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短刃

954章 摊开了讲,放下心。

    温朔有些诧异地看了眼徐从军,点头道:“我和芳姐现在的心态,其实是一样的,您能明白吗?”

    徐从军想了想,道:“应该,可以明白一点儿吧。”

    “说说看……”温朔微笑道。

    “你们俩其实有相同点。”徐从军的神情和语气,比之刚才和缓了许多,也镇定了许多,有些令人感觉难堪,难以启齿的话语,一旦说出来之后,往往都会坦然地发现,其实也没什么,早就该说出来,也理当如此,徐从军说道:“你和我早就认识了,也了解我是什么人;小芳呢,和你妈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又处处受你妈照顾,在小芳的心里,其实早已将你妈当作母亲一般,而且,她确实在你妈身边感受到了深切的母爱。我想,也正是因为这些缘由,你和小芳,都没有反对我们的事情,只是情理上,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适应。”

    温朔的心事完全放开,心情所至,端杯饮尽,一边倒酒一边说道:“得了,您和我妈,也是儿女都到成家立业的年龄了,生活中的事儿看得比我们这些年轻人更透彻,所以,我祝福您二老!”

    徐从军难得露出了憨憨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大概是略有些酒意,又或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吧,心情也愈发欢畅,说话便不再那么多的顾忌,点着了一支烟似自嘲,又像是在说笑般道:“想想这时间过得可真够快的,以前揪住你的胳膊,往屁股上踢两脚,往头上扇两巴掌……就像是昨天似的,一眨眼,你不再是那个穿着校服,隔三差五和人打群架,被抓紧派出所的高中生混小子了,成了京城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我呢,也带着闺女投奔你,在你的公司上班,说起来,真有些感慨咯。”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温朔笑着附和了一句。

    “哎对了温朔。”徐从军好似刚想到了什么事儿,道:“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之前不好意思问你,你来的时候,在小区门口和张传志发生了争执,那小子摆明了要狠狠收拾你,赶巧赵辅政出现,而且如你所说,赵辅政当时很生气,为什么,你还替张传志解释,故意放他一马?”

    温朔笑了笑,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道:“小事一桩,何必结下死仇呢?是吧?”

    徐从军摇摇头,道:“这口气不顺!”

    “您觉得应该怎样?”温朔笑道。

    “当时那种情况,赵辅政摆明了想要拉你回东云投资,也算是为他自己做点儿政绩,以你现在的实力,尤其是你在东云的名气,拉你回来投资,简直是再好不过了。”徐从军认真地分析道:“再者,就像你刚才说的那种情况,赵辅政都要走了,恰好警察来了,对你动粗时,被赵辅政看得清清楚楚,这,无异于打了赵辅政的脸,他心里对张传志,得有多么的愤恨和恼怒?只要你当时对此有明确的抱怨,那么,赵辅政肯定饶不了张传志!可是,你自己却给了他们双方下台阶,张传志又是那么一个舍得脸面的家伙,赵辅政自然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再计较,唉。”

    “不能那么做啊。”温朔叹口气,道:“张传志很明显是一个小人,我当场和他翻脸,逼着赵辅政将张传志彻底打翻,那么,除了我自己发泄了心头这口恶气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嗯?”徐从军错愕道:“这种事发生了,你还想要什么好处?”

    温朔摇摇头,道:“第一,我当时直接状告张传志,赵辅政就没了选择的余地,必须办了张传志,那么,在赵辅政这种领导的心里,对我也会有忿忿之念,因为他会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受人胁迫的,不是他自己愿意做的;第二,张传志一时半会儿没那么快被拿下,即便是被拿下了,他的人脉、权力短时间内还会存在,以他这种记仇且小人的心性,不能直接报复我,那就会从各方面收集我的情况,去报复和我相关的人,我担心,郑文江、刘吉、侯金强……唔,就是我那帮哥们儿,会受牵连。”

    徐从军撇撇嘴,道:“那帮小子,不好好走正道,天天打打杀杀的,早晚出事儿。”

    “他们现在已经走正道了。”温朔道:“只是……您应该清楚,寻常社会中,哪儿有绝对的公平稳定?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他们想要发展,挣钱,有些时候不得已,也得强硬些。”

    “不提他们。”徐从军大概是职业病的缘故吧,不想提郑文江这类人,道:“虽然张传志向你表达了诚挚的谢意,也向你道歉了,可我觉得,这种人不会真心与你和解,如果被他抓住了机会,一定还会再对你发起报复的。说白了,这种人就是农夫与蛇里的蛇。”

    “至少,短时间内他得承我的人情。”温朔笑道:“等他想报复的时候,也没机会和能力了。”

    徐从军面露疑惑:“怎么说?”

