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737章 顺其心,解其意

    在小说和一些影视剧作品中,我们经常能看到街头摆摊算卦看相的大师,在生意闲淡的时候观察着来往的人,然后找出一位好骗的行人,又或是真正的高人偶遇了主角,继而连拉带拽地让人止步,然后道一句:“我观你印堂发黑,近日必有血光之灾,家人遭难……”以及“我观你骨骼清奇,是修炼、练武的天才。”等等诸如此类的情节。

    事实上,真正的玄法高人,纵然修为何等的深厚莫测,达到了世间仙人的境界,日常生活中也不会时时刻刻去观人面相,看人气运的盛衰。

    那是吃饱撑着了。

    再如何修为深厚也扛不住这样去浪费消耗。

    修行玄法的玄士,除却必要的情况下作法收敛己身气机之外,比寻常人多出的一些感知力度,最多也就是长期修行培养出的一种身体机能的惯性对于外界天地自然五行灵气平衡状态变化的敏锐感知。

    因此,他们可以比寻常人更敏锐地感知到天地灵气的紊乱,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有异常气机的人、阴邪之物的出现。

    但并不能对一些正常人的身体异常迅速感知到。

    除非那人被下蛊,或者“附体”了,整个人的身体气机已经完全改变,且透体影响到了周边的自然五行环境。

    正如温朔和栗洋吃饭喝酒这么久,并未发现栗洋身体有什么异样。

    但指尖搭在腕脉上,探出气机一查,便立刻察觉到了异常。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

    温朔要给栗洋把脉,纯粹是出于一丝职业病的缘故,更多是兄弟朋友之间喝多了,酒意上头,行为言语、思想都会夸张失态,才嘻嘻哈哈玩笑般地要给栗洋把脉。

    必须承认的是,这里面有友情的缘故。

    若非深厚的友谊,吝啬的胖子才懒得去耗费哪怕一丁点儿的气机和心思,去给对方把脉呢。

    胖子又不是什么好管闲事的主儿。

    此刻,他察觉到的,是一股带有极强燥意的,至阳成煞的气息。

    这种至阳成煞气息,与军旅、警局等国家机关中的强大气场不同,更和高官长期养成的浩然官威不同,军旅警局多烈性,政界高官存浩大,而栗洋身上的至阳气息,却充斥着一股戾性,阴戾,如心魔般的戾气。

    但这股至阳的阴戾之气,并不明显。

    如若是当初刚刚修行玄法时的胖子,断然不会感知到这种气息的存在,即便是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妥,也意识不到其中的问题所在,只会疏忽掉。

    酒量本就大得离谱的胖子,那点儿懒得去压制所以上头的酒意,瞬间消散。

    他拧紧了眉头,细细感知着,一边思忖分析。

    这种至阳成煞的阴戾之气,大自然中出现的概率本身就很小,被一个人沾染上的概率就更低了。

    更何况,这里还是京城!

    举国气运汇聚之地,绝无可能生成这类魔性的气息。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了:

    其一,栗洋近来到外地出差,运气不好撞上了这类罕见的至阳成煞阴戾之气的爆发点,从而惹祸上身;

    其二,有人在祸害他……鉴于其体内至阳成煞的阴戾之气太少,不足以造成实质性的损伤,更大的可能是,祸及其家人,然后他在家中时沾染上了少许。

    当然了,正如第一种缘由,可能是其父母外出时撞上了至阳成煞的阴戾之气的爆发点,然后带回了家由此也就难怪,栗洋父母的情绪如此暴躁紊乱,家中不宁了。

    温朔正待要询问什么,随即又想到了另一层。

    栗洋的父母,具体是做什么的温朔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绝对是高官显贵。

    这种人,即便是运气不好,出门在外撞上了至阳成煞的阴戾之气,也不该被沾染的啊。

    所以……

    是人为之祸!

    “怎么?”栗洋见温朔皱眉沉思,却也没多想,毕竟已经喝得上了头,抽回手哈哈笑着说道:“温大师,可曾看出我有什么问题?打算要多少钱?”

