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739章 略知医术皮毛

    温朔很及时地拍了拍栗洋放在膝盖上的手,制止了栗洋的冲动,继而好似没有注意到栗天峰和章茜华的嫌恶神态,憨笑着说道:“不要紧,我给他按捏下穴位,应该可以缓解一下醉酒的状况。”

    这话一出口,有些突兀,却是让栗天峰和章茜华心中的那一丝嫌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好奇。

    按捏穴位?

    就可以缓解醉酒的状态?

    这胖子,从哪儿学的?

    温朔已然微笑着起身,站到了栗洋的身后,双手搭在了栗洋的头上,中指和食指轻轻按捏栗洋的太阳穴,中指则在头顶百会穴四周轻柔摩擦。

    “我虽然学得是考古专业,但对中医很感兴趣,有幸与宋钊生老院士相识,从老院士那里学到了一些简单的中医术,也腆着脸说老院士是我的师父。”温朔微笑着做解释,道:“老院士平易近人,虽然不愿意承认我这个徒弟,却照顾我的面子,从来没有否认过,只是提醒我别到处打着他的旗号乱吹牛,否则会亲自站出来揭破我骗子的身份。”

    宋钊生?!

    栗天峰不禁说道:“中海的宋钊生院士?”

    “是的。”温朔点点头。

    “你怎么会认识宋老院士?”栗天峰感觉有点儿不可思议,好奇地问道。

    章茜华微笑着替温朔解释道:“这件事我听说过,当时还登上了京城日报的新闻呢,据说是平时考古学系中,学到的一些失传的中医偏方,危机时刻救了一个人,从而引起了宋钊生老院士的关注,还专程到京城找你们师生二人探讨交流。”

    “对对对,就是那时候的事情。”温朔忙不迭点头,道:“也就是因为那件事,我才对中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没想到平时考古研究中发现的一个偏方,就能在医院都没办法医治的情况下,轻松救活了一个危重病人。所以,我才想要学一些中医术,又赶上遇到了宋钊生老院士这么好的机会,我这人脸皮厚,就死皮赖脸地缠着老院士教了点儿中医术。”

    说到这里,温朔已然松开了双手,低头道:“洋哥,现在感觉好些了么?”

    刚才昏昏欲睡,又情绪大作,却被及时制止后,为掩饰尴尬,趁着温朔为其按捏穴位,假作阖目的栗洋,在那种极为舒适的感觉中差点儿就真的睡着了。

    被温朔这么一唤,他才睁开了眼睛,道:“啊?做完了?”

    “是的,这个本来就不难,也不用太久。”温朔微笑着说道。

    栗洋轻轻晃悠了一下脑袋,然后歪着头感受着,随即面露惊奇道:“哎,还别说……温朔你小子这一手行啊,我现在感觉清醒多了,真的,哎。”

    说着话,他竟然忍不住站起身来,双臂抬起低头打量着自己,好像要确认下,自己不是在做梦。

    栗天峰和章茜华,也面露惊奇。

    虽然说起来只是一件极小的事情,可这般立竿见影,让醉酒状态的人在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迅速消除醉酒状态,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可看栗洋的眼神,动作状况,还有那副惊讶万分的神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被一家三口用这般惊讶的神情注视着,温朔有些不好意思地坐回到沙发上,憨憨地笑着说道:“其实,其实也不一定每次都能有效果,我平时锻炼的少,宋老院士说中医博大精深,需要沉下心学习、研究,尤其是在针疗、灸疗,穴位按摩等手上功夫方面,更需要数年、数十年的苦功。”

    “宋钊生老院士,名不虚传啊。”栗天峰颇为感慨地说道。

    章茜华点头赞道:“看似简简单单,却能有立竿见影的奇效,中医博大精深,数千年积累的底蕴,果然深厚。以往我对中医还有偏见,从今天开始,我以往对中医的认知,会发生彻底的改变,太不可思议了。”

    栗洋却很不合时宜地说道:“哎,早知道有这么高明的中医按捏手段,那以后还怕什么喝醉酒啊?”

