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章 太子也翘课

    张知节目瞪口呆的站了起来,杨廷和却笑道:“坐着说就行。”张知节又目瞪口呆的坐了下来,正盯着书魂游天外的朱厚照同学顿时精神抖擞了起来,一会看看杨廷和一会看看张知节。张知节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说我一插班生,课都还没上,你说你提问我个什么劲?

    张知节扭头一看,吆,朱厚照同学正对着张知节挤眉弄眼,幸灾乐祸。张知节吸一口气,努力摆出个自以为和煦的笑容道:“杨学士,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建议?”说完挑了挑眉看了一眼朱厚照,朱厚照顿时觉得不妙。

    杨廷和笑道:“哦,小侯爷有什么要说的?”张知节笑道:“杨学士,太子殿下乃国之储君,关系到社稷黎民,教导太子殿下这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杨学士深受皇上信任,若是舍本逐末,岂不是辜负了皇上的厚托。所以呢,学士大人完全不用理我,以杨学士的博闻强记,我就在一边旁听就能受用无穷了。”

    朱厚照听了这段话也是目瞪口呆,本以为张知节来了能帮自己分担一下火力,没想到张知节这是打算一推了事。杨廷和听了之后倒也大感意外,没想到这小子不是草包,说的倒也有理有据,头头是道。

    其实杨廷和还是挺赞成这段话的,想想你张知节就一外戚子弟,把你培养好了有啥用,浪费时间精力,把太子培养成一代明君才是自己要干的正事。所以杨廷和咳了一声,笑道:“那不妨太子来讲解一下这段话。”

    这下轮到朱厚照懵了,张知节也有些不大好意思。不过我就是来镀金的,你才是这里的主角,所以这也不算祸水东引,这样一想张知节感觉心里舒服多了。接下来张知节就欣赏了大明太子朱厚照殿下的精彩演技。

    只见朱厚照同学脸色通红,猛的趴在案子上,双手捂着肚子,嘴里“哎呦哎呦”叫着。刘瑾见状已经满头大汗的窜了过来,“殿下,殿下,你怎么了?”谷大用已经往外边跑边喊着:“太医,太医,快去传太医。”

    张知节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边看边摇头,假,太假了。杨廷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走了,想必对教导朱厚照成明君感到任重而道远。

    张知节看着还在卖力表演的两人,一阵无语,表演还能上瘾啊,人都走了还不停下来。张知节使劲咳了一声:“咳,殿下,杨学士已经走了。”

    朱厚照听到后立即停了下来,转过头来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像不像肚子疼的人?”张知节点头笑道:“像,太像了,简直绝了,我都吓呆了!”朱厚照顿时眉开眼笑道:“哈哈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熟能生巧。”

    朱厚照笑了笑突然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啊,有什么事来着。想起来了,朱厚照同学怒指张知节道:“张知节,你不厚道啊?你怎么能坑我啊?”张知节赔笑道:“我的殿下来,什么孔子孟子的,我这不不会吗?”

    朱厚照听了也是无奈,叹口气道:“倒也是同病相怜,为什么非得学孔孟之道呢,我对这个真是不感兴趣。张知节你说这孔孟之道有什么用?”张知节想了想笑道:“存在即合理,既然流传下来,想必有他的道理。不过历来读书人都是推崇三皇五帝,这三皇五帝可没有学过孔孟之道,反倒是后来的皇帝比不上三皇五帝,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学了孔孟之道。”

    朱厚照听了张知节这番话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张知节,你真是太损了。”张知节笑道:“殿下我是说笑的,你可别当真,这要让皇上知道了还不得把我屁股打烂。”

    朱厚照耸耸肩笑道:“又不是把我的屁股打烂。”张知节听了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还有没有点节操啊。正在这时,直接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刘瑾急道:“快,快,殿下,应该是太医来了。”朱厚照闻言使劲憋了下气,红着脸又趴下了。

    一个白胡子老头提着药箱小跑着进来了,给朱厚照把了把脉小声道:“殿下感觉怎么样?”朱厚照直起身子笑道:“呵呵,突然又不疼了。”白胡子老头笑道:“殿下没什么大碍,可能,可能有一点点受凉吧。”刘瑾在一边问道:“那殿下是不是得修养一下?”白胡子老头一摸胡子道:“额,这个,修养一天也是好的。”

    朱厚照一听顿时高兴了,对谷大用道:“去跟杨学士说一声,太医说需要修养一天。”白胡子太医听了之后十分无语,不过却也不敢多言,毕竟今上对太子十分宠溺,再说这事经常发生,皇上也没说什么。

    太医走了,朱厚照往后一靠,撇嘴道:“无聊啊,干啥好呢?张知节啊,宫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吗?”张知节为难道:“这个嘛,殿下也知道,我也没大出去过。”朱厚照眼睛一亮道:“要不咱们出宫逛逛?”

    张知节一听顿时摇头道:“不可,不可,我就想知道皇上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扒了我们的皮?”刘瑾赔笑道:“殿下,还是在宫里找点乐子吧?”朱厚照一瞪眼道:“宫里有啥玩的?”刘瑾一缩头顿时不敢说话了。

    朱厚照摸了摸下巴道:“父皇也经常带我出宫逛逛,所以应该没啥事。刘瑾,快去准备几套太监的服饰好混出宫去。”张知节一听顿感不妙,努力摆出个笑脸道:“殿下,是不是再考虑考虑?”朱厚照斜瞄了张知节一眼道:“你别这么胆小!”刘瑾见朱厚照一脸坚持,只能苦着脸去准备了。

    张知节没办法只能跟着朱厚照换上了小太监的服饰,和朱厚照一起扮作小太监,跟在刘瑾张永谷大用后面。到了宫门处刘瑾取出腰牌来道:“咱俩奉太子殿下之名去寿宁侯家取点东西。”守卫宫门的守卫验过腰牌后就放行了。

    顺利的出了宫,朱厚照顿时高兴起来,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张知节笑道:“殿下,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把衣服脱下来吧,穿着这个太打眼了。”张知节带着几个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衣服换了,包起来让张永背着,因为张永体貌雄伟,有一把子力气。