斯尔是咱华夏人,没有外宾这个身份,说到底最后也是各打五十大板。”温朔叹口气,道:“我也不好说这样对不对,这是您,还有更高的官员们该考虑的问题,现实就是这样,公平与否,百姓也不好说什么,对吧?”

    “滚滚滚……”所长没好气地说道:“记得你的承诺,把两位国际友人安抚好。”

    “一定!”

    “那就这样!”所长一挥手:“把他们几个,哦,得有十几个了,好嘛,真他妈长出息,全带回所里去!”

    温朔转身往齐新和弗拉斯基尔身边走去,却见伊诺维奇教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弗拉斯基尔的身边,听着弗拉斯基尔向他讲述事情的经过。

    而齐新则是站在旁边,一个劲儿地向伊诺维奇、弗拉斯基尔保证,一定会对那些人予以严惩。

    严格来讲,齐新这么做绝对不能说是错。

    因为事情的本质上,就是卓鸿兵那帮小伙子喝多了酒,平时又嚣张惯了犯浑惹事。

    但……

    社会上的任何事情往往都不能较真地去非得分出个子丑寅卯来,因为那样只会令事态走入极端而无法解决。同时,如果此次事件真的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胖子可不想把自己卷入这样一场无辜的冲突中。

    倒不是胖子大度,而是,这次真没吃亏啊!

    没吃亏的前提下,再把利益最大化,并在有可能铺垫出一些利益希望时,做到,做好……那么,无论将来是否能就此收益,至少自己不会因为没这么做而懊悔。

    “小事一桩,走走走,我们继续喝酒去。”温朔笑呵呵地抬手揽住了弗拉基斯尔的肩膀,一手攥住了伊诺维奇教授的胳膊肘,放佛带着些酒意般,豪爽大笑着往饭店里走去。

    齐新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神情疑惑,却及时作出了翻译,然后才问道:“温朔,为什么我们不用去派出所?”

    “去派出所干什么?”温朔反问道。

    “我们要去录口供,我们要追究那些人的责任!”齐新怒气冲冲地说道。

    “齐大哥,这种破事儿你好意思去派出所吗?”温朔皱眉斥道:“怎么着?真想把事情闹大,然后是你和我陪着伊诺维奇教授、弗拉基斯尔先生在外面吃饭,然后和一群混混发生冲突,还打了一架闹到派出所?”

    “我……”齐新一时无语,脑筋有些短路。

    伊诺维奇已然从弗拉基斯尔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他瞪着眼叽里呱啦地抱怨着,愤怒着。

    齐新翻译道:“伊诺维奇教授认为,那些人应该受到严惩,他们在华夏不应该遭受到这样不公正的欺辱。”

    温朔撇撇嘴,继而大大咧咧地说道:“嗨,弗拉基斯尔,今天我的表现怎么样?够不够朋友?!”

    弗拉基斯尔一脸迷糊地看向齐新。

    温朔已然用力地揽住他的肩膀,一边用另一只手在胸膛上拍了拍,攥拳曲肘,仰着脸显示自己的力量和强大,弗拉基斯尔当即会意,咧开嘴哈哈大笑着抬臂揽住温朔的肩膀,叽里呱啦地夸赞着他,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齐新把温朔的话翻译了一遍,又将弗拉基斯尔的话翻译出来:“温,你真的很厉害,刚才如果不是你,我一定会被那帮混小子揍进医院去。”

    “在你们苏斯,朋友之间会这样吗?”

    “当然……”

    说笑间,他们回到了之前的包间里,伊诺维奇教授也忍不住参与到他们的话题中:

    “我真的挺后悔刚才没有早点儿出去,如果能和那帮臭小子打一架,那我的心情会更好。”

    温朔愕然,继而拍着胸脯道:“这是在华夏,我们华夏人可从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到自己家做客时,被别人欺负,那样的话,我们会感觉很丢脸。”

    “苏斯人也是这样!”

    “唔,我可不仅仅是帮你们打了那帮坏小子,我还让那位警官将他们带走路,会狠狠收拾他们的。”温朔得意地笑着说道:“我和那位警官很熟悉,他告诉我,不仅仅会收拾那些坏小子,还会让他们付出大笔的罚款。”

    伊诺维奇和弗拉基斯尔心情愈发舒畅,当即哈哈大笑着举杯与温朔同饮。

    齐新心里忿忿着,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依他的心思,这事儿非得把那帮小子们全部拘留,让他们背上一辈子都抹不去的污点……

    派出所里。

    几个酒劲儿还未散去,从小娇生惯养,家境优渥且颇有些实力的小伙子,正在和警官争执着:

    “为什么只是把我们带进派出所?”

    “为什么不把那个叫温朔的胖子,还有那个汉奸,那个外国佬一并抓进来?”

    “喂,难道又回到百年前了,洋大人享有特权,我们都是奴才?”

    “我们是京城篮球队的,不是可以让你们随便欺辱的平民百姓……”

    “如果不能给我们满意的答复,我们还不走了,愿意拘留就拘留,随便!”

    ……

    所长看着这帮醉意愈浓,愈发嚣张的年轻小伙子们,真想挨个儿狠狠地抽他们耳刮子人家温朔和他们年龄相仿,可为人处事那真是面面俱到!

    这帮傻小子呢?

    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道是非曲直,善恶不分,就他妈会惹是生非!

    若是换做寻常的年轻人,喝醉酒闹事的,早就把他们拷进一个屋子里醒酒去了。可这帮京城篮球队的年轻队员们,还真不能轻易对他们施以暴力。

    且不说他们篮球队员的身份,单是这些年轻人的家庭,孩子受点儿委屈家里人还不得闹翻了天?

    不过……

    警察也只是忌惮,却并非害怕和没办法治他们。

    所长让两位警员看着他们,时不时训斥几句,基本上置之不理。然后,所长亲自从从这些人里挑出相对清醒、理智些的队员,带到另一间屋子里询问事情经过。

    很快,事情经过便问得清清楚楚。

    又把他们各自的联系方式问出来后,所长亲自给篮球队的总教练打去了电话,又让警员挨个儿给他们的家长打电话,让他们到派出所来配合处理。

    电话打出去之后,很快,总教练汪忠,以及这些队员们的家长,陆陆续续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派出所。

    处理类似事件太多,经验十足的所长,刻意留了一手,没有一股脑地把整件事情的经过、以及双方发生冲突造成的后果、对方的身份等说清楚,只是简单讲述了这起殴斗事件,并强调了,责任方在这帮年轻的篮球队员身上,是他们酒后寻衅滋事。

    果然,不出所长预料,极个别家长们立刻开始忧心忡忡地去关注自家的孩子,询问他们有没有受伤等等。

    更有家长气势汹汹地询问殴斗另一方的人在哪里,什么责任不责任的?事情有没有调查清楚?

    篮球队总教练汪忠更是板着脸,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向所长讲述篮球队三天后还有一场重要的国内比赛,如果他的队员们在殴斗中受了伤,影响到比赛,必然要追究对方的责任云云。

    “这真是太奇怪了,双方发生冲突,却只是把我们的人带到了派出所,对方却没有一个人来?!”

    “所长,你们警察这么做,偏袒得未免也太明显了。”

    “警察同志,我希望,尽快看到与我们的孩子发生冲突的人,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如此受到你们的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