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591章 种因不求果

    上午会议结束。

    温朔接到公司前台刘茵茵的电话,说是有几位中年男子找他,现在休息厅等他。

    具体是谁,刘茵茵也不清楚,问他们什么也不说。

    温朔稍有些纳闷儿,不过很快就猜到了这几人是谁没别人了,八成是昨晚那帮酒后滋事的小伙子们的家长,想找他质问什么,又或是,当面表示感激?

    等他来到公司时,就看到接待厅里,几位中年男子正在轻声聊着什么。

    “董事长好。”刘茵茵起身:“这几位先生等您很长时间了。”

    “啊,是温董事长回来了?”

    “温董事长,您好您好!”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几人听得前台打招呼,急忙起身走过来,纷纷开口热情地打着招呼,好像这公司是他们的,而温朔是客人。

    温朔神情略显疑惑,却是面带歉意地微笑道:“你们好,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不不,也没等多久,温董事长忙嘛。”

    “是啊,温董事长真是年少有为,京大才子,啊,不仅仅事业有成,学业也没有耽搁,都能参加国际考古会议这样高规格的会议了,真令人钦佩啊。”

    “唉,与温董事长相比,我家那不争气的东西,简直……”

    众人半认真半客套地恭维着,温朔的神情就愈发困惑,尴尬谦虚地连连摇头,道:“不敢当不敢当,那什么……诸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楼大厅里,短暂安静了下来。

    “温董事长,鄙人姓卓,卓军,是卓正体育器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一位中年男子苦笑和做了自我介绍之后,道:“昨晚,我们这些人家里不成器的孩子,喝醉酒干了些蠢事儿,给温董事长还有你的朋友,制造了一些麻烦和不愉快……昨晚在派出所了解完情况,回去又严厉地给予孩子们教训之后,我们觉得,有必要登门之前以表我们的诚意。”

    “我姓林,林士群,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叫叫林东,昨晚上是他惹的事,唉,实在是万分愧疚,我这当父亲的都觉得无颜见人。”又一位中年男子尴尬歉疚地说道。

    温朔怔了怔,好似刚刚想起来这回事儿,不禁笑着摆手摇头道:“嗨,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昨晚上那点小事,诸位……不用放在心上,事情都过去了,啊!另外,年轻人嘛,正是气盛的时候,再者又都喝了酒,难免冲动,犯点儿错误,好在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啊,各位,没事没事。”

    “温总,我们听派出所的所长说了,是您大人大量,不和那帮孩子一般见识,这件事……”卓军尴尬又充满敬意地说道:“您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我们,却必须要表个态,否则,就真是教子无方了。而且我们今天登门,一是道歉,二是感谢,第三嘛,也是给自己的孩子做个表率。”

    温朔苦笑着摇摇头,叹口气道:“没想到这种事儿所长也会对你们说,我本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省得一帮小伙子背上污点,耽误了远大的前程,其实也没什么,那个……实在是抱歉,我这边还有工作要忙,俗话说来者是客,大家如果有时间的话,稍等一会儿,中午我请各位吃饭。”

    “哎呦,可使不得,我们还说要请温董事长吃饭呢。”

    “是啊是啊,这次来打扰您的工作了,抱歉抱歉。”

    “温董,中午如果有空,咱们一起吃个饭吧,我们大家聊表下心意。”

    一帮人客客气气地说道。

    温朔摆摆手,淡然道:“对我来说,真的是小事一桩,即便是被他们打了几巴掌,踢了几脚,砸了几拳,无妨,他们喝醉了嘛,好了好了,各位如果没什么事,就请回吧,啊!哦对了,至于伊诺维奇教授和弗拉基斯尔那边,诸位尽管放心,我已经和他们谈好了,不会再去追究的。”

    见温朔这般态度,众人也只得连声道谢,继而告辞离开。

    温朔送他们到门口,挥手道别后,没有多做停留目送离去,转身便回了公司。

    他不是什么心胸宽广大度的人。

    只是入京以来,对社会接触得越多,学到的、看到的、想到的越深、越远,加上修行玄法,接触命算、风水,从宋钊生老院士那里学得高深心理学知识后,温朔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许多在民间流传拜年甚至数百、上千年的老话,着实大有讲究。

    比如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又比如举头三尺有神明,比如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比如多行不义必自毙等等。

    温朔觉得这些千百年总结下来的经验之谈,尤其深刻的道理所在。

    甚至其中很多还格外符合玄学之道。

    从哲学、社会学、生存学甚至厚黑学上,都可以讲得通。

    从利益的角度出发,更甚!

