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895章 山崩

    星沉月隐,已是黎明时分。

    天地间漆黑一片。

    篝火不再旺盛,只是残留着的底火泛起低沉的暗红色,篝火上方,架着一口锅,锅盖边沿时而有袅袅蒸气飘出,融入黑暗。

    邹天淳盘膝坐在篝火旁,微阖双目,呼吸绵长有力,身周自然五行灵气汇聚,丝丝缕缕环绕。之前布下的法阵悄然无息地运转着,时刻震慑、警戒着可能会出现的猛兽。

    几米开外,坏了的帐篷已经被荆白勉强重新搭好,他此刻就坐在帐篷前,盘膝而坐,运功疗伤。

    帐篷内,温朔睡得极为香甜。

    忽然,温朔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翻身而起,扭头四处看了看,才慢慢回想起了一些事情,他微皱眉,试图将气机释出,却骇然发现,自己体内空空如也,没有丝毫本元真气。

    但,他的意识却可以瞬间洞察体内,纤毫毕现!

    元神静坐胸腔内,稳如铜钟。

    一线神光不可见,牵连元神与脑海深处的意识,微妙、玄妙,不可言表。

    可是……

    怎么唤醒元神,如何元神出窍?

    胖子有些懵-逼了。

    他的意识碰了碰元神:“哎,醒醒!别他妈……”胖子的意识顿住,这不是骂自己么?

    不止是因为他认识到了骂元神就是骂自己,而是,脑海中隐隐传来了回响是另一个自己的意识,在重复了他刚才的话,并以此提醒、叱责自己,你傻啊?

    是谁?

    人都有双重人格?

    胖子盘膝阖目,静坐思忖着。

    没有了经脉,五脏六腑七魄中生成的本元真气,就无法释出体外,个人意识也就不能在真气的携带下形成气机,远距离进行探查、攻击等等。同时,没有了经脉,五脏六腑七魄之间便没有了连贯的通道,也就没有了所谓的周天,无法形成循环。

    没有循环……

    就是死水一潭!

    没有了经脉,也就无法汲取天地灵气入体,更没办法循环天地灵气化作本元。

    这日子没法过了!

    胖子心生悲凉。

    但转念一想邹天淳和荆白之间的对话,好像自己这元神大成,便已然是当代玄门江湖顶尖的高手了,胖子心里又有了些许的安慰,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得意。可再转念一想……

    妈的!

    这元神不听使唤啊,怎么使用?

    老话讲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己如今经脉全无,已经没有了修行的资质,从玄士的角度来讲那就是废物一个。

    元神大成又如何?

    早晚还不是个完蛋?

    于是胖子愈发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白白坐了好大一会儿,却没有能与天地相参,感受到丝毫的五行灵气,胖子愈发绝望。

    睁开眼,抬腕看了看手表,凌晨四点十五分。

    唔,视力还好,没有出现倒退,仍旧如以往那般敏锐。

    青儿和山妖谈得怎么样了?

    胖子愁得直挠头。

    自己现在无法过去查探啊!

    数十里地远……

    让邹天淳释以气机去查看?

    可拉倒吧!

    青儿是个秘密,也是个很有点儿大小姐脾气的秘密,山妖又是一根筋的傻缺楞种,邹天淳过去,那还不得让这俩妖给生吞活剥了?就算是饶他一命,胖子也得想法子杀人灭口。

    让荆白去?

    乖乖!

    这头老狐狸一过去,立马就能从小青和山妖的关系上,看出问题来。

    到那时,且不说老狐狸荆白是否能容忍自己再纳一只妖收养,就算是再次大度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荆白也得多多索要好处!

    胖子觉得自己如今是个很大方的人,并不会扣扣缩缩只想独吞好处。问题是,他心里有些拧巴山妖是个又灵性的东西,虽然自己的出发点是和闺女配合着把山妖稳定下来,方便荆白在这片山区布下风水法阵,最终将山妖人道主义毁灭,或者干脆把山妖忽悠着摆脱自己的根,离开这片山区,趁着它实力大减,再人道主义毁灭。

    可是……

    在山底那一番对话后,温朔心里就觉得,倘若山妖真的舍弃妖骨,硬着头皮冒险离开了山区,极度信任地跟他走!

    再毁灭山妖的话,就很不人道了。

    也很不仗义。

    最关键的是,青儿会怎么想?!

