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820章 风光的背后

    俗话说无心插柳柳成荫,温朔发现,自己如果不是努力学习软件编程,如今对于软件开发公司的发展,肯定会一头雾水看不明白。可即便是挤出时间匆匆忙忙地学习了初级软件编程,在公司里看着那些整日里坐在电脑前忙忙碌碌敲打着一堆堆编码的程序员,温朔大多数情况下,仍旧是满脑子浆糊。

    还好,已然掌握了初级编程的温朔,在偶尔参加公司的会议时,一些专业的词汇和语句,他能听得懂,也由此可以从大局上更清晰地明白,更自信对公司的……

    控制!

    否则自己真就要做彻彻底底的甩手掌柜了。

    向来小翼谨慎又吝啬抠门儿胖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平时,胖子经常希冀着将来可以做清闲的甩手掌柜。而事实上,如今朔远控股公司、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朔远快餐、朔远软件开发公司所有的事务,几乎都无需他去操心,自然有比他更专业的人员管理运营,他真的可以完全放手。

    但在胖子的概念中,自己可以选择性地不管,并不等于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

    那样的话……

    等同于被彻底架空,心里会不踏实的。

    目前看来,快餐这一块基本上可以不去过度关注,其发展势头很好,专业知识方面也不会涉及太过深奥的东西。但网校和软件开发公司这边,不懂不行啊,自己又不是黄芩芷那种管理专业的高材生,擅长这种越来越正规,也越来越复杂的公司管理,如果对于网络技术的专业知识认识不够充分,早晚得被淘汰。

    胖子因为胆怯所以很有自知之明,于是乎愈发感觉时间不够用,每天晚上的编程课上完回到家,还要再多学习一个小时。

    白天,考古专业的课也不能耽搁。

    杨景斌老师现在看到他都不会给一点儿好脸色,虽然能理解他事业做得那么大,很忙,时间不够用,但,这专业课不能耽搁啊!是,以温朔的成绩完成学分毕业没问题,将来考研有他这位老师帮着辅导,肯定也没问题,可凡事都怕比,考古文博学院他们这一届的学生中,已经有好几位提前修满了学分,考上了研究生。而其他同学,只要还想在这个专业混下去的,也基本上都已经早早开始准备考研,本科毕业之后肯定会顺利考上研究生的。

    温朔呢?

    以他目前的状态,是不是毕业后还得再拖个三年两年考研究生?

    杨景斌知道,以温朔的事业和其目前的生活环境,考什么研究生啊?毕业证有没有都无所谓了。

    可杨景斌实在是舍不得就此放手。

    从个人私利的角度去考虑,杨景斌也不想胖子凑合着拿到毕业证就远走高飞这胖子一旦飞离得远了,再想随时抓住他可不容易,关于符文的考古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胖子毕业了,也不考研了……

    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随时给胖子打电话,甚至可以带着情绪命令胖子马上或者尽快到他的办公室?

    没有胖子帮忙,这方面的研究没准儿都会彻底中断了。

    所以胖子很是头疼,杨景斌隔三差五就给他讲考古的好处,承诺他考研之后硕博连读如何如何,将来能取得怎样怎样的成就,在专业领域拥有何等的声名等等……

    胖子实在是不好意思婉拒杨老师的用心良苦。

    其实他心里对这一切都门儿清。

    而且他也不想放弃考古这个行当别的不说,考古这个领域,能够让他更为便捷地接触到很多已经在江湖上失传的古代符文、玄学知识,因为有很多文献资料,都是不对外公开的,哪怕是看起来没什么实际价值了,扔到某个保管的地方埋没几十上百年,都不会丢弃,但,也不会去公开,因为没啥公开的意义。

    但这些东西,对温朔来讲可都是宝贝啊!

    时光匆匆,一眨眼便已是春光明媚、鲜花绽放的时节,但所谓的春光明媚不好形容京城,因为京城的春季多风沙,实在是难得一见明媚的阳光,温朔每日里沉浸在学习中,几乎两耳不闻窗外事,就连公司的事情都很少过问,只有晚上回到家,和黄芩芷闲聊时听她拣一些重点的事务讲一讲。还好,一切顺利。

    正月里确定要在卧狐岭搞旅游开发,在当地捐资助学之后,先期约定好的三千万资金迅速到位,并由荆白、马有城、巩一卦、洪裳,以及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共同出资,在蜀川安达市成立了“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三千万元。

    公司董事长荆白。

    公司有数位董事,分别是温朔、黄芩芷、靳迟锐,马有城、巩书凡(巩一卦)、洪裳,以及八盘县政府的一位官员,还有镇政府的一位副镇长。

    总经理名叫程绍金,是马有城托人找来的职业经理人,四十三岁年龄,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其个人各方面的能力无需怀疑,毕竟是马爷亲自出马找的人。

    从最初注册公司,到与地方政府的相关部门洽谈各方面的工作……

    一切几乎全都如温朔所预料到的那般,地方政府对于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捐资助学、投资开发的想法,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和热情的接待、帮扶,无论是税收、地块出让,都给予了相当高的优惠便利,而且其它各方面复杂的开发工作,都给予了极高的优惠和帮扶条件,包括整村搬迁的村民安抚、游说,公路的扩修方案研究等等,只要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提出来,地方政府都尽量给予满足。

    只不过,在各方面的优惠、便利之余,地方政府也提出了几个条件。

    首先,希望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能够在安达市辖区范围内,捐建四所希望小学;

    另外,八盘县和镇两级政府,要求以地块出让作为股份,入股卧狐岭旅游开发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相应的,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也能节省一大笔钱,因为整村搬迁和新村地块不需要公司出资了,由地方城府承担,但新村的房屋建造,则仍需要由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出资,因为地方政府坦诚财政紧张,拿不出资金来;

