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774章 行善难行莫成恶

    “他们要上学的话,需要走很远的山路,几个村子才有一所学校,而且因为路途远,以及家庭条件的缘故,他们很多人连小学都上不完,甚至都没上过学。”荆定贤神色间多了些悲天悯人的情怀,眼眶中隐隐有泪光闪烁,苦笑着说道:“所以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也许,我应该为这些孩子们,做点儿什么。”

    温朔面露钦佩,微笑道:“想法很好,你有没有和你爸谈过这个问题?我想,你爸应该很乐意为此做出一些更实际的事情,当然了,也包括我在内。”

    “那太好了!”

    荆定贤立刻面露兴奋。

    他知道,温朔这样的有钱人,和自己的爸爸联手,保不齐就能给这个落后贫穷的小山村里,捐献一所学校,甚至,他们可以直接资助一些可怜的孩子们上学。

    这种捐资助学也许不能帮到所有的孩子,但,总比没有强啊!

    至此,温朔初时心里对荆定贤那点儿轻视,不想多聊的情绪,完全消失了。

    因为荆定贤,是个如胖爷一样善良的人。

    或许荆定贤因为阅历的缘故,在很多方面还很单纯,但至少,这份单纯更说明了他善良的本性这时候,他的善良能够得到认可、帮扶,有成就感,那么善良就会持续。但如果,他的善良在社会中处处碰壁,遇到的尽是自私自利的残酷现实,那么,一个人那原本善良的心,也许不会变的丑恶,但不会再淳朴。

    这是一个很可悲的现实。

    妇女们去镇上采购,等回来时至少也得傍晚了,所以家里缺少好酒好菜的翟川安,实在是不好意思请温朔到家里吃简简单单的饭食。而在荆白的家里,就不用那么讲究了,荆定贤下厨,现成的手擀面,加上些存储的白菜、土豆,自己种的蒜黄,做了点儿卤汤,煮上几碗面条,捣点儿蒜泥和醋,吃起来管饱、倍儿香。

    刚吃完午饭没几分钟,荆定贤就匆匆地收拾了桌子,洗刷碗筷后便出门了。

    温朔占据了荆白的躺椅,悠哉悠哉地晃悠着眯起眼好似要睡上一觉,道:“荆先生,不是我夸赞啊,你这儿子确实不错……有眼力介,知道他在这儿咱俩不方便谈话,吃完饭就走人。”

    “最近他每天都这样,起早贪黑的,吃完饭就出去。”荆白笑道:“给卧狐岭的孩子们上课。”

    “唔。”温朔轻轻应了一声。

    荆白道:“他知道我是玄士,我也从来没有瞒过他。”

    “现在,他也知道了我是玄士,很聪明。”温朔笑着摆了摆手,没有丝毫介意,转而道:“他希望我们能给这些生活在偏僻落后山村里的孩子,做点儿什么。”

    “嗯,他也对我说过。”荆白叹了口气,道:“个人的能力有限,而且这种事,不止是钱的问题,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但用钱来办事,却是能最快见效的。”温朔说道。

    “你决定要捐资帮扶?”荆白诧异道。

    “或许可以建一所学校,给孩子们捐一些衣物、学习用品什么的。”温朔深吸了一口气,道:“每年也用不了多少钱,我明白你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无非是学校便于建设,可总要有老师来才可以,但,路要一步步走,没有学校,有老师又能去哪里给孩子上课?老师又住到哪里呢?再说了,我们捐资助学,当地总要拿出点儿态度来,安排几个老师,或者我们在京城找志愿者组织,让他们安排支教的教师,唔,在当地请一些被清退的代课老师也行,哪怕是让孩子们接受完最基本的小学教育,也总比这样下去强啊。”

    荆白苦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又摇头道:“你有没有想过,好心办了坏事?”

    “这怎么还能办了坏事?”温朔摆摆手,道:“大的方向上没错就好。”

    “尽善而不助恶,养恶。”荆白认真地说道:“莫要让人从小便养成了不劳而获的习惯,莫要让人自觉惰怠些无所谓,世间总有人会来帮扶他们。在我看来,唯有现实之恶,才最能教导人心向善,因为人的本性并非善良,而是善恶并存的。”

    温朔怔住,皱眉思忖着。

    他觉得,荆白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虽然荆白说得只是捐资助学中最坏的一些情况,可能是个别情况,但……

    个别的坏,总归会让将善意付诸于实际善行的人,心里很不舒服。

    “但总要做点儿什么。”温朔叹了口气,道:“不能因为这些困扰和无可避免的问题,就不去做。”

    荆白点点头,道:“处理完汤泉宝的事情后,我会认真考虑。”