    昨晚上发生的那起偶然性事件,如果温朔和大多数同龄人那般,年轻气盛挥着胳膊叫嚣着要给予对方最狠戾的教训,拉扯着伊诺维奇、弗拉基斯尔去派出所,怂恿鼓噪着二人把事情闹大,确实会显得很威风,很嚣张,回头与人聊天闲谈提及此事,那也能拍着胸脯得瑟半辈子。

    但,结果会是什么呢?

    伊诺维奇和弗拉基斯尔,也许会一时感佩温朔的仗义,事后却会厌恶、腹诽是温朔把一件小事搞大的。

    因为他们到华夏来开会,也代表着国家。

    吃饭时和一帮年轻人酒后群殴……

    有失体面!

    京大校方,国际考古会议的主办方,乃至京城相关部门的诸多领导,也会因温朔的怂恿行为而恼怒、鄙夷他就是他邀请苏斯教授在小饭店里吃饭,从而惹出了这么一出影响恶劣的事件,也是他,怂恿着把事情闹大了。

    再想想势必会被拘留、罚款,甚至有可能你要找出一两个判刑的那帮篮球队的小伙子们,其家属……

    全都会把这笔帐算到温朔的头上。

    而当时的情形下,温朔又不可能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所以,他必须得出面管,还得管好。

    没有人知道,在这起突发事件发生后,年轻的胖子,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权衡利弊,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

    而且今天这些家长登门道谢,说明自己栽下的因,终会有果。

    至于这果子什么时候成熟,那可就没准儿了。

    兴许这辈子都不需要摘果子,兴许,下一刻就有可能在自己最为饥渴难耐时,香甜的果子就有人送到手边了。

    考古会议圆满结束,伊诺维奇和弗拉基斯尔临走的那天,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送给了温朔,伊诺维奇说:“你和你的老师杨景斌教授,一直都在符文方面深入研究,我也曾考虑过从这方面入手研究,但研究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头绪,现在也没有心思研究这些了,干脆,把我搜集到的一些资料送给你们做研究。”

    “这是?”温朔神情诧异地接过笔记本,翻开简单浏览。

    却见笔记本里夹着很多的彩色照片,有的是拍得实物,有的则是一些资料类的页面,很多明显带有残缺,另外,也有诸多伊诺维奇教授摘抄下来的笔记。

    “这是我能查到的一些关于巫术的记载。”伊诺维奇介绍道:“很大一部分,源自于我们两国之间大草原游牧民族中流传的巫术,到了近代,逐渐消失。而这类文化,在苏斯很难寻找到根源,也找不到更多可以参考的历史和知识,反倒是你们华夏,源远流长的古文明,是世界上诸多文化,尤其是周边国度中很多文化、文明的发源地,杨教授和你,在符文方面的研究已经很深入了,更有丰富的经验和知识积累,交给你们做,才是对国际考古学研究、对全球人类历史文明最大的责任。”

    温朔肃然起敬,神情诚挚地鞠躬感谢伊诺维奇教授赠予的笔记本,感谢伊诺维奇教授的胸怀!

    送走了伊诺维奇和弗拉基斯尔,温朔还有那么一点点酸楚和不舍的感觉。

    人之常情。

    毕竟分处两国,此次道别,何时才能相见?

    也许一辈子都有可能再没机会见面了。

    不知不觉间,温朔遛达着走到了小南门外的南街上,时值下午三点左右,纵然是放了寒假,南街上仍然有不少的行人,大多是年轻人,有的是来上网的,有的是从网吧刚出来。

    飞舟网吧的生意很好。

    温朔回过神儿来,不禁撇撇嘴自嘲习惯这种东西,真是会影响到一个人的行为。

    习惯了经常往南街跑,这不,稍稍走神儿,就走到了这里。

    正在打量着网吧红火的生意,感慨万分时,梁誉舟和王启磊从二号网吧里说说笑笑地走了出来,看到温朔那副因为感慨而略显惆怅的神情,二人顿时感觉格外舒爽。

    “哟,温董事长,你好啊。”王启磊主动招呼道。

    “温董事长这是来……视察一下我们的工作?”梁誉舟得意道:“放心吧,还是那批老员工们,他们干得都不错,这不,快要过年了,还给他们加工资,过年期间更是会给值班的员工双倍工资,怎么样温董事长?”

    温朔那张脸顿时黑了下来,重重地哼了一声,大步离去。

    王启磊和梁誉舟开怀大笑。

    这,简直比打温朔两个耳光,都令人心情愉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