    温朔干咳了两声。

    栗洋却不知其所以然,接着说道:“这种按捏的手法,应该广为流传才是,毕竟咱们国家是酒文化的大国,好酒之人数不胜数,日常交际更是少不了酒,如果每一位医生都能学到这一招,该多好啊?反正也不难。”

    温朔感觉有些头大。

    刚才自己纯粹是以己身雄浑真气,强行渡入栗洋体内,将其经络和五脏六腑七魄梳理了一遍,并滋养三魂,才让栗洋短时间内从醉酒状态清醒过来。

    待今晚栗洋睡下后,必然会后劲大作,睡到天昏地暗。

    “不难?!”栗天峰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你看什么都不难,可也没见你能做成很多事。”

    “你只看到温朔可以轻松为你解酒,但你却不知道,人家下了多大的苦功!”章茜华也跟着开始训斥儿子:“你都多大了?以后能不能成熟些,踏实些,说话不要总是这么幼稚,你这样怎么能担得起更大的责任?”

    栗洋尴尬不已,把求救的目光看向温朔,希冀着能再拉他一把。

    可惜,温朔这次没有帮他解围,甚至还落井下石。

    温朔憨憨地点头附和栗天峰和章茜华的话,道:“伯父伯母说得是,确实下了一番苦心,但我个人感觉是值得的。只可惜,我是在吃过这番苦头之后,才想明白做人不能太贪心,又想学业有成,又想把事业做得越来越好,还想在中医学方面吃透,还不耽误谈恋爱……这,这委实有点儿太高估自己的了。所以,现在也只能很无奈地放弃了中医学的研究,唉。”

    本来一番颇有点儿自夸的话语,因为添加了“还不耽误谈恋爱”,令栗天峰和章茜华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年轻人嘛,这都是应该的,而且是必须的!

    于是老两口又忍不住狠狠地瞪了眼栗洋!

    看看人家温朔!

    什么都不耽误!

    再看看自家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简直是……唉!

    “洋哥,如果你觉得管用,回头儿我可以教你,其实稍微学点儿中医按捏的皮毛,日常生活中用处很大的。”温朔很认真地闲聊起了家常:“比如我刚才给你按捏解酒,还有我平时给我妈揉捏、按摩,能缓解她时而出现的睡眠不质量差,休息不足,精神困乏,情绪焦躁等等。”

    听到这番说给栗洋听的话,章茜华和栗天峰却被吸引了,并不自觉地相互对视了一眼。

    这些症状,说得可不就是他们两口子近来的状态么?

    其实这种情况大多数人都有,尤其是中老年人,但如果不被人提及,往往自己意识不到,甚至被人提醒时,都不愿意承认,内心深处本性的自负,让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很好,自己根本没有病,只是被人气到了而已。

    简而言之,就是自己没错,没毛病,都是别人的错,惹得自己生气了。

    但温朔以一件再小不过,却立竿见影的解酒手段,让他们确认并感觉不可思议的同时,还抛出了宋钊生老院士的响亮名号,紧接着又好似闲唠家常般,谈及了他和他的母亲,谈及了中医的揉捏按摩医术,根本没有丝毫针对栗天峰和章茜华的意思。更何况,以温朔的聪慧,不至于愚蠢到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栗天峰和章茜华的身心有毛病。

    因为那么做的话,对温朔自己百害而无一利。

    也正因为如此,栗天峰和章茜华才会心甘情愿地自我思忖,反省,怀疑,然后认识到,这段时间他们夫妻二人的身心状况,好像确实有问题。

    栗天峰还能按捺住,保持着淡然的神情。

    可章茜华却是忍不住开口道:“小温啊,你刚才说的关于你的母亲的情况,她平时经常出现这些问题?”

    “偶尔,也不多。”温朔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笑呵呵地说道:“以前我妈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只是这两年在京城负责快餐连锁店的一摊子,每天事情比较多,也难免偶尔会出些状况,所以她偶尔工作累了,休息不够充分,再遇到点儿什么突发状况,就会导致连续几天情绪烦躁或者低落等等。”

    “都是你给按捏好的?”章茜华和蔼问道。

    “嗯。”温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以前家里穷,养出的毛病,能省则省嘛,去医院花钱挺贵的,还不一定能治好。”

    栗天峰和章茜华都再次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歹也是京城知名的青年企业家,身价过亿的人物了,竟然在看病花销医药费,而且是给母亲看病方面,扣扣缩缩的好在是,这小子有真本事。

    看似稀松平常的谈话,却被温朔刻意营造出了温馨放松的家庭气氛。

    张弛有度中,栗天峰和章茜华长久以来养成的自负、自矜心态,渐渐放松。

    章茜华彻底放下了架子,道:“小温,最近我也一直都有你刚才所讲述的那些症状,你能不能……嗯,先别治,先帮我看看,是不是也有问题?”

    “唉。”栗天峰皱眉道:“你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小温来家里做客,可不是来给你们母子无偿提供医疗的。”

    章茜华微微颦眉,面露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