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935章 谁更理直气壮?

    这个世界上,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最难做到的事情是什么?

    答案是……

    知错,态度端正地认错,致歉!

    似乎很简单吧?

    其实不!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你在街头很随意地吐了一口痰时,忽然有个人站出来说:“你怎么能随便吐痰呢?”

    你第一时间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你的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倘若身边还有其他人,自己的朋友,又或者是很多陌生的旁观者……绝大多数人会恼羞成怒,哪怕是,你可以压抑着心头的羞恼,耸耸肩不吱声扭头溜走,甚或是你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张擦掉痰液,你还会就此向对方道歉,认错,但你的内心里,很愤怒。

    因为觉得丢脸了,而丢脸的原因,你不会想到是自己做错被人指出,而是,那个人的指出,导致了自己丢脸。

    荆白在忖度人心方面虽然比不得温朔的登峰造极,却也算得上炉火纯青了,毕竟是江湖人物,曾经玄门江湖未曾复兴那些年,也要考忖度人心和江湖手段去混饭吃的。

    所以在赴京前,在赴京的道路上,其实一直都很恼火温朔的荆白,已然想到了,入京之后,温朔会以各种理由来解释他的错误。

    这次温朔犯的错误,换做寻常人知晓的话,八成也觉得没多严重。

    小事一桩嘛。

    但对于玄门江湖人士来讲,这就是犯了大忌。

    已经不止是拆台了,而是断人财路,毁人名声。更严重的是,温朔那一番言论,不止是在断一个人的财路,毁一个人的名声,而是一个行业,一个圈子风水玄学不能用,否则会有极大的弊端!

    须知但凡能求到荆白、巩一卦这等真正的大师身边,哪一个不是有着绝对经济实力的人物?

    而这种人物往往又在社会、生活中,具有一定的号召力!

    一传十、十传百……

    如果玄门江湖上,多几个温朔这号拆台的主儿,多干几件拆台的事儿,那荆白的风水堪舆、巩一卦的一卦千金,生意还做不做了?

    名声还要不要了?

    宗门玄法还要不要传承下去了?!

    这么大的问题,而且温朔在熟悉他的人心目中,绝对是一个非常注重言行,精明至极的人,怎么可能犯下如此幼稚、愚蠢的错误?所以他对黄申说出那样一番话,在荆白看来就只能是……

    故意的!

    为什么故意?!

    那肯定是对我有成见,刻意要拆我的台,拆风水玄学的台!

    什么仇什么怨?

    何至于如此?

    这么久的深厚交情了,有什么不满完全可以当面提出来嘛,干嘛非得背后捅刀子,而且是干这这么狠的事情?!

    从机场出来之后,没看到有人来接,荆白内心愈发笃定,也愈发不喜!

    好,很好!

    看来在那件事情上,温朔着实是刻意而为之的。

    再想到温朔突然在公司内部进行大的动作,将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从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中剥离,由朔远控股公司收购温朔肯定又是别有用心了。

    什么用心?

    很简单,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是荆白,而荆白,在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又有股份……

    温朔这么做,是要把这种相互持股的现象解决。

    下一步他又会怎么做呢?

    荆白抱着这种心态,自行乘坐出租车来到了朔远控股公司。

    不管怎么样,生意上的合作还是要继续的,至于以后合作的是否会愉快,早已过了四十不惑的荆白,自然不会因为这些问题,马上就要和温朔中止合作,那样太不理智了。

    当然他也考虑到了,年轻气盛的温朔这次请他入京,也可能会要再次出手,比如借着承玄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资金紧张的时刻,以先前的合作协议为把柄,要挟退出、中止投资等,迫使荆白出让在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的股份,从而将荆白在朔远的股份彻底清理干净而已目前刚刚股权改制后的公司规则、制度,荆白短时间内其股权是不能出让的,除非……他接受公司制度中的规定,以极低的价格出让给公司。

    如果真是这样,荆白也只能咬着牙认了。

    没办法,蜀川那边的投资,已经完全把他捆住。

    也因此,本身对温朔就已经有了很大成见的荆白,甚而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从准备在蜀川投资的时候,温朔就已经想好的局?所以才会怂恿着大家在蜀川投资?

    经济手段!

    高明啊!

