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835章 放下,放不下。

    迟容整个人都傻了。

    他对整件事情的认知、想法,确实如温朔刚才所说的那般,所以被温朔凌厉的眼神盯着,被他用一句句解释,却更像是在精准剖析其思维意识,令迟容后背生寒。

    这种感觉,让认很别扭,很……恐惧。

    当然更多的,是无尽的羞愧中,夹杂着本性使然的恼火绝大多数人都是如此,被人揭破了心思之后,恼羞成怒。

    尤其是,他没办法反驳时,这种恼怒会加剧。

    你都是对的,我都是错的?

    这他妈很没面子啊!

    于是乎,堂堂京大的本科应届毕业生迟容,也犯下了一个社会上实在是太常见的人性错误,他说了句:“温朔,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这么多年了……”

    “不管怎么说?”温朔往后仰身,摇摇头,却没有对此做什么反应。

    他实在是懒得,也不屑于回应这种无赖,没有丝毫逻辑和道理的混账话语。

    迟容皱了皱眉,道:“温朔,我能理解你的难处,但……好吧,你可以直接拒绝我的建议和请求,没必要把话说得这么绝,好像我这人就和迟宝忠一样,欠你的了?”

    “我从一开始就不让你说,就拒绝了的!”温朔哭笑不得:“是你非得说,还生气我不让你说下去!”

    “你……”迟容豁然起身,怒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言罢,他转身就走。

    温朔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冷冷地看着迟容头也不回地开门,走人,将办公室的门重重地关上了。

    换做以前的脾气……

    今天这种情况,胖子保不齐就得和迟容干一架了。

    但在京城这四年的经历,以及受宋钊生老先生在人性心理学上的教导,让胖子的心性愈发成熟迟容不是什么坏人,反而是个很够意思的兄弟,他只是犯了一个人性的通病而已。

    如若他能将这一页揭过去,回首反思,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哪怕是他不会当面认错,胖子仍然会把他当舍友、兄弟。

    没必要计较,不用去刻意地非得让他道歉。

    很多小事,态度上表达了便是,如果较真对方必须明确地以言语致歉什么的……

    嗯,那是对外人。

    对自己人在一些小事上太苛刻了,你身边的自己人,就会越来越少。

    可如若迟容认识不到他的问题,或者认识到了,还死撑着为了所谓的面子,不理会温朔……

    那胖子也决然不会主动去和迟容恢复关系。

    或许较真,小气。

    但,这就是胖子的原则底线凡事,要讲道理!

    ……

    “小姨,姓迟的那个摊位好像转让给别人了,我看到有另外的人在那里摆摊儿呢。”

    ……

    “小姨,我听人说,姓迟的快不行了,家里的钱都为给他治病折腾完了,他的闺女、女婿、儿子、儿媳妇都不管他了,市场里的人都说,他的儿女不孝顺。”

    ……

    “小姨,那姓迟的割腕自杀,没死成,据说他老婆把他从医院接回来之后,说如果他再这样,就不管他了。”

    ……

    胡志强继续打探着消息,其实已然用不着他刻意打探消息了,只要他进入龙泉粮油批发市场,就会从那些粮油批发商口中,得知关于迟宝忠目前的近况。

    这一天,他得知消息,双腿还没好的迟宝忠,和老婆一起,回了老家农村。

    在京城实在是住不下去了。

    也没人管他们夫妇。

    得知消息的李琴,终于按捺不住,拨通了儿子的电话:“朔,我听说,听说迟宝忠,就是那个骗子,双腿残废了,是因为自杀,后来还割腕自杀没死成,摊位都转让给别人,然后他老婆带着他,回江龙省的农村老家去了……”

    “哦。”温朔微笑道:“报应啊。”

    “可不是嘛,唉,这人就不能作孽!”李琴絮叨着:“我还听说,他这人好吃懒做,吃喝嫖赌的,这么多年都没攒下一分钱,连儿女都不管他了,如今倒好,回老家农村,也是活受罪,他老婆也是倒了八辈子霉,跟着他过了几十年苦日子。如今,还得伺候他这么个残废,你说说,这人都残废了,快死了,还连累了跟他几十年,给他生儿育女的老婆……”

    温朔时不时地附和、应声,很有耐心地听着母亲在电话中絮叨着。

    他知道,这些消息对于母亲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是一个,让她积累了多年的苦闷、仇恨、委屈,得以宣泄的好消息举头三尺有神明,都看得清清楚楚啊。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些流传在民间的老话,终于应验的时候,往往会让太多善良的人,感慨、心酸,得到慰藉的同时,又忍不住会埋怨这上苍睁眼太晚,恶报的到来,太迟。

