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648章 自私还是狭隘?

    在帘子掀开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了帐篷内的情景。

    温朔站在一侧,单手掀着帘子。

    最里面,穿着传统牧民服饰的娜仁托娅,颤颤巍巍地搀扶着因为之前的剧痛,而脸色煞白,布满汗珠的阿日善。

    娜仁托娅和阿日善,怎么了?

    牧民们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以往,在他们的心目中,娜仁托娅永远是和蔼的、慈祥的,圣人一样的存在,从来不会拒绝牧民们的请求,也一直乐善好施;阿日善,是娜仁托娅收养的孤儿,平时就像是一汪泉水般,总是那么轻轻柔柔,不爱说话,脸上总是挂着和煦的,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而现在,娜仁托娅神色间略有些吃惊的慌张,阿日善更是仿若被吓得般,神情呆滞。

    刚才……

    帐篷里还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

    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温朔扭头看向娜仁托娅和阿日善,嘴角一掀,眉毛挑起,露出毫无惧意的冷笑,道:“冯奶奶,您老把情况给大伙儿说说吧?”

    娜仁托娅深深地吸了口气,苍老的脸颊上浮起了如以往那般和蔼的笑容,松开阿日善,挥挥手颤颤巍巍地坐回到床榻边,道:“阿日善,去告诉大家刚才,别在家门口围着,该做事做事去,我这边没什么……至于你,刚才不小心摔伤了,没什么大碍。”

    “是。”

    阿日善没有丝毫犹豫地躬身应下,转身往外走去。

    温朔掀着帘子,目视着阿日善低着头从面前走过,这才放下了棉帘子,走回到长凳旁坐下,抬手整理了一下略有些紧的衣领,道:“我是真心来向您请教的,不然也不会等这么久,而且,也表达了足够的诚意,当今时代,能够共同切磋交流的玄士,不多啊。”

    “强词夺理,你有心,但我就必须答应你么?”娜仁托娅眯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

    “但你看了我的东西,就不能耍赖。”温朔笑道:“本来是件特别友好的玄法交流,偏偏被你,激化成了一场交易。算了,别的我也没什么要求,至少,你把这些符咒的正确发音,告诉我……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毕竟,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而你没有。”

    娜仁托娅眯起眼睛,道:“这是巫术,不是你该修行的。”

    温朔摇了摇头,道:“冯奶奶,你的思想太落伍、太守旧,也太狭隘了。玄门江湖上的宗门流派、玄法世家,唔,现在已经很少很少了,大多是勉强传承下来,孑然一身或者有三两个徒弟。借着盛世的到来,但凡有心者,无不想重新振兴本门玄法……所以,凋零的玄门江湖上,玄士之间多有交流、探讨,大家共同进步嘛,毕竟,失传的玄法太多了,想要复兴繁荣,就需要每一位玄士,在玄法的修行、参悟上努力,开创出更多、更精妙的玄法。不仅仅是重拾过去的辉煌,还要继往开来。”

    娜仁托娅眼睑微垂,似乎被温朔这番话说得有些心动了。

    “方便抽烟吗?”

    “随意。”

    “谢谢。”温朔也不着急,点了颗烟悠悠然闲坐着等待娜仁托娅的回复是必须答应最低条件的回复。

    娜仁托娅思忖良久后,说道:“你学这些的目的,只是为了学术研究?”

    “可以这么说。”温朔点点头。

    “这些东西,不能作为学术研究的,你知道。”娜仁托娅眯着眼,冷笑着说道。

    “不,确切地说,是不能拿到台面上公开的学术研究,但并不影响个人私下做一些这方面的研究嘛。”温朔神色轻松地说道:“正如我刚才所说,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娜仁托娅凝视着温朔那双真诚、坦然的双目,试图从中看出些异样来。

    但温朔的演技那么好,岂会让她看出?

    “我很难相信你。”娜仁托娅摇了摇头。

    “我这人喜欢有一说一,所以说句不中听的话,您别介意……”温朔撇了撇嘴。

    “既然不中听,就别说了。”娜仁托娅打断他。

    “不,必须说,否则会让自己好几天情绪都不好。”温朔摇摇头,坚决地说道:“您刚才说,很难相信我。但我觉得,在说出这样一句话,并且有了这般心理时,您应该感到羞愧。”

    娜仁托娅铁青着脸说道:“你说出这种话来,自己的情绪好了,但我的情绪你考虑了吗?”

    “如果您真有心,会心生感激的,当然,我不需要感激,您也不用太客气。”

    “嗯?”

    娜仁托娅懵了。

    这个该死的,令人厌恶的大胖子,他的思维到底是怎么转的?