    温朔这家伙,果然是在利益方面不择手段,也不认人,不讲感情的主儿。

    所以此刻温朔如此真诚地致歉,虽然让荆白颇显意外,以至于心里还为先前自己那些忖度分析而生出了些许内疚,但随即,荆白就很理智、沉稳地保持了绝对的冷静。

    温朔这家伙,肯定是有什么心机了。

    面对这样的人,唯有以不变应万变。

    “这件事且放下不提,唔,不代表我可以原谅你了。”荆白抬手算是半接受了温朔的致歉,道:“你把朔远网校在承玄文旅的股权,出让到了朔远控股的名下,几乎等同于由你个人持股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以先前协议为基础,预算增加为借口,要求增持股份么?”

    温朔愕然,道:“老荆,你在说什么呢?”

    “唔,这应该是的计划吧,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别的理由。”荆白淡然笑道。

    “对啊……”温朔缓缓点头,好似了悟般惊喜道:“你要是不提醒我,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那怎么着?老荆,你要是觉得实在是过意不去,对不住我,那让给我一点儿股份的话,我……哎,我是不是应该再婉拒、推让、客气一番,最后再勉强答应?”

    荆白冷笑,看着温朔那副夸张的表情,一言不发。

    温朔眼珠一转,立刻便想明白了荆白心头那些各种弯弯绕,便忍不住笑道:“老荆,除此之外,我是不是还可以逼着你,把朔远网校的股权,也都低价出让,否则你就得破产了?”

    “不至于,你以为所有股东都会像你这样吗?”荆白淡淡地,颇显自信地说道:“承玄文旅我是最大股东,公司再不济,无非是按照先前的注资协议,将质量下调一些,速度进展慢一些罢了。”

    “你啊,在承玄干了这么久的工作,还是对股份公司的运营、操作不够了解,你可别忘了,巩一卦、洪裳、秦落凤就一定会听你的吗?他们为什么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意见?”温朔喝了口酒,微笑道:“大家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除了我之外,几乎都拿出了全部身家,谁不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一下?如今资金出问题,你是要负主要责任的。开发建设的质量不好,我们可以反对,时间进度慢,我们也可以反对,另外……你可千万别说在京城这边儿继续贷款,自己咬着牙承担,你那物流中心如果真能撑起承玄文旅这么大的投资,当初你也不会有这么大压力了。”

    荆白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他笑了笑,皱眉垂下眼睑。

    温朔一番话,已然让他明白,在如此实际的情况下,自己还真是没有半点儿还击之力,只能任人宰割。

    “这还不止,就连承玄文旅在蜀川的卧狐岭投资中,那些地块的价值,你都无法随意动用,也不能用于抵押贷款,因为需要所有股东一致同意,而我们,尤其是我,真有心要打压你,肯定不会同意的。”温朔笑眯眯地递给荆白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颗,继而往后一靠,好整以暇地抽了口烟,道:“说白了,我有钱!”

    荆白无语。

    这他妈真是……他想到了一句话“金钱,是最厉害的武器!”

    “温朔啊,我是真没想到,为了利益,你会如此处心积虑,早早地布下这么大的套,让我不知不觉中钻进来,逃都逃不出。”荆白双手举起,道:“好,我投降,其实这些利益问题,你是了解我的,你提前和我认真谈,都是可以让给你的,没必要,把情感都全数抹杀,何必?”

    “你还知道情感啊?你还知道我没必要这么做啊?”温朔跟突然地爆发了!

    他左手夹着烟,右手掌心向上,以无名指的戒指在茶几上重重地敲打了几下,怒目圆睁喝道:“荆白,我温朔现在的身价是多少?我的公司值多少钱?股权改制,我舍弃了多少的股份和利益?你心里没点儿逼-数吗?我他妈在乎从你这里抠索那点儿股权和利益?!”

    “瞧你那点儿出息吧!呸!”

    “因为理念不同我犯了错,向你真诚道歉,你不原谅,我也能理解,谁让我先犯了错呢?”

    “可你别胡思乱想那么多成不成?”

    “就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利益,我温朔会看在眼里?你当我和你一样,那么没出息小心眼儿,为了这点儿小钱玩儿这么大的布局,我他妈累不累,吃饱撑的啊?”

    “一枚妖骨价值多少,老子说送就送了!”

    “你荆白在这儿瞎猜测,还把老子想得那么不堪,你对得起咱们的交情吗?你对得起我长久以来对你的好吗?”

    “我告诉你!”

    “股权剥离出让,完全是为了更迅速、更便捷地向承玄文旅注资,否则因为你的不称职,你的工作没做好,动辄加大投资超预算,哪家公司的股东们能够接受?”

    “老荆啊老荆,你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