    在很多人心目中,那个为了利益向来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胖子,其实是一个非常心软,很讲道理,讲义气,说话算数的人。

    “胖子,你醒了?”帐篷外,荆白轻声道。

    “嗯。”胖子伸手把帐篷掀开。

    邹天淳也已然听到动静,起身走了过来,神色间充满了关切和歉疚,道:“温总,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温朔摇摇头,强笑道:“有劳荆先生不惜伤势,以本元真气为我疗伤,五脏六腑七魄的伤势,恢复了至少五成……应该无碍平时的活动,只是体能比之以往肯定会下降很多,唉。”

    “那,你的修为……”邹天淳迟疑道。

    “经脉全无。”温朔苦笑道:“我也不奢望继续修行,能想尽办法保住当前的修为……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唉,算了,伤愈后,只要五脏六腑七魄不留下后遗症,能完全恢复,不至于成为一个连正常人都比不得的废人,我也就知足了。”

    邹天淳叹口气,道:“总会有办法的,我们一起努力,至于山妖的事情,谈不妥我们就不谈了,先放一放,将来再想办法。”

    之前温朔睡着之后,荆白对邹天淳说得是,温朔以元神之威,短暂震慑住了遭受雷霆打击后受伤的山妖,并且和山妖洽谈了令其离开月影山的问题。

    山妖没有马上答应温朔的要求,但答应会考虑一下。

    邹天淳觉得,山妖这是施以拖延之计,目的便是待其伤愈之后,便再无所惧。

    可正如荆白对他所说的那般,纵然山妖受了伤,也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双方差距实在是差得太大了,他们二人可没有温朔那般深厚到炼神还虚的境界,可以元神出窍神游!

    元神出窍神游那一刻,邹天淳和荆白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种纯阳元神的气势、威力之强横,仅次于雷霆万钧之际,锋芒无可阻挡的大势。

    然而,温朔强大的元神,也只是能迫使受伤的山妖,暂时没有再对他们发起攻击罢了。

    谁能奈何?

    荆白向温朔递了个眼色。

    胖子何等聪慧,脑子稍稍一转就猜到了荆白是如何向邹天淳解释的,便摇摇头说道:“趁热打铁最好,不能再等下去了……二位,实在是抱歉,我想独自冷静一下。”

    “温朔,不可勉强,身体要紧啊。”荆白赶紧说道。

    “对,身体要紧,身体要紧。”邹天淳也赶紧说道。

    温朔摆了摆手。

    荆白和邹天淳对视一眼,只得点点头,各自往旁边走去。

    就在此时,突然从远处来了一阵隆隆的,仿若闷雷般的爆炸声,又好似从地底下传出的惊雷。

    温朔豁然钻出了帐篷,起身看向月影山的方向。

    荆白和邹天淳也皱眉看向那边。

    随即,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起来,虽然幅度不大,但极为明显,令温朔和荆白、邹天淳都有些站立不稳,踉踉跄跄着才勉强没有摔倒。不远处,篝火上的架子歪倒,一锅的热汤全部倾洒。

    什么情况?

    地震了?!

    就在三人面面相觑着,心生困惑之际,月影山的方向,陡然传来了山崩地裂般巨大的轰响!

    “待在这里为我护法!”

    温朔大吼一声,元神陡然间从眉心中爆射而出,一道流光快若闪电,刹那间便消失在了远处的黑暗之中。

    邹天淳怔住。

    荆白反应极快,喝道:“你负责警戒防御野兽突袭,我来保护温朔躯体。”

    “好!”邹天淳回过神儿来,赶紧掐决诵咒,再度加强了已然持续运转许久的法阵。

    而荆白,则是重新布下了风水法阵,将温朔的身躯护在了法阵中间。

    天晓得,远处的月影山那里,发生了什么情况。

    如此山崩地裂般的大动静,难道……

    是小青和山妖谈崩了,打起来了?!

    温朔也正是害怕这一点,才在极度的担忧中,连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做到的,元神便透体而出了。

    唰!

    白光撕裂了漆黑如浓墨般的夜空。

    犹若谪仙降临,通体白光莹莹的温朔,落在了月影山第二层的平台上。

    然后,他神情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处巨大的平台,已经下方更大的那一层平台,都已经从中间裂开了!

    不止是平台,而是整个月影山,从中间生生裂开。

    一道宽达丈余的裂口,上下宽度几乎一样,而不是那种上宽下窄的裂口。

    看起来,就像是被两只大手,从中间生生掰开了似的。

    山下,有两个小小的影子,正在活动着,一个泛着青白色的亮光,另一个泛着暗红色的光芒。

    温朔的元神目力极强,他看得清楚,那泛着青白色亮光的,正是小青。

    而另一个,泛着暗红色光芒的……

    是一个比小青矮了点儿,却壮实得多,穿着小背心和短裤,光着脚丫子,留着桃心发型的小男孩。

    妈的!

    那小屁孩儿,该不会是山妖变得吧?

    想来,在这地方,又是和小青在一起,出了山妖,也没谁了啊!

    温朔的元神飘然而下,落在了两个小孩儿,两只妖的身后几米开外,看着两个小孩儿,吃力地从崩裂开的大山中间,往外拖拽着长长的、水桶粗细的物事。

    那,是妖骨!

    在他们俩身后,已经有两根相对较短的妖骨,摆放在那里,泛着幽幽的黑色光芒,更透着浓重的、骇人的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