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完美未来 赵家浮生

第三百五十三章 认真是一种态度(125/281)

    谭凯旋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这一点也是赵浮生觉得他比王振要强的原因,因为在自己提出这个计划之后,谭凯旋马上联系父亲,请他在尚海那边帮忙打听一下,肯德基加盟需要多少费用。

    然后,谭凯旋又开始计算,自己和赵浮生能够调用多少资金。

    眼看着这家伙坐在那里开始写写算算的,赵浮生摇摇头:“老谭你用不用这么夸张啊?”

    谭凯旋抬起头,瞪了赵浮生一眼:“我告诉你,以后不许去饭店请客吃饭,咱俩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以后多去食堂吃饭,饭卡里不是有钱么。”

    眨了眨眼睛,赵浮生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其实他也明白谭凯旋的意思,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做点事情,自然是要珍惜的。

    到了他们这个时候,眼看着大学毕业了,多多少少也接触了一点社会上的东西,自然明白,才华这种东西有时候是不能当饭吃的,有才华只能说明这个人有发展的潜力,但如果时运不济,一样也没有任何办法。

    诸如孔子、老子甚至韩非子这些带子的前辈先贤,已经用他们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这个道理。换成赵浮生和谭凯旋,道理也是一样的。

    他们都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出身,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自己的本事了。

    这一点,谭凯旋的认知要比王振更深一点,王振可能是受父母的影响,喜欢小富即安。而谭凯旋则被父母影响着,想要做一番大事。

    至于闻宇,出身官员家庭,他现在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

    而赵浮生的想法则更加明确,他要充分利用自己重生的优势,得到更多的红利,成为一个旁人眼中的大人物。

    最起码,要能够保护自己的家人。

    虽然赵浮生也知道,真正在乎自己的人不会要求自己有多大的发展,他们只希望自己能够平安就行了。

    但身为一个男人,这是他的责任,责无旁贷。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赵浮生索性就任由谭凯旋拉着自己没事在宁海市中心闲逛了起来,用谭凯旋的话来说,他这叫做市场调研。

    对此赵浮生表示,调研的话,其实你一个人就可以了。

    虽说现在是三月初,天气已经开始变暖,但依旧是冷意逼人,尤其谭凯旋那家伙是真的很用心的在调研,每次走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停下来观察周围的情况,着实把赵浮生冻的手脚冰凉。

    到了最后,赵浮生实在是受不了了。

    “你这样,你继续调查,最后选几个地方,然后咱们两个讨论。虽说这个项目我比你出的钱多,但以后经营什么的,肯定是要以你为主的。”赵浮生想了想,对谭凯旋认真的说道。

    谭凯旋一愣神:“你什么意思,不打算出面?”

    赵浮生点点头:“你是尚海人,你来投资的话,算是招商的成绩,我是宁海本地人,这里面单单是优惠政策,就是一个很大的差距。”

    他说的这是实话,如今的这个时代,整个国家都在猛烈追求GDP,说白了,只要有政绩,甭管是什么项目,都是一路绿灯。

    同样的二百万投资,换成赵浮生主导,可能要受到不少部门的吃拿卡要,但如果换做是谭凯旋来主导,那就变成了尚海客商投资宁海餐饮业。

    这里面的学问,实在是太大了。

    眼看着谭凯旋转身继续去搞调研,赵浮生长出了一口气,二话不说坐着车就回了家。

    开什么国际玩笑,优惠政策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是真的冻坏了,死都不想在寒风中继续和谭凯旋那厮搞什么市场调研了。

    这或许就是年轻人和中年人的区别吧,前者在做事业的时候热情满满,总是希望能够做成一件大事。而后者却更注重实际利益,过程不重要,结果是好的就可以。

    刚到家没多久,赵浮生就接到了郑瑶的电话。

    “怎么着,程律师和你的合作如何?”赵浮生笑了笑,对郑瑶问道。

    郑瑶一笑:“你在哪儿找来的这人啊,法律方面的本事够厉害的。”

    厉害?

    赵浮生愣了愣,颇为惊讶的反问道:“怎么了?”

    他是真的有点奇怪,程功在尚海那边谈不上最顶级的律师,但也算是比较出色的人物,在郑瑶口中得到这么高的评价赵浮生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他奇怪的是,郑瑶为什么这么说。

    郑瑶开口解释道:“是这样的,程律师到的时候,我们正在和制药七厂的律师谈判,结果他到了之后,问明了情况,把对方驳斥的哑口无言,现在制药七厂那边已经不敢再找我们谈所谓索赔的事情了。”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啊。”赵浮生也是颇为意外,笑了笑道:“看来我这个法律顾问,还真是请对了。”

    他也没想到,程功出马居然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我已经签了合同,正式聘任程律师作为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年薪二十万。”郑瑶认真的说道。

    赵浮生眉头皱了皱:“这么多?”

    按理说,这个价钱有些高了,在他看来,程功的价值没有这么多。

    郑瑶笑了起来:“你不明白,这是一种威慑,表明我们的态度。”

    赵浮生想了想,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一年花二十万请一个法律顾问,那自然表明,未来广告不介意和某些人打官司,而且还是打那种马拉松式的的官司。

    对于自己不擅长不懂的领域,赵浮生的原则一向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尽管郑瑶在企业管理上还很青涩,但既然选择她作为未来广告的掌舵人,只要她不出现那种大的失误,赵浮生还是会一如既往的信任郑瑶。

    和郑瑶又聊了几句,赵浮生这才放下电话。

    其实他也明白郑瑶的意思,留下程功,无疑也是向自己表明一种姿态。毕竟山高皇帝远,有些话虽然赵浮生不说,但郑瑶作为合作者,却要仔细的考虑。

    程功的出现,恰到好处的弥补了这一点。

    结果郑瑶的电话刚刚挂断几分钟,赵浮生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而这一次来电的主人,却让赵浮生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