    其次,要求旅游景区配套的餐饮、住宿等各方面的服务从业人员,或者各方面的承租,原住村民优先。

    最后经过简单的几轮谈判后,双方迅速达成了协议。

    承玄文旅开发有限公司捐建四所希望小学,投资不低于二百四十万;县、镇两级政府以地块出让,持旅游开发区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但没有经营决策权,并减免承玄文旅开发有限公司十年的税收;优先原住村民的政策可行,承玄文旅对参加工作、承租服务等各方面的专业培训,并拥有最终的决定权。

    另,承玄文旅公司出资由卧狐岭至镇上的公路扩建工程,地方政府负责承建,并确保最迟不超过一年半后正式通车。

    承玄文旅对沿线两侧,有按规划建设、投资开发的权利。

    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彦云的工作汇报,一边翻看着相关的会议纪要和文本,温朔频频点头。

    这笔买卖相对还是比较划算的。

    七十年的经营权……

    目前预算的总投资,不会超过一亿六千万。得益于地方政府的以地块入股,以及地方政府的扶持帮助下,公路扩建的费用更是在保质保量的前提下,有极大的降幅。

    尤为令人欣慰的是,这其中除却学校和新村建设,以及卧狐岭村整体改造维修、翻新的资金需求外,公路建设的资金,则可以分为前、中、后三次结算。

    如此一来,对于投资各方的资金压力方面,也能起到一定的缓解。

    前前后后,少说也得两年时间了。

    “哎对了。”温朔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皱眉道:“这段时间我学业较忙,而且那边的工作都交给你们做我也放心,忘了问一下,地方政府在宣传方面,到位了吗?”

    “省市两级的电视台、纸媒新闻,都以及几次报到了相关的新闻,而且是从最初招商引资的洽谈,再到签订协议,都有媒体跟进的报到,接下来还会有连续的新闻报道,诸如捐建小学动工、新村的开工要有仪式,山路扩建动工也会有仪式,将来还会有新村落成,村民乔迁新居,以及山路正式通车的仪式等,都在计划中,而且安达市方面以及承诺,每次仪式市级领导一定会参加,新村落成和山路正式通车时,会邀请省里的领导参加剪彩仪式。”

    温朔摆摆手,道:“重点是,有没有在投资方的报道中,突出我们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

    “这个……”彦云苦笑道:“我争取了,会有,但不太明显。”

    “唉!”温朔叹了口气,皱眉颇为不满地说道:“这事儿你还是要跟紧一些,必要的情况下,我们花钱,让蜀川的省媒多报道几次,甚至可以放出风来,咱们有意向到蜀川省会建分校,总而言之,一定要突出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的名字,承玄文旅,谁认识承玄文旅是谁啊?要让人清楚,承玄文旅背后的大股东,是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是咱们在做小学的捐建工作,咱们将来还会持续加大捐资助学的投入,另外,京城这边……算了,我打电话托人安排一下吧,京城这边的媒体要尽快报到这件事,唔,给华远网络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的门户网站也搞搞这方面的新闻嘛,实在不行接受专访,给他们安排去实地考察采访。”

    彦云认真地记下,待温朔交代完之后,急忙起身去完成这些工作。

    温朔凝眉,右手掌心向上,无名指关节在桌上轻轻地敲打着,忽而说道:“抱歉,我刚才似乎语气有些重了。”

    黄芩芷笑了笑,道:“挺好的,你没发现彦总没有丝毫反感的情绪吗?其实,她这样的人,反倒是更喜欢工作认真,严肃的温董事长,而不是一个甩手掌柜,偶尔不咸不淡地过问些事务。”

    “我的意思是……”温朔略显尴尬地向解释一下自己刚才的话。

    “觉得抢了我的工作?”黄芩芷笑眯眯地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到温朔旁边,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脖子,将脸颊贴着温朔的耳朵,轻声道:“刚才你向彦云交代工作时,我在旁边感觉到了一种很少有的轻松、愉悦感,难得你抽出宝贵的时间,帮我分担一点点工作。”

    温朔攥着黄芩芷的小手,眯起眼略带歉意地说道:“辛苦了……”

    “追求不同嘛,我喜欢充实的工作和生活。”黄芩芷像是变戏法般,从兜里摸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到了温朔的面前,微笑道:“喏,生日快乐,送你的礼物。”

    “嗯?”温朔怔了怔,道:“我什么时候生日?”

    “今天啊……”黄芩芷拧了一把温朔的耳朵,道:“其实,我也是没怎么留意农历的日子,今天一早阿姨告诉我,还说晚上一起去她那里给你过生日。”

    说着话,黄芩芷将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有着欧美复古风格的纯金戒指,戒指宽厚,圆面,上面印有纹饰图案,还有22的数字。

    黄芩芷笑道:“总不会想,要我亲自给你戴在手指伤疤?”

    “你要求婚?”温朔骇了一跳,往后缩了缩身子,抱住胸口紧张兮兮地说道:“我,我还没准备好呢,是不是太仓促了些?”

    “呸!”黄芩芷啐了一口,站直了瞪眼道:“少贫嘴,赶紧戴上!”

    “是!”胖子赶紧敬礼答应,然后左手捏起戒指,戴在了右手无名指上,活动了一下指头,唔,正合适,挺舒服的,于是他反手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两下,发出沉闷的哒哒声。

    黄芩芷提醒道:“戴左手比较好吧?而且,你还没结婚,戴无名指算什么?”

    “没那么多讲究,怎么舒服怎么来。”

    “随你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