    温朔真诚地看着她。

    那纯净、坦诚的目光,让娜仁托娅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去和温朔针锋相对,反而皱眉真就认认真真地思忖、分析温朔这番话。

    过了一会儿。

    娜仁托娅摆摆手,道:“我可以教你。”

    “那太好了。”温朔从兜里掏出小本子,起身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如果我有心教你假的,你会走火入魔的。”娜仁托娅冷冷地说道:“不害怕吗?”

    “行错而不知错,是为愚蠢;知错而行错,是为卑劣。行错而知错,却不认错、改错,是为无耻。”温朔微笑道:“您是大草原上的牧民们,公认最有智慧的大巫师,怎么会这么做呢?”

    娜仁托娅摆摆手,侧身慢慢倚靠在了床榻上,阖目道:“我累了,你晚饭后在来吧。”

    “好的。”温朔恭敬地抚胸施礼,道:“我时间不多,希望我们的交流能够尽快。”

    “嗯。”娜仁托娅轻轻应了一声。

    温朔转身走了出去。

    他能够理解娜仁托娅这种在寻常人看来,有些诡异、反复无常,甚至于像个精神病人似的心理活动和行为。

    或许娜仁托娅真如草原牧民们所尊崇的那般,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反而是一个胸怀宽广,如同绚丽的彩霞般令人仰慕、膜拜的人,她如春风一般抚慰、爱护着牧民,以及大草原上的所有生灵。但,她却是一个在玄法的修行上,近乎于顽固的保守者。

    就像曾经的玄门江湖上,绝大多数或显赫或低调的宗门流派、玄法世家,法不外传的宗旨那般。

    又或者,娜仁托娅真的担忧,有心术不正者得到了她的巫术后,为祸世人。

    可是……

    她年龄已经大了啊!

    看她的身体状况,肌肤保养情况,并非是那种极为康健,可以长命百岁的老人。

    如此在本门巫术上自私、保守的人,怎么可能不注重巫术的传承?

    怎么舍得,将一身玄法带入坟墓?!

    回到其木格家旁边给安排的帐篷后,温朔发现马有城和陈世杰正在闲聊,连日的劳累之后,他们没有赶紧休息,反而明显精神有些萎靡地闲聊着,似乎在等待温朔回来。

    “我说,几位也不困吗?”温朔笑着打趣道:“赶紧休息吧。”

    “唔,这不是等你回来嘛。”马有城问道:“怎么样?和娜仁托娅谈得还好么?”

    “嗯,她也是刚回到草原没多久,需要休息,所以,我晚上再过去和她谈。”温朔点了点头,道:“我和她说了,抓紧时间研究、讨论,争取尽快达成目标。”

    马有城说道:“既然这样,我就不等你了,我打算先去一趟关东锦海市,上次和你提及的石闩,就是出自于那里。唔对了,刚才杨景斌也给我打来电话,他给你打电话说是关机了,就打到了我这里,让你抓紧时间回去,如果时间不够,就从北原直接去关东锦海市的考古现场。他确定是三天后,到那里,也为你申请下了名额指标。”

    温朔怔了怔,道:“这事儿我早就知道,我记得你上次说石闩,不是出自关东啊。”

    “当时对方也没和我说实话,刚知道。”马有城笑道:“不过我这次去,只是看看古墓里的情况罢了,毕竟,国家专业的考古人员已经发现,并且要进行正式的发掘考察,将来再去,恐怕是看不到原貌的。我到现场大概看看,满足一下好奇心,就直接回京了。”

    “成,这趟北原之行,着实给你添了大麻烦,耽误你这么多天。”温朔满口答应下来。

    “我也是涨了见识,不虚此行啊。”马有城笑呵呵地摆了摆手,继而躺倒在床上,道:“行啦,困死我了,睡一觉醒来就出发,世杰,你也睡觉吧,咱们今儿连夜出发,我可不想在草原上多住一晚,实在是住够了。”

    “嗯。”陈世杰简单应下。

    昨晚在颠簸的越野车上,仍旧能美滋滋睡了一大觉的温朔,没有丝毫困意,起身走出了帐篷。

    不知何时,不知从何方开始,涌来了大团大团的乌云,吞噬了原本的晴空。

    温朔默念法咒,心法流转着。

    一天一夜之后,体内生成的少许真气,在干瘪的经络中艰涩地运行着,他体表肌肤上的汗毛孔舒张开来,欢快地呼吸着大草原上相对浓郁、纯净的五行灵气,周身与天地相参。

    他微阖双目,悠闲地迈着步子,来到了不远处的缓坡上。

    娜仁托娅居住的帐篷前,阿日善正在忙碌着收拾院内晾晒的物事,以防一会儿下起了雨来不及收拾。

    不经意间扭头一瞥,她看到了远处缓坡上那个雄壮魁梧的身影。

    孤零零的。

    有些萧瑟。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