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784章 暗流

    翟家大院里。

    荆白神情严峻,思忖着该先去找谁谈,又如何谈?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分了莫说是挨门挨户地找人谈,即便选择相对更有威望、声名和实力的人谈,到天亮……也谈不完啊!时间根本就都不够。

    更何况,再晚了影响到别人休息,也不太礼貌。

    “时间不够。”秦落凤轻声道:“我们三人分头去找人谈吧,如果对方有意,便多谈几句,如果看对方明显要保持中立,那么只需要打个招呼就行了。”

    “我这人嘴拙,怕是不大合适吧?”巩一卦神情略显尴尬地婉言道。

    秦落凤微笑道:“巩大师一卦千金,自明日玄门江湖大会之后,必定名扬天下,所以,对待玄门江湖人士,内心只需视他们为寻常世人中那些有钱的老板,心虚惧祸的官员,坦坦然开口收费,又或是直截了当地拒绝其请求。如若一位地顾忌到情面上不好拒绝,那将来巩大师,又该如何在玄门江湖上坦然立足?”

    “这……”巩一卦面露苦笑。

    他算是被秦落凤一语点破了内心的顾忌和忧虑自己可以跟随着荆白去与人谈,站在荆白的身边表明态度,壮荆白的声势和实力,但如果让他自己去谈的话,却是怕对方转而恳请自己为其命算,甚至过分肯求他强行逆天改命。

    到那时候,又该如何处理?

    而秦落凤的话,也让多年来刻意不与江湖接触,沉迷命算修行和研究,所以不擅人际交流的巩一卦,有了种醍醐灌顶般的了悟,何必为自己添加负担?

    人求我,非我求人,愿则帮,不愿则拒嘛。

    “多谢秦先生指点迷津。”巩一卦抱拳拱手,认认真真地弯腰施礼,心里忽而闪过了一个念头……

    那有一说一的胖子,可不就是这般洒脱的生活态度嘛。

    荆白眯着眼微皱眉思忖着秦落凤的提议,正和他的心思,可是对秦落凤……

    如温朔那般,荆白真的不敢完全信任。

    如果再分开去谈的话,万一秦落凤做出了相反的事情,怎么办?

    可事到如今……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荆白眯着眼中精芒一闪,骤然间气势勃发,神情淡然中透出了无与伦比的自信,他轻轻一摆手,道:“秦先生所言极是,就这么办,我和马爷与翟家大院的客人谈。村落中,巩先生到翟家大院西南各户,荆先生谈东南方位的。”

    “好,我这就去。”秦落凤微笑点头,转身潇洒离去,其内心中,愈发钦佩荆白的魄力和胆识。

    能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果断选择相信他……

    说起来容易,做出来,很难。

    “我这人最笨,不一定能谈好。”巩一卦笑道:“大概也只能帮着打个招呼罢了。”

    言罢,他转身离去。

    荆白目送秦落凤和巩一卦离开,微笑看向马有城,伸手道:“马爷,请!”

    “我不是玄士,去为玄门江湖的事情做说客,合适吗?”马有城笑道。

    “马爷不许要说话,您站在我身边,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荆先生折煞我了。”

    “事实如此。”荆白抬手轻轻拍了下马有城的肩膀,道:“若是以前,你便不会说这么多,而是毫不犹豫地答应,陪同在我的身边,甚至会主动为我站台。”

    马有城怔了怔,点头伸手道:“请。”

    “请!”

    翟家大院家主翟川安的房屋和院子,绝对是最好的这不止是因为其家主的地位,还有翟川安比之家族中所有人都更具备各方面的能力,其经济条件也要好得多。

    当然了,若非如此翟川安也当不上家主。

    如今翟川安在家族,乃至全村的地位更加稳固,而且因为有了钱,年前家里面置换了不少新的家具以及家居用品。

    能被安排住进翟川安的宅子里,必然是相对来讲在这个刚刚复兴,很多人甚至连名号相互都没听说过的江湖中,威望、声名、修为,以及年龄较大的前辈人物。

    其中便有被安排,确切地说是自己谦逊承让,住进了西侧配房里的李复史。

    李复史,居闽海以东的绿踪岛。

    年过七旬,膝下无子女,却有五位弟子,四男一女。

    其女弟子已然被安排住在了村外一家院落中,和其它玄门中的女性同住一起。

    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

    玄门江湖最是讲究这些传统的细节问题。

    稍有差池,就会招来各种非议。

    此番玄门江湖大会,李复史的大弟子因为公司事务太过繁忙,所以万分遗憾地没能赶来。

    始终陪同在他身边的,则是最小的徒弟柴略凡。

    柴略凡……

    便是没有半分修行玄法的天赋,一直以来都在外“招摇撞骗”,用师父和师兄、师姐给予的符箓,起坛作法为人驱邪逐鬼的那位,还曾经在中海起坛作法时,走霉运遇到了他难以靠符箓克制住的阴煞,却幸运地巧遇温朔出面,从而诛灭阴煞的那位“假道士”

    “李前辈,今日一路辛苦,叨扰您休息了……”荆白进门之后就面带微笑,恭恭敬敬地拱手施礼。

    “荆大师为江湖兴盛鞠躬尽瘁,李某钦佩之至。”坐在太师椅上气定神闲受荆白之礼的李复史,作势连忙起身,伸手虚扶,一边客气着:“快请坐!”

