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梭时空的侠客 牵牛喂大将军

第567你敢与我共赴益军大营吗?

    “你们又是何人?”陈浩问道。

    “放肆,我们队正问你话,你就老实回答。”一名哨探说道。

    又有一名哨探说道:“队正,此人獐头鼠目,不像个好人,说不定就是益军留下来的探子。”

    “獐头鼠目?”陈浩不禁很鄙视这个哨探的眼光,他最起码也能算作英武帅气了好吧!

    显然那位队正的眼光要比普通哨探们强,没有听信哨探们的话,他道:“通通闭嘴,本队正自有主张。”

    见那队正说闭嘴,几个哨探立时不敢再说什么了,看起来对这位队正很是尊重。

    那位队正又扫了陈浩一眼,勒住马缰说道:“此人不像是坏人,我们继续去探查益军的消息,不要再此地耽误了。”

    说罢他便调转马头,往另一个方向赶去,其余那些哨探没说什么反对的话,同他一起赶往另一个方向。

    他们刚走了十余米,那队正突然拉住了马缰,回头对陈浩说道:“书生,眼下蜀境不安宁,你还是速速离开吧,待得我们打跑了益军,蜀地才能重回安宁。”他见陈浩衣着华丽,气质又平淡,临危而不惧、便把他当成了一个满腹诗书的书生。

    陈浩却是回道:“你们蜀军能打得赢益军吗?”

    他记得蜀山传中,因为段雷的加入,他们蜀军才击败了另外一只军队。

    他的这句话对蜀军充满了质疑,仿佛蜀军不是益军的对手似的,众哨探都对其怒目而视。

    那队正却是语气坚定的说道:“打不赢也要打,这是我们军人职责。”

    “说得好,不愧是蜀军大元帅程峰的女儿。”陈浩为这队正鼓起了掌。

    “你究竟是谁?为何会知道我的身份?”程乐天目露惊诧之色,她已加入蜀军月余,这些时日来一直与士兵同吃同住,原本白嫩的皮肤都已变的很粗糙很黑,就算自己的亲友,此刻恐怕都认不出她了,没想到此人却直接指出了自己的身份。

    “呛!呛!呛!”

    众哨探都拔出了自己的刀,重新调转马头,摆出了攻击的架势,他们都是哨探中的精英,是被程峰特意指派给女儿的,因此他们都清楚他们队正真正的身份。

    常言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们一致认定了陈浩就属于不善者。

    “我只是出言试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程姑娘。”陈浩呵呵一笑。

    程乐天与一众哨探并没有因为陈浩的笑而放松,反而表情更为严峻了。

    程乐天拉起弓箭,瞄准陈浩,道:“你是不是益军的探子?快说,不说本队正就射杀了你。”

    陈浩两手一摊,道:“程姑娘不要误会,在下非是益军的人,反而和姑娘的目的一样,都想灭了益军。”

    “那你是秦军的人?”程乐天皱眉道,秦国与蜀国相邻,蜀军与益军相争,秦国想要渔翁得利的话很正常。

    陈浩笑道:“程姑娘不要再猜了,在下什么国也不是,只是一个修道者,本想入世红尘,没想到却见到这般人间惨剧,遂起了灭亡益军的心思,姑娘可敢与我同去?”

    “修道者?”程乐天不禁被陈浩逗笑了,她道:“你既然是个道士,为何不在道观内清修,反而锦衣玉服,倒像个浪荡公子,还说什么大话去灭亡益军,益军可不是绵羊,你这么细皮嫩肉的,那朱玄说不定会吃了你,哈哈。”

    修道者一般不与凡人接触,在凡人的世界里,修道者就是在道观里修行的道士。

    在蜀山电影原剧中就是如此,玄天宗和丹辰子让程峰退兵,说是前方幽泉血魔来袭,结果被程峰直接拒绝,还甩出一句,老夫从不信旁门左道。

    陈浩笑道:“程姑娘,在下不想多谈其他,只想问姑娘一句,你可敢与我一起去益军大营灭了益军?”

    程乐天还未答复,一个哨探哈哈大笑起来,道:“你既是道士,应该自称贫道才对,还自称在下好不伦不类,还灭亡益军,你怕不是得了疯病吧。”

    “哈哈。”他这么一笑,其他哨探也随他一起大笑了起来。

    陈浩毫不在意他们的看法,他依旧对程乐天问道:“程姑娘,你不敢和我一起前往益军大营吗?”

    程乐天这个女孩一向自傲,心中就没有害怕这两个字,她道:“我程乐天岂会害怕益军,又有何不敢,只是我不相信你一个疯”

    “好,既然你敢那就随我一同去吧。”程乐天尚未说完,陈浩便忽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身影如同鬼魅一般。

    程乐天心中大骇,拔刀欲砍,可是陈浩的速度太快,她的刀刚砍下,陈浩已然跃上了她的马背,右脚轻踢马腹,战马就跃了出去。

    “队正,快拦住他们。”哨探们反应很快,当即便追赶起了程乐天的战马。

    可是今日程乐天的马格外的快,几息之后,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众哨探傻了眼,他们这一生也没见过这么快的马啊!更何况他们对程乐天的战马很熟悉,它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张恒,你去禀报大帅队正被劫走的消息,其他人跟我继续追赶。”他们的副队正是一位四十来岁的汉子,久经沙场,经验丰富,当即对众人下达了命令。

    “是。”张恒抱了下拳头便离开了,这里面他年龄最小,也最聪明,懂的应变,最适合去给程峰禀报消息。

    之后副队正便率领其他哨探,继续追赶陈浩他们,即便他们明知追不上,却也要去追,否则程峰绝不会轻饶他们。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程乐天在飞驰的骏马上胡乱折腾,可是任她怎么折腾,都无法翻下马背。

    坐在她身后的陈浩并没有理她,当距离益军大营还有五六里路的时候,才停下了马匹。

    “啊!啊!”程乐天长喘了一口大气,翻到了马下,样子十分狼狈。

    陈浩不禁笑道:“程姑娘,你不说敢与在下一同前往益军大营吗?现在怎又出尔反尔了?”

    “呸!”程乐天愤怒道:“本姑娘是敢,可是不想白白去送死。”

    “哦,程姑娘觉得以我的实力,是去送死喽?”陈浩问道。

    程乐天冷笑道:“你的实力很强我已经感受到了,可是益军大营有七万虎狼之兵,不是送死那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