    “您觉得,赵辅政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他?”温朔神色平静,好似在扯着一些无关紧要的闲篇,道:“赵县长何其老辣城府的人物?他能看不出来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他能看不出,我是在故意替张传志解释,放张传志一马,也是给赵辅政一个下台阶?”

    “那又如何?”徐从军愈发糊涂。

    “您呐,消了心里那口气吧。”温朔端杯碰了一下徐从军面前的酒杯,反过来劝慰他,“别想着再去找关系收拾他,替我出这口气。”

    徐从军露出了惊愕的表情,旋即苦笑:“朔小子,你……唉,真是越来越有些害怕你了,为什么别人心里想什么,你似乎都能知道?”

    “人之常情嘛。”温朔笑着摇摇头,喝了一口酒,再酒杯示意。

    徐从军便喝下一口酒,疑惑道:“你给我详细说说,接下来会怎么样?你小子杀人不见血?”

    “我给了赵辅政下台阶,他就不会对我产生一丝的不满,反而会知我的人情。”温朔微笑着,满是自信地说道:“他越是知我的人情,心里就会愈发生张传志的气,这股气,不会因为张传志自作聪明地当场舍弃脸面致歉,检讨,就能让赵辅政解气了,反而会在事后,让赵辅政觉得,张传志在用诚恳的小聪明行动,逼着他不能怎么样。所以,要不了多久,张传志必定会倒霉……聪明反被聪明误,张传志习惯了耍这种小心机,却不会想到,他这样的小心机在赵辅政这种人眼里,看得清清楚楚。”

    “有这么深的门道?”徐从军一脸困惑,有些理解不透。

    温朔笑了笑,道:“拭目以待吧。”

    “那,你就不担心,张传志以后再去报复你的朋友?”徐从军试探着问道。

    “担心什么?张传志欠我一份人情,他心里还感激我呢,哪儿还会有心思去查我在东云都有些什么关系密切的朋友?”温朔无所谓地说道:“就算是将来倒台,再次迁怒于我,他再想查的时候,没有了权力还查个屁,就算查出了什么,他又能怎样?”

    徐从军对这番话倒是立刻明白了,感同身受地苦笑着说道:“是啊,人走茶凉,没了权力,什么都没了。”

    “您看,这样多好?”温朔笑着夹了一块火腿肠塞进嘴里嚼着。

    “你倒是挺适合当官的。”徐从军感叹道。

    “不行啊。”温朔道:“各有各的难处,你又不是不明白。”

    徐从军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道:“说起来,还是我现在的生活过得舒坦,整天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其实以前,我就反感这些东西,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非得搞得神神秘秘那么复杂,一句话就能说明白,非得扯东拉西,拐多少个弯儿,烦!”

    “为您的不烦,干一个!”

    “干一个!”

    徐从军一口喝下半杯酒,心情顺畅、痛快。

    总算是在温朔面前,把一切话都说开了,不至于再憋着、尴尬着、纠结着。与此同时,心里对张传志的那股子愤恨,也彻底消散,心里更是无比钦佩,甚至有些忌惮,温朔的手段。

    这家伙,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好似应了那句民间是俗话“把人给卖了,还得让人给你数钱!”

    而徐从军心里能有这般想法,也在温朔的预料之中他原本也没想过要把这种不宜与诉之于口的“奸计”,告诉任何人。

    可是看得出徐从军咬着牙暗下决心要和张传志再斗一斗……

    为了避免徐从军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同时也为了宽慰徐从军的同时,还让徐从军心里对自己有所忌惮,将来和母亲结婚后,也能在某些时候稍稍收敛些,温朔只能实话告诉了徐从军。

    这都无妨。

    反正,大家平时都生活在京城,也不回东云来,再者徐从军也不是那种碎嘴的人,更不可能去想着帮张传志。

    第二天清晨。

    正月初三,温朔和母亲、徐从军三人,便离开了东云回京。

    再在东云多住两天,也没什么意思。

    再者温朔计划着,初四飞去深港,到黄家拜年,初五就要和黄芩芷一起回京城。

    生意越做越大,摊子铺开了,一年四季哪儿有那么多的闲暇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