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 博陵先生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糊涂蛋

    不得不说,范德法特这一手玩的太漂亮了,不愧是一个耍阴谋诡计的行家里手,厉害至极,这个时候,不管是查栓还是秦牧风都还留在松江府训练海军跟陆军大营呢,海军刚刚整合,陆军大营则是刚刚组建,两个人不得不在松江府全力准备,远征东瀛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差池,那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即便是侥幸能够全身而退,那下一次远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两个人在松江府忙得焦头烂额,实在是无暇抽身,南京所有的事务都委托给了袁继咸,一下子袁继咸忙了起来,原来六部在日还好说各管一摊,现在全部交给了江南总督,袁继咸就是有三头六臂都忙不过来,自然给别有用心的人留下了空子。

    火器局跟军械司因为营造跟保管的都是火器,因为当年京城的大爆炸,所以朱杰特意将两个衙门放在了南京城最偏僻的地方,距离宝船厂都有三里多地呢,就建在了长江边上,以便于出现事故的时候,便于救援,同时也便于运输,没有想到的是,这却也给范德法特等人提供了便利。

    深夜,查栓与秦牧风在松江府训练了一天,两个人都有些疲惫,甚至都没有回松江府城中,直接在军营之中休息。

    两个人刚刚躺下,军营外面就响起了一阵战马的惊嘶声,两个人几乎同时从睡梦中惊醒。

    “他妈的,搞什么!还让不让老子睡个好觉了!”

    秦牧风骂骂咧咧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了门外,怒喝道,“来人,怎么回事?”

    一个亲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急声道:“督师大人,南京急报!”

    秦牧风心头一惊,现在都是大半夜了,南京那边出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去,立即请查督师过来!”

    秦牧风喝道,“让信使到帅帐说话!”

    信使还没有过来,查栓就已经跑了过来,叫道:“牧风,怎么了?”

    “南京急报,不知道什么事情……”

    秦牧风脸色有些凝重,沉声说道。

    两个人进入帅帐,信使也急步走了进来。

    “卑职情报部南京分部千总卢道昌参见两位督师大人!”

    来人不是什么袁继咸的信使,而是情报部的人!

    “行了,别废话了,”

    查栓喝道,“南京出了什么状况?你们这么着急跑到松江府来?袁督师那里怎么没有动静?”

    卢道昌连忙躬身道:“启禀查督师,事情有些麻烦,袁督师只怕现在还不太清楚怎么回事呢,卑职怕耽搁了事情,不得已一路疾驰跑到松江府前来禀报!

    秦牧风性子急,喝道:“别废话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卢道昌连忙答道:“秦督师,我们情报部在南京掌握到了一些线索,有人在打咱们军械司与火器局火器的主意,好像是几个洋人,但是,卑职手中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这几个人行踪很是隐秘,情报部正在全力收集情报,但是生怕出了意外,所以还请两位大人能够下令,调动南京四镇兵力,加强军械司与火器局的保护,同时,沿江布下关卡,以防不测!”

    有人打军械司与火器局的主意!

    秦牧风与查栓不傻,相反精明的很,很明显,对方这是冲着火器局与军械司的火器去的,怎么,难道仅仅凭借着几个洋人,他们就敢对大明的衙门动手?一旦发生意外,即便是两个人不在,南京四镇也不是吃素的,绝对会一拥而上,将对方给撕的粉碎!

    “就这么点事情?”

    秦牧风皱皱眉头,答道:“卢道昌,你们情报部都是干什么吃的,起码也要将情报给老子搞确切了在过来通禀吧?即便是真的发生了意外,你以为南京四镇还敢坐视不理?”

    “这个……”

    卢道昌尴尬道:“督师大人,卑职不是这个意思啊,如今您两位都不在南京,一旦发生紧急状况,没人坐镇,南京城各部兵力群龙无首,卑职是怕各部配合出现纰漏啊,毕竟军械司跟火器局放置的都是事关大明江山根基稳固的火器,咱们可是轻忽不得啊,这些人行踪隐秘的很,我们虽然掌握了一些情报,但是涉及到的都是应天学府的教授,都是朝廷花大价钱请来的,身份尊贵,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也不敢轻易抓人啊……”

    秦牧风与查栓登时紧张了起来,有应天学府的人做内应?特么的,这一次可是麻烦了,他们两个当然知道皇上对应天学府的重视了,在南京的两年时间里,皇上可是先后八次驾临应天学府,哪怕是形势再紧张,政务在忙,每个季度都要去一次,现在应天学府的地位甚至都已经超过国子监了,其中被请来的一些学者,更是被皇上封为座上宾,当成了宝贝!

    “牧风,这件事情我们可不能等闲视之,一旦出事,咱们哥俩都承担不了这个后果,到时候,龙颜震怒,咱们屁股可是又要开花了……”

    查栓沉声说道。

    秦牧风感觉到后面菊花一紧,特么的,老子挨得那一百五十军棍可是刚刚好利索没有多长时间呢,如果再来一次的话,那可是要了老命了……

    “卢道昌,你禀报袁督师了吗?”

    查栓问道。

    卢道昌脸色一僵,低声道:“我光顾着向您二位传信了,出来的匆忙,还没有吩咐下去……”

    “混蛋!”

    这下子,不光是秦牧风,连查栓都恼了。

    “你脑子进尿了吗?这么大的事情不去禀报袁督师,跑到松江府找我们弄个屁?我们够得着?等我们回到南京城,黄花菜都特么的凉了!你给废物!”

    查栓厉声吼道。

    卢道昌脸色苍白,急声道:“大人,这、这不是袁督师手中没有军权吗,他也调动不了南京四镇啊……”

    “混账,即便是调动不了大军,难道五城兵马司是吃干饭的?难道南京四镇到了事情头上,他们敢不听调动?你、你狗日的,这一次是要将事情给捅到天上去啊!”

    查栓怒骂道,“还愣着干什么?立即向南京城飞鸽传书,请袁督师立即做好准备!来人,传令,长江各个关卡准备戒严,严查来往船只!任何一艘船都不能放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