    温朔回过神儿来,微笑道:“哥,咱俩认识这么久,我也就是逢年过节去看望过伯父伯母,而且即便到了家里,也没有多停留过……”

    话刚说半截,却被喝高了的栗洋给打断,右手轻拍着桌子说道:“唉,这事儿虽然你从来没说过,可我知道,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几乎我所有的朋友、同事,到家里去都这样,我爸妈他们……嗯,尤其是我爸!那个……”栗洋说话已然失去了正常的编排逻辑,道:“你别在意啊,他其实没什么坏心,也不是瞧不起人刻意端架子摆谱,就是一种习惯,不爱多说话,尤其是对晚辈,对不熟悉的晚辈……”

    “哎哎,我绝对没有因此抱怨什么,真的。”温朔赶紧摆手认真地解释道。

    “反正他那人吧,挺不好相处的,我打小就怕他,更尊敬他。”

    “得,有栗哥你这句话,说明你今天还没醉。”温朔笑道:“怎么样,今儿我忽然想去拜访一下伯父伯母,眼瞅着小年也快到了。”

    “今儿?”栗洋怔了怔,忙不迭摇头道:“不行不行,咱俩都喝多了,去了只会惹他们生气。”

    温朔笑道:“是你喝多了,我可没喝多。”

    “呃……”栗洋挠挠头:“明天吧。”

    “就今儿个,明天我还指不定又要去哪儿呢,唉,现在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的。”温朔颇为感慨地说道。

    “不去也就不去了,没啥。”

    “那不行,该有的礼节不能少。”温朔坚持着,转而又笑道:“哥,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啊,我觉得父母再如何,你也不好躲着,最好是去了解一下他们,然后多关心关心他们,毕竟……咱们都已经是大人了。”

    最后这句话,温朔刻意加重了一些语气。

    栗洋怔了怔,似乎酒意也消散了不少,点点头道:“是啊,经你这么一说,我这才意识到,咱们大了,他们却已经开始老了,唉。”

    “就是嘛。”

    “你说,有没有可能他们,他们也……”栗洋往前凑了凑,打着酒嗝说道:“也着急抱孙子了?”

    温朔顺着栗洋的心思,郑重点了点头。

    栗洋微皱眉思忖一番,道:“也是,再如何心性稳重,自持身份,毕竟也不是圣人啊。在家里,他们也是父母,是老夫老妻了,渴望着能看到隔代的晚辈,可以含饴弄孙……只是自持身份,不肯直接说出来,唉。”

    “对对对。”温朔微笑着继续顺着栗洋的意思,说道:“其实你平时,不也自持身份,也会不好意思说出一些话嘛。”

    “什么?”栗洋诧异道。

    “比如,刚才这些你足以理解他们的话,你不会对他们说,会不好意思,或者觉得有些矫情。”温朔开导道:“可事实上,如果你说出来了,反倒是更显得亲和,也显得您更尊重他们。我个人觉得吧,人与人之间的很多矛盾,尤其是自家人之间的矛盾,往往源自于碍于一些面子问题,都在希冀着对方能够理解自己,如果对方做不到,自己就会生气,却不会想,对方也希望你去理解他,然后就会产生隔阂。理解、看透一个人的心,并且顺从对方的心思,是世界上最难办到的事情。”

    酒意满满的栗洋,皱眉思忖着这番话。

    “这类问题,在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大家又普遍不会想到,或者想到了却又做不出的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温朔笑道:“那就是开诚布公,表达诚意。”

    “亲人之间,父子、母子……没必要吧?”栗洋尴尬讪笑道。

    “呐,这也是一个错误的面子问题。”温朔道:“走出这一步很难,我们做儿女的,应该比父母更主动地走出这一步,应该照顾父母的面子,不是么?”

    栗洋点点头,若有所思。

    温朔起身,拍了拍栗洋的肩膀,道:“我去结账,在楼下等你,一会儿咱们一起去家里。”

    栗洋尴尬讪笑,想说什么,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温朔到楼下把账结了,走到外面站在寒风中,看着道路上车流如织,周边灯火辉煌。

    几分钟后,栗洋面带微笑地从店里走了出来。

    不过,他的步履略有些不稳。

    毕竟喝了不少的酒。

    他又不是温朔这号奇葩,稍稍运转体内真气,就可以迅速将酒精逼出体外,甚或是直接以真气压制住酒意的萌发。

    油子适时将车开过来,停在了二人的面前。

    温朔扶着栗洋上车,自己才跟上去,坐在了栗洋的旁侧,让油子从前面拿了口香糖给栗洋嚼上,一边说道:“来,去去嘴里的酒味儿。”

    栗洋抬腕看看时间,还早,才七点半,他把地址告诉油子,道:“知道路线不?”

    在京城混迹了这么久的油子应道:“知道,放心吧栗总。”

    “先到商场,我去买点儿东西。”温朔道。

    “好。”油子应道。

    栗洋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纵然是酒意昏沉,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本就是找温朔喝酒解闷儿的,他怎么就非得今晚去家里看望父母呢?

    可是,又没理由拒绝。

    半个小时后。

    温朔拎着一箱高档营养品,一盒茶,两瓶茅台酒,站在了栗洋家门外。

    栗洋已然拿钥匙开门进去,温朔却并未跟着进去。

    这是基本的礼貌,毕竟是晚上到家中拜访,不确定栗洋家里是否有别人,其父母方便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