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838章 这是一个“阴谋”

    感慨之余,温朔很想套用迟容在他面前犯过两次,也是寻常社会中经常会出现的一种无赖话“不管怎么说……”

    嗯。

    不管怎么说,迟宝忠现在落下这般下场,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干嘛非得和我打一架发泄情绪?

    这叫不讲道理啊!

    而且,这种要求很蹊跷在胖子的认知中,迟容也绝非这号脑子一根筋的主儿,难不成,这家伙信心十足地参加了几次职业散打搏击之后,脑子被打坏了?

    “如今这世道,谁家也不容易,天天忙得不行,谁有空照顾他?”迟容叹了口气,道:“屯子里我们迟家的人,就轮换着每天去给他送饭,可是吃喝简单,拉撒谁愿意去管他啊?那,我爸又花钱请了俩贫困户的老人,每天去给他擦擦身子,换换衣服啊床单什么的,再帮着洗涮下,也就是贫困户的老人,实在是没辙才愿意挣这份钱,但凡能从别的地方赚到钱的,谁不嫌他脏啊?

    温朔点点头道:“可以理解,而且,你爸对他还真不错……”

    “唉,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爷爷的兄弟。”迟容感慨道:“而且,相对来讲我家条件稍好一些,我爸不管的话,又有谁会管?总不能让外姓人笑话了老迟家。”

    温朔撇撇嘴,心想万亩良田的主儿,那条件可不是稍稍好一些了,而是好好多些。

    “所以现在我那宝忠叔,等同于在家里熬着等死了。”迟容看着温朔,道:“我知道不应该找你,更不应该埋怨你,宝忠叔也是自己作的,可毕竟是我堂叔,看着他活受罪,这心里总不落忍。而且他现在的下场,多多少少和你是有关系的。说实话,我最近这些天,还总是会怀疑,我堂叔是被你直接给祸害的……唔,我知道这纯粹是瞎想,胡闹,说真的老大,咱兄弟相互了解,以你的性格,如果有能力在不留下任何痕迹,不被抓到证据的情况下,你一定会亲自动手,是么?”

    “少扯淡。”温朔不喜道:“你该不会还他妈往身上揣着录音设备吧?”

    迟容怔了下,旋即明白了温朔的意思,忙不迭摇头摆手,旋即起身说道:“再耍赖一次吧,不管怎么说,你真把我当兄弟,今儿就去体教的搏击馆和我打一场,或者你去看我跟别人打一场也行,要是我被人打残了,好歹也有人送我去医院!”

    “我说你小子有病吧?”温朔哭笑不得。

    “这个面子也不给?”迟容又开始那兄弟情义绑架胖子了。

    “得得得……”温朔不耐烦地举起了双手,瞪着眼说道:“行,我他妈服了,我去,行不行?刚才也着实被你给惹烦了,还真想好好教训你小子一顿!走!”

    言罢,温朔转身就走。

    迟容眼神中闪过一抹笑意,旋即又露出了尴尬苦涩的神情,摇摇头,快步跟上了温朔。

    这两年,京大体教这边和京城体育大学多有合作,经常举办一些交流运动之类的。当然,不止是京大,也不止京体,各所大学之间都相互有交流合作之类的项目,尤其是京大、华清这样的顶尖大学,其能够保持全方位的高效发展。

    校内有五处各种设施健全的体育运动场馆。

    京大几个武术搏击的社团,日常训练和活动的场地,在二体馆那边,有各种训练器械和简易的擂台。而且,因为京大这块响亮的招牌,社团通过学校体教中心,可以和一些专业的,甚至国家级的队伍联系到,偶尔还能邀请专业的顶尖散打搏击运动员前来指导切磋交流其实不止是武术搏击,各类运动项目的社团、体育代表队,都能做到。

    毕竟,是京大嘛。

    抛开国家级的运动员不提,国内诸多知名的武术搏击团体,专业运动员,能够来京大参加一些活动,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非常好,甚至还算得上难得的机会。

    总而言之,这类活动就是双赢。

    在京大,武术搏击类社团每年申请到的经费不多,甚至可以说最低,但学校给予的补贴和资助,绝对不能算低。

    这不是钱的问题……

    场馆用地、器械什么的,哪样不用钱?

    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也就是顶尖大学里吧,普通大学哪儿有那么多钱,每年拨出那么多的经费给学生社团啊?可话又说回来了,普通的大学里也没有那么多的社团。

    差距这玩意儿,就在那里摆着,你不服气,不承认没用。

    听着迟容在旁边讲述他们社团的事儿,温朔心里那股子火气终于消减了不少,毕竟,迟容也没有真正的记恨他,否则也不会在他冷着脸的情况下,一路上不停地和他絮叨。

    “迟容,”温朔终于搭话了:“你说你打过几场正规的实战搏击比赛,结果怎么样?获奖了没有?”

