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被系统托管了 木恒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天道的反击

    正气之城,南门镇妖石前。

    “尊者,这一柄‘斩魔剑’,虽然比不得您的神剑惊天,但也是一柄上好配剑,前后炼制数月方成,还请笑纳。”聂渊双手捧剑,恭恭敬敬道。

    他身后,正跟着那个虎背熊腰的强壮男子,虎奋。

    “无事献殷勤……不,”侠客甲看了一眼那把漆黑如魔的斩魔剑,突然话头一转,“无功不受禄,你有何事?”

    果然如此,这把剑虽然远远比不得侠客甲人剑合一的宝剑,却有独到之处,对方果然看上眼了。

    聂渊心中暗喜,脸上却是愈发恭敬,躬身拱手道:“尊者,如今上界道门中人,愈发嚣张,肆意干涉我地球之事,还强行收拢元气,美其名曰开源节流,实则是垄断以供那些仙佛将来享用,其行径之卑劣,道貌之岸然,可谓无耻之极。”

    “哦,是这样嘛?”侠客甲不置可否。

    对上界之人的德行,不用他说,无论是方宁,还是系统大爷,早就心知肚明,从之前那五罗汉就可得知。

    “正是如此,如果不早做打算,等到他们势力坐大,将来定然悔之晚矣。”聂渊认真道,他可没有任何夸张,完全是从事实出发。

    经过这两年历练,他已经明白,真正的智者,在于掌控人心,把握大势,而非耍弄阴谋诡计,某位常兄之所以失败,就在于太会玩弄权术,却忽视大势人心。

    “哦,听你的话,似乎已经有所计策?”侠客甲淡淡道。

    方宁倒很是惊奇,这个家伙,之前一向是以小人行径出现,没想到如今也进化了,开始懂得扯大旗做幌子,背后肯定是想实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他也没让大爷制止对方游说,毕竟系统规则放在那里。

    这个家伙,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恶事,只是生性朝三暮四,贪慕权势,先跟着白家老祖,后来又投靠魔主,然后又和苍狼有牵扯,是个真正的“三姓家奴”。

    现在,他倒想看看这个小人到底有何打算?

    这时,聂渊就开口道:“我家老祖,以前曾经对我提过,这处天地,与上界之间存在一些缝隙,而那些缝隙,他都有办法封住,如果将我家老祖放出来,相信他定然能限制住上界之人,防止他们频频出现,至少能让他们不那么容易下来。”

    “嘶……”方宁闻言,倒吸一口凉皮,这才明白为啥天道爸爸要留着这个老妖怪……

    果然天地不分善恶,那是因为恶者一样对天地有用。

    正如有一位先贤说过,邪恶是很可恨,然而它却能迫使一族奋发,防止堕落。

    他没有怀疑聂渊的话,因为之前天河河神的遭遇,就完美解释了白家老祖,多么擅长坑害上界同袍。

    正所谓,穿越者最大的敌人就是穿越者。

    他这个首先下来的家伙,好不容易弄出一番基业,有了先发优势,自己却被镇压,相信此时心中肯定一万个MMP。

    他肯定不乐意后来者来收他的桃子,所以于公于私,这个老妖怪都会帮助此界天道封住上界与地球的通道……

    “大富豪,这家伙说的事,靠谱不?”大爷犹豫道。

    对这种大局判断,它是没有办法的,根本估计不出优劣来,毕竟它的前身只是个泡菜网游,不是神马深度学习的高级智能。

    “听着倒挺靠谱的,只是现在地球天道本身就有问题,它还能不能与这老妖怪合作?”方宁担心道。

    他话音刚落,突然脸色一变,伸手一招,只见绿皮青蛙和金刚鹦鹉当下出现。

    “老大,天道爸爸告诉我,赶紧答应这个家伙。”绿皮青蛙匆匆忙忙道。

    “是啊,他也是这么给我说的。”金刚鹦鹉扑闪着翅膀道,一样的着急。

    “原来如此,幸好当时大爷你没有一下打死它。”方宁不由地庆幸道。

    “废话,我当时根本不可能打死它好不?它功德那么多,打死它,要倒扣我多少天道功德?我怎么舍得?”大爷振振有词道。

    “哦,原来如此。你抠门到家,还真是歪打正着,给今天埋下天道反击的伏笔。”方宁若有所思道。

    “可恶,你又偷偷骂我。真是系统善被人欺,明明是我有大功好不?”大爷十分委屈道。

    “不对,当时还有一个原因。我当时是顾虑到随从仓公子的面子,才没让你直接动手的。”方宁立刻抢功,这可关系到在天道心中的地位啊。

    “哼,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最后是我的功劳最大。”大爷理直气壮。

    “嗯,这样说来,要释放这个老妖怪,还要考虑一下小苍的心情,这有点麻烦。”方宁抓耳挠腮道。

    “你真是优柔寡断,瞻前顾后,这有什么麻烦的?小苍一家真灵都让我救了出来,呃,好像少了一个。只是恢复成魂魄状态,还需要时日,还有许多珍稀之物,不过总是有个希望,有这些在,还不够么?”大爷不屑道。

    “哎,你懂什么?仇恨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这要看他自己,毕竟他满门被杀,实在是仇深似海,偏偏他自己又被仇人之子所救,其中恩怨纠缠,简直就是一部宫斗剧。”方宁训斥道。

    大爷根本不通人情世故,哪里明白,这恩怨易结难解的道理?

    “听不懂,你来弄就好了。总之,你最好别放这老头出去太久,毕竟它肯定要和我们做对的。”大爷十分精明道。

    “嗯,我有个主意了,你套在汤姆猫身上的虎鞍,还能再做出类似的一份出来么?”方宁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得是对方心甘情愿才行,毕竟我是大侠系统,不是邪神,不能强迫别人套上枷锁。”大爷解释道。

    “这个我早就知道,你赶紧做就是了,别浪费时间。”方宁催促道。

    “你今天怎么这么勤快,奇怪啊……”大爷十分纳闷道。

    “我勤快点,难道还不好?”方宁同样纳闷道。

    “我怕你是中了什么蛊惑之术。”大爷振振有词。

    “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中的,因为我只会缩在这系统空间。”方宁得意洋洋。

    “你少吹,上回你在那血杀之地,就中了失忆的负面BUFF……”大爷鄙视道。

    “可恶,那还不是你从中捣蛋?”大爷一提这事,方宁顿时火冒三丈。

    “呃,我要去打造鼠笼头,回头聊。”大爷弄巧成拙,赶紧溜之大吉。

    方宁不理会这个二笔,要来身体,然后对着聂渊道:“既然如此,本座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聂渊闻言喜出望外,忍不住看向那座石碑。

    只见石碑之下,一个身影,隐隐约约,似乎也有些兴奋之状。

    已经被压了一年多,本以为要数百年后才能出去。

    没想到,现在就有放出去的希望,就算白家老祖城府极深,也免不了有所流露。

    “多谢尊者慈悲,小的以后定当结草衔环,以报您的宽赦之恩。”聂渊十分认真地说着。

    “等等,想要放他,还有一些首尾要做,你且先回去,对了,把剑留下。”方宁淡淡道。

    “明白,小的恭候佳音。”聂渊将剑恭敬地放在地上,转身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