    将荆白请至上座,李复史又对拱手施礼的马有城道:“马先生鼎鼎大名,我们这些草莽人士,齐敢受马先生施礼?切莫要折煞老朽这一把老骨头咯。”

    “李老先生过谦了。”马有城微笑着虚扶施礼,相互客气着落座。

    柴略凡已然以最快速度将之前备好的茶水端来,为两位贵客沏茶,再为师父倒上茶之后,恭恭敬敬地站在了师父的椅子后面侧旁,心中感慨钦佩着师父的神机妙算。

    原来,师徒二人也是刚刚从外面参加宴席回来,多少江湖中人闻李复史之名而热情相邀共谈。

    回到房间,李复史便吩咐柴略凡准备好茶水,直接点明了荆白会来。

    果然……

    但柴略凡略微一想,又觉得合情合理师父的年龄辈分在这儿摆着的,筹办此次玄门江湖大会的荆白,身为东道主,理当在翟家大院的宴会过后,登门拜访的。

    只是,荆白也太不识趣,竟然没有拿礼物!

    吃惯了别人孝敬的柴略凡,撇撇嘴,脸色顿时耷拉下来不少。

    荆白眼神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个人气机也毫不收敛地向外扩散,查探着室内机外面近处的情况。

    李复史老神在在,假作不知。

    正堂屋的西侧卧室里,是来自于鲁州安泰市的顾封剑和顾临崖兄弟二人,另有顾封剑的弟子袭茂,其子顾谶。顾临崖的一双儿女和两个徒弟,另有别的房舍安排。

    在东侧卧室里,则居住着两位……对于玄门江湖人士来讲,略显突兀和别扭的人物。

    一道士,一和尚。

    都是五十多岁年龄,不知从何得到的消息,来到卧狐岭参加玄门江湖大会。

    相比所谓正统,也就是受认可的佛道,玄门江湖是草莽啊!

    应该是泾渭分明的。

    但来者是客,“幽云道长”和“渐闻法师”既然主动登门,又岂能将二人大师拒之门外?

    这一点,荆白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但应该有的礼数,还是必须要有的给予最好的招待,住所,但总要在细节上,给予一定的提醒,甚或是在玄门江湖人士眼里,不卑不亢的强硬姿态。

    让其住上房,是礼遇,尊重。

    让佛道二人同居一室,则是另一种姿态不以所谓“正统”而视作正统,不对正统卑躬屈膝,反而给予了某种意义上的一种情绪发泄般的恶趣味。

    而幽云道长和渐闻法师,却也对此没有说半个字,谦和恭敬地谢过之后,便入住此院。

    今晚玄门江湖人士宴饮,二人并未参与。

    此刻,温朔的气机稍稍探出之后,便察觉到了正屋西卧室顾封剑和顾临崖的强大气机,双方稍稍触碰,便各自以友好之态主动收敛。而在东卧室里,幽云道长和渐闻法师,却没有丝毫气机渗出,对荆白的气机感知,也没有丝毫回应。

    仿若不知、不觉。

    但查无他人,荆白便也没有多想,微笑着对李复史说道:“李前辈,此番晚辈筹办玄门江湖大会,实则一为玄门复兴,凋零二百余年的江湖需要这场大会;其二,玄门江湖复兴,势必要在各方面做好规划和准备,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历史以来江湖的盛衰中,不乏因形势无所忌惮,不受制约,邪念恶行频发,而引来各方面的强力打击,甚至有浩荡天劫降临。所以……晚辈不才,斗胆筹办江湖大会,为江湖道义而立新规,但,如此重大的事项,晚辈一人岂敢做主?只希望江湖大会上,一众江湖豪杰能铁肩担道义,共同努力,为复兴之后的玄门江湖立下规矩,肃清污浊,以保江湖千年太平!”

    柴略凡翻了翻眼皮,撇嘴满脸不屑。

    文绉绉的,还他妈说得如此宏伟正义,还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利?

    这世上有大公无私之人吗?

    在柴略凡看来,不可能有!

    但他没想到的是,师父李复史听完荆白这番话之后,便微笑着点头说道:“荆先生无需细讲,心意我明白,老朽及膝下一众弟子,在此次玄门江湖大会中,会支持荆先生的。”

    荆白怔了怔,显然没想到李复史会如此痛快地应下。

    李复史笑着给出了他之所以如此痛快选择站队的缘由:“老朽与温朔玄友有过约定,相见谈玄论道,此番虽然还未见到温朔,也未曾通电,不过……”

    “老朽信任温玄友,也欠他一份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