    “我考上京大就是因为以前获过奖啊。”迟容说道。

    “初中高中时的那些都不算。”温朔摆摆手,道:“一些武术比赛都是花架子,那,你也别不高兴,咱有一说一,那些和真正的散打搏击对抗,完全是两回事儿。”

    迟容尴尬一笑,道:“这倒是,所以这两年虽然在社团中的一些切磋搏击中,我有胜有败,而且实力越来越强,但去年末和今年参加了几次和职业选手的比赛,全都输了,唉。”

    温朔怔了下,道:“而且输得很惨?”

    “你给我留点儿脸行不行?”迟容没好气地瞪了眼温朔,旋即又撇嘴一脸苦相地点了点头。

    “正常,你要是能赢了才见鬼呢。”温朔笑着揽住了迟容的肩膀,刚才这一番对话,才让二人的关系再次拉近,之前那点儿不愉快荡然无存,谁让他们是舍友,兄弟呢?

    迟容叹口气,道:“是啊,以前我真觉得自己了不起,好嘛,家传武学,自幼习武,多次获奖……可只有登上了真正的擂台才明白,爱好和习惯,与专业的差距太大了。”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二体馆。

    偌大的搏击训练大厅那边,已然有好几拨人正在说说笑笑,有的穿着训练服,有的甚至全套的护具、拳套都戴上了,也有衬衣西裤皮鞋的学生,还有的在摆置着椅子要拍合影什么的。

    和迟容刚才一番说笑的温朔,忽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迟容把我弄到这儿来……

    不是为了打一场吧?

    之前自己就疑惑着,迟容这家伙是不是脑袋坏了,现在看训练大厅里的情形……温朔恍然大悟,停步扭头注视着迟容,道:“我说,你这是连骗带激地,把我给糊弄过来的,是吧?”

    迟容挠了挠头,尴尬又充满歉意地说道:“老大,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聪明了,什么事儿都瞒不住你。”

    “我靠,这已经被你骗进来了!”温朔一脸紧张害怕和委屈地说道:“我现在要是掉头就走的话,会不会被你们这里一群比牲口还猛的主儿,给捆起来用强?”

    说着话,温朔往后缩了缩身子,躲在拐角处往里面探头偷窥。

    尤其是那些穿着运动短袖衫、短裤,不穿鞋的主儿,好嘛,各个都是一身的腱子肉,倍儿强壮、抗揍,当然也能揍人……

    迟容满脸歉疚地解释道:“老大,我这也是没办法了,才想到这么个损招,都知道你已经婉拒了好几个社团的邀请,那,我也知道你是真忙,不是端架子。”

    “知道你还……”温朔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一眼迟容。

    “真没办法了。”迟容苦笑道:“本来我们社团是请了一位京城知名的散打运动员,都是多次出国打比赛,拿过奖的专业运动员,可说好的,结果人家昨晚上通知我们,特殊情况来不了了,这不就让我们社团抓瞎了嘛,临时上哪儿请人去?”

    “那就非得请我?”温朔一脸的莫名其妙,道:“再说了,这毕业欢送之类的活动,你们社团玩儿不就行嘛,干嘛还请人?”

    迟容抬头用下巴比划了一下那边儿,道:“喏,另外两家社团,都请了知名的专业散打名将,我们社团如果没请来人,面子上实在是说不过去,平时大家训练和参加活动什么的,都暗地里较真劲呢,所以大家商量一番后,我提议请你来捧场。虽然你不是我们这一圈儿的,可你是咱们京大的名人啊,哪个社团都请不动的京城十大青年企业家,我们给请来了,那面子上多棒?”

    “你们还是小孩子啊?”温朔哭笑不得:“这玩意儿有必要去计较斗气么?”

    “有,必须有!”迟容小声正色道:“社团荣誉无小事!”

    “不会还想着拉赞助吧?”温朔极为谨慎地看着迟容大学社团除了向学校申请经费之外,拉赞助也是维系社团日常运营的重要资金来源。

    “没有,绝对没有!”迟容笑了笑:“当然,老大你要是想赞助,咱们社团肯定会予以最丰厚的回报,会尽可能满足您的需求,甚至可以穿着队服去大街上给你们公司发传单……”

    温朔抬腿踢了迟容一脚:“别贫了!抓紧时间,赶紧忙活完我还有事儿呢。”

    “得嘞!”迟容高高兴兴地大步走进大厅:“来来来,兄弟们……欢迎温董事长来参加咱们社团此次应届毕业生欢庆大会,温朔董事长可是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的。”

    “哎哟喂!”

    “温朔!”

    “温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