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725章 形势反复

    邢一强见状,立刻抖出了八张符箓,口诵法咒。

    符箓爆闪燃烧,箭矢般入水,旋即层层五行水气从河面上翻滚而起,如一面高墙,挡住了那些似乎无穷无尽密密麻麻的细小黑色影子。

    细小的黑影是可怕的蛊虫,遇水气墙体阻挡,一头扎入其中,便仿若陷入了黏稠的浆糊中,吱吱地叫唤着,奋力地挣扎着继续前冲。

    与此同时,邢一强再次作法,与师父控制的庞大风水法阵相参,防御的同时,实施反击。

    霍武强一甩手,袖中弹出十三支如筷子般的黑色木棍。

    木棍受力,一根根以看似毫无规律,实则方位精准地钉在了河畔草丛中。

    刹那间,草丛种、泥土里,甚至黑边水草和水中的各种各样的小虫,甚至有蚯蚓、蝎子,全都爬了出来,一只只爬向木棍,然后身体爆裂喷出各种各样不同的液体,继而燃烧,腾起黑色的火苗和烟雾。

    黑色烟雾或纠缠着形成薄纱般的墙体遮蔽阻挡风水法阵的攻击,或是化作小虫的本体形状,扑向对岸的邢一强,一头扎入水气墙体之中。

    僵持!

    天空中,狂风呼啸肆虐。

    河岸边的草丛、小树林的树木,被刮得东倒西歪唰唰直响,水面也泛起波浪,不断拍打着河岸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此时此刻,铺家镇东面的别墅区,武玉生的那栋别墅里,荆白神情肃然,阖目操控着风水法阵,发起一波又一波的狂猛攻势,攻势不停,强度不减!

    他已经没得选择了。

    他必须以强大的风水法阵力量,去不断地攻击,不能给与慕容秋江丝毫喘息的时间,要用毫不停歇,一波又一波强大的攻击,生生摧垮慕容秋江。

    如果没有天地自然反噬的威胁,没有务求加快的时间束缚,荆白绝对是胜券在握。

    然而,他现在最紧张的,就是时间。

    最担心的,就是天地反噬的到来,以及天地自然越来越强的反噬。

    那会在他击溃慕容秋江之前,先行将他打垮。

    别墅里安安静静。

    武玉生很早就已经和妻子一起,搬到了儿子的家里居住,为荆大师提供便利的住宿条件,同时,也可以让自己心里多一丝安全感。

    毕竟,自己那栋别墅,是那个名叫慕容秋江的香江港法师的目标。

    别墅外面。

    夜幕似乎都被呼啸肆虐的狂风吹得扭曲了,一道黑影贴着墙根悄然潜入了别墅区,继而按照之前早已勘察好的路线,悄无声息地向武玉生家的别墅靠近。

    终于,他站在了别墅西侧的院墙外。

    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附近的状况,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黑色的瓦罐,口中念念有声。

    瓦罐罐口的缝隙处,隐隐有黑色雾气渗出。

    吕锋劲眯起了眼睛,面露一丝狰狞的阴笑,左手伸出去便要揭开瓦罐的盖子。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喝道:“哎,干什么的?!”

    吕锋劲猛然怔住,迅速将瓦罐收回揣进了口袋中此刻,他如果打开瓦罐,蛊毒就会被释放出来。

    蛊毒会依照他刚才已然用气机延展出的线路,向别墅内正在作法的荆白发起攻击、骚扰。但与此同时,受到惊扰的他,也会遭遇到蛊毒的反噬,因为操纵被释出的蛊毒极为凶险,稍有不慎,蛊毒就会无差别地实施侵害。

    然而就在收回瓦罐,停止作法的一刹那,吕锋劲便后悔了。

    他应该不顾一切地打开瓦罐,释放蛊毒,让蛊毒进行无差别的攻击。

    哪怕是自己身受重创!

    至少,会把前来惊扰了他作法的人伤到,最重要的,是可以有效地侵扰正在操控法阵的荆白,从而协助师父慕容秋江,在这场斗法中胜出。

    一锤定音的机会啊!

    己身受创,却不会致命!

    有师父和师兄在,完全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解除自己的蛊毒。

    然而当他意识到这一点,再伸手要掏出瓦罐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

    两名膀大腰圆的保安,还有四五名男子冲了上来,其中更有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几支手电筒的光束晃得他睁不开眼睛,抬手试图阻挡灯光,却被人攥住。

    几个人一拥而上,迅速将吕锋劲翻到在地,拳脚相加,手电筒都被当作武器狠狠地往吕锋劲的头上、身上招呼。

    “好了好了,捆起来带走!”武玉生气喘吁吁地挥手吩咐道。

    此时,吕锋劲已经被打得几近昏厥。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寻常情况下,吕锋劲单挑两三名成年男子不成问题,可今晚事发突然,被人用手电筒光束晃眼,加之做贼心虚,又是被数人围上来不由分说地一通殴打,他如何能敌?!