    温朔阖目躺好,心情突然就低落了下来。

    “你有没有通知马有城来一趟?”荆白忽而问道。

    “嗯。”

    荆白便不再说话,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把双手张开,靠近了烧得通红的火炉,炉门中的火光映在他的脸上,红红的,那双眼睛中,有火苗在欢快地攒跃着。

    温朔也在思忖着荆白之前的那番分析。

    自幼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更是在仙人桥、农贸市场这类蛇虫混杂之地长大的他,深知底层的社会,并不必想象中或者经历、接触过的高层、中层生活简单,甚至更为复杂。

    只是生活的复杂,所接触的事项、方面不同罢了。

    所谓穷乡僻壤之地,山民或者村民们淳朴善良,不过是相对而言。

    他们在温朔、荆白、马有城这样的人物,又或者不如温朔、荆白、马有城,但却要比寻常山民们各方面优渥得多的人面前,会表现得极为温顺、善良、淳朴。

    但面对和他们同样的人,或者只是比他们稍好一些的人时,他们往往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利,而蛮不讲理不择手段地争抢,有时候还会做出极端的事情。

    因为在他们看来,鸡毛蒜皮的利益,是很大的利益。

    因为他们连这点儿鸡毛蒜皮的利益,都没别的正当的方法去挣得,或者不会去想,不知道该如何做。

    人性的丑恶,本身就源自于很多复杂的问题。

    温朔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境修为还是不够心境的修为,何至是对玄法、天道的参悟?还有对人性的参悟,对善恶的参悟,对社会百态、多样人的参悟。

    “我出去走走。”温朔起身往外走去。

    “唔,早些回来,我估计洪裳也快到了。”荆白微笑道:“巩一卦来得要晚一些,后天到。”

    “嗯。”

    走出小小的院落,温朔才豁然省起,自己不知道翟家的祠堂在哪儿。

    扭头四顾,附近又没什么人。

    他不想登哪一家的门,唤人出来带他去,因为那样的话,可以想见出来的人又要一番令他会感觉过度而尴尬的热情。

    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墙角似有人影闪动,温朔笑了笑,走过去说道:“翟家主,午饭后也没休息会儿?”

    翟川安从墙角闪出身来,嘿嘿讪笑着说道:“没,这不是家里婆娘去镇上了嘛,到现在还没回来,我正想着去村口迎一下,或者我开摩托车去接她们。”

    “翟家主,你们家的祠堂在哪儿?”温朔问道:“听说荆先生的儿子在那里给孩子们授课,我也过去看看。”

    “啊,我领着您去。”翟川安当即爽快道,一边伸手请温朔随他前去。

    温朔迈步跟上,一边再次打量着翟家大院朴实的建筑格局。

    “温老板。”翟川安小心翼翼地说道:“今天快晌午时,八盘县老神师去拜访荆先生,你当时也在场。”

    “嗯。”

    “老神师说了些什么?”翟川安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你别担心。”温朔微笑着宽慰道:“有荆先生在这里,而且明天马先生也回来,汤泉宝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而且荆先生就此,还特意与汤泉宝谈过了。”

    “真的?”翟川安面露惊喜,旋即又有些担忧地问道:“那,那老神师答应了?”

    温朔抬手拍了拍佝偻着腰身毕恭毕敬的翟川安肩膀,道:“放心吧。”

    “那感情好,感情好啊!”翟川安道:“温老板,今天晚饭莫得推辞,一定要到我家里做客,我一定要好好招待贵客,还要请荆先生一家都过去吃饭。”

    “那就叨扰了。”温朔答应下来。

    翟川安立刻喜笑颜开,激动得差点儿掉出泪来对于神师的畏惧,已经植根在了他们的骨子里。

    说话间,已然来到了祠堂外。

    还未走近,便听到了里面孩子们的欢笑声,叽叽喳喳乱吵吵的。

    “每天都是这个样子,山里娃娃们不懂事,也为难荆先生的儿子,给这帮撒野惯了的孩子们教授知识。”翟川安颇有些感慨地说道:“但是,短短几天,荆先生的儿子,确实把这些娃儿们教得很好,一个个回到家找书看,可为难咯了村里那些家中几代人都没有见过书的爹妈,还得帮着出去借书。”

    温朔摆摆手,轻声道:“我过去听一会儿课,你去忙你的吧。”说着话,他已然轻抬步拾阶而上。

    翟川安怔了怔,赶紧恭恭敬敬地转身离开。

    站在祠堂门外,隔着因为陈旧而关不掩饰的木门门缝,温朔看到祠堂里面光线极差,一帮孩子们穿着厚厚的棉服,一个个如同球般坐在小凳子上,他们脸蛋儿通红,小手通红,皮肤都很粗糙,但此刻,他们却一个个眼神中精光四射,颇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