    所以李琴会忍不住想要找人诉说,可当年的那一桩导致了她和孩子受苦受累多年的事情,她又不好意思去对别人说。

    只能向儿子说些话。

    而温朔,也就顺着母亲的心思,尽量让她多说,更多地宣泄此时此刻复杂的情绪。

    终于回过神儿来的李琴,略有些尴尬地拿着电话说道:“朔,妈唠叨的有些多,耽误你工作了吧?哎呀,妈是不是年纪大了,怎么就好唠叨了呢……”

    “没事儿,我正好休息呢。”温朔笑道:“一直工作也挺累,听您说会话,挺好,放松心情,也为您感到高兴。”

    “哎对了,朔,”李琴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诧异道:“你当初跟妈说,要收拾迟宝忠,让他在京城待不下去,如今他真的离开了京城,而且很惨……这事儿,该不会是你做的吧?”

    温朔笑道:“妈,他是自杀,自残,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李琴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听人说,他是被,被你那天给吓得,神经了。”

    “妈,这话可能听他们乱说,而且,”温朔稍稍顿了顿,微笑道:“被我吓成了这样,那是他活该,难道他和他的家人,能以这个理由去法院告我?所以,您就放心吧,啊。”

    “朔……”李琴听出了儿子这番话里模棱两可的意思,道:“那他,不是被打残废了,或者,他跳楼不是让人给推下去的?”

    温朔忍不住笑了好几声,道:“妈,别想那么多了,啊!总而言之,这样的结果您满意吗?”

    “唉……”李琴长叹了一口气,道:“有啥满意不满意的,到头来,十几年咱们也熬过来了,这个骗子落下这样的结局,仔细想想,真是太不值得了,唉。”

    温朔心有所感,道:“妈,那就别再想这事儿了,都过去了。”

    “嗯。”

    “芩芷说想吃火锅了,您晚上记得早点儿回去……”

    “好好好,每天可不就得伺候你们这来祖宗嘛。”李琴开心地笑着,嘴上却是透着埋怨的语气,道:“那,你们俩也快毕业了,啥时候让我抱上孙子孙女的,我真把你们当祖宗伺候着。”

    温朔赶紧说道:“妈,我这儿要去开个会,先不说了啊,回去再说。”

    言罢,他也不等母亲回应,便挂了线。

    为人父母者,惯于对儿女们提及要孩子的问题……儿女们,则会对此躲躲闪闪。

    温朔也不例外。

    其实以他相对传统的心性,以及长久以来对生活的向往,那是巴不得让黄芩芷给他生五男三女一大堆孩子,每天身边有一堆孩子缠着自己撒欢儿,要这个要那个,哭啊闹啊的,他也想象着,有那么一堆孩子围在母亲的身边人,让母亲累并幸福着。

    可胖子也知道,这不切实际。

    抛开其他传宗接代、长辈期许之类的问题不讲,单说黄芩芷自幼生活的环境和其受到的教育、理念的熏陶,以及她个人养成的秉性,也不会考虑早早就要孩子的事儿。

    结婚不结婚,对于黄芩芷来讲反倒是没那么重要,结婚也行,不结婚也成。

    但要孩子的话……

    太占用时间和精力了!

    知书达礼,贤惠懂事的黄芩芷,其秉性极为刚强,既有能力,又有个性和绝对的理智。

    这样的女子,让她大学毕业就结婚,生孩子?!

    那是强人所难,是蛮不讲理,是过分!

    但这些话,胖子又不好对母亲明确地说出来,因为他曾浅尝辄止地和母亲提及到这个问题,旁敲侧击之下,他很清楚地得到了一个答案明事理,向来不强人所难的母亲,在这方面却有着近乎固执的封建理念,早点儿结婚,早点儿要孩子,趁着我还没老,身体还康健时,给你们带几年孩子,不耽误你们的事业。

    女人嘛,也得趁着年轻要孩子,生下来的孩子健康,女人年龄大了再要孩子,容易出问题,对大人孩子都不好。

    李琴还专门计算过,按照最不好的情况,剖腹产吧,生俩孩子要间隔三年,那么,毕业后第二年,二十三岁生第一个,再等等二十七岁生第二个,那等到要第三个时,就得三十多岁了啊……

    至于计划生育不让要的问题,李琴也说了,呵,无非是让人罚款呗,咱家现在有钱,你俩舍不得,罚款的钱我出!

    各说各的理,还都有道理。

    怎么破?!

    可怜的胖子只能每每在母亲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赶紧顾左右而言他,或者逃之夭夭。

    反正,母亲也不好意思去和黄芩芷谈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