    “爸,这人咱们带到哪儿去?”大儿子问道。

    “这个……”武玉生一时间有些踌躇,打开别墅门弄进去,且不去考虑非法拘禁的罪名,就怕惊扰了荆白大师作法啊之前靳迟锐在电话中吩咐他赶紧带人到别墅周边巡查,发现任何行为异常的人,立马控制起来时,就特意点明了,慕容秋江真的来了,而荆白大师正在于慕容秋江斗法,所以不惜一切代价,也得确保荆白大师作法不被打搅。

    把这人弄到自己家里?

    这种会下蛊的玄士,实在是太可怕了,弄到家里万一再出什么幺蛾子……

    弄到保安室?

    也不行!

    万一被他下蛊害人,然后逃出来再去打搅荆白大师作法,那就不好了。

    思来想去,武玉生一咬牙,道:“送派出所去!”

    “怎么说?”二儿子小声问道。

    “就说抓了个贼!”

    “贼?”

    两名保安一脸尴尬,其中一位说道:“武老板,这人还没进你们家呢。”

    “非得进家才叫贼啊?”武老二的朋友哼声道:“走走走,甭管怎么说,反正这孙子就是在家里偷窃被咱们逮了个正着,然后打了一顿!”

    “人不会死吧?”另一名保安怯怯地说道:“如果死了,咱们有责任的。”

    “人死了我担责,需要赔钱我赔!”武玉生说道。

    “得嘞!”

    其他人心里愈发安定。

    便在此时,狂风肆虐的呼啸声中,忽然好似从远处,又似从地底下传出了一声沉闷的雷鸣。

    咚……

    咔嚓嚓!

    平地起惊雷!

    ……

    邢一强咬紧了牙关,强行逼迫自己吐出了一口鲜血,从而增强攻势和防御的力度当对方出现一个专门护法的人,阻挡了他的突袭时,他就已然意识到,今晚的事情不会像师父和自己计划中那么顺利了。

    而且,慕容秋江身边有人护法,师父的身边却无人护法!

    如果慕容秋江也派了人去突袭正在作法的师父……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与此同时,他也清晰地察觉到了,师父控制的风水法阵,狂猛无匹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有了减弱的迹象。而慕容秋江,很显然也清晰地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其反弹的力度骤然增强,同时给予了为其护法的玄士,一定的助力。

    也因此,当邢一强强行以损耗己身生机,增强作法力度的同时,对方的攻势和防御力度,也骤然增强,甚至,比他还要强得多。

    他所在这一侧的河畔草丛中,波浪滚滚拍岸,一只只各种各样的虫子从水里爬出,向他爬来。

    虫子在行进中不断地焚烧,化蛊……

    邢一强不得已,只能放弃了攻势,全线展开防御。

    突然,平地起惊雷。

    随即天空中传出了炸响的雷声。

    邢一强猛然睁大了双眼,眼眸通红,心生绝望。

    他知道,这是天地自然警觉到了庞大的风水法阵,已然开始了反噬。

    而慕容秋江,以及为他护法的玄士,却身在风水法阵中,不受天地自然的反噬打击原本身陷法阵的不利局面,如今却成为了他们的助力优势。

    完了!

    原本一直处在高度紧张中,嘴角都已经渗血,被风水法阵磅礴的攻势压制得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慕容秋江,露出了一抹轻松的冷笑。

    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在这场惊天的搏命赌局中获胜。

    力斩荆白,不仅仅可以泄愤报仇,还能让自己经此一战,威名传遍玄门江湖。

    距离不足一公里的别墅内。

    荆白面色苍白如纸,却仍旧阖目稳稳地控制着风水法阵的运转,左手再次端起了罗盘,右手按住了山石以己身气血化风雷,独抗天威!

    风水法阵纵然不能杀死慕容秋江,也要将其重创。

    纵死无憾!

    荆白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线,在这高度紧张,却又已然释怀坦荡的一刻,他突然想到了温朔。

    吝啬奸猾,实则大义无声的胖子,会为我报仇吗?

    一定会的!

    靳迟锐在狂风肆虐、夜色浓重的街道上狂奔着。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慕容秋江所在的精确方位,但他此刻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对慕容秋江发起攻击,真的要拿石头、板砖投掷,砸?

    作法攻击?

    师父没教过啊!

    师父只是教了如何修行,也颇有成效,可是如何斗法,师父根本没有提及过。

    就连这次师父让自己去袭扰、攻击,也没明确地告知。

    距离慕容秋江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终于,借着波涛滚滚的河面泛起的些许亮光,靳迟锐看到了那个身材修长,站在河岸边的身影,也看到了那浓重的黑色雾气,还有那令人毛骨悚然,密密麻麻的尖刺……

    还有,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蛊虫,那一道道水气形成的墙壁。

    大爷的!

    什么情况啊?

    我该怎么